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章 一匹马比一个兵重要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觉得自己的腰都快失去知觉了,苏宸的手放在她腰间,惊魂未定,迟迟未松手,她也没察觉。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她只听得见彼此的喘息声,还有狂跳如战鼓的心跳声。

     眼前有些晕眩。她嗅到了血的味道,不禁回头看着苏宸满是鲜血的手。抬头冷不防闯进苏宸深邃的眼波里,眉头跳了跳,取下掩面的巾子,抖掉上面的沙粒,缠在苏宸的手上,语气仍是冷淡道:“你不计性命也要救赫尘?”

     苏宸摸了摸赫尘头上的鬓毛,赫尘此刻温顺极了,蹭蹭苏宸的手心,极力表示感激之情。苏宸道:“难得你和它这么合得来。行军打仗,一匹战马要比一个士兵更有大用处。”说着若有若无地翘起嘴角,有些挑衅的语气,“还没见有哪个将领打仗的时候徒步的,你要当第一个?如此,服众就更加任重道远了。”

     叶宋懒得跟他一般见识,直接从苏宸的马跳上自己的马。前方大部队已经在安全地带等候,在沙漠的边沿,地上的黄沙都被粗短的杂草给固定,风吹不起来。

     众将士远远看去,苏宸和叶宋满身都是沙,就像是两个沙人。方才惊险一幕,他们看见了苏宸和叶宋一个有魄力一个有勇气,均是果断决绝,能脱离那样的险境,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

     先前阻碍部队前行的一群士兵们心存愧疚,若不是他们耽误了大家的时间,也不至于让苏宸和叶宋身陷险境。经过了这些,没有人敢再站出来说对叶宋不服。

     叶宋率领部队再在空旷的草沙之地行进了半日,才终于跟叶修他们会合。他们正处于过渡地带,前方便是青山原野。叶修下令让将士们休整片刻,然后继续继续前进。走到一处避风山谷,勘察周围的地形之后才在山谷中生营火安顿过夜。

     再往前,走过几座城便快要到达边境。

     北夏与戎狄的边境之城叫坪野,经过青山城的下一座城便是坪野城。而最新战报,戎狄人已经攻下了青山城。

     篝火上方架着木架,木架挂着一口锅。锅里煮着青菜白粥,散发出米粒的香气。苏宸的手经由军医处理,上了药也缠上了绷带,只不过用药酒清理伤口里的沙粒时疼痛非常,苏宸脸色都白了,却不吭一声。等包扎完毕以后,整只手都显得红肿。

     他走过来坐在叶宋和叶修他们的这口锅前。

     白玉还屁颠屁颠地捎来几个干巴巴的满是细沙的白面馒头,道:“卫将军和王爷要不要吃馒头?”

     叶修和苏宸一人拿了一个,毫不含糊地就着稀如米汤的菜粥吃。白玉又从怀里掏出一个比方才要干净一些的馒头,但是再干净也还是免不了要沾一些沙尘,递给叶宋道:“在外行军条件艰苦,就只有这些,二小姐将就着吃?”

     叶宋撇嘴笑了一下,睨着白玉道:“不将就还能讲究?”说罢她也一点不嫌弃地大大咬了一口。

     能有吃的就不错。还去在乎吃的是什么、好不好吃?

     叶修看了看她的脸,很是心疼这个倔强的妹妹,道:“好好在家当小姐好吃好喝的不好,非要跟着跑到这样的地方来,以后还有你罪受的。”

     叶宋挑眉,苦是苦了些,可是心里自在,道:“你和爹经常过这样的日子,为什么我就过不得?”叶修还想再说,被叶宋抢白,“别试图和我讨论你们是男人而我是女人这个问题,我觉得男女没有什么不同。”

     叶修索性不跟她瞎扯了,而是转头对苏宸道:“今日阿宋遇险,多谢王爷及时出手相救。”

     苏宸淡淡笑了一下,看了看自己的右手,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只是本王现下右手不方便,不知能不能得幸让二小姐帮一下忙,本王有些渴了,想喝一碗粥。”

     面对叶宋,就是要施恩图报,否则捞不到一点好处!

     他这话里的意思还不明显么,说直白点了就是:叶宋我这手好歹是因为你受伤的,现在我吃粥不方便,你应该来喂我。

     叶修岂会让自家妹子吃亏,不喜不悲地挑眉道:“阿宋累了,不知让我这个做兄长的代劳,王爷可会嫌弃?”

     苏宸道:“卫将军乃将帅之才,亲手喂本王喝粥,传出去岂不让人笑话。”

     白玉也自告奋勇:“那,王爷不嫌弃的话,让小人代劳?”

     苏宸回以一记冷冷的眼刀。

     这时叶宋就笑眯眯地坐了过来,伸手从锅里舀了一碗粥,道:“王爷对我有救命之恩,喂一碗粥而已,这有何难。”

     苏宸这才满意地露出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

     可哪知下一刻,一碗滚烫的粥刚往锅里舀出来,叶宋吹都没吹一下,直接端起碗就往苏宸嘴巴里灌。苏宸被烫着了,一脸怒容,挥手打开,粥又烫了他的下巴,他咬牙喝道:“叶宋,你想烫死本王吗!”

     苏宸越是心塞,叶宋心里就越是笑得舒畅,面上还是稍稍有所收敛,道:“怎么会呢,我手笨嘛,这在外艰苦一切从简,我不如别的女人那样温柔体贴,有所唐突也是难免的。况且,我怎么知道王爷的嘴好的是冷还是热,死猪还不怕开水烫呢。”

     苏宸怒瞪叶宋,沉幽幽道:“你把本王跟猪相提并论?”

     叶宋放下粥碗,手指也被烫得捏了捏自己的耳垂,道:“比喻而已,何必那么较真。而且要真是相提并论的话,死猪不怕烫而王爷怕烫,王爷连猪都不如。”

     叶修及时再两人身边插一脚,拉过叶宋,斥了一句:“阿宋,休得胡言。”

     叶宋歪着头笑睨着苏宸,苏宸肺都快要气炸了,她还道:“王爷你看你,总喜欢往坏的方面好。我说你连猪都不如,又不是诋毁你,我的意思是你没猪的皮厚,夸你呢。”

     “叶、宋。”苏宸蹭得站起来就要收拾叶宋。

     叶宋拍拍屁股,赶紧开溜。

     大军再往前行进了几天,就抵达了青山城。只不过青山城已经被戎狄占据,四周又是起伏平缓的山原,很容易就会被发现,使得打草惊蛇让戎狄人提高了警惕。因而叶修决定,大军在十里开外驻扎营地,在山原四周都埋伏上乔装的哨兵,一旦有戎狄的哨兵前来打探他们的行程,定是有去无回。

     只不过有去无回难免引起戎狄的警戒,在叶宋的建议下,让北夏的哨兵回去,潜入戎狄内部。只是戎狄的蛮夷汉子,许多都长了一副络腮胡子,如此一来,叶宋便把哨兵下巴上的络腮胡割下来粘成一副假胡子,让哨兵带上。这样一来,鼻子眼睛都一样,很难分辨真假。

     而戎狄的哨兵都被关进了木牢,捆成一堆。这些粗犷的汉子手脚都被捆在一起,无法自由活动,十分憋屈,一直骂骂咧咧。

     审人的话,叶宋还是比较在行的。她要去审问这些哨兵,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套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苏宸和她一起。

     木牢前守卫森严,里头却骂声连成一片。蛮夷汉子说的话带了些口音儿,语速一快就有些听不清他们在骂个什么,想必是骂爹骂娘不是什么好话。

     叶宋一进去时,骂声戛然而止。戎狄汉子纷纷投来愤怒的眼神,打量着她,以及随后进来的苏宸。

     戎狄的男人,很满意自己长的大胡子,那是他们男人的象征,现如今,这些男人的胡子统统被割了,比把他们关起来还要践踏他们的尊严。没有了胡子的戎狄男人,看起来有几分滑稽。

     叶宋捡了把椅子坐下来,掏掏耳朵,也唱着他们本土的口音腔调道:“继续骂啊,看看能不能骂出一朵花儿来。都说戎狄野蛮,看来还真不假。”

     一个大男人不屑地吭哧一声,道:“难道北夏就只剩下像你们这样的奸诈之辈和娘炮的男人么,有本事放我们出来单挑,定打得你们落花流水,要么就给个痛快,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那问你们几个问题呗,要是老实回答了,说不定会放你们出来单挑,挑赢了的可以直接回家了。”叶宋悠悠道。

     几个戎狄人一听,面面相觑了两眼,随后眼珠子一转便是心头有了个大致明确的方向,便道:“有话就说有屁就放!”

     叶宋看了看苏宸,苏宸便开门见山地问:“你们在青山军防如何布置的?”

     他这问得既紧要又直接,毫无转圜的余地,一下子就让双方不能周旋下去了。结果几个戎狄人一听,俱是摇头,一副“打死也不说”的表情,睁眼说瞎话:“不知道,我们什么都不知道。我们只是放哨和探路的,那是军事机密!”

     言下之意便是,就算知道也不会说,既然是军事机密,能够随随便便告诉敌方嘛。

     叶宋抽了抽眉角,看着苏宸,道:“你就不能先从他们的家乡、进犯北夏的目的和历史意义之类的边缘性问题先开始问吗,谈话首先不能一针见血。”

     苏宸勾着嘴角,亦是低着眼帘看着她,戏谑道:“那要不要从他们娶妻了没有、梦中情人长什么之类的问题进行旁敲侧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