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8章 专门来惹事的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戎狄人哈哈大笑,似乎很喜欢看苏宸和叶宋之间因审问意见不合而内斗,道:“连审问敌人都不会,你们干嘛混军营的?北夏人都像你们这样窝囊吗,那我大戎狄攻破北夏真是指日可待了!”

     苏宸冷不防半认真地道了一句:“直接上十八酷刑可能效果会好一点。”

     戎狄人一下子就笑不出来了。

     叶宋和苏宸这一唱一和,让戎狄人的心一松一紧的,十分憋屈。

     结果苏宸一声令下,外面便有人把十八般刑具都抬了上来,花样繁多,让人看花了眼。苏宸口吻温和无害道:“这些专是为俘虏准备的,效果奇佳,你们试试就知道了。”

     一个戎狄人被抓了出来,双脚摁进一个密不透风的木笼里,他战战兢兢地问:“这个、这个是什么?”

     叶宋淡定道:“绞双脚的。能把人双脚绞成肉泥,给我军将士们做烧饼吃。”

     戎狄人摇头:“不行不行,我脚,好臭的!”

     士兵得令,可不听他辩解,直接上了锁,旁边有一个转动的木柄,然后毫不犹豫地转动了起来,由慢到快。这个戎狄人先是嗷嗷大叫,后是哈哈大笑,再后则是又哭又笑,最后直接晕掉了。反应异常精彩,看得他的同伴胆战心惊。

     于是又抓了第二个戎狄人,把脚塞进木笼里。第二个也晕了。

     如此搞了好几个,最后一个戎狄人显得年轻又弱小,叶宋也是一开始就瞅准了他不如其余的那么顽固难搞,所以才把他放到最后,让他的同伴们给他做个榜样,逐渐瓦解他的意志力。他被抓出来时还没开始呢,双腿抖得跟筛子似的,迫不及待就尿失禁了。惹得北夏的士兵们疯狂地嘲笑他。

     季林是个大嘴巴,听说叶宋在审犯人,就好奇地来看看,结果恰好见到这一幕,笑得使劲捶一个晕过去的戎狄汉子。那汉子被他捶醒了,又捶晕过去。

     很快军营里一传十十传百,有了个津津乐道的笑料。

     苏宸微微侧身若有若无地挡着叶宋的视线,不想让她见到肮脏的画面。

     那个戎狄人苦哈哈道:“你们能不能不要这样搞我?我真的只是个哨兵,不知道你们说的那些。”

     叶宋下令道:“来,绞烂他的双脚。”

     同伴有个别幽幽转醒,似乎刚想说什么,就被北夏的士兵继续转动手柄,然后又反应异常激烈地晕过去。

     最后那个戎狄人的双脚被摁进了木笼里,整个帐篷都飘散着男人的汗脚臭味。季林道:“怎么比我们北夏的大男人还要臭脚的,太不可思议了,我已经是我们巷子里最臭脚的一个了。”

     士兵还没开始转动手柄呢,那个戎狄人就开始哭了,嚎道:“不要这样,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你们绞烂了我的腿我也不知道长公主的军事布局啊!”

     “长公主?”叶宋止住士兵动作,眉头一挑,“带领你们的是个女人?”

     那个戎狄人哭着点头:“她是我们戎狄的第一大将军!”

     “你不知道青山城是如何的军事布置,那你总该知道青山城内有多少戎狄大军吧?”苏宸又问。

     戎狄人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猛摇头道:“我还是不知道,我不会算数!”

     叶宋高声道:“给我绞烂他的腿,再绞烂他的手!”

     “六万!有六万!”

     “坪野呢?”

     “坪野有两万!”

     叶宋满意地让士兵把其余的戎狄人的双腿都取了出来,那个戎狄人一看,完好无损,指着叶宋半天说不出一句话:“阴险……狡诈之辈……”随后就被气晕了过去。

     原来那木盒之下,是两把硬毛刷,只要一转动木柄,里面的硬毛刷就开始翻转,挠在人脚心上,简直痒到了心里,令人欲生欲死不可自拔。

     叶修在营帐里研究了一下青城四周的地形,且北夏这边的奸细极有可能已经混入了城中,这样对到时攻城很有用处。只是青城内有六万戎狄兵,他们在兵力上占据了很大的优势。一旦被发现,青山城门又易守难攻,很有可能吃亏。

     叶修沉吟了一下,手指沿着青山周边的路绕过,道:“兵分两路。我留守此地,带兵佯攻青山,另一部分军力从青山包抄过去,直逼坪野。坪野兵力薄弱,我们可以先夺回坪野,再对青山城形成包围之势,最后瓮中捉鳖。”

     苏宸道:“此计甚好,只是卫将军打算分多少兵力前去夺回坪野?”

     叶修想了想,道:“两万,我让季林和刘刖跟着一起去。还有阿宋也一起,王爷可否从旁协助?”

     叶宋当即拒绝:“不行!你只留三万将士于此,对抗青山六万敌军,实力实在悬殊,不能冒这个险。”

     叶修语气凝肃:“重点不在这里,我只需拖延时间,让你们攻下坪野即可。”

     “你如果执意要这么做,那我也留下来,就让王爷和季林刘刖前去。”

     叶修转身看着叶宋,军人的气势浑然天成,他英气的眉宇微皱,道:“这是军令,你才来几天,还没开始打仗,就要违抗军令了吗?如此你留在这里还有什么用,我即刻让人把你遣送回京!”

     叶宋想反驳,可实在没有她反驳的余地。在军营里,她身为叶修的副将,叶修的话就是军令,她只能为叶修唯命是从,岂有兄妹情谊可言。

     叶宋退了一大步:“季林和白玉留给你,我和王爷带刘刖跟季和。”

     计划就这么定下。

     叶修转而与苏宸道:“有劳王爷,请王爷务必保证阿宋安全。”

     苏宸点了点头:“放心。”

     当天晚上,大军又朝前行进了五里,漆黑的山原里乌蒙蒙的一片,一丝火光也看不见。叶宋和苏宸、刘刖带着两万将士从侧离开,沿着山路绕过青山城。

     等叶宋他们的军队彻底消失在黑夜中后,叶修下令:“扬战旗,点火,鸣战鼓。”

     号角吹起,火光冲天,战鼓如雷声一样,把青山城里守城的戎狄兵从昏昏欲睡当中惊醒过来,立刻集结军队准备应战,告诉:“北夏军来了!北夏军来了!”

     叶修每次都只派几百人的骑兵队伍冲锋过去,其余的将士们严阵以待。等戎狄兵准备好了应战,城墙上的弓箭手们蓄势待发,还有备好的大石头准备随时扔下去砸死一大片,可骑兵又得了叶修命令一到城门没有拼命攻城,随便捣鼓几下杀了几个城下的戎狄兵转头就跑。

     像是专门来惹事的。

     如此几个回合,叶修军队里的将士们换批去惹事,没冲锋的可以原地睡大觉,可戎狄兵就要全副武装地跟几百骑兵过家家,玩到天都快亮了也没玩出个胜负来,反而一夜都没睡,被折腾得够呛,十分窝火。

     天蒙蒙亮时,城楼之上出现了一名大将。她身披金色铠甲,扎起的头发上配戴着红色宝羽,麦色肌肤在熹微的晨光下如凝住了一般,五官亦是有两分英气,但是那双眼睛却又大又漂亮,瞳仁呈淡淡的碧蓝色。

     她看着敌方又有一群闹事的骑兵冲过来了,沾了城门就掉头。身边的副将气得牙痒痒,道:“将军,不妨我们出兵相迎,看他们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这位戎狄的大将军笑了一下,气度不凡,一口汉话说得十分流利,不带一点口音,道:“他们在试探我们的底细,何必跟他们较真。你看看,前方北夏有多少人马?”

     那副将估算了一下,道:“看规模,两万有余,顶多不超过三万。”

     大将军道:“可盛京传来的消息是,北夏出了五万军力。那么还有两万,去哪儿了?”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副将犹豫了一下,道:“大将军,末将以为,北夏李丞相的话,不可信,谨防有诈。”

     “宁有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大将军抬手指了指远处的北夏黑色战旗旁,那里叶修正骑在高头大马之上,战甲冰凉,内里锦蓝色细软衣料相间,头上戴着银色头盔,英俊极了,只是距离隔得太远看不清楚面目,“领军的叶家将可是在那里?李相的意思是让他有去无回,这对于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损失,何乐而不为?一旦亡其将领,我军举兵往东,虽不至于倾吞整个北夏,李相愿意说服北夏的皇帝拿五座城池交换一时和平,又是一箭双雕。”

     副将道:“大将军英明。”

     随后战鼓再度擂响。听起来均是一副雷声大、雨点小的气场。

     戎狄守城的将士们都已经被磨得疲了,这已经提不起他们丝毫的斗志,弓箭手连箭都懒得搭,城楼上的石块也早已经被放了下去。这一会儿搬上城墙一会儿放下城墙的,一块石头就几十上百斤重,一个敌兵没砸到,反而累趴一群人。

     这一次,戎狄士兵们只是象征性地在城墙上张牙舞爪一番就罢了。

     怎料,竟是叶修亲自带队前来。他所带骑兵,均是叶家军最精锐的部队。戎狄大将军看得急火攻心,一刀砍在城墙上,骂道:“一群蠢货,全力迎敌!混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