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1章 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红缨枪和铁鞭在空中碰撞,铿锵有声。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叶修招法精准力道柔韧,那鞭子在他手上犹如活物,如灵蛇一般,只顾往女将军身上招呼。此远攻使得叶修略占优势,女将军只能守不能攻,但她也不是一个马虎的角色,功夫也很好,手里长枪不断阻挡铁鞭的攻击,十分出色。

     随后铁鞭缠住了长枪,叶修用力往回收时,女将军手握长枪,微蓝色的眼瞳漂亮得如同沙漠里的一片青碧绿洲,长枪在她手上快速转动,与铁鞭摩擦出激烈的火花。

     双方越打越近,女将军看清了叶修的脸,动作稍稍变得有些迟缓,也有些凌乱。可叶修淡定如初,既然女将军没把自己当女人还要领军上战场打仗,他根本也没把这位女将军当女人,只把她当成敌将。自己的妹妹在这里惨遭毒手,他岂会手下留情。

     女将军很快就显了败势,对面的戎狄士兵有些乱了阵脚。

     身边季和道:“只要将军一出手,任她是戎狄第一将军,也照样会成为手下败将。”

     叶宋懒得抬起头去看,只摆摆手,做了一个手势道:“打铁要趁热,现在就下令出击,歼了他们的轻骑。”

     季和道:“可是二小姐,战场不成文规矩,两方将领交战时不得交战。”

     “我呸”,叶宋道,“生死边缘还讲狗屁规矩,战场上只有出其不意和兵不厌诈。上!”

     于是季和听从叶宋命令,扬起战旗,吼了一声“杀”,随后整支队伍突然朝对面冲去,却却是打得对方一个出其不意。届时戎狄的士兵们都在观看两将对战,更担心女将军会落败,怎有心思迎敌,况且压根没想到北夏的轻骑就这么冲过来了。

     戎狄的士兵们手忙脚乱地迎敌,女将军更加因此而分心,几次都险险被打落马去。最后叶修一鞭挑散了女将军的头发,青丝飞扬,女将军回过头狠狠地瞪了叶修一眼,叶修再一鞭直锁女将军喉咙。女将军仰身往下躲过一击,不屑地大声道:“没想到北夏自称仪邦,却用这等阴险狡诈之策!”

     叶修凝声道:“那要看对付什么样的人。对付尔等阴险狡诈之辈,只能用如此阴险狡诈之法。”

     女将军趁跟叶修近距离打时,扬手撒了一把沙进叶修的眼睛里,趁机扭转马头就跑:“撤!”

     戎狄的骑兵大势已去,三下五除二就被北夏的骑兵歼去大半,余下少众,追随着女将军绝尘而去。

     季和追上来问:“将军,要不要乘胜追击?”

     叶修摇了摇头,挤了挤被沙钻进的双眼,眼皮都被磨红,却还淡定道:“阿宋和王爷已经找到了,穷寇莫追,我们对这一带的地形很不熟,小心中埋伏。收兵回去。”

     “是!”

     回去以后,叶宋在军营里昏睡了两天。身上大大小小的伤也都得到处理。苏宸手臂上的箭上要严重一些,血沙都凝固成一团,军医治疗时不得已又要扯破伤口,翻出新的皮肉,把箭头取出来时新鲜的血液溅了军医满手。

     北夏将士需得重新整顿,布置对策。

     经过这次被戎狄突袭,叶宋和苏宸带去的两万将士逃出来的只剩下一万有余。剩下的近一万将士要么当了俘虏要么逃散了不知去处。

     清点之下,少了刘刖。

     叶修派人出去找过多次,也终于打探到了刘刖的下落。他落在了戎狄人的手上,目前不知是死是活。

     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负责出去打探消息的是白玉,他聪明,又善于乔装,对付一般的戎狄小兵简直是易如反掌。且这家伙易容术厉害,混进戎狄的士兵群里,无人能够发现。

     他去了几趟回来,就把戎狄女大将军的底细摸得个清清楚楚。

     他道:“戎狄第一大将军是戎狄的长公主,名百里明姝,是戎狄大汗的同胞姐姐。听说她是戎狄的第一猛将,没有任何一个戎狄男人能够打得过她。戎狄可汗曾给她招过亲,可是她一个都看不上,但凡上台挑战的人都被她轻而易举给摔下了台去,勇猛非凡。”

     季林便唾了一口,道:“妈的这种女人太可怕了,哪个男人敢娶?就是送给老子老子也不要!肯定是那娘们儿私生活不和谐,才一门心思扑在打仗上!”

     季和嘿然笑道:“可那百里明姝再厉害,也打不过我们将军。你们没有亲眼所见,她要不是跑得快,只怕就成了我们将军的手下败将。”

     叶修淡然抿唇道:“不可轻敌。”

     刘刖被抓以后,一直关在牢里,和北夏的其他俘虏一起。只不过戎狄人知道他可能在军中有些地位,多少让他吃了点苦头。把他带出去审问时,他若不说出北夏的军事机密,戎狄人就会粗鲁的赏他一顿鞭子。

     刘刖是个文人,他只是军中谋士,比不上季林那样的武将皮糙肉厚,被打晕过数次。

     平时嘴巴贱、在大家伙儿面前总是滔滔不绝条条是道的他,没有人能够说得过他。可此刻,他却箴口不言,就是金铁银钩也无法撬开他的嘴使他松动一个字。

     正逢女将军百里明姝带人回来,此次和叶修正面对抗,使得她损失了不少轻骑,心里正窝着一股火。一下马便直接朝大牢里过来,看见刘刖正被绑在十字桩架上,一个戎狄士兵拿了鞭子不断地抽刘刖。

     刘刖被剥掉了军装,只剩一身白色里衣,里衣上尽是血污,早已经昏死了过去。

     百里明姝周身凝结着一股迫人的寒意。那戎狄小兵回头看见大将军,立刻回禀道:“启禀大将军,这北夏人实在是嘴硬,不肯说一个字!”

     百里明姝双眸像是冰潭里萃凝而成的两颗冰魄宝石,直勾勾地盯着那小兵。片刻后抬脚就猛一脚把小兵踹到墙边去,磕了满头血。她道:“混账东西!本将军让你用刑了吗!他是敌军将军身边的谋士,他要是不肯说你打死他也没用!”

     小兵战战兢兢道:“属下知错,请大将军责罚!”

     百里明姝又踹了他一脚:“滚去请军医来!”

     刘刖晕死了又挣扎着清醒,便看见自己被军医从十字木桩上撤了下来,旁边站着的是一身戎装的戎狄女将军。他隐约间听到了方才百里明姝所说的话,被抬出去前,掀起眼皮看了一眼她,笑了一句:“看来将军是个明白人。”

     戎狄的军医努力救治刘刖,给他全身包扎,浑身上下就只有那张脸是完好的,一道鞭痕蔓延在了他的脖子上,下巴还有些红,但不影响他干净斯文的面貌。

     百里明姝撩帐走进来,颇有英雄气概地坐在刘刖对面。军医都恭敬地退了出去。

     刘刖先开口打破了沉默,道:“没想到大将军能够勘破我方将军的计策,破我两万大军,着实不可小觑。将军让军医来给我疗伤,又是为的什么呢,先苦后甜?如果是想知道北夏军队的部署的话,恕刘某无可奉告,你还不如杀了我呢。”

     百里明姝亦道:“我也没想到,你文质彬彬的一个读书人,会有如此铮铮傲骨。是不是叶修身边都是你这样的人?”

     刘刖道:“我算是差劲的,空有志气,肩不能扛手不能挑的。”

     “我知道你是叶修的谋士,他的作战计划是不是都有你的一份?”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刘刖反问道:“不知是谁给大将军透露的这些,大将军可以考虑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再问我一个问题。”

     百里明姝淡淡笑了,道:“你很聪明,才一句话就知道有人给本将军通风报信。你是不是知道叶修的全盘作战计划?”

     “刘某问的是谁,没有问有没有,严格来说将军还没有回答刘某的问题,那么刘某也无从告知了。”

     百里明姝手指叩着床沿,道:“那你说让本将军先回答你一个问题再问你一个问题,你也没说本将军问了你之后你便会老实回答,你以为本将军好糊弄?”

     她能当上戎狄的大将军,靠的并不是长公主的身份,而是在军事方面的真才干,仅从两军初战一例就可以看得出。且从言谈举止中,有是个不漏风的,刘刖要想找她的破绽估计很难。

     因此他不再多说,也暗暗提高了警惕。

     百里明姝顿了一会儿,又道:“看来要想从你口中得知你们北夏的部署以及叶修的计划,是不可能的了。”她脑海中蓦地浮现出漫漫黄沙下,马上坐着的那个冷目剑眉的男子,战甲在阳光的反射下发着夺目的光亮,锦蓝色的里衬衬得他皮肤凝成了冷麦色。他身姿英飒,那一杆长枪从他手上抛来,如有雷霆万钧之势。一条长鞭也挥舞得婉若游龙。她心里有些不甘,自己竟差点败在了那个北夏男人的手上。只是北夏的将军又与印象中的不一样,他不粗犷也不暴躁,沉着冷静极了,即便是生气也不表现在脸上,而是周身腾起杀伐之气。那是一种让敌人望而生畏的气势。这样想着,她冷冷地勾起唇角,又道,“既然你不肯说,我也不逼你。你不妨和我说说,那叶修,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