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4章 紫衣恍然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城外的路俱是满满黄沙路。道路两旁是山坡,很长的一段距离,使得道路像是被山峦环绕的峡谷一般。一旦有敌人在山坡上埋伏,那下面的人胜利的几率小之又小。

     赫尘在这西漠奔跑,比在京中时要自由,狂性十足,马身上的肌肉都跟着跳起来。当叶宋援军一到时,双方正在激战。

     滚石已经落完了,砸死了不少北夏的士兵。可剩下的士兵仍然十分英勇,戎狄军久攻不下。再加上叶宋的援军一到,戎狄的士气立刻就消了一大截。

     那个戎狄领军的将领见状,刚要抽身喊撤,冷不防一把薄薄的利刃,速度快得惊人,朝他飞去。他甚至都没来得及躲闪,便见喉咙撒开一道艳丽的血花。

     那一刻,阳光底下,叶宋有些恍惚。

     将士们中间的那袭紫衣,是一抹久违的色彩。他手上还拿着一柄剑鞘,剑鞘上镶着三颗紫色的宝石,冷不防他转过头来,目色冷寂,和叶宋的视线相对上。桃花眼里,闪过刹那光影,如花开花落一般,美丽极了。随之他扬臂一挥,那剑鞘直直从他手中飞脱而出,直击叶宋而来。

     叶宋站在尸堆里,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喘息声和心跳声,甚至都忘记该怎样闪躲。

     千钧一发之际,然而那剑鞘却是从她的耳际发梢堪堪擦过。身后响起了一声惨叫。

     一个戎狄兵趁着叶宋正出神之际,从她背后举刀砍来。还没沾上,就被那剑鞘猛地一击,身体被那力道冲出几丈,跌在土沙石壁上吐血不止。

     苏静来了。她没想到,负责护送粮草而来的人,是苏静。

     上次一别,已是很久不见。只是上次一别是什么时候?是苏静拉着她的手臂劝她不要来这西漠的时候,还是最初始苏静不记得她的时候?

     对于叶宋来说,都没有什么分别。

     叶宋很快回过神来,一鼓作气,趁着苏静手上没有兵器之时,长鞭挥出,击中了他周遭几个蠢蠢欲动扑上去的戎狄兵。可叶宋帮了苏静,她这边自顾不暇,戎狄兵发狠一样的想摘叶宋的首级立军功,苏静忽然握住了叶宋长鞭的末梢,在戎狄兵对叶宋攻击时,他冷不防抽手往回撤。

     两人相隔两丈许,一下子就将距离化作零。叶宋很有默契地凌空抽起一把插在一个小兵尸体上的刀,在苏静卷她入怀的那一刻,叶宋一手搂着苏静的脖子,一手舞着刀往苏静后方扫去,正中一排戎狄兵。

     那高挽起的长发,带着阳光的味道,从苏静的下巴扫过。苏静放在她腰间的手不自觉地收紧,那一刻心似乎也跟着跳活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

     就是有一种心有灵犀。叶宋和苏静配合得天衣无缝,杀光了所有敢近前来挑战权威的戎狄兵。

     戎狄兵见主将已死大势已去,怕死的纷纷都做了逃兵,跑得慢了一步的都成了北夏士兵们的刀下亡魂。

     随后将士们开始点粮草,收拾残局。

     叶宋一圈圈挽起带血的铁鞭,若无其事地挑眉,垂着眼帘道:“没想到王爷亲自押送粮草,真是我军之福。”

     这时一名将领装扮的男子上前,对叶宋一揖,道:“见过二小姐,不知二小姐可还记得在下?”

     叶宋初看一眼,觉得此人有些眼熟,再细细想了想,同揖道:“李大人。”

     不错,此人便是李相之子,李故。

     他和叶宋不仅见过面,还在台上交过手。很早之前叶宋考武招的时候,他便是叶宋的其中一个对手,只可惜后来落败。李相对此一直耿耿于怀。

     李故客气道:“此次贤王和我同为监军,奉皇上之命为西征大军押送粮草,不想中途遇袭,幸好二小姐带援军及时出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叶宋似笑非笑道:“李大人客气。”

     士兵们很快清点了粮草,发现大部分的军粮都因为之前的剧烈打斗而倾洒,戎狄兵万分狡猾,他们持刀要么砍断扎粮食的绳索要么刺破装粮食的口袋,使得这条路上到处都是军粮。若是就这样上路的话,军粮会一路洒着走。

     正当不知该如何是好时,李故对那些正在沙地里奋力把粮食和沙血分离开来的士兵们道:“都不要再捡了!我北夏大军在卫将军和二小姐的带领之下英勇无敌,打退戎狄蛮夷之日屈指可数,岂用得上这么多粮食?谁知道再耽搁下去一会儿会不会再有戎狄的追兵袭来,我们犯不着为了这区区一点儿粮食而以身犯险!都收拾一下,继续上路!”

     叶宋没料到李故会这样说,但仅凭他说的话便知道他这次跟着来的用意何在了。和叶宋同来的援军们,个个脸上出现愠怒的表情,但只要叶宋没有发话他们就需得忍着。

     叶宋笑了一下,道:“兄弟们又不是神兵神将,总归是血肉之躯,就是再英勇无敌也得吃饱了先。我们和一帮迂腐文人可不同,卖弄不来饿着肚皮谈志节的风雅。”李故脸色有些沉,叶宋直接越过他,看向苏静,“贤王觉得如何?”

     苏静道:“李大人说得不无道理,为了预防一会儿有追兵,我们得尽快离开这个地方。至于粮食”,他抬头看了前方一环又一环的山,“再另想他法。”

     这些散落在沙地里的粮食,指不定他们前脚一走,后脚就有敌兵前来,把粮食收走了。掉了的香饽饽被狗闻到了难道还有再要得回来的道理吗?

     苏静这么说,也等于是放弃了这么多的粮食。

     叶宋本就没有太在意粮食的事。见苏静也这般说,于是扬声道:“收拾一下,立刻上路!”

     有士兵道:“副将军,这么多好生生的粮食,难道就这么白白糟蹋了吗?这可是大军赖以生存的食物,还请副将军三思!”

     叶宋道:“怕什么,不会饿着你们!李大人负责送粮草来,现在粮草损失大半,他会想办法的!不然传回朝廷里去,岂不是让人怀疑李相故意刁难我大军不成!”

     李故变了脸,道:“二小姐这话从何说起,难道这是我的错?”将士们押送这少许的粮草浩浩荡荡上路了,叶宋没回答他,他便又含沙射影道,“二小姐带人来救援粮军,既然知道我们押送的是粮草,为何不多做一下准备,起码多带两根麻布口袋。这般行事草率马虎,还行军打仗,也难怪小小戎狄,这么多天还盘桓不去。”

     叶宋捞起铁鞭转身就想向李故抽去,苏静和她并排而行,及时摁住了她的手臂,递给她一个“冷静”的眼神。或许李故是在故意激将她,好让她犯错打监军,这样朝堂之上便又有了话题可言。

     叶宋沉了沉心绪,忍住了。

     回到北夏大营,将士们看到灰扑扑的几捆军粮,傻眼了。粮食呢?就这点儿,还不够大家塞牙缝的呢。

     叶修也问:“怎么回事?”

     李故主动站出来,道:“粮食在半路上遇到了戎狄的偷袭,大部分损毁了。就只剩下这点儿,还请卫将军见谅。”

     季林忍不住,怒从心上来,当即骂道:“这是狗屁见不见谅的问题,你他妈是故意来找茬儿的吧!”

     李故看了看叶宋,道:“这就要问叶二小姐了,她来得迟,等她来时敌人的偷袭都快收尾了。”

     季林瞠着浓眉大眼道:“那你还活着来干什么,就没让戎狄削了头颅去?”

     李故取出一枚遇刺令牌,道:“卫将军,我乃皇上钦点的监军,你的副将就该是这样的语气跟我说话吗?”

     “季林,退下。”叶修无比地沉着淡定,“事已至此,另想办法便是。来人,请李监军下去休息。”

     李故还想说话,外面的士兵就进来请他。见叶修没有想继续和他说话的样子,他只好甩袖便走。怎料他刚刚在营帐门口和进来的苏宸碰个正着。

     苏宸听说苏静也来了,一门心思就要找叶宋,唯恐他一个不留意,叶宋就又被苏静给拐走了。李故在门口挡了他的路,这让他心生不悦,蹙了蹙眉头,容颜冷俊。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苏宸在朝为官多年,比起苏静如今的清冷淡泊,李故还是更尊重苏宸说风是雨的行事作风,揖道:“下官参见三王爷。”

     苏宸见眼皮子底下突然冒出一张陌生脸孔,还是耐下性子道:“你是何人?”

     “下官李故,为此次监军,与贤王同来。”

     “李故?”苏宸想了一想,直接拂袖从他身边走过,带起一股微冷的风,道,“什么东西,没听说过。”

     不得不说,苏宸这无意的一句话,让人很解气。李故走了以后,苏静才对叶修道:“李相在朝中不止一次弹劾卫将军,皇上不得已才派李故和我一起前来,卫将军需得小心他。”

     叶修道:“随便他。”

     叶宋微微挑了挑眉,冷笑道:“卫将军堂堂正正,为北夏和戎狄打仗,出生入死,倒让一堆吃干饭的人有话可说,怕个屁弹劾。”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