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5章 两个女人一台戏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静桃花眼微不可查地弯了弯,道:“怕就怕他故意为难。”

     “他敢耍花样,我搞不死他。”叶宋道。

     苏宸十分不爽叶宋和苏静之间的互动,虽然苏静脑子有点不正常,可看这趋势又似要跟叶宋越走越近的样子。不行,他不允许。

     于是苏宸硬生生地插话道:“四弟怎么来了?”

     苏静回答很简单:“皇上派我来的。”

     苏宸抬高了尾音儿,显然不可置信:“皇上会派你来?”在他的理解当中,苏若清就是派大将军来也不会拍苏静来,他忌惮苏静靠近叶宋可比自己忌惮得还要凶。

     苏宸垂眼温温笑了一下,俊逸非凡:“这自然是我主动请缨的,能为国效力我义不容辞。听三哥这语气,似不想看到我来?”

     苏宸直言不讳:“当然不想。粮草你送也送了,就回去么。”

     苏静看着他:“我还是监军,就要等你们仗打完了才能跟你们一起回去。”

     电光火石之间,苏宸直接握上了叶宋的手,把她往外面拽:“叶宋,你出来,我有话跟你说。”

     苏静眼睛落在苏宸抓住叶宋的那只手上,不置可否,就在叶宋转身被扯走的那一刻,苏静几乎本能地也握住了叶宋的另一只手,手心温柔包裹,让她身体轻轻一震。

     曾经那么熟悉的感觉,勾肩搭背胡混度日,十指相扣共度难关,一幕幕都被封印在叶宋的脑海里。她犹记得,苏静昏迷不醒的时候,却还伸手来轻轻扣住她的手指的画面。

     可能是因为他很美,也可能是因为太凄凉。叶宋她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忘。

     这种感觉,无关风月,比风月还要令人铭记。

     这么久以来,苏静第一次握她的手。同样熟悉的感觉通过叶宋的手指传入他的身体里,他抓不到头绪,却也微微一震。

     苏宸回头,语气十分不善:“四弟你干什么?”

     苏静回过神,道:“公事私事?”

     苏宸反问:“公事私事,与你有什么关系?”

     苏静便悠悠道来:“如若是公事,不妨当着大家的面一起说,可以商量出良策。如若是私事,不妨等处理完公事再谈。叶副将应该留下来,商讨军粮流失一事。”

     营帐里的副将们面面相觑,气氛有那么一丢丢的微。见叶修不开口,他们便点点头,应和道:“对对对,首先应该解决军粮的事,这可是一件大事啊!!!一点也马虎不得!”

     叶宋见季林在向她挤眉弄眼,白玉又一脸幽怨,不禁眉头跳了两跳。她挣开两人的手,摁了摁跳动的眉心,对叶修道:“请卫将军拨一千士兵给我,军粮的事情我来解决。”

     叶修根本都不用犹豫一下,就道了一个字:“准。”

     军粮这事儿,实在不是事儿。光看满山坡的麦田就知道,太好解决了。

     于是这天阳光很明媚,叶宋脱掉铠甲,捞起衣袖,和一千将士们一起,操刀上山了。——割麦子去。

     对于操刀砍敌人的将士们来说,割麦子可是一件再轻松不过的事儿了。才一下午,便以风卷云残之势,席卷了两三个山头。

     叶宋坐在山头,嘴边叼着麦秆,看着越来越丰满的粮草,满意之至。

     他们均是围绕着坪野附近的山头割麦子。一旦坪野城中的戎狄兵粮草用尽了,便不会再有接济。

     于是乎,当戎狄士兵隔了两座山观望到北夏士兵正在卖力地割麦子时,慌忙地把这件事禀报给了百里明姝。百里明姝一听,红颜一怒,道:“你他妈还来禀告个屁,麦子都被割完了!传我命令下去,拿镰刀,割麦子!”

     刘刖成为戎狄的俘虏,且还是百里明姝亲自抓的俘虏,这对于他来说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刘刖的伤已好得差不多,觉得这百里明姝也不是一个十恶不赦之人,起码她没有嗜杀,也没有戎狄可汗那么好战,只不过立场对立罢了。

     刘刖闻言啼笑皆非:“大将军这是要跟人去抢麦子?”

     百里明姝一拳砸在桌上,咬碎一口银牙:“你们北夏人真是狡猾至极!”

     刘刖慢条斯理道:“我若是将军,当初一进驻坪野时,便会把这漫山遍野的麦子先割了。割不完的再一把火烧了,怎么也不能便宜了敌军不是。”

     百里明姝回头狠瞪他一眼,骂道:“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那时麦子还没熟呢!而且一把火就烧了,你们北夏到处都是稻田麦田,知道我戎狄在西漠游牧惯了,这麦子有多么珍贵吗!啐,现在便宜了你们!”

     说着就再也不理会刘刖,百里明姝也亲自操镰刀,跟戎狄的汉子们一起上山,抢麦子去了。

     两军迅速席卷,北夏这边见戎狄也开始割麦子,便越发地卖力。割到最后一块山坡时,两军迟早要碰头。叶宋便拍拍屁股站起来,道:“别割了,只把麦穗给我抽了!”

     戎狄士兵毫不知情,一直割到了山上。突然发现,满山坡的麦子都没了麦穗,吼道:“大将军,麦穗没有了!”

     百里明姝见北夏的士兵们正运了麦子往回赶,当即大手一挥:“给我抢!”

     于是士兵们纷纷冲去抢麦子。这时借着风向,头顶月明星稀,叶宋举了一只火把,回身就笑嘻嘻地点燃了麦秆。火势一燃即旺,瞬间成为燎原之势,烧得戎狄士兵们跳脚,燃了胡子燃眉毛。

     随后两军难免要厮杀一番,山坡上杀声连天。北夏的士兵们又冲了回来,给戎狄士兵一个回马枪。叶宋从麦车上抽出一杆沾满麦粒的战旗,在夜风中舞得虎虎生风,长喝道:“给我冲——”

     叶宋可看准了对方的大将军百里明姝,难得如此大好时机,正好可以活捉了她,用以挟戎狄退兵。再不济,用来换刘刖也是稳稳当当的吧。

     正巧,百里明姝也一眼瞧见了叶宋,她恨叶宋的哥哥恨得牙痒痒。想也不想,当下就冲过和叶宋扭打成一团。两军交战的场面要多混乱有多混乱。

     百里明姝的镰刀、叶宋的长刀,只管往对方身上招呼,划破了对方的衣服,可自己身上也多出挂彩。两个女人都是不服输的性子,越打越烈,就像两块热铁一样,恨不能把对方融化成为自己的力量。

     百里明姝的镰刀略显弱势,十数招以后便被叶宋长刀看向手腕,她镰刀轻巧一勾,叶宋早有防备,扭身一脚就踢飞了她手上的镰刀。

     百里明姝也不甘示弱,抽手就抡了一根麦车上的木棒子,打得叶宋步步后退,最终叶宋手腕子一麻,被她打掉了长刀。叶宋继而掏出自己的铁鞭,一鞭卷走了木棒。百里明姝冲过来便对叶宋拳脚相加,铁鞭施展不开,只好和她硬斗硬。

     两个女人一台戏,这真是不可小觑。

     抓头发,扯衣领,军姿全无。

     叶宋嘴角挨了一拳,止不住冷笑道:“我让你拽,还不是卫将军的手下败将!你看看你现在的模样,像个泼妇!”

     百里明姝大气急喘,应道:“本将军现在就打得你满地找牙!至于叶修,我会亲自要了他的命!”

     百里明姝拳脚功夫很好,不然如何整个戎狄都没有男人能够撼得动她。叶宋虽然也不差,可是在实战经验上差了百里明姝一截,两人厮打了一会儿,叶宋就逐渐显了下风。

     百里明姝可没有留情,实打实地想揍死叶宋,趁叶宋无暇喘息之机,一脚朝叶宋扫去,叶宋跳开,她瞬时捡起地上的长刀,就朝叶宋砍来。

     叶宋满头大汗,见那刀刃直直劈向自己,要是这一刀下来,非得被劈成两半不可。一时间叶宋有些反应不过来,不知该往左躲还是右躲好。而百里明姝手臂张满了力,就在这一瞬间,突然她觉得自己肩膀上的箭伤冷不防一阵尖锐的刺痛,使得手上的刀偏斜了半分。

     身后忽如一道春风来,花蕊梅香盈起。叶宋怔愣了一下,紧接着腰便被人从后面搂住,她跌进一个怀抱,一个旋转躲开了那把长刀,而把未出鞘的剑横在那刀刃之下

     来人可不就是苏静。

     百里明姝见有援军,立刻下令撤军。只是她自己没那么容易脱身,苏静单手和百里明姝过招,百里明姝的体力也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数招便败于苏静剑下,负隅顽抗。叶宋道:“留活的。”

     在下杀手的那一刻,苏静停顿了下来。

     百里明姝抓起一把沙就往苏静的眼睛撒。苏静揽住叶宋往后飞退,眨了眨眼睛,眼睛里进了沙子。于此同时,身后李故冲上了前了,手持双手剑,也是一个不能放松的人物。

     可百里明姝和他过了几招,突然寻着了时机,转身就逃,跳上一辆麦车,又是下坡,轰隆隆地往山下冲去,教人无处可追。

     李故骂了一句:“好狡猾的女人!”有士兵准备冲下山去追,他便道,“不用去追了,人哪里跑得过车。”

     叶宋回头看苏静,见他眼睛一眨一眨,红红的,不觉有些好笑。苏静想伸手去揉眼睛,被叶宋止住,她道:“别揉,越揉还越痒。回去以后用清水洗一下就好了。”见苏静安静地看着她,她微微侧开了脸去,随手用麦秆挽了头发,眉梢上扬,“方才多谢贤王及时出手相救。”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