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6章 两个男人也有戏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举手之劳而已。”苏静道。

     这时李故走回来,问:“二小姐没事吧?”

     叶宋望了望百里明姝逃跑的方向,茫茫夜色中明星却耀眼,不置可否地勾了勾嘴角,道:“托你的福。”

     季家兄弟和叶修也随后赶到,季林看见满载而归的麦车,欣喜得难以抑制,一下马就兴冲冲地八卦道:“二小姐,刚听回去的将士们说你和那戎狄的女将军干上了,互扒得厉害,怎么样,那女人呢?我就说嘛,那女人让我们男人很不好搞,下手宰她吧又说我们欺负女流之辈,就是要你们女人对付女人才相生相克。”

     叶宋轻佻地睨了李故一眼,似笑非笑道:“你说得很有理,百里明姝几乎无力反抗,可在李故大人的手上就活生生给逃了。看来着实让李大人十分为难。”

     李故道:“是李某学艺不精,惭愧。”

     叶宋又偏头看着他:“你该不会是故意的吧?”

     李故冷哼一声,道:“二小姐可别忘了,你才是当初的武招状元,你都没能拿下那戎狄大将,还有贤王也没第一时间捉拿她,依我看,故意的人恐怕不是我而是另有其人吧。”

     这虏获戎狄俘虏数百,粮草的问题也已经得到解决,本来是一件高兴的事,没想到三言两语又要闹起来。季林听不过,刚上前一步,就被叶修喝退,道:“都回去,此战当从长计议。”

     李故在后面哼笑两声,道:“卫将军是应该好好计议一番,这战再这样打下去,不知道拖到猴年马月呢。”

     晚上,北夏的军营里飘散着浓浓的麦香。将士们都很高兴,好像是充满了收获的喜悦,大家都吃了个饱。

     篝火上面挂着一口铁锅,除了锅里煮着的白粥,锅璧上还贴着麦面揉的圆粑,闻起来香喷喷的。季林那边那锅,一群血气方刚的汉子早就按捺不住,才半熟的时候就争相抢来吃了。叶修围他们中间,脸上也时不时露出笑容,是真的和大家相处在一起觉得十分愉快。

     李故完全被隔离,不知跑到哪里去吃晚饭了。他们不约而同地,为苏宸和苏静腾出了空间,让这两人一口锅,只不过掩藏不住八卦的气息,时不时往这边瞟两眼。锅里的粥直沸腾,两人的气氛却十分诡异。

     这头已经在开始下注了。

     “一个麦粑,我赌如果打起来贤王赢。”

     “一个麦粑,我赌贤王根本不会跟三王爷打起来。”

     “擦,到底打还是不大?一个麦粑,我赌三王爷是先开口说话的那个。”

     “我的三个麦粑全赌,让他俩两败俱伤!”大家伙纷纷望向说话的那个人。白玉摸摸鼻子,道,“怎么,不能赌?”

     “臭小子,你哪里来的这么强的怨念啊?”

     白玉幽怨道:“二小姐是我的。”

     话一说完,就被一群汉子狠狠地嘲笑了一顿,个个捧腹捶地:“你麦粑吃多了吧哈哈哈哈哈……来,给你喝口粥清醒一下!”

     “滚!”

     “趁早,死了这条心吧,来,你尝尝这个。”

     说着一碗汤就灌进了白玉的嘴巴里,白玉连连呸了几声,觉得喉咙沙沙的,道:“这什么东西味道这么怪?”

     “刚酿的麦子酒啊。”

     “你他妈……麦子傍晚才收回来好吧!”

     “所以说是刚酿的嘛。”

     “……”

     叶宋端了一盆清水,在苏静身边坐下,道:“把脸放进去,洗洗眼睛。”

     苏静看了苏宸一眼,嘴角微弯,意味不很分明,然后手拢了头发,整张脸便泡入了水中。他轻轻转动了几下眼珠子,觉得清爽极了,抬起头时,水花在火光之下显得无比晶莹,水珠挂在苏静的脸上十分饱满,顺着下巴滴下来,性感极了,看得周围的士兵们都忘记了吃手里的东西,只咽了咽喉咙,简直就像是在看一朵刚出水的芙蓉。

     叶宋递给他巾子,他随意地擦了擦脸,道:“多谢。”

     苏宸十分不满意,道:“四弟你眼睛不舒服自己去洗便是了,为何还让叶宋帮你打水。她回来都没歇过。”

     苏静眼尾的余光落在叶宋身上,叶宋从他手上接过巾子,一点也不嫌弃地就着那盆清水给自己也洗了把脸。苏静道:“所以才有劳二小姐。我眼睛进了沙子,看不清晚上的路,三哥不要见怪。”

     苏宸冷冷勾起嘴角,道:“是么,我怎么看你好得很。”

     苏静悠然道:“刚刚不是洗出沙子了么,现在的确是好得很。”

     叶宋根本不理会他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锋相对,觉得饿得慌,自己舀了粥拿了麦粑,便边啃边喝粥,完全把两人的话当做说书似的,一会儿看看苏宸,一会儿又看看苏静。苏宸和苏静的视线双双移过来,叶宋吸着粥道:“你们继续啊。”

     苏宸道:“叶宋,你到这边来坐。”

     苏静缓缓笑开,道:“二小姐愿意在哪边坐就在哪边坐,三哥未免也太霸道。”

     叶宋望着苏宸,嗤道:“有病吧你。”

     苏宸气不打一处来,道:“鬼知道这家伙突然就来了西漠打的又是什么主意。”

     苏静表情要多无辜就有多无辜:“我只想为北夏尽一份绵薄之力,这也错?”

     “那你离叶宋这么近做什么?叶宋,还不过来!”

     叶宋眯眼道:“三王爷,贤王好歹也是个监军,千里迢迢而来,自然是为西漠这边的战事着想,你能不能心胸不要这么狭隘?况且碍着我什么事儿?他和我八竿子打不着关系,”叶宋靠近苏静,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睛,笑,“虽然以前有过几面之缘,可没什么交情。我叶宋的名字,在贤王的心里不曾留下过丁点印象。”那一刻苏静的眼瞳微缩了一下,再定神看时,叶宋已经捧着碗走向叶修那边,“不过贤王能来助我们一臂之力,我当然还是很欢迎的。”

     叶宋表面上虽然是在帮苏静说话,可气场上却助了苏宸一把。苏宸见苏静那若有所思的样子,笑容依旧犯冷:“也是,在四弟的帮助下,愿此战早日结束,凯旋归朝。四弟,要喝粥吗,或者是来个饼?”

     苏静侧头,看着叶宋在叶修身边坐下,淡淡道:“不用,你要吃你自己吃吧。”

     夜色很静。月清天晴,星幕明耀。将士们饱餐一顿之后都满足地去睡觉了,只留下少部分值守的人轮流换班。

     叶宋回了营帐,累极,在简单铺就的床榻上躺下,却睁着眼睛望着床顶许久,都无法安然入睡。

     苏静一次两次地出现,救她于危险之中。原本她以为,他们之间就此打住了的,从此再不会有任何交集。他会在京中当他的贤王,辛苦一些也好,起码不用为自己四处奔波,而自己,在这西漠战场出生入死,也觉得很好。

     这样,就可以暂且忘了那些乱七八糟的杂事。远离那个是是非非的京城繁华之地。

     然而,许久不曾见那抹紫衣那束墨发,还有那双已经洗去纨绔变得清寂的桃花眼,在这偏远的地方再见,一切还是那么熟悉。

     熟悉得恍若昨日。

     以至于她一闭上眼睛,便能看见苏静坐在江边的黄色沙滩上,头痛欲裂、双目充血的模样,以至于听见他一遍遍低喃着自己的名字努力不要忘记的苦恼,以至于感受他微微弯曲着扣上来的手指中的微弱脉搏……

     那就像是梦魇,时刻提醒着她,她是一个多么不负责任的人。也时刻提醒着她,苏静的将来、苏静的生命都已经变成一个未知数。

     全部都是因为她。

     以为逃离了就能解脱了?以为不相见、不想念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错了。她心里无时无刻不在骂自己。

     她表现地越加无畏,不代表她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从她到了这个时代开始,能够真心待她的、为她不计生死的……朋友,就只有苏静一个人。

     叶宋睁眼,又闭眼,反反复复。

     她只是不想,苏静再次淌了这趟浑水。她也不愿意看见,这西漠的黄沙磨粗了苏静的皮肤,西漠热烈的阳光晒黑了他的脸,成就一次流离奔波。不管是不是因为自己。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这样想着,叶宋浑浑噩噩地睡了过去。睡得极为浅淡,梦魇不断。

     不多时,脑门上就起了满头的汗。

     外面火光熹微。只见一道影子自帐篷上飞快地闪过,微冷的气息钻入了帐篷里,在叶宋的床边久久停留。

     见她睡得不甚安稳,一只手略为粗糙的指腹伸去为她拭掉额上的汗。

     叶宋觉得额上有凉意,偏了偏头,喃喃道:“为什么要骗我……你知道这样他有可能……会死吗……苏若清……”

     额上的手蓦地一僵。床边坐着的背影也跟着顿了顿,笼罩在黑暗中。手的主人,脸色暗得看不清楚,可周身柔和的气息陡然变得冷滞了起来,也做不到先前的温柔疼惜。

     叶宋察觉了这一变化,立刻就从睡梦中清醒了过来,本能便从床上坐起,看见边上坐着一人,不用看脸仅从身息便能辨出是何人,于是又稍稍有些松懈,手扶着额头,语气有些乏力之感,道:“我说了些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说罢自己也愣了愣,继而意识到这个严重的问题,他怎会半夜在自己的帐篷里?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