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0章 出手相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末将……嗝,末将有要事禀报!”

     百里明姝起身去开门,见门前站着一个壮汉,络腮大胡子,穿着的军装懒散邋遢,一边肩头的铠甲都已经滑下来了,块头大得吓人,相比之下百里明姝就显得十分娇小,那是一个典型的戎狄大汉。

     此戎狄将领,在百里明姝来之前,是戎狄的第一猛将,力大无穷。他便是今日被百里明姝严厉呵斥过的将领之一,如今站在门口酒气熏天,再加上满身汗臭,十分难闻。

     霎时百里明姝的脸色就难看到了极点,怒道:“军中严禁饮酒,你知法犯法,是活腻了吗?!”

     “末将犯了军法请将军责罚,只不过在此之前……在此之前末将有要事禀报……”说着就往前踏了一步,大块头的身体堪堪卡在门口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百里明姝耐着性子问:“何事?”

     那大块头铜铃般的眼睛眨了眨,看着百里明姝的脸,似有些迷离,随后又亮了亮,嘴角渐渐浮现出一抹笑,下一刻整个大块头身体就挤进了房间里,百里明姝一惊,往后退了几步。她怎么也没想到此人敢以下犯上,手法快得惊人,却不是要取百里明姝的性命,而是手臂如铁箍一般箍住她的脖子,另一只手往她口鼻捂上一张巾子。

     巾子上有迷药。

     百里明姝挣扎不已,那迷药被吸进口鼻中霎时令她感到头晕目眩,她凭着本能弯起手肘狠狠击向大汉的胸膛,随后抬起脚跟踢他胯下。

     大汉吃痛,松开了百里明姝。百里明姝因此得到了喘息的机会,急忙退开,怒斥:“你好大的胆子!”

     那迷药的劲头十分霸道,百里明姝用力摇了摇头,眼前的光景一晃成三影,且周身力气渐失,如石沉大海一般提不起一丝一毫。她手极力撑着桌沿,险些站不稳。

     戎狄大汉见此目露得意和贪婪,道:“你只是个娘儿们,要是没有你,我才是戎狄的大将军。可是你,凭什么把我当牛马驱使,就是当牛当马,也要喂草才行……我忍耐你已经很久了!”他一步步朝百里明姝走去,百里明姝转身去拿剑,他虽然醉了,可行动一点也不迟缓,先一步夺过了剑,随手扔在百里明姝碰不到的地方。

     百里明姝转身就想跑,被大汉伸手抓住,转而摁在了长桌上。桌上的东西刷刷掉了一地。她拳头抡在大汉身上,比挠痒痒还不如。

     大汉满嘴酒气,又道:“谁说戎狄没有一个男人配得上你,难道你还要配一个北夏弱得我一拳就能打死的人吗,我看我就可以配你。”

     “你、你敢?!”

     “等过了今晚,我会向大汗请求赐姻,我可以允许你在外抛头露面,但我才是戎狄的大将军……”

     “来……唔……”

     屋中烛火唰地一下被掐灭。

     叶修和白玉摸黑到了太守府,夜探刘刖的下落。听到这边有乱糟糟的响动,白玉本想掉个头就走,可叶修脚下踟蹰了一下,竟朝这边摸了过来。身后白玉急得抓耳挠腮,低声说道:“将军,这样会被发现哒!”

     他们是夜探,夜探不就是哪里有人哪里有声音就不能去哪里么,怎么叶修还偏偏往前凑!要是被发现了,就功亏一篑了。

     结果去到一看,房门大开,里面竟有人。

     借着外面熹微的灯火,百里明姝被大汉压在书桌上,长发散乱从桌沿流泻了下来,她嘴被大汉一只手捂着,大汉另只手正撕开她身上的衣服欲行暴,衣襟已全被扯开了来,露出大片姣好的春光。

     她无力反击,手紧紧攥成了拳头,手里握着的,是那片书中夹着的布料。手指狠狠掐着,恨不能掐出一个洞来。

     忽然一侧头,百里明姝看见外面的叶修和白玉。两人是戎狄人的装扮,可她一眼便望进了叶修的眼睛里,微微发蓝的眼瞳里泛着光,像是在……求他帮忙?

     白玉虽不是很正很正的正人君子,可他也见不得女人在他眼皮子底下被这样欺负。但这女人又是他们的敌人,一时间白玉很纠结,见叶修不为所动,便问:“将军,救她不救?”

     就在那大汉扯断百里明姝的衣带,欲完全剥去她的衣裳时,叶修才低低开口道:“你先去找刘刖。”

     白玉一听便知叶修的打算了,丝毫耽搁不得,转身便跑走了。与此同时,叶修移身进房,如一道冷风侵袭,站在大汉身后,抬手快如闪电,直击大汉后背穴位,大汉这才察觉有人进来他居然不知道,只不过来不及反抗,叶修给他脖子一记手刀,就被他劈晕了过去。

     一时间百里明姝躺着没动,喘息不止,那喘息的尾音里带着明显的颤抖。不知是愤怒,还是害怕。她随手扯了扯自己的衣襟,遮住身体,两个俱是沉默无言。

     半晌,叶修尽量用生涩的声音道:“大将军无恙的话,属下先行告退。”

     将将转身,百里明姝沙哑的声音传来:“你倒杯水给我。”

     叶修顿了顿,还是去茶桌边倒了一杯凉水给她,她喝下之后觉得回复了一丝力气,自己撑着手臂坐起来,重新点亮了那盏灯。再抬头看叶修时,见那张脸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她方才竟恍然觉得他是有些不一样的,起码那双冷若寒星的眼睛。

     只是房间里亮开,叶修看见百里明姝手上的布料时,却明显地怔愣了一下,见她把自己衣襟上的布料平整地放回书中夹起来,然后把书放回书架内。她胡乱地系好自己的衣带,看起来仍是凌乱得很,青丝铺在肩上,衬得一张脸柔和万分,与平日里的那个张扬跋扈的大将军相去甚远。尤其是那双眼睛不同于北夏的女子,生得极美。

     她拢了拢自己的长发,费力地弯身捡起地上的剑,拔掉了剑鞘,再去把水壶拎了过来,脸上面无表情,但周身气息冷得可怕,她站在大汉头边,水壶倾斜,凉水便淋在大汉脸上,又把他浇醒了过来。

     再看百里明姝时,大汉的酒醒了大半,眼里的贪婪也变成了深深的恐惧,一只手被百里明姝碾在脚下,他想动可惜被叶修点了穴动不了,道:“大、大将军,是末将糊涂!”

     百里明姝唇边若有若无地勾着一抹笑,随后抬手举剑,一剑下去,毫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得很。

     鲜血溅了她的脸,妖娆极了。一颗头颅被她这样活生生砍下来,连眼睛都瞪得又大又圆,脸上的恐惧之色也被定格。她一脚把头颅当球一样踢了出去,转身看叶修还站在原地,便问:“你是哪个营的?”

     叶修道:“属下太守府当值的。”

     百里明姝随手丢了带血的剑,漫不经心道:“怎么之前没见过你?”

     “之前当值的犯了错,属下顶替上位。”

     “把这尸体处理了就退下吧。”

     “是。”

     百里明姝随意披了一件衣服,走到门口又回过头来,细细地看着叶修,怎奈叶修一直垂着头不曾与她对视,她也看不出个所以然,只眯了眯眼,略带了些怀疑,道:“你身手不错,在太守府仅仅当个值守的太可惜了。”

     然后就出了门口,一晚上都没再回来。

     叶修没想到自己路见不平,结果还要帮她处理善后事宜。只不过他淡定得很,没有任何后悔或者怨言,百里明姝离开以后他便去找了一口麻布口袋来把这戎狄猛汉的尸体装起来,拖出去找个地方准备跑尸。

     出来没走多远,白玉就打探了回来了,见叶修拖着口袋,便上前帮忙,问道:“这是什么?”

     叶修让他自己看。他看了一眼顿觉整个人都不好了,胃里翻江倒海,撇开头,对叶修竖起大拇指:“将军出手,够厉害

     叶修云淡风轻道:“不是我杀的,是她杀的。”

     白玉愣了愣,道:“这个女人真是不一般啊。”

     不一般么。叶修印象里最深的,就是她攥紧拳头的隐忍,和将那块布料抚平放进书本里时的认真,以及她砍人头颅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果断决绝,的确是不一般。

     叶修和白玉在戎狄的军营里成功地混了两天也没被发现,还成功地和刘刖以及众多北夏俘虏接上了头。刘刖没能成功地杀成,因为有百里明姝竭力阻止,因而这两天戎狄这边也不安顺,再加上一员猛将无缘无故被砍了头颅,令人恐慌。还有众多将领对百里明姝也越来越不服气,竟联合起来要求强行罢免百里明姝的大将军一职。

     刘刖得以千载难逢之机和叶修说上两句话,言简意赅道:“戎狄内乱,我们可坐收渔利。戎狄大将军,还望将军手下留情。”

     叶修英眉一动:“为何。”

     刘刖知道了百里明姝的选择,看来自己的话在她心中起了波澜。若非她不在意叶修,怎会这样力排众议要保护刘刖。刘刖便给叶修出馊主意:“把她抓起来,押送回京。听我的,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