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1章 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来找你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结果两天后的寅时,北夏大军齐齐进宫戎狄,形成三面包围之势。戎狄正逢内乱,应对不及,顿时就方寸大失。再加上北夏的奸细的配合,北夏的俘虏们被放了出来,与戎狄士兵在坪野城内畅快淋漓地大战了一场。

     百里明姝看得分明。底下大将纷纷怒斥:“若不是将军妇人之仁,不杀光那些俘虏,今日就不会被他们反咬一口!”

     百里明姝于混乱之中被他们驱逐。这一群野蛮的戎狄人,发了狠了连长公主的生死也不顾。百里明姝没想到会有今日之局面,被众多北夏俘虏所包围。

     俘虏们个个摩拳擦掌,恨不能擒下这戎狄的大将军,尽管她现在已不是大将军。眼看着百里明姝功败垂成,狼狈不堪之际,叶修救了刘刖出来恰好碰上,当下猛移身上前,为她挡下致命一击。叶修手臂搂过她的腰,凌空而起,带着她旋转而下,落在一边的坍塌民屋前。

     百里明姝脸上一片脏污,唯一干净的就只有那双眼睛。她仰着头,看向叶修,皱着的眉头更加深,恍惚间总举得眼前两次三番救她于危险之中的戎狄士兵的眼神,就跟在战场上和她对战的敌国卫将军一样。

     刘刖及时制止北夏俘虏们的行为,道:“我北夏同胞们正拼死攻城,当务之急,我们要和他们里应外合,大破戎狄军!放心吧,这城里的敌人,一个都跑不了!”

     随后刘刖把北夏俘虏士兵引开,叶修带着百里明姝往另个方向跑去。百里明姝跑在后面,看着叶修的背影,自嘲地笑道:“我竟觉得你有些像叶修。可能你这样的小兵,连叶修是谁都不知道吧。”

     叶修回头看了她一眼,道:“可能我知道。”

     天色渐渐亮开,坪野城遭到三面围攻,大势已去。有部分戎狄士兵当了逃兵,往西城门跑回自己的领土去了。还有一大部分,殊死顽抗。

     苏宸和苏静很快便把东、北两面城楼肃清。然,叶宋这边的南城,战况却十分惨烈,好似所有兵力都集中到了这一处,早有人知道了他们的计划一样。

     身边同伴一个个地倒下,季家兄弟拼命保护叶宋,叶宋周身俱有大大小小的伤,南城门久攻不下。

     后北夏将士们以血肉之躯爬城墙,翻城门,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眼看着快要成功,城楼上赫然出现好几个戎狄大将,押着一个人质。大将道:“本将军勒令你们立刻撤兵,否则就杀了这个北夏的监军。”

     大家定睛一看,居然是李故。

     且不说李故守在北夏的军营里是如何跑到这里来的,他究竟是怎么进得城门被戎狄大将给抓住的都让叶宋怀疑。叶宋满头大汗,身后北夏将士按兵不动,李故满脸慌张地大喊:“撤兵!我让你们撤兵!”

     下一刻,无数弓箭手突然从城墙上冒出来,一场箭雨毫不留情地射下来,下面的士兵们成片倒下。

     苏静和苏宸攻下东面和北面的城门以后,第一时间不约而同地掉头直逼南面城门。

     苏静还是比苏宸快了一步。当他马不停蹄赶到时,所见之景一片荒凉惨烈,叶宋他们的军队只剩下寥寥少众,而叶宋背影染血,在阳光和黄沙之下显得艳烈万分,她脚下是同胞兄弟们的尸堆。

     她杀红了眼。手里长鞭若游龙,卷掉了无数飞箭,自己膝上腿上也中了两箭却无论如何也不后退一步。

     城楼上,李故由最初的慌张怕死变成了冷眼旁观。谁说他不怨恨叶宋,叶宋挡了他的大好前程,他和朝堂之上的李相,都恨不能他们叶家的人一个个死在战场之上。他一抬头看见苏静援军已至,立刻充作好人一样欣喜若狂地大喊:“撑住!撑住!贤王援军来了!”

     叶宋手上的动作,有片刻的迟缓。她不确定自己听到的是不是贤王,甚至忘了下一刻该怎么反应。

     戎狄大将一声令下,城门大开,戎狄将士亢奋地冲了出来做最后的殊死决战。就算是这场仗他们没法胜利,但能虏获一个叶家女将和一个北夏的王爷,也是赚了。

     叶宋手里的玄铁鞭重重地垂在尸堆上,她竟没有去反抗,而是缓缓转身,迎着明亮的朝阳晨光,向身后看。而她自己的背后,是千军万马,和万千箭雨。

     “二小姐!”

     有人在大喊,声嘶力竭。

     她的头发散下,三千青丝谱写一段苍凉血史。

     叶宋极力眯着眼睛,紧了紧手里的鞭子,便见不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一个黑影从马上跳跃飞奔而来,衣袂在血色中翩跹若蝶,眨眼的瞬间就已至她面前,张狂的气势浑然天成。他抬手褪下自己外裳,一手揽过叶宋到身后,飞起旋转衣袍,绞落冲叶宋飞来的冷箭。

     叶宋回过神来,大声吼道:“你不是应该在东面吗!”

     苏静一边杀退周围的敌人,一边把叶宋往身后护住,身手凛冽之中口吻平静得没有波澜:“放心不下你。”

     敌众我寡,苏静带来的援军也远远抵不上城中戎狄将士的数量,被打得节节后退死伤无数。叶宋奋起一鞭杀退几个戎狄士兵,咬牙切齿地道:“放心不下我是什么破理由!”

     苏静的回答依旧那么云淡风轻,但带着少许的困惑:“我也不知道,身不由己。”

     随后城里涌出来的戎狄军越来越多,苏静带来的人很快被削去大半。看来戎狄大军害怕西城门没人进攻有陷阱,于是选择了南城门进行突围。

     见胜算渺茫,苏静捞起叶宋便飞上马,扬蹄就狂奔,喝道:“撤!”

     叶宋被颠得厉害,沙尘漫漫之下,她猛回身换了个坐姿,与苏静面对面。眼看着离城墙越来越远,她举起手中的弩,对准了城墙某处。

     苏静知她所想,语气严肃道:“留他自有北夏律例处理!你不得胡来!”

     叶宋啐了一口,道:“狗屁律例,我只知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李相痛失一个儿子,偷鸡不成蚀把米,想必反应会经常得很。”

     “叶宋!”苏静凝眉呵斥,他手飞快地揽住她的后腰,把她往自己怀中压,想阻止她瞄准的视线。

     可就在叶宋倒进苏静怀里的那一刻,她箭弩上的利箭,飞射而出。“咻”地一下,穿透漫漫黄沙。城墙上的李故,对叶宋的惨败满意之至,戎狄大将军当即下令乘胜追击,他也想跟着去一瞧热闹。怎料,顷刻间有什么声音刺破耳膜一般,越来越近,李故停顿了一下,转而意识到了危险,脸色倏地一变,还没来得及闪躲时,一枚冷箭直直朝他射来,瞬间贯穿眉心。

     李故瞪大了眼睛,眼里穷途末路般地浮现出一抹不可置信,随后整个人缓缓往后仰倒。一箭毙命。

     沙尘满天,后有追兵,苏静的马一往无前地奔跑。叶宋的头发,拂着风从他脸颊扫过,蹭起微微的痒。他这一用力压叶宋入怀,竟忘记了要松手。

     也不知是怎么了,此时此刻,叶宋能倚在他怀里,他还能在最危急的时刻赶到救下她,他觉得是一件无比幸运的事情。

     叶宋透过苏静的肩膀看见追兵越来越近,毕竟他二人骑一匹马,而敌兵是一人骑一匹马,叶宋急忙推了推苏静的肩膀,挣脱出来,双手绕过苏静的腰,像是若有若无地抱着他,一手拿着弩,一手扬着铁鞭,刷刷刷地将敌兵掀下了马。

     偶有骁勇善战的戎狄猛将追了上来并肩齐驱,他们举刀就朝苏静看来,苏静一边驾马一边单手与他们对抗。稍有不慎,手臂便有一道血口,鲜血落在黄沙上,刺目非凡。

     空气中也夹杂着一股血腥味。叶宋回过头来,看见了苏静的手臂,顿时双眼似被那血染红,手中箭弩对准那些敌兵一阵狂射,马鞍上的箭被她用完,箭弩的箭筒里装着的箭支也所剩无几。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千钧一发之际,苏静将马儿的缰绳交到叶宋手上,低着眼帘定定地看她一眼,道:“抓紧了。”

     叶宋一愣,下一刻就见苏静似被风吹跑了一样,展翅如鹰,纵身跳下了马去。叶宋背身坐着,霎时就见无数骑兵汹涌而至,将苏静包围。而那残酷的画面,离自己越来越远,苏静也离自己越来越远。她看着苏静冷剑出鞘,银光闪闪的剑花漂亮极了,在敌人们身上舞出一道道血花,可敌人前赴后继,他将有被淹没之势。叶宋浑身颤抖地破口大喊,“苏静——”

     听不到,他听不到。

     他只有不断地挥舞着手中的剑,阻退敌人的步伐,才能为叶宋赢得时机。

     可是为什么要这样?他来不及细想。

     叶宋同样也来不及细想,自己就跳下了马,摔在滚烫的沙子上面,浑身都磨得疼。可是她爬起来就咬牙朝回奋力奔跑,她不能,不能让苏静一个人单独面对那么多。

     她不能,再抛弃苏静一个人走。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