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3章 危险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那现在呢?”叶宋又问。

     苏静道:“现在,先把箭折断吧,等找到合适的地方再拔箭。”

     叶宋便一手稳住苏静的后背,在尽量不弄痛他的情况下,费力地用另一只手掐断了箭支。这沙漠里的夜色虽苍凉孤冷,有种粗犷豪迈之感,可实在不是一个久留之地。

     叶宋和苏静上马,后已无退路,就准备继续往前走。

     只不过苏静再坐在叶宋后面,她不放心,生怕他一会儿又晕了过去亦或者没有力气抓紧她,像先前一样从马上跌了下去。苏静坐前面,叶宋也不放心,因为他的伤在后背背心,如若不小心碰到了伤口,箭头再往他皮肉里钻深分毫都是莫大的危险。

     于是最终叶宋犹豫了一下,坐在苏静的前面。只不过她跟之前一样,转过身去背坐在马上,面对着苏静。苏静愣了一愣,叶宋把缰绳交到苏静的手上,道:“赫尘很听话,你看着马,我看着你。”

     她这等于是将自己的生死都交到了苏静手上。苏静说往什么方向走便往什么方向走,说何时停便何时停,她都不会有一句怨言。

     夜风也静止,空气中不再有呛人的沙尘。月色把一座座沙丘映出一幅幅水墨画一般,简单又干净。赫尘的马蹄在沙丘上留下一长串孤单寂寥的脚印。苏静与叶宋面对面,他始终半举着眼帘看着前方的路,竟连低下眼帘看叶宋一眼就觉得有些悸动。

     可能是叶宋表情里一览无余的认真和坚韧,不容被人亵渎,也那么的赤·裸裸。苏静眼尾的余光,却一次都没有从她脸上移开过,那种感觉仿佛很熟悉,是他曾经一直想要去追逐的。

     苏静突然打破了凝了很久的沉默,问:“我们以前,是不是也这样亲密?”

     叶宋愣了一下,抬头头,直视着苏静的眼睛,身体微微往后仰,神色安静地说道:“有么,我记得我们以前并不熟。”

     “那为什么你会觉得你欠了我。”

     “我不喜欢欠人人情。”

     苏静看了她半晌,不再追问,而是淡淡道:“你可靠近一些,一直仰着身子也累。况且靠近了还可相互取暖,不至于在沙漠里被冻坏。”

     叶宋是觉得身体很僵硬,而且周遭也十分寒凉。良久,她才动了动身子,试探着仰了回来,缓缓靠近苏静。在翻过一座沙丘,上另一座沙丘时,因为有些坡度,叶宋的身体不可避免地倚进苏静的怀中,她双手抵着他的胸膛。苏静扬了扬缰绳,若有若无地扣紧叶宋的后腰。

     这时突然又起风了,逆风变成了顺风。苏静的话语声也顺着风传进了叶宋的耳朵里:“我不知道我们从前是怎样,如有让你难过的地方,都是我的错。”

     叶宋又冷又渴,摇了摇头,有气无力地说:“如果你有什么错的话,唯一的错就是遇上我。后面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错。”她也累极,额头贴着苏静的胸膛,一摇一晃间睡意上涌,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些什么,只是苏静说什么她就随口接话而已。

     “你自责。”

     叶宋点点头:“自责到恨不能我们从来没认识过。倘若阿青的双腿因为我断了,我可以努力让她重新站起来;苏宸救我一命,我可以救他一命还给他;可就是你,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好像我拿命还你,都不够。”

     “这么严重。”

     叶宋勉强地扯了扯嘴角,说:“是这样。可能人觉得最珍贵的是永远得不到的和已经失去的。”

     后来叶宋依靠在苏静怀里睡着了。风从苏静的背后吹来,吹起了他的广袖和发线,浸着凉凉的温度,恰到好处地为叶宋挡了风沙。他看着远处,双眸也剪着那月光,莹莹发亮。

     “叶宋,你到底是谁。”

     叶宋是在微微的火光光亮和温暖中醒来的,她发现自己正躺在沙子上,身上盖了苏静的外袍。她坐起来一看,震惊了,时值半夜的样子,月上中天明星璀璨,眼下所至之处已经不是一座座无边无际的沙丘了,身后是沙滩和针叶树林,面前却有一条寂静流淌的河流。满天的星子都倒映进那河流里,美丽非凡。

     是绿洲。

     赫尘正在河边欢快地扬蹄,俯头狂喝水。

     叶宋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欣喜,也再感觉不到夜晚的寒凉,掀了外袍便跑到河边,直接把头埋进水流里,尽情地喝饱水。后猛地扬头探出水面,湿淋淋的长发甩出了水花,她长吸一口气,脸上的沙尘已经被洗净,露出干净的皮肤,满是晶莹的水珠。继而她就开始迅速地宽衣解带了,就算是凉水也忍不住要跳下去清洗一番。可就脱到一半,将将宽下里衣露出白皙圆润的肩膀时,冷不防身后传来一道尴尬的低咳声。

     叶宋霎时就顿住,僵硬地回过头去,居然看见苏静还坐在火堆旁。她这才意识了过来,自己不是一个人进入到这沙漠的绿洲的。她醒来第一眼看见了水,就直接把旁边一个大活人给忽略了……

     叶宋默默地拉回肩膀下面的衣裳,听苏静迟疑着道:“二小姐洗澡并没有错,只不过男女有别非礼勿视,我在这后面看得见的话,理应提醒一下二小姐我的存在,否则非君子所为。二小姐也可以继续洗,我去林子里坐一会儿即可。”

     随之身后便没了响动。叶宋回头看时,恰恰见苏静的身影若有若无地隐匿在身后的林子中。

     如今的苏静已不同往日,叶宋知道就是邀请他看,他也不会看的。

     于是她没有再耽搁,继续脱掉了里衣,入了水,就着清亮的河水清洗了一番。虽然刚开始较冷,可洗过了之后浑身都暖和,还神清气爽。先前的一切疲惫都被驱之若雾。

     叶宋坐在火堆前唤了两声,苏静才从后面林子里走出来。她转到苏静的身后,惦记着他背后的箭伤,道:“我帮你拔箭吧。你先等等,我去树林里看看有没有可以疗伤的药。”

     说着叶宋就跑进了林子。这林子很稀疏,草叶都成针尖状,硬一些的还能扎手。她寻寻觅觅了一阵,终于在树脚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一种开得很小朵的花。此花名为“朝颜”,与一般的牵牛花相差不大,可却有疗伤的功效。只不过可能是生长在沙漠里的缘故,与平时的朝颜又有些不同,花的棱角更为鲜明张狂了些,约莫是水分和土壤的问题导致的。

     朝颜的叶子也有些扎手,叶宋连根带叶地拔了一些出去,在河边洗干净,才坐到苏静背后。

     叶宋见血和苏静的衣服黏在了一起,深深皱着眉头,问:“介不介意我把你背后的衣服撕了?”还不等苏静说话呢,她就已经自己动手开撕了。

     苏静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伤口里都卷了沙子,看起来触目惊心。她拿了布料去洗干净,然后回来一点点帮苏静清理伤口,再将朝颜嚼烂了敷在他的伤口上。

     “你怎么找到这片绿洲的?”叶宋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里揪得阵阵难受。

     “依靠风向。”苏静语气平和地说道,“沙漠这个环境里风力循环,从冷吹到热,白天的时候绿洲比其他地方要冷,便是逆风,晚上绿洲比其他地方要暖,便是顺风了。”

     “这你也懂。”叶宋手处理伤口时若有若无地抚上他伤痕累累的背脊,凉凉润润的。

     苏静直了直背,呼吸有些重,道:“以前打仗的时候总结起来的……你,能不能不要碰那里?”

     “哪里?”叶宋疑惑。

     “……脊骨。”

     虽然叶宋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既然苏静让她不碰,她就尽量不碰,可拔箭的时候却不能不碰,手指抵着他的脊骨,道:“就这一会儿,你忍忍就好了。”她也没有经验,手轻轻捻住那枚箭,有些迟疑,“能拔么?会不会失血过多,或者是伤及五脏六腑?”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苏静微微有些气喘,道:“这个位置还不算糟糕,不拔也得拔,箭头留在里面太久也很危险。管不了那么多了,你尽管一试吧。”

     叶宋手也有些抖了起来,问:“若是,有生命危险怎么办?”

     “那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苏静语气淡然,仿佛早已看透生死,“生死从来都不由我,死前能够救二小姐一命,也不算白白牺牲。”

     叶宋顿了顿,抬高了声音:“你想死?”苏静不说话,她便又问,“是不是娀儿不在了以后,你便没有了勇气活下去?现如今阴差阳错救了我,你就可以有一个理由去死了?”

     失去所爱的痛苦,除了自己,没有人能够体会。他的过去与现在,错综复杂,却让叶宋在此时此刻了解到他过去很久很久以前的心情。在认识她以前,他就是抱着这样的心情不由自己地活过来的。

     一朝家破人亡变成了孤家寡人,苏静找不到活着的意义。他已经忘了,他是在认识叶宋以后,才清晰地感觉到活着的意义的。他甚至都忘了,自己早已经打算忘记这段糟乱不堪的过往回忆。

     叶宋笑了一声,也很平静,又道:“别傻了,你自己不是都说了,娀儿已死去多年,你就算这个时候死了也不可能找得到她。至于我么,我不是也说过,你要是死在了这沙漠里,我也不会活着走出去。你的尸体不会被运送回京,和你亡妻合葬,倒有可能和我一起曝尸荒野,最后共同被这黄沙给掩埋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