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35章 后遗症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自己也清楚,要是再这样放任下去,后果将一发不可收拾。只是眼前的苏静一会儿好一会儿坏,一会儿记得她又一会儿不记得她,她实在放心不下。

     叶宋深吸两口气,恢复了清醒,道:“既然你让我走,还抱我这么紧干什么,你不松手,我怎么走?”

     苏静顿了顿,随即强迫自己艰难地松手。

     叶宋从他怀里撤退出来,深深地看了他两眼,她知道他还在极力克制,便狠狠心转身不再看他,爬起来就往林子里走。

     只可惜,苏静的清醒只维持了短短一片刻的时间,见叶宋转身要走的背影,他又立刻伸手去,冷不防拽住叶宋的手。叶宋惊了一惊,随即眼前一派天旋地转,等再定睛一看时,抬眼对上的是苏静的双眸,她此刻人已经倒在了苏静的怀里。

     他几乎崩溃了。“二小姐……走……叶宋……”

     “苏静,你不要这样!否则一辈子我们都再也回不去!”

     那一刻,周围静极了。苏静瞠大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的叶宋,只能听见彼此叮咚的心跳声和喘息声。叶宋满头青丝铺在黄沙上,眼角剪水,美极。

     苏静猛的一拳捶在自己额头上,悔恨至极道:“二小姐,对不起……”

     叶宋敛下心绪,再抬眼时苏静已经背过身去,难受得双肩轻颤,背部的线条绷得死紧,背上的箭伤又有血流了出来,濡湿了布条。

     “二小姐对不起,苏静该死,请二小姐速速远去,等明日天亮以后再回来。否则……”

     “我知道你不会了。”叶宋有气无力地系好自己的腰带,声音又沙又哑,苦笑两声,“此苏静非彼苏静。你纵是难过得要爆炸,也不会再碰我。”

     “二小姐太相信我了……”

     “是我用错了药,这也有我的责任。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叶宋走到苏静背后,“你且告诉我,这毒入体深了会怎样?”

     “中毒已深……便会……血气逆流,经脉承受不住而断……”

     叶宋站在苏静身后久久沉默。

     苏静又挥手赶她,道:“快走!下一波毒性快至,我一定控制不住!”

     叶宋缓缓蹲下,在苏静耳边道:“都到了这一步了,现在才血气逆流,经脉断掉未免太可惜了吧。贤王若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帮你。今夜所发生的一切,等到了明天,你我都全部忘了吧。”

     苏静怔住。

     叶宋说话间已至身前,她拢了拢耳边的发,看起来柔和美丽极了,面容故作沉静地与苏静对视,又飞快地移开了眼睛。她生怕,多看苏静一眼,便要被他眼里的热度所灼伤。

     天色刚蒙蒙亮。

     叶宋见他满身汗透的狼狈模样,心里轻轻地抽搐着。

     许久,她才动了动身,让苏静侧躺在身畔,自己起身整理好衣物,去林子里捡了些柴火回来。黎明的时候沙漠是最冷的。她把火烧旺一些,尽量让苏静感到温暖一些。

     洗了把脸让自己更加清醒点,在河边蹲了一会儿,回头见苏静睡得死,干脆又脱掉了衣服跳进水里彻底清醒。

     叶宋上岸,穿好了衣服,拿了一块破布料汲了水,走回来在火堆前烤热,然后才小心翼翼地褪掉苏静身上的袍子,轻柔地帮他拭掉沙汗。

     忽然,一只手握住了叶宋的手腕。苏静不知何时清醒,睁开眼睛,他拿过叶宋手中的湿布,声音粗哑不堪:“我自己来。”

     黎明将尽时,随着天幕的渐渐发白,璀璨的星光渐渐淡了去,那一轮皎洁的明月亦不知不觉地隐匿,只留下淡淡的月痕。当清晨的第一缕朝阳日光从绵延起伏的沙丘天边升起时,犹如一个破碎掉的金色水晶球,光芒四迸。

     整个沙漠里的最后一丝寒凉也被驱散了去。温暖重新回复大地。脚下的细腻沙子,暖洋洋的,赤脚踩在上面,说不出的舒服。

     叶宋蹲坐在沙面上许久,一句话也没说。面前的篝火已经熄了,冒着幽幽的青烟,仿佛是见不得光的物什,在暗夜里可以肆无忌惮,眼下阳光一出它无处遁形,只留得这一缕青烟。苏静去了林子许久,出来时手里拿着几个色彩艳丽的果实。他看着叶宋的背影,心里有些羞愧尴尬,还有莫名的酸楚心疼,迟疑了下,还是走到河边把果子洗干净,用一张宽叶摊着,送到叶宋身旁,轻轻地放在沙地上,亦是一句话都没有。

     叶宋从长久的失神当中回过神来,稍稍动了动琉璃般的眼瞳,看了看地上的果子,动了动口,声音破碎沙哑道:“谢谢。”

     没有起伏,却平静得拒人千里。

     虽然并没有实质的发生什么,但谁也没提过昨晚发生的丁点分毫。就让它像这能吃的果子一般,终将烂进肚子里。

     苏静的声音也好不到哪里去,两个人都似死里逃生出来的一般,低哑道:“一会儿该热了,沙子烫人,别待太久,可以进树林里遮一遮。”

     叶宋不再回答,而是起身去河边洗了一把脸。她回过头来时,苏静已经不在外面,但沙地上放着的鲜艳果实还在,散发着饱满的光泽看起来十分诱人。

     叶宋觉得很饿。她抹了抹满脸的水珠,脚丫踢着沙子,走上前去,垂眼看了片刻,才把果子带叶地捡起来,取了一个咬一口吃起来。

     这绿洲不大,他们所处的地方就像是一个小小的峡谷,前后均是垒得很高的沙丘。树林便生长在这峡谷中,再远就没有了。河流细细地淌出沙丘峡谷,不知流到什么地方去,也不知在多远便会彻底干涸。

     赫尘是匹脱了缰的野马,在这绿洲之中喝饱了水吃饱了草,就欢腾地奔进沙漠里了。可能这自由自在的广袤天地才是它所追求的,但毕竟是沙漠,赫尘也怕迷路,因而不敢跑太远。

     脚下的沙子随着日头的渐渐上爬而慢慢滚烫了起来,叶宋不穿鞋觉得十分烙脚,且外面又越来越热,终还是转身进了后面的这片树林里。这树林不比其他地方的深山老林潮热,很是干燥,林荫却凉快。林子里没有许多动物,更见不到蛇虫鼠蚁一类的东西。

     树林里有一棵树不知是被什么砍了,留下一个整整齐齐的树桩。苏静在十步开外,身体倚着一棵树,安静地站着。叶宋想坐那树桩上时,苏静突然开口道:“别坐。树根湿凉,寒邪侵体,容易生病。”

     叶宋只好同他一般站着。

     良久的沉默后,叶宋道:“我们要怎么出去?”

     苏静道:“等人来。这树林里的树被人砍过,想必有人来过。沙漠里常有过往的商旅,如果运气好我们能够碰上。赫尘每天都出去,总能带些消息回来。你不要着急,会出去的。”

     叶宋道:“我没有着急。”

     苏静道:“……我以为你着急。”

     这样简短的对话,幼稚得有些像小孩子的较真儿。

     叶宋顿了顿,又问:“你的伤,如何了?”

     苏静看着脚边从树叶缝隙里漏进来的明亮阳光,眼底里的神色十分柔和,像是春波涟漪一般,道:“好了许多,多谢二小姐。”

     “不客气

     这时,叶宋头顶上方的树叶轻微地动了一下,她还以为是风在吹,便没有在意。怎料那树叶底下,有五颜六色的东西一晃而过,正徐徐朝叶宋靠近。苏静不经意间抬眼飞快地往叶宋那处瞥了一眼,这一瞥整个人都机警了起来,站直了身体,手不动声色地掐了一枚小树枝,轻轻唤道:“二小姐。”

     叶宋抬头来看着他,结果只见一道暗紫色的风迎面拂来,怔了一怔。苏静转瞬即至她身前,头顶的家伙立刻朝叶宋扑来,结果苏静伸手揽过她的身,带着她转离原地,随手将小木枝飞射了出去,如飞镖一样,噗嗤一下,树叶攒动不已。

     叶宋回头,定睛一看,只见一只五颜六色的蜥蜴,被苏静钉在了树上,做垂死挣扎。它那双眼睛,以及身上的艳丽的皮,都叫人看了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叶宋最是见不得这样密密麻麻的东西,简直比人血还要恐怖,忙偏开头不去看,不着痕迹地推了推苏静,道:“多谢。”

     苏静深深地看她一眼,随后松了她,温文有礼:“没事就好。”

     苏静不敢再离叶宋太远,只停留在五步开外。叶宋自己也很注意,一有风吹草动,就警惕了起来。白日里她和苏静一起待在林子里避阳,一到了晚上,天气陡凉,便又出来生了火。

     如此两人在沙漠绿洲里度过了好些天。苏静不是从前那个让她一刻都不觉无聊的苏静,叶宋话也少了许多,不到非要说话的时候都不会跟苏静说话。两人的气氛,一度非常怪异,隐隐透着尴尬,连赫尘这匹马儿都察觉到了,一到晚上就在河边不时地粗哼,想引起两人的注意。结果叶宋和苏静谁也不理它,它径直滚到边浅河里撒泼打滚了。

     叶宋曲着双腿,额头抵在膝盖上,埋着头。她不止一次地想,她跟苏静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连多说一句话都觉得是罪恶。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