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1章 你的忠义呢?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是夜,将军府上下都睡下了,叶宋将将从叶青那处回来自己的晴兮院,推门进房,院子里廊檐下的灯笼仍然亮着,屋子里的纱灯也散发着柔和的光泽。

     她随手解了领口,褪下外衣便挂在了屏风上,转身去吹熄纱灯也准备上床入睡。然,灯一熄房间里陷入昏暗的时候,叶宋一转身,便瞧见了窗户下不知何时安静地站了一个人。

     她愣了愣,索性站在原地,斜了斜身,靠在身后的柜台上。两相沉默。

     良久,苏若清过来,无言地轻轻地揽她入怀。

     叶宋深吸一口气,缓缓闭上了眼睛,时隔多日,却还是留恋他的身上的味道。

     “你怎么来了?”

     “在西漠过得怎样?”

     两人几乎是异口同声地问出来,又都陷入了沉默。

     苏若清一会儿才又道:“许久不见你,便来看看你。”

     “想我?”叶宋声音带着薄薄的沙哑,分外动听,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勾起,似乎已经听到了令她满意的苏若清的回答。

     只是苏若清却不急着回答,而是道:“我听说,你在西漠几次都遇到了生命危险。阿宋,你知道害怕么?”

     “害怕啊”,叶宋点点头,“我是叶家人,战死沙场尚不能惧,怕就怕被戎狄人抓去,当了俘虏,忠义两不能全。”

     “是因为我是皇帝?”

     叶宋笑了,“因为你是苏若清。”

     苏若清怀抱僵硬了一下,随后更紧地抱着她,俯头在她额上一吻,下巴蹭着她的发,摩挲着道,“阿宋,你什么时候能够原谅我?让你去那样危险的地方,是我每天醒来第一件要后悔的事情。”

     “原谅你”,叶宋手缓缓环上了苏若清的腰,轻叹一声,“要原谅你的人不是我,是贤王。”

     下一刻,苏若清捏住叶宋的下巴,便埋头吻了下来。他的吻又重又热烈,叶宋起初被动了几下,随后回过神来便搂住他的脖子,身子贴入他的怀抱,同样热烈地回应了起来。

     唇齿含糊间,听苏若清道:“想你。你告诉我,什么是你的忠义。”

     叶宋喃喃:“对你一个人的忠义。”

     话音儿一落,她便被苏若清抱起,几步走到床边,倾身压下。

     苏若清扯落了她的衣衫,灼热的吻落在她的脖子上。她偏着头,抑制着情动,低低问:“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要派苏静去西漠。是为了试探他还是试探我?”

     苏若清在她脖颈上不轻不重地咬了一口,重重吮吸,叶宋仰着脖子承受,又痛又爱地想着,明日定是又要穿高领的衣服了。可她嘴上依旧不饶人,因为苏若清的所作所为,有时候就像一根刺,深深地扎进她的心里,不知不觉,等和血肉长在了一起时又拔出来。她手攥着身下的被单,又问,“你对我,可有忠义。”

     “曾经有”,苏若清声音里听不出喜怒,“你知道,我不喜欢听到你说别人。可这个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都是他。”说罢便扯掉了叶宋的裤子。

     “既然如此”,夜本不凉,可叶宋裸露在空气里的肌肤都有些轻微的颤抖,“当初我跟你的时候还是宁王妃,那时你为何要我?”

     苏若清伏在她身上没再动,身上黑袍的衣料分外柔软,落在叶宋身上。他头埋在叶宋的颈窝里,深深喘息着,竟有种凄凉的意味,声音清清浅浅,“那你告诉我,在沙漠的那几天里,你和苏静,都发生了什么。你说什么我都会相信。”

     “你果真是为了试探我才派苏静去,在队伍中安插了眼线,监视我和他的一举一动。你明知道他头有伤,不能去满是黄沙的西漠,不能再受一点伤。那几天沙漠里只有我和他两个人,发生了什么除了我们,没有任何人知道。这才是你今夜来的目的,想问我究竟发生了什么。我原以为,你不会和苏宸一样的。”叶宋说着说着,就笑了起来。笑音回荡在房间里,一点也听不出愉悦的味道,眼角微微有些湿润和酸涩,她手指穿插进苏若清的发间,温柔地顺着他的头发,轻声道,“如若相信,何必做这么多,何必问出口呢。如若不相信,随你怎样都好。”

     “阿宋……”

     叶宋打断他,笑看着他的眼睛,道:“你半夜爬我房,就是想跟我上床么。你是君我为臣,如果你非要这么做,我也只能遵守皇命。现在请问你还要继续吗?”

     苏若清静默半晌,缓缓抬指爱怜地抚过叶宋的眉眼,吻过她的唇,下巴,在锁骨也温柔缱绻地留下痕迹。可是叶宋,就像一具死尸一般,直挺挺地躺着不动。她道:“若清,你还是我最初时候喜欢的模样吗,我已经看不清你的样子了。”

     “那是因为,你从来不曾彻头彻尾地了解过我。”苏若清回答她,“我展现在你面前的,只是迎着阳光的那一面。你看不见阳光在我身后留下的阴影。”

     说罢,他微微起身,捻起被角,覆在叶宋的身上。

     苏若清背对着她,站在窗前。流莹般的月色,只照开了他的冷清侧影。叶宋坐起身,一件一件地穿好衣服,听他道:“阿宋,你随我进宫吧,以后我再也不会对苏静怎样。”

     叶宋故作轻松道:“你能允我坐到什么位置,当你的皇后?”且莫说她和苏宸有过一段婚姻,定会遭到群臣反对,而且她身后的将军府,也不允许她坐到那个位置。顶多,跟李相的女儿那般,做个贵妃,成全了苏若清的权衡之术。

     苏若清不语。

     叶宋便又笑说:“不光只是为了得到我,才要我进宫吧。你是见将军府的势力有些过大了,而我爹和我哥又最疼爱我,我进宫了就等于牵制了他们。”苏若清回头,叶宋已经穿好了衣服站起来,拂了拂衣角,“其实你大可不必那么做,我爹和我哥是不会有异心的。”

     “为什么你总能把我对你的好和利益联系在一起?”苏若清问。

     叶宋走过来,手指点了点他的心口,抬眼看他:“你能看着我的眼睛说,在丞相府势力低糜时让我进宫只是单纯地想占有我,而没有你的帝王之术?或许在别人眼里看来,是将军府的门楣光耀,但将军府里的人都知道,这不是我想要的。”

     苏若清只道:“我是北夏的皇帝。”

     “所以,你做这一切,我没什么怨言。”

     叶宋转身时,他道:“阿宋,你为什么不能糊涂一点,这样会快乐么。”

     叶宋叹息一声,道:“以前即便是知道这些,我想我也会快乐。起码没有为了达到一个目的而用一个又一个的借口,表现出一次又一次的不信任,不计后果地伤害我身边在乎的人。你知不知道,除了你,我对别人或许没有那么多在乎,或许根本只有朋友之义没有男女之情,你却让我一次次放大自己的情绪。自责,不安,忏悔,难过,现在,就变得有一点在乎了。”

     苏若清瞠了瞠双目,脸色有些惨淡。

     叶宋回过头,对他淡然一笑:“你放心,我不会再见他。也不会再跟他有任何关系。”说罢叶宋便要走。

     苏若清冷不防捉住她的手臂,从后环住了她的颈,“对不起。可如果你不进宫,恐怕我没办法把戎狄的长公主许给卫将军叶修。”

     叶宋一震,随即落寞地笑了起来,良久道:“我知道,戎狄和北夏联姻,你娶长公主最合适不过。”她声音轻到像梦呓,“你要那么做的话,随你。”

     随后叶宋便拿开了苏若清的手,大步离开,打开房门出去,再也没回来。

     苏若清从窗边看见她在月夜下奋力奔跑,很快便跑出了晴兮院。他又垂眸看着自己的手,仿佛余温尚在,轻声呢喃:“叶宋,要怎样才能留住你?”

     叶宋一口气跑到了叶青的院子,冲开叶青的房门,一下子把叶青从睡梦中惊醒过来。她揉着眼睛看见门口站了一个人,吓得差点就失声大叫。

     叶宋几步跑上叶青的床,道:“是二姐。二姐想跟你一起睡。”w≥ww∧bi∧ge|替换

     叶青还没反应过来什么状况时,叶宋就已经钻了她的被窝侧身躺下了,很快就安静得似睡着了。叶青碰了碰叶宋的肩膀,见她只穿了单衣跑过来,便问:“二姐,怎么了,是不是晚上做噩梦了啊。”

     叶宋睁着眼睛看着窗台,道:“是啊。被吓醒了。以后都不敢一个人睡了,我都来和阿青睡好不好?”

     叶青来了兴致,亦侧身躺下,道:“到底是什么样的噩梦才会把二姐吓成这样啊?”

     “你是不知道,在西漠打仗的时候,很多人被杀了,尸体堆成了山,鲜血淌成了河。还有人的头颅被砍下来,咕噜噜地滚很远。我梦见,那些断掉的头上,眼睛突然睁开,滚来滚去要找自己的身体……”

     叶青蒙进被窝里,贴着叶宋的后背,闭紧眼睛道:“别说了别说了,二姐,太吓人了。”

     叶宋低低笑了一声,便不再有后话。

     叶宋每天都和叶修一起去教练场,和一群男人打混在一起。每天要是瞧谁谁谁不顺眼,就逮出来比武痛快一顿。要是季林季和一句话惹到了叶宋那还好,起码有硬功夫傍身,可以给叶宋打得酣畅淋漓。要是遇上白玉或者刘刖那种货色,都是嘴巴贱的,刘刖更加是比武一招都过不了的,只有被叶宋追着打的份儿。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