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4章 对峙朝堂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气极,手中铁鞭扫得落叶纷纷,打得他们倒在地上嗷嗷不止。

     这时,廊脚传来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叶宋回头一看,见一个男子将家里的丫鬟径直按在了栏杆上,双手撕扯丫鬟的衣服,很快便衣不蔽体。

     叶宋咬牙,脚尖踢起地上的长刀,便对准了那人的背心。

     说时迟那时快,只听空气中“咻”地一道剧烈摩擦声,一支冰冷的利箭射来,快得似一道影子,瞬间便直中男子背心。男子闷哼一声,喷了一口血在丫鬟脸上,当场毙命。

     丫鬟哭喊着跑去了姐妹们中间。

     叶宋循着利箭发出的方向看去,只见回廊这一头,叶青和春春竟不知什么时候又出了来。叶青手上拿着一把改良后更为精准的箭弩,手臂剧烈颤抖着,脸色煞白。

     显然刚刚是她发了一支箭,射死了一个人。

     将军府不是不讲道理的地方,莫名其地闯进一大群人,又打又砸,可府里的护卫虽然拔刀但也不至于砍出人命,顶多是让他们受伤倒地无法再反击。还是叶青杀了这第一个人。

     叶宋惊讶归惊讶,但很快回过神来,眼神阴冷,一字一顿道:“再乱来者,皆杀。北夏有律例,此等属于正当防卫,不用因此担上任何罪责。”

     护卫们的刀上染血,因为叶宋的这一句话瞬间亢奋,将府里的丫鬟和两位小姐都保护起来,谁要是敢再轻举妄动半分,刀下殒命便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这时,一顶华丽的轿子停在了门口。从轿子里走下一位老态龙钟的人,表情悲戚,眼神里充满了仇恨。闹事的人群分开成两边,让老头一步步从后面走出来。

     叶宋怎会不认得,正是朝中宰相。李相看向叶宋的眼神,咬牙切齿,恨不能把她大卸八块。

     叶宋瞬时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笑道:“听闻李相抱恙在身于家休养,今日一见看来不假。就是不知李相这般大张旗鼓地砸我将军府是怎么一回事?”她收敛了笑容,语气冷得慑人,“我将军府就是你想砸就来砸的吗?!”

     李相身边有他的管家搀扶着,短短时间不见,就似朽木将倒了一般。他声音苍老沉浑,道:“叶宋,杀子偿命,今日我便让你去阎王殿向故儿赔罪!”

     “杀子偿命?”叶宋收起了自己的长鞭,挑眉又笑了起来,“这话从何说起?李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你家李故给你托梦了还是怎的,你要来找我杀子偿命?李故的死,跟我有何关系?”

     李相恨恨道:“叶宋,你休想推脱责任!边关和谈传来消息,我也已打听清楚,故儿死在边关,不是被敌军杀死的,而是被你叶宋亲手杀死的!现如今,做都做了,你还想抵赖不成?!”

     这件事终究是纸包不住火。叶宋心下明了得很,如果李相这老东西真跟戎狄的将领有勾结,必然会知道他儿子是怎么死的。叶宋怕个毛,她怕就怕这老东西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儿子怎么死的,大家打开天窗说亮话还痛快一些。

     叶宋反倒嗤笑一声,道:“做了的事情我叶宋从来不抵赖。是我杀的又如何,你有种过来杀我啊。”说着她走到叶青身边,取过叶青手上的箭弩,怒道,“但是我告诉你,如果你敢搞我将军府的任何一个人,意图勾结戎狄谋害我的家人、危害北夏的利益,我第一个搞死你!至于李故么,国家利益当前,他死得其所。怎么,你不服?”

     李相气得老脸铁青,上气不接下气,喘咳连连,很有气死当场的趋势。身边管家见状,立刻凶神恶煞道:“快,把这大言不惭的女人抓起来听候老爷发落!谁敢阻拦,就把这里的人全部抓起来!”

     对方的人刚一动,准备掐架了,叶宋缓缓抬起箭弩对准了李相,喝道:“我看他妈谁敢动一下试试!”

     管家一见,火冒三丈,张牙舞爪,骂道:“大胆贼女,竟敢拿箭对准当朝相爷,你是想谋杀宰相吗?!”

     “这算得上是谋杀吗,我都没像李相那样,想至我和叶修于死地,起码还要预谋一下呢。”叶宋眉梢轻抬,有些玩味的样子,“现在不过就是聚众斗殴,你们打伤了我们这么多人,万一一不小心误伤了相爷,相爷又年迈恐身子骨受不住,关我什么事?”

     “你!”管家气急,却不敢再轻举妄动。

     可李相这老家伙,岂肯轻易罢休,一边弯身咳喘,一边颤颤地抬手指着叶宋,断断续续道:“把她……给我杀了……”

     一声令下,一伙人再度朝叶宋冲去。护卫抵挡的同时,叶宋眯了眯眼,冷不防移开了箭弩,扣动了扳机。一支利箭穿过人群,直射向李相身边的管家。

     管家哪里能料到,一点准备都没有,连惊呼一声都来不及,猛地瞪大了双眼,直挺挺地倒下。

     李相一看,面无血色。

     将军府里的丫鬟们也气得很了,纷纷奋起扛之。叶宋再度把箭弩对准了李相,李相眼神终于有所闪烁,往后踉跄了两步。叶宋微微歪了歪头,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勾唇道:“你以为我当真不敢杀你?是你自己送上门来,别怪我没欢迎你。”

     “二姐!”

     “阿宋住手!”

     今日的早朝不得安宁,一直持续到午时。

     叶修和大将军本已走到了宫门口,无奈家中护卫伤痕累累地跑来追上,道清了家里的状况。大将军继续去早朝,而叶修立刻返回家里阻止了这场动乱。

     他回来得真真及时,要是再晚一步,兴许李相的老命就真的不保了。

     李相在将军府里哭天抢地,悲痛欲绝。

     此事当然惊动了朝堂上的苏若清。因为李相见要了叶宋小命失败,当即赶往皇宫,费尽全力敲响了朝堂之外的那枚大鼓,要告御状。

     将军府里乱成了一团。管家忙招呼下人们整理院子,叶宋随手丢掉了箭弩,道:“暂时不要动,老东西告状去了,留着等大理寺的人来勘察一下现场。”

     管家依言让下人们退下,退下的过程中毛手毛脚,这里碰掉了花盆那里碰坏了房门,整个就是更加的狼狈不堪。

     叶青害怕极了,眼里包着泪水,问:“二、二姐,我怎么办啊……”

     叶宋摸摸叶青的头,道:“怕个屁,放心吧,你是为了救人才错手杀人,不会有事的。”

     叶修二话不说,进屋取了一捆麻绳来,看了叶宋一眼。叶宋会意,乖乖束手就擒,让叶修把她捆了起来,带她进宫面圣。

     于是乎,李相刚被宣进朝堂,叶修就和叶宋一起来了。

     早在路上,叶修便严肃地告诉她:“李相老奸巨猾,你最好想好一会儿该怎么说。至于他和戎狄暗中勾结一事,没有证据,不能轻易下结论,不然当心被他反咬一口。”

     “呸,我倒要看看他能翻出多大的浪来。”叶宋道。

     进了朝堂,叶家兄妹垂头恭敬地下跪行礼。此时此刻李相正还哭诉着,回头见了叶宋,哭晕了又悠悠转醒,指着叶宋的鼻子道:“我李家与你究竟有何冤仇,你要借着战机杀我爱子!老臣年过半百,为国尽忠数十载,到头来却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下场,何其悲哉!”他对着龙椅上的苏若清便是三拜首,“求皇上,为老臣做主啊!”妖孽王爷小刁妃首发

     叶宋不卑不亢道:“臣女此来负荆请罪,就是怜宰相大人失子之痛。但即便如此,也请宰相大人勿要冤枉臣女,随便往臣女头上扣罪名。”

     李相颤声泣道:“好你个负荆请罪,还说我冤枉你,你这是负荆请罪吗?你以为就这样做,老臣的儿子就会活过来了?我往你头上扣罪名,难道我儿不是你杀的?!”

     苏若清皱了皱眉,看着下面叶宋始终半低着头,不曾看他一眼,更加不曾向他求助半分。他道:“北夏与戎狄的和谈已将近尾声。朕听戎狄的边关将领说,李故李大人之死,并非死于戎狄人之手,而是叶爱卿亲手所杀,此事可有真假?”

     叶宋揖道:“回皇上,李故的确为臣女所杀。”

     “为何?”苏若清问。

     叶宋娓娓道来:“其一,我军三面进攻戎狄之计划,于卫将军前两天夜里定好,可是发战当日,臣女负责进宫东城,却不知为何计划被泄露给了戎狄人,致使我军被戎狄军围攻几乎全军覆没,若非南面北夏军赶来支援,臣女定然九死一生无缘跪在这里说话。其二,卫将军命李故坚守北夏军营等待大军凯旋,而李故私自进入敌城,且不说他是如何进去的,被敌军当成俘虏挟于城墙之上,致使敌军可以肆无忌惮地杀我北夏将士。李故违反军令,造成严重后果,当杀。”李相想反驳,可叶宋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说话掷地有声,回音在朝堂上盘旋不止,“其三,一人的生死安危和三军将士们的生死安危、和北夏的国家利益相比较起来,臣女觉得微不足惜。如果当天被挟之人换成是臣女,臣女定不等戎狄人威胁便当场自尽!至于我军的计划是如何走漏的、李故又是如何单枪匹马进入敌城的,臣女还请皇上明察!”

     此话一出,朝堂鸦雀无声。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