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5章 不服咬我啊?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李相气得快吐血,“你!你……你的意思是,我儿是死有余辜,是通敌叛国的奸细是吗?!”

     叶宋冷冷无声地笑了一下,转头看向他,斜乜道:“我有这么说吗,李相勿要先入为主才是。只不过人在做天在看,到底是不是这样,也只有天知道。”

     “一派妄言!”李相深抽两口气,满朝文武都有些怀疑他今天会不会当场给气死过去。他老脸怒红,气极冷笑,转而向苏若清深深一揖,“皇上!老臣闻言,在西漠征战之时卫将军手下一名军师为狨狄所俘虏,可连日以来我北夏俘虏被杀无数,就只有那名军师安然无恙待在狨狄大营之中,而北夏战事屡战不胜,行径万分可疑。所说奸细,老臣觉得那名军师才是真的奸细!老臣求皇上明查,还我儿一个公道,查明卫将军究竟意欲何为,并杀了那名军师!”

     叶修皱眉,刚想站出来说话,被大将军及时拉住了手臂。

     上朝时叶修的担忧不无道理,李相老奸巨猾定然是咬着这话头不放,刘刖的性命不说,实则把脏水泼到了叶修身上。若是刘刖遭难,叶修也难辞其咎。

     叶宋淡定道:“你的意思是,卫将军故意打了败仗?那现在狨狄和我北夏和谈是怎么回事?”她语气陡然凌厉起来,“要不是卫将军合众将士之力一起举兵击退狨狄,会有今日和谈之势吗?!而你李相,食君之禄,除了在朝堂之上挑拨是非还会做什么,将士在战场上拼死杀敌的时候,就容你混淆圣听陷害忠良吗?!皇上,我叶家满门忠烈为国尽忠,上战场、冲锋陷阵从来不皱一下眉头,叶家不求名不求利,但一身忠肝义胆绝对容不得小人诬陷!”李相几次想插话,但一张口都被叶宋阻挡回去,叶宋直直对着苏若清跪下,面色始终坚定如一,“皇上圣明,臣女相信皇上会有一个让满朝文武都信服的圣断。至于李故之死,军例一百零八条,违反者绝不姑息,天子犯法尚要与庶民同罪,更何况堂堂一个监军。李故一人生死险些牵制着北夏无数将士的胜败存亡,臣女不觉得杀他杀错了!如果李相非要找臣女讨公道,大可扪心自问一下,到底是北夏利益重要还是自己的儿子重要,李相之所以为一国之相,臣女相信绝对不是不明辨是非的人!”

     李相还想反驳,可是被叶宋说得哑口无言。

     她话音儿一落,没人敢站出来帮李相说话。苏若清只半垂着双目定定地看着叶宋,只要他不开口,朝堂上一度陷入寂静,大臣们大气不敢喘一声。

     随后可能是气氛太过压抑,苏若清才道:“众爱卿以为此事朕当如何处理?”

     一文臣颤颤巍巍站出来跪下,揖道:“可怜宰相大人一心为了朝廷鞠躬尽瘁,如今膝下唯一的儿子已故,求皇上体恤怜悯!”

     ?此话一出,一半文臣纷纷站出来为李相说话。

     同时也有武将站出来,硬气十足道:“卫将军为北夏征战无数,不可能做出有损于北夏的事,求皇上明查!”

     “臣以为”,一名李相的门臣忽然道,“公子李故纵然违反了军纪,可李相年迈,就只一子,叶宋副将不应冲动杀之,公子李故有何罪责回京以后自有论断。”

     “我等得”,叶宋眯了眯眼,侧头看向说话的李相的门臣,嗤笑道,“可三军将士的生死存亡等得吗?彼一战胜败存亡紧要关头等得吗?”

     那门臣默了默,硬着头皮道:“叶副将莫要说大话,话是这么说,但难免有公报私仇之嫌。”

     “公报私仇?”叶宋勾唇一笑,“这位大人说说,臣女与李相及其公子有何私仇?我与李故唯一的交集便是上次武举之时,我记得是我赢了夺得魁首占了李故的功名,我私以为与李故并无任何私怨,要是有也是李故对我的。哦对了,此次对卫将军和我的弹劾,莫非就是有这源头在里面?是李相在公报私仇吧?”

     “你……”那门臣没想到被反将一军,但口舌也厉害,“叶副将巧言簧舌,臣自愧不如!依臣之见,此事无论如何应当给宰相大人一个交代,公子已死不能复生,而卫将军的军师刘刖当狨狄俘虏安然无恙归来亦是十分可疑,臣请求皇上处死军师刘刖,以慰宰相大人失子之痛!”

     刘刖对于叶修来说,就是一条左膀右臂。

     叶宋也有些火了,道:“李故为我一人所杀,关刘刖何事?!”

     门臣道:“刘刖居心不轨与狨狄相勾结,他万死也难辞其咎!”

     “我还跟你妈勾结呢!”叶宋当场骂了一句,气得那门臣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多时,朝中文武两派大臣们因为这件事各抒己见,最后由于处理意见不统一,竞相争论了起来,到最后直接开吵,就跟西门菜市场一样喧哗。

     苏若清身边的公公及时唱和一句:“都肃静——”

     这时百官末尾走出一名武将,冷静理智道:“启禀皇上,微臣以为,公子李故之死不能和处置军师刘刖一事混为一谈。军人以军令纪律为天,李故身为监军前往西漠,便是军人的一份子,应当做好了身先士卒的准备。其违反军令在先,且大敌当前,胜败尤关,若是微臣定然也会像叶副将那么做。至于叶副将的为人,微臣相信她不是公私不分的人。”叶宋微微侧头看去,见不远处跪着一个七尺男儿,逆着殿外的晨光,刚正英气。她眯着眼睛想了一下,方才想起此人便是陈明光,只是她没想到陈明光会站出来为她说话。只听陈明光继而又道,“至于刘刖究竟是不是和狨狄暗中勾结当奸细,当时他被狨狄长公主所俘虏,相信只要长公主肯出来作证,便会水落石出了。这样既不会冤枉刘刖,也不会姑息养奸。”

     此话一出,许多大臣都觉得有道理。百官之首站着苏宸和苏静两位王爷,先前都没有帮叶宋说一句话。眼下见时机一到,苏静刚做势要站出来说话时,只来得及动了动口,却不想另一边的苏宸动作更快,先他一步站了出来,干脆利落,生生把他想说的话堵进了喉咙里。

     苏宸道:“皇上,大理寺请求接手此案。”

     苏若清素白的手指在龙椅的椅把上轻轻叩了两下,多看了叶宋两眼,才不悲不喜道:“准奏。”

     李相见这件事就快要这么混过去了,他怎么肯甘心,谁人不知三王爷苏宸近来对叶宋纠缠得紧,要是让苏宸来调查这件事,保不准要放水。于是道:“皇上,就算叶副将没罪,可她刚刚在将军府杀了老臣的管家,她自己也说了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不能轻饶啊!”

     叶宋无谓地笑笑,看他道:“那顺便也查一查,李相的管家为何又会出现在将军府里。”

     苏静忽而淡淡然开口:“如若宰相大人不放心,本王可以从旁协助调查。”

     自从苏静失忆了之后,他在朝中的口碑是一日千里。和苏宸比起来,他自然是要靠谱很多。

     只不过还不等李相说什么时,苏若清便语气偏冷道:“贤王无须操心此事,就让三王爷全权处理。此事暂且押后,待有结果之后再行定论。”

     叶宋抬脚走出朝堂殿外时,大臣们纷纷有序地从她身边退出去。外面将近午时,阳光正是明艳,她眯着眼睛看那不远处的黄瓦宫墙。

     苏静走到她身后,顿了顿脚步,终是如其他大臣那般拢袖从她身边走过,往前越走越远。阳光将他清长的背影映衬得消瘦,那袭紫衣黯淡成几近黑色,与脑后墨发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一道无论怎样都很合宜的风景,凝进了叶宋的眼中,越来越淡。

     忽然,苏静走下了殿前的百步台阶,回身过来,虽是隔得不近,可叶宋仍是怔了怔。她能感觉得到,那缕幽邃的视线落在自己身上。

     恰逢苏宸也走了出来,现在叶宋身边,故意靠得很近,一边对着苏静挑衅一笑,一边吐着热气与叶宋道:“一会儿本王便会带大理寺的人来将军府,届时还请二小姐配合一下

     叶宋垂下眼帘,不再往前看,勾着嘴角点点头:“王爷随意。”

     苏宸岂会放过这样一个与叶宋相亲近的好机会,又一本正经道:“出宫顺路吧,本王送你出去。”

     叶宋笑了一声道:“我是没手还是没脚,需得让王爷相送?莫要折我的寿才是。”

     苏宸脸上顿时又写上了他的心情——不开心。

     叶宋便挑挑眉,又道:“还不走?一会儿到将军府只怕赶不上吃午饭了。”

     此话一罢,还是正事要紧,苏宸便先行走下台阶。等到叶宋抬眼再看去时,哪里还有苏静的影子。

     最后一个从朝殿走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早朝时还主动站出来帮叶宋说话的陈明光。陈明光见叶宋还站在那里,不由有些局促,不知是就这样闷头从叶宋身边走过好还是先打个招呼再走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