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46章 施展一下人格魅力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正当陈明光踟躇之际,叶宋忽然回过头看向他,似笑非笑道:“我似乎很让陈大人为难?先前陈大人在朝上言辞凿凿时怎不见得为难?”

     陈明光不大自在地笑一笑,道:“当时没想那么多,我也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殊不知你这一实话实说便得罪了李相一党,也不怕他以后给你小鞋穿么。”说着叶宋便是工整地抱拳一揖,“不管怎样,方才多谢陈大人。”

     “不客气。”

     叶宋转身走下台阶,走了几步复又回头,眼里浸满了琉璃光,“听说我喝醉了是你把我送回家的。”

     陈明光看得有些愣,后知后觉道:“举手之劳,二小姐不必客气。”

     叶宋对他眨眨眼睛:“改天请你喝酒。”

     叶宋走出老远,陈明光才慢慢回过神来,红着耳根子自言自语说道:“好啊。”

     苏宸回到大理寺连气都没歇一下,饭也顾不上吃,便带了大理寺的查案人员马不停蹄地赶往将军府。走进大门一瞧,所见之处一片狼藉,简直跟刚经过了一场土匪抢劫似的,地上还到处都是点点血污。

     就连将军府的膳厅的大门都垮了两扇。这时管家上前来,恭敬道:“王爷来了,将军已经在厅内等候王爷了,王爷不妨先移步膳厅先用过午膳再行调查吧。”

     苏宸也不客气,依管家引进了膳厅,见大将军、叶修以及叶宋叶青都已经坐在饭桌上等他。

     大将军道:“家里略备薄膳,王爷请吧。”

     苏宸走到叶宋身边拂衣坐下,微微笑道:“大将军太客气了,正逢本王没来得及用膳,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叶修拿了酒壶帮苏宸斟酒边面不改色道:“方才王爷进来时也见到了,李相派人来打砸我们将军府,到底谁是谁非,还请王爷定夺清楚。”

     苏宸道:“卫将军放心,本王不会诬陷一个好人也不会纵容一个坏人。”

     “如此甚好。”

     苏宸喝了一杯酒,便开始动筷。叶宋都不曾搭理他,只照顾着边上的叶青。苏宸筷子停顿了一下,帮叶宋夹了几样菜进碗里。

     叶宋停下动作,不明所以地看着他。

     苏宸沉着双目,流淌着些微的温柔的笑意,道:“我记得,这些都是你爱吃的吧。”

     另几人齐齐看向叶宋。

     叶宋也觉得莫名其,皱了皱眉头,吩咐丫鬟道:“给我换只碗来。”丫鬟即刻又拿来一只碗,叶宋换碗吃,毫不给苏宸面子,若无其事又道,“王爷未免太自以为是,怎以为我会喜欢吃那些菜。就算从前喜欢,现在也不会喜欢了,王爷自便吧,莫要管我。”

     苏宸脸色难掩落寞,可最终不知是不是顾忌着有旁人,并未发作,只好作罢。

     午膳后,大理寺的办案人员在将军府里仔细调查了一番,将地上的血迹还原成打斗,并询问了一干府里的下人,一花一木都做了记录。罢后苏宸还检查了准备送往停尸房的李相管家的尸体,看着叶宋道:“这箭伤虽中要害,但伤口粗糙,不像是习武骑射之人的手法,管家真的是你杀的?”

     叶青当时就忍不住开口:“其实他是……”

     叶宋淡定地打断:“是我杀的,打架斗殴这种事谁说得准,是他们挑衅在前,当时情况那么混乱,我手忙脚乱射出一箭并不算什么。况且我属于正当防卫,依照北夏新修律例,这不算罪行吧,莫不是王爷还要以此定我的罪不成?”

     苏宸道:“本王只是随口一问,二小姐何必这么认真。”

     “比起将军府里的这些事,三王爷不是更应该调查一下在西漠里发生的事么,正好我和我大哥都在,王爷有什么问的尽管问便是。”

     苏宸看叶宋一眼,道:“本王也是随行监军之一,行军打仗军令如山,还有什么可悬念的。”见该做的都做得差不多了,苏宸命大理寺众人退出将军府,离开时又道,“回头本王审理此案还请将军府一干人等出堂作证一下。这里没什么事了,本王告辞。”

     不得不说,苏宸的办事效率忒高,一天的功夫便把宰相府和将军府的两拨人召集在一起开堂审案。别的暂且不论,他主要审李相带人打砸将军府一案,事实明了,真相也清楚,但就是双方出堂作证的时候,互不相让,各有各的理。

     彼时叶宋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笑眯眯地听双方吵架。

     眼看快要打起来时,冷不防苏宸拍了一声惊堂木,额上青筋直跳,道:“很喜欢吵是么,要不要本王安排个地方可以每天对着吵。”他话里的意思明显,这个地方一听就知道是监牢。

     故而双方作证的丫鬟小厮有所收敛。

     相府的小厮们很勇敢,虽然看向叶宋时见叶宋好端端地坐在一边有些底气不足,但仍是鼓起勇气道:“大人,叶二小姐杀了我们的管家,理应受到惩罚,况且我们相爷大人刚失去公子,如今管家又没了,整日以泪洗面,大人一定要给我们相爷一个公道啊!”

     将军府的丫鬟们也不甘示弱,啐道:“你们宰相儿子没了关我们小姐屁事!管家也不是白白被杀的,他先要杀我们小姐,我们小姐为了自保才不得不反击的!北夏的律例不是说了吗,这样不算犯法,你们还想讨什么公道?!”

     “你……你们!颠倒是非黑白!明明是二小姐蓄意谋杀管家!”

     “你才颠倒是非黑白呢,我们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还会有假不成?就是你们管家先想杀我们小姐!”

     将军府的下人们异口同声,气得相府的下人舌头打结,“胡说!大人,他们做、做伪证!”

     苏宸不急不忙地开口问道:“那相府的人为何会去将军府?”

     ……

     两家人出了大理寺的审堂后,宰相府的下人灰头土脸的,而将军府的下人们容光焕发的。结果肯定是宰相府的这群货在口才上略逊一筹。

     结果出来以后三两句话不对头,双方在街头就殴了起来。将军府人多势众又士气高昂,打得宰相府的一众人等落荒而逃,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而刘刖也已经听说了朝中发生的事,李相报杀子之仇不行定然要杀了刘刖才解心头之恨。这天叶宋从大理寺出来回头就碰上刘刖,见刘刖一副苦哈哈的表情,上前来细看了他两眼,不由似笑非笑道:“怎的,这副表情做什么,是知道自己劫难将至了?”

     刘刖道:“二小姐就不要取笑刘某了。”

     叶宋斜乜他道:“那你这大好天儿的不去卫将军那里报道,在这里做什么?你不要告诉我咱们这是纯粹的偶遇。”

     刘刖抽着嘴角笑了笑,道:“就知道,要是刘某主动来,定是免不了二小姐的一顿挖苦。二小姐知刘某心所来何意的。”

     叶宋嘴角的笑意也一点一点地泛了起来,挑眉道:“啊我猜猜,你是听说了李相费尽心思想至你于死地,于是你是来大义舍己的,牺牲自己保全卫将军?”

     此话一出,刘刖便露出了斯文的笑容,可看起来又有些狡猾,他道:“二小姐觉得刘某是那样无私的人?想必这话说出来连二小姐自己都不相信吧。无畏的牺牲,身不由己时还好,比如在敌军大营里做俘虏,可现在是在北夏的疆土上,刘某不能死在沙场却死在这尔虞我诈的斗争之中,不太值得。刘某贪生怕死惯了,现又有手有脚的,还不赶紧自救啊。”

     叶宋不置可否,刘刖又如若无事地笑道:“刘某听说前两天二小姐宿醉,路遇陈明光将军,是他把二小姐送回家的?”

     叶宋眯眼瞧刘刖:“你听谁八卦的?”

     刘刖道:“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是陈明光。”他微微凑近了些,“要想证明刘某的清白,最有力的证人莫过于狨狄的长公主了,如果能让她站出来说两句,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叶宋道:“你那么自信百里明姝愿意为你证明?”

     刘刖笑容之中流露出笃定和自信,道:“二小姐不试试怎么知道?如果能把长公主请来做客一二的话……”

     叶宋给了他一拳,不轻不重地捶在刘刖的肩膀上,愉悦道:“一箭双雕?那这关陈明光什么事?”

     刘刖俯首在叶宋耳边,道:“听说陈将军刚被派去行宫,是行宫一切守卫的总指挥。不过他似乎还是很容易害羞啊,二小姐只要那啥一下

     话只说了一半,叶宋便扬手就抽鞭子。刘刖怎会不了解叶宋脾性,早一步跳开,捂着自己险些遭殃的脸,有些谄媚。

     叶宋甩着鞭子勾了勾嘴角,道:“你莫不是想老子去勾引他吧?”

     刘刖委屈道:“二小姐话不能这么说,不过是施展一下人格魅力罢了。”

     “你还说!”

     “行宫戒备森严,长公主才来北夏,皇上尚未下令允许她在行宫里出入自由,唯有此法……喂!”刘刖一边跑一边躲,“二小姐手下留情!就当刘某什么都没说好了……呲!”

     刘刖被叶宋打跑了,叶宋慢条斯理地收了鞭子,笑得惬意自在,转头就择了个方向走了。正值夕阳西下,她身姿洒脱。

     然将将转过一个街口,迎面就遇上正往这边走来的苏静。他似乎正出京城办公回来,风尘仆仆的,紫衣被淬了一层淡淡的金。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