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0章 苏若清的后宫女人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道:“长公主,你能否将文书上所记载之事,与文武大臣们再叙述一遍?”

     百里明姝侧身看着李相,李相容颜就一变。--黑岩书屋 --她淡淡然笑了一下,道:“方才我在殿外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殿里的臣子还没听清吗?是不愿意相信事实的真相还是不愿意相信自己的耳朵?我抓了你们卫将军的军事未杀,算是我作战的纰漏,使得他逃回大本营也并非我愿,否则,我戎狄也不至于输你们北夏一截。你们还有什么疑惑的?”她问李相,“你看起来不服?”

     李相道:“长公主既然说因为战事上的纰漏导致失败,刘刖是原因之一,应是憎恨才对,为何长公主现如今还愿意站出来证明刘刖的清白?恐怕是同伙帮同伙才对吧?”

     百里明姝则道:“国与国之间没有永远的朋友同样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这位大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觉得我要憎恨你们才对,是刻意挑拨戎狄和北夏的关系吗?”李相有片刻的语塞,百里明姝又笑道,“况且同伙也不一定帮同伙,大人你觉得呢?”

     李相冷哼一声,道:“戎狄战败,到头来还要帮助自己的敌人,简直愚蠢可笑!长公主当时未杀他,现在又帮他,不是串通好的是什么!”

     “当时?”百里明姝斜眼睨李相,“当时我乃戎狄大将军,想杀就杀,不想杀就不杀,关你屁事?有种你也提枪上阵?”

     “你!”

     “北夏总归是战胜了我戎狄,我却是第一次听说臣子不仅不请赏三军,还要污杀功臣的。总之在我戎狄,是决计不会出现这样的事情。这是北夏的事,作何处理与我无关,该说的我已说完了。”

     苏若清尚未下结论,李相不罢休,又道:“无论怎么说都是长公主的一面之词吧,长公主说这刘刖是清白的他就是清白的,说他不是清白的他就不是清白的。可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

     “至于这证据”,百里明姝掂着下巴想了下,抬头看着李相,笑得高声莫测,“确实我还保留一份书信,需要我呈给王上吗?”

     李相一听,顿时失去了言语,额上冒起了冷汗。他怎么也没想到,百里明姝会亲自来这里帮刘刖作证。

     “大人不必这么紧张”,百里明姝看得舒坦极了,莫说她,后面的叶宋也看得舒坦。百里明姝道,“书信什么的才是子虚乌有的,我做事从来不需要给人留证据,信则信不信就滚。只不过这件事还是留有你们自行去判断吧。”

     李相沉吟了下,气势明显弱了很多,道:“老朽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大人请讲。”

     “长公主如何得知刘刖罪行未定的,又是谁请长公主前来作证的?”

     百里明姝却道:“承王上大恩,让我住在奢华的行宫。虽出行不便,但打听一点消息总该可以的吧,我本是想打听王上打算何时解我的禁的。”

     苏若清听得明白,百里明姝分明是一语双关。

     李相表情很是愤恨,但很理智地没有再争辩下去。继续争辩对他也只有坏处。于是最终他只好憋屈地请求皇上定夺。

     随后苏宸又回禀了将军府斗殴一事,以及李故之死的调查结果,呈上人证名单和物证,证明李故虽为叶宋所杀,但其犯了军纪当杀,后有宰相府主动挑起跟将军府的争端,管家挑衅在先,叶宋为了自保才失手杀了人,依照律例当属无罪。

     李相又被气晕在朝堂,苏若清命人抬着出去送回宰相府,让太医紧跟着前往诊治。

     刘刖和叶宋都无罪。

     为了安慰年迈的李相,苏若清颁下一批赏赐给宰相府,修葺将军府的费用由国库开支。此事算是最终落下的帷幕。

     早朝退后,苏若清从龙椅上站起来,拂了拂龙袍衣摆,面色冷寂清俊。见他走了,百官才散退。

     只不过苏若清并未走去偏殿,只是站在明黄色的帷幕之下,身上龙袍与帷幕颜色融为一体难以被察觉。他手指淡淡撩了撩帷幕偏角,斜眼看下去。

     叶宋正上前,把刘刖扶起来,替他松绑。

     刘刖回以斯文一笑,道:“多谢二小姐。”他活动活动发麻的四肢,“看来刘某的确是老了,才被捆了一会儿就酸得不行。”

     叶宋似笑非笑地捶他一拳,道:“百无一用是书生。”

     苏若清放下帷幕,转身离开。只是这轻微的动作,惹得帘子轻轻颤了颤,却被叶宋给发现。她抬起头来,恰恰看见那一袭消失的衣角,心中没来由的一痛,像是冷不防被针扎了一个孔一样,痛得直钻冷气。

     苏若清走进偏殿,恍然发现,她很久没对自己那般笑了。

     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变成现在这样?苏若清想,大概是吧,他只是想彻底占有她。

     刘刖回头,分别对叶修和百里明姝一揖,又道:“多谢将军,多谢长公主。”

     百里明姝看叶修一眼,亦转身走出朝堂,道:“你不用谢我,这个谢,我自会向人讨,但不是刘军师。”

     刘刖了然地笑。

     陈明光负责护送百里明姝回行宫,临走前,叶宋也抬步出来,对陈明光吹了声口哨道:“陈大人,改天请你喝酒。”

     陈明光耳根微红,没答应一声就匆匆走了。他心里跟明镜似的,喝酒误事得很。

     刘刖手搭在眉骨上,笑看着陈明光走远,啧啧道:“二小姐的魅丽真是不错。”遭叶宋一手肘击在胸口,痛得半天直不起腰。

     后叶宋、叶修和刘刖三人走了没多久,黎明时才下过一场暴雨,眼下水汽被蒸干又是烈日炎炎。这时从东边走过来一群人,皆是身着宫装的宫女太监,中间抬着一只轻纱飞扬的步撵。

     步撵还未到,一个小宫女听从了步撵之人的吩咐一路小跑过来,说道:“大人请留步,娘娘有话想与几位大人说。”

     叶宋眯着眼睛,原地等待,一个字不多说。

     叶修在旁小声提醒道:“皇上后宫嫔妃不多,能有如此排场的,便只有李相之女李如意,为贵妃娘娘。”

     叶宋说不出自己是个什么心情,这么久以来,终于还是见到了苏若清的后宫佳丽——他的女人。

     神思间,队伍已至跟前,华贵的步撵在三步开外停下。晃晃明日之下,步撵中的女子娇贵如早春最娇嫩的花,举手投足皆是一股妩媚风雅,且妆容细致,手里捻着锦帕,手指葱白如玉,是个难得的大美人。

     只不过此刻她脸上难掩焦色,约莫是方才听说李相在朝堂上晕倒才匆匆赶来。结果摆足了阵仗前来,早就错过了。

     这位贵妃娘娘一眼就认出了叶修来,原本焦急的脸色略有些阴沉,道:“本宫道是谁,原来是卫将军,这厢有礼了。”说着便轻轻福了福身子。

     叶修忙揖道:“不敢,微臣见过贵妃娘娘。”

     刘刖也跟着行礼,倒是叶宋,淡定非凡,只看着李如意,并未有任何动作。

     李如意道:“卫将军可曾见过本宫的父亲?他如何了?”

     叶修抿唇道:“李相他大概是有些激动,皇上派了随行太医,应该无甚大碍。”

     “无甚大碍?”李如意的眉梢挑了起来,顷刻变了语气,“本宫父亲究竟为何激动,想必卫将军心知肚明,就不用本宫将话挑明了说。最好是无甚大碍,否则的话,本宫定让卫将军及整个将军府,付出惨重的代价。”

     叶修垂头不语。

     李如意嘴角浮起一丝阴冷的笑意,转头看着叶宋。其实她一早就注意到她了,也一眼就能猜出叶宋的身份来。朝中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官,还是苏若清放任默许的。

     李如意声音轻佻道:“这位,想必就是叶家二小姐了。”

     叶宋直接简明扼要地吐出两个字:“叶宋。”

     李如意往前了一步,站到叶宋面前,把她上下打量审视,半晌露出轻蔑的神色,又带着彻骨的恨意,突然扬手就朝叶宋脸上扇来

     “娘娘!”叶修惊呼了一声,刚想出手阻止,就被身后刘刖扯了扯衣袖,生生忍住了。若是这时出手,剪不断理还乱,指不定要扯出什么事情来。

     他不知道叶宋怎样想。

     叶宋眸色一动,深晦了去。她握紧了手。

     紧随着,“啪”地一声脆响,实实在在的一耳光,扇在了叶宋的脸上,袖角拂过叶宋面门带起一股香风。力道之重,打得李如意的手心都痛得发麻,可见她是厌极了叶宋。顿时叶宋的脸上就出现一道清晰的五指印。

     “有人护着你,可你也不过如此。本宫倒要看看,他护得了你一时,能不能护你一世。我二弟,岂能枉死在你手上!”

     李如意的指甲很尖,在叶宋的脸上留下三道明显的红痕。

     叶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若无其事地呲了一声,道:“贵妃娘娘教训得是。不过需得小心了,后宫不得干政,否则皇上是不会喜欢的。这一巴掌,叶某人先记下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