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59章 你喜欢我吗?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百里明姝脑袋热烘烘的一面,她沉默片刻,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咬紧牙关道:“我没醉,是酒里有东西……你,给我下药?”

     叶宋在床畔蹲下,认真执着地凝声问:“我只问你,你喜不喜欢叶修,愿意不计一切后果地要他爱他,往后不论发生什么事都相信他一生对他不离不弃?”

     百里明姝只喃喃了一句,万分情动,旖旎动人:“叶修……”

     叶宋又道:“你现在还有时间想清楚,若是不愿,我绝不勉强你,我会现在就送你离开,但是从今晚过后,你就必须跟我大哥划清界限,以后我绝不允许你们再来往。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你让我玩儿阴的?”

     “你只说愿是不愿。”

     百里明姝挣扎半晌,终是低吟道:“愿……我此生,就只喜欢过他一个男人……”

     “那便好,今晚你一定要把握机会,得到他。他是个君子,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必须要提醒你,如果今晚事不成,明日便会诸多变故。”叶宋面色沉寂,隐忍着深深的孤伤,“你不想嫁给北夏的王上的话,就按照我说的做。”

     房间里未点一盏灯,有几分昏黑。百里明姝在床上辗转难眠,领口微微敞开,青丝散乱,双眼若剪水一般。床边已经空空如也,叶宋不知何时离去,房间里就只剩下她急促的呼吸。她后知后觉地明白过来,叶宋此举的用意,隐约觉得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眼下她连自己都顾不过来,哪里还有闲情去顾及其他?

     晚膳,在百里明姝离席过后早早就散场了。碰巧今晚大将军在军营里有事不得暂归,叶青推脱说自己吃撑了肚子,英姑娘为了避嫌就跟叶青一起离开了。一下子,桌上就只剩下叶修一个人。

     他亦有些薄醉,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就这样被几杯酒放倒了,于是拿起酒壶嗅了嗅里面的酒香,可一时迷糊又嗅不出来今晚上桌的是多少年的陈酿。

     叶青拉着英姑娘一路小跑,到无人的地方才停下,道:“你老实说,二姐是不是叫你给大哥和百里公主下了那个什么一枕春?”

     英姑娘道:“没有啊,你看见了吗?”

     好吧英姑娘的动作实在太快叶青确实没看见。叶青有瞬间的哑口无言,又道:“那为什么二姐要你给他们敬酒?”

     英姑娘道:“叶姐姐也说了啊,我以后还要托叶修哥哥照拂,也是第一次见百里姐姐,敬酒应该的嘛。”

     叶青竟无言以对。

     叶宋把百里明姝送去休息之后就没有再回来。叶修等了一会儿,觉得身体实在不适,便站起身吩咐道:“将桌子都撤了吧。”

     当他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勉强摸黑到自己床前,倒身便躺下,呼吸有些重。可是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劲,因为房间里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还有另一道缠绵的呼吸声紧紧纠缠着他的,难以分离。那呼吸声就如一团滚烫的火焰,猛地窜起在叶修的身体里,他压下莫名的冲动,嗓音低哑不堪,如捕食的野兽,道:“谁?”

     “修……”百里明姝的声音难过得好像要滴出水来。

     叶修这才陡然发现,床铺里侧居然还躺了一个人。那声音,即使如此轻柔,可他还是一听就能分辨得出,那是百里明姝的声音。

     一瞬间,心里便腾起了如火如荼的渴望。他也不知道自己具体在渴望着什么。

     叶修手扶着额头,压抑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走错了房间么,快出去。”声音里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冷凝严肃和刻意冷淡。

     然话一说完,一道清澈如溪流、清新如草原上的风一样的气息冷不防袭来。百里明姝贴了过来,伸手环住了叶修的腰,趁着叶修身体一震的空隙,靠近叶修的怀里。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该从何处做起,只凭着本能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嗅到衣襟出,火热的唇小心翼翼地贴上他脖颈上的皮肤,轻轻地亲吻叶修的喉结。

     叶修倒抽一口凉气,胸口起伏不定。

     他想推开百里明姝,可百里明姝却像是事先有预警一样先一步搂住了他的脖子,头往上蹭了蹭,鼻尖厮磨着叶修的鼻尖,瞬间点燃呼吸,她几经迟疑,还是稍稍偏头,缓缓阖下眼帘,唇落在了叶修的嘴唇上。

     一把燎原之火,熊熊燃烧。

     由最初的试探之吻,一发不可收拾,越吻越深。百里明姝感受着叶修急促的呼吸,双臂捧着他的头,唇齿轻咬着他的唇瓣。当她舌尖抵到叶修的齿端时,叶修像是受了莫大的刺激,自喉咙里发出低低压抑的一声哼。他松动齿关,百里明姝笨拙粗鲁地探入他口中,与他纠缠。

     叶修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最终松开,贪婪地紧箍住百里明姝的腰,热烈深沉地回吻。

     两人俱是没什么经验,磕破了舌头和嘴唇,口中酒香与血香弥漫。

     几经挣扎,叶修几乎费尽浑身力气才推开她,坐起身就要走。

     百里明姝撑着身子,从身后抱住了他,热辣的脸颊贴着他的背脊,不住摩挲,呢喃道:“叶修……你能不能不要走……”

     叶修身体绷得极紧,道:“百里,你快走,要不然就我走,这样我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喜欢我吗?”百里明姝轻声问,声音清幽得似一首如泣如诉的曲子,“叶修你喜欢我吗?如果你讨厌我,我要听你亲口告诉我。天亮之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叶修的心,倏地痛了一下。这是他二十几年来从未体验过的感觉。

     百里明姝捧过他的脸,抵着他的额头,低语:“你告诉我,你是喜欢我还是讨厌我?”

     暗夜里,叶修看清了那双微蓝色的眼睛,盛满了浓浓的情意,仿佛一碰就会全部坍塌。他抬手,轻柔地抚过百里明姝耳边的发,道:“我不讨厌你。”

     下一刻,他搂了百里明姝的后腰,给她一个缠绵悱恻的吻。他的理智和渴望,反复地出现着斗争,翻来覆去各自占了一会儿上风,让他百感纠结。

     两人衣衫俱是凌乱,叶修忍不住伸手去抚百里明姝的身体,上下游走,听到她情动的低吟,刺激着他的每一根神经。

     他手指颤颤地伸到百里明姝的腰带间,眼看到了关键时候,终是收手退缩,又将百里明姝推开,道:“但也不喜欢你……”他心里煎熬,恍然间发现自己比想象中的更想拥有她双眸中的神采,更想拥有她整个人……可是现在不清不楚的,他不能凭白毁了人家的名节。

     一滴眼泪,从百里明姝的眼眶中落下。比起冲动和,她的情感更加占主动,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百里明姝不走,而是跪坐在叶修的身边,伸手解了自己的衣裳,在叶修惊愕和越发压抑到极致的呼吸声下,缓缓覆在叶修的胸膛上。

     “可我,除了你,再不想嫁给任何人。无论他比你糟糕,还是比你优秀。”

     她一边轻咬着叶修的下巴,一边灵巧地也解了叶修的衣裳。身下早已濡湿,她扶稳那滚烫粗壮的坚硬,叶修闭着眼深呼吸,双手紧紧掐着百里明姝的腰不想她这么做,可她执着地对准自己身体的入口,狠一狠心,猛地坐下去,深深地一贯到底。

     痛得她几乎痉挛,可是并快乐着。刹那间紧致的包裹袭来,叶修几乎魂不附体。

     她与叶修交颈相拥,几乎咬着他的耳朵,轻轻低泣:“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从第一眼在战场上见到你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了……”

     下一刻,叶修双手握着她的腰,抬腰深深往她身体里一顶,疯狂用力。

     百里明姝只觉阵阵晕眩,疼痛的感觉快要把她淹没。可是她心里却感到满足,无论如何,她成为了叶修的女人。

     眼前一晃间,自己就被叶修压在了下面,青丝铺枕。

     叶修身体十分强健,肌理线条都紧致勃发。

     他在黑暗中,俯头低低地看着百里明姝。百里明姝睁着眼睛迎着他的视线,身体里的痛感慢慢下去,一股焦灼难耐油然而生,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体里的硬物正越来越烫越来越粗。

     忽而叶修低头在她额头上一吻,问:“以后你后悔了怎么办?”

     百里明姝躬身,搂住他的脖子,含泪道:“我从来不会后悔,你呢,恨我吗?”

     “除了说不喜欢你的那句话,我也从来没后悔过。”百里明姝瞠目一愣,叶修灼烫的手便覆在她的胸前,用力地揉捏。他尝试着噙过她的双唇,吻溢出唇畔,吸着她的耳垂,轻轻吮吸在脖子上。

     百里明姝手指掐着叶修的背脊,一边轻吟一边难以忍受地动起了身子。

     一瞬间,冲牢而出。叶修再也忍不住,也不想再忍了,一口咬在了百里明姝的锁骨上,低吼一声,手握住她的腰,疯狂在里面冲撞了起来。

     他没有体验过男欢女爱,甚至没有多碰一下女人的身体。可如今,他占有了百里明姝的身子,一种美至极的感觉,让他根本无法停下来,尽管他动作粗鲁撞得自己也很痛。

     百里明姝痛得像是死去了一回,等到渐渐缓回神时,又是一番从地狱到天堂的愉悦感觉。

     房间里充斥着濡湿的旖旎气息,男女的低吟喘息久久不停。床榻摇曳不已,注定一夜不眠。

     第二天叶修睁开眼睛的时候,天色微微亮。他第一时间伸手去摸床榻里侧,发现空空如也。仿佛昨晚只是一场梦,根本不成有人与他缠绵。

     可是床上的气息,凌乱的床单,还有床单上朵朵若红梅绽开的血迹,都提醒着他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实。

     叶修头还昏昏沉沉,有些懊恼地扶额。他不过是闭了一会儿眼,百里明姝居然就不见了。她到底什么时候走的?

     这一晚有的人就睡得无比的踏实,一夜无梦。结果第二天还没睡醒的时候,只听房门砰地一声被人撞开,外面明亮的光线照射了进来,叶宋动了眼皮,然后翻个身,抬腿压着被子,头发乱糟糟地继续睡。

     叶修周身寒得冻人,尽管现下还是暖热的夏秋季节。他站在叶宋床边,低着头看了她一会儿,然后弯身扯住被子一角用力一扯,将被子扯到了地上。

     叶宋丝毫不为所动。继续睡得倍儿香。

     “叶宋你给我起来。”叶修咬牙切齿,从来没这么火大过

     叶宋支支吾吾了半晌,还是不见动。叶修再无耐心,干脆一把揪住叶宋单薄的领口,直接把人给拖了起来。叶宋这才肯睁开惺忪的睡眼,结果眼前是张放大的俊脸,她失神了片刻,才慢慢恢复神智,露出初晨的一抹六畜无害的笑容,道:“哥,早啊。看起来你心情不怎么好,怎的,昨晚睡得不好?”

     “你还敢跟我提昨晚?”叶修怒从心来,压低了声音横眉冷竖道,“昨晚你干了什么好事!百里明姝怎么会在我房间里!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

     叶宋懒悠悠地笑说:“你一下子问这么多问题,我该先回答哪一个?”和叶修的怒气凌然相比,她就显得太欠揍,伸手握了握叶修的手,又轻轻拍了拍,“大哥,放手放手,你快勒死我了。”

     叶修见她脸色的确被勒得有些潮红,才百般不愿地冷哼一声,重重地把她放下。叶宋跌回了床上,感觉五脏六腑都彻底被晃醒了来,她也不避讳,干脆双手枕在脑后,翘起了二郎腿,眯着眼睛勾起唇角道:“看这样子,大哥与百里的好事是成了。”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她是邻国公主,岂能如此……”

     叶宋的声音倏地变得清醒得很,平静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她喜欢的是大哥,如果大哥不喜欢她是不会和她欢好的,如果大哥喜欢她,她迟早是大哥的女人,先一步生米煮成熟饭有什么大碍?”

     “你明知道我和她不可能!”叶修几乎是低吼出声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