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0章 叶宋,你好高的兴致!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抬眼睨着他,反唇相笑,道:“既然知道不可能,为何大哥还与她好?你又怎么知道你们俩不可能?难道这就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够了……”

     “我说你们可能,你们就可能。她百里明姝,是我叶家的媳妇,也是我叶宋唯一认定的嫂子。别人休想抢走。”叶宋一字一顿道。

     叶修忽然怒极反笑,道:“叶宋,说白了,你是怕她嫁给皇上。你嫉妒,因为你喜欢皇上,你要是那么喜欢,何不进宫当了他的妃子,他若也真心喜欢你,何不允了你做他的皇……”

     话未说完,叶宋一拳砸在了叶修脸侧边上的床柱子上,力道用得忒狠,床柱子当即就断了,而她的手背骨,尽是血痕。叶修狠狠一颤,目光顺着她的手移到她的脸上,撞上她冷凝非凡的双眼,深觉自己说错了话。

     他也是一时气得狠了,自己在这边暴跳如雷,看不惯叶宋做了错事还云淡风轻,就是想气一气她,只是没把握好分寸。

     他知道,叶宋是为了他好。

     他也知道,叶宋不想百里明姝嫁给苏若清,完全是为了他的终身幸福。不然的话,她要是真的嫉妒,当初在朝堂外殿遭受李如意凭空扇来的一巴掌时,就会削了那李如意,不至于等到如今在他和百里明姝身上打主意,而且还冒了如此大的风险。

     这些,叶修都知道。

     下一刻,他就后悔了,脸色有些发白。

     床铺的一角坍了下来,叶宋松了松滴血的拳头,一句话没说,从床上跳下来,随手揭过屏风上的外衣,披在身上,便大步走出门去,方才淡淡道:“就当我是狗拿耗子。你放心,上头怪罪下来,我绝不拖累叶家半分。”

     “阿宋!”叶修叫她。

     可她的背影,很快便消失在了房门外。

     谁也不知道叶宋这一两天去了什么地方,晚上也没有回家。叶修亲自出门寻找,把平素叶宋喜欢去的楼酒肆都找遍了也没有发现她的踪迹,就连她许久不去的素香楼里,他也以巡查的借口带着兄弟们挨个房间地搜,均是了无所获。

     苏静早在苏若清跟叶宋闹翻以后的第二天,便因北夏南方起了旱情而被苏若清封钦差大臣而派往外地。

     临行前,他来过将军府一趟。没能见到叶宋,但似乎对英姑娘很有兴趣,便带了英姑娘启程南下。

     新近三王爷苏宸有很一段时日比较忙碌,处理京中大大小小的案子。也不知苏若清是有意还是无意,从新分配了一下大理寺和刑部的所辖范围。从前大理寺只负责宗室案子以及重大疑难案件,如今苏若清将京城里的所有案子都交由大理寺管辖,而刑部则司各郡县的刑事审核。

     如此一来,苏宸每天几乎累成狗。

     只有在办案子的时候,苏宸才能够理智地思考事情。他经常会想起,当初叶宋还在宁王府里的时候,和他一起走案子的光景。

     只不过那是在很久以前的事情了,他也有些惊奇,自己连每个细枝末节都记得清清楚楚。可能这辈子,他做过最后悔的事情,便是曾深深地伤害过她。

     他一直想,尽自己的最大努力去补偿。

     如今叶宋和苏静的关系变得不咸不淡,又和苏若清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虽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可苏宸每日上朝,岂会观察不出来自己大哥的心情起伏?

     按理说,这正是他趁热打铁亲近叶宋的好时候。可如今俗务缠身,苏若清算得精明得很,他反倒离叶宋越来越远。

     冷静下来的苏宸并不着急。

     他太了解叶宋了,那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女人。他也很了解自己的大哥苏若清,一旦苏若清较真起来,是个比谁都难缠的角色,那样不但拉不回叶宋的心,只能将她越推越远。

     曾经的自己,就犯过这样致命的错误。

     或许,爱情,本来就是这样一场角逐之争。有人失败才能有人成功。

     他想,总有一天,他能够重新唤回叶宋的心。

     这两天苏宸在查一件人口贩卖的案子,失踪的人尽是十四岁以上不足二十的模样清俊的少年。最终查到了京城里的一家名为凤仙的楼。

     凤仙是一处特别的所在,里面尽是清一色的年轻美男子。美男子们个个才艺了得,琴棋书画不提,烹茶煮酒的功夫也是一流。虽然男风在北夏不被接受,但这凤仙仍是给了外界十分强烈的诱人,不少大户愿意在此地千金买一笑。

     凤仙里的男子,都卖艺不卖身。有个别,如果客人愿意出高价买,而小倌们又愿意接受的话,便可以自行谈妥,不用受老板的强制买卖。但如果客人强行买,而小倌不愿意卖,凤仙便会对客人不客气。但凡是来凤仙的客人,都要遵守凤仙的规矩。

     这凤仙之所以如此嚣张,定是有后台的。苏宸推测,它的幕后老板可能是某个在朝的官员。

     这天晚上,凤仙丝竹之声渺渺,大理寺的查案人员很煞风景地登门查案,为首的便是苏宸,一身黑衣锦绣便服,气宇轩昂地踏进凤仙的门槛。

     老板不敢怠慢,忙上前仔细招待。

     苏宸要求查看凤仙里每一位男倌的卖身契,以及将男倌们招下楼来,对着失踪人口的画像好好对比一番。老板便把里的男倌都招了下来,一时间客人们纷纷如过街老鼠,用袖子掩着老脸怂怂地夺门而出。

     这里的客人都散尽千金有头有脸,怎能丢得起这个身份。

     不一会儿,男倌们便个个下得楼梯,真真堪比百花之妍,举手投足之间有比牡丹风情万种的,也有比兰芝清雅闲淡的,更有比梅花冷艳傲骨的,且都生得十分俊俏,简直让大理寺的官差们都看直了眼去。

     难怪有的人好这口儿。这比去京城最大的楼子素香楼还要有感官享受啊。

     苏宸接过卖身契,一张张面不改色地对照起来。到后面,眉头蹙起,问:“凤仙有男倌共二十六名,为何这里却只有二十名,其他六名呢?”

     老板欲言又止,脸色千变万化,道:“实不相瞒,店里来了一位客人,招了六人侍陪,已经两天两夜不曾出房。小人实在得罪不起,大人不如”

     这时二楼的某间房里,传出了喧哗之声。

     苏宸冷冷道:“两天两夜招六个男倌,本王倒要看看是老板的托辞还是真有如此淫乱之人。”说着他就带了两人,亲自上楼去。

     结果将将在门口站定,里面就传来骚骚的话语声:“官人!这里!快来抓我呀!!我在这里!!”

     苏宸听得眉角抽搐了一下,吩咐两个手下:“把门撞开。”

     两个官差得令,不留余力地一人一边,猛地“哐”地一声冲开了门。房间里霎时寂静了下来。

     苏宸抬脚走了进来,发现里面乌烟瘴气,燃香浓烈得薰鼻,里面还夹杂着不可忽略的酒气。苏宸环视一周,见房间里果真有六个男倌,男倌们没料到突然会有官差冲了进来,吓得都不敢言语,只乖乖安静地立于一旁。这房间颇有些宽敞,桌椅歪歪倒倒,一看就是个淫乱之地,地上、桌上遍布酒壶,不知道他们究竟喝了多少壶酒。

     而这个客人,嘴角勾着一抹邪佞的笑容,双眼教一根青色的布条给遮住了,她正在房间里摸索,兴味正浓,露骨道:“宝贝儿们都在哪里?别以为藏起来了我就找不到你们!!!一会儿被我给抓住了,看我不好好收拾你们!!!”

     一瞬间,苏宸的脸色比锅底还黑

     客人一路摸索着过来,一下就朝苏宸扑,径直把他抱个满怀。还咂咂嘴道:“让我猜猜,你是哪个宝贝儿?”说着就在他身上嗅了嗅,“嗯要么是青斐要么是松云,来,香一个!!!”说着居然就大胆地嘟着嘴凑上去。

     苏宸低着眼帘,睨着她的被遮住眼睛的脸,还有凑上来的那张绯红色的唇,满身的酒气,咬牙切齿道:“叶宋,你好高的兴致!”他没想到,与叶宋许久不见的意外之逢,居然是在这种地方。

     叶宋一怔,随手扯下遮眼的布条,抬眼一看,便看见苏宸那张黑压压的脸。她有些觉得败兴地吐了口气,松开了苏宸,转身坐在了一张太师椅上,兴趣缺缺地道:“王爷真是好辛苦啊,查案都能查到这里来。”

     苏宸低喝一声:“全部都出去!”

     大家如获大赦,纷纷争前恐后地出门,规规矩矩地下楼,和别的男倌们整齐地站在一处。

     叶宋捞起桌上满满的酒壶就开喝,被苏宸一把夺过,没好气道:“你在这里厮混了两天两夜?”

     叶宋掀了掀眼皮,若无其事地笑道:“关你屁事?”苏宸隐忍下自己的暴脾气,叶宋又撑着桌面站起来,道,“哦对了,既然你来了还真跟你有点儿关系。我出门的时候只带了两百两银票,包了六个美人儿,不知道够不够用,你借我点儿?”说着她就毫不客气地伸手往###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