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5章 真正的痛彻心扉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李如意一改先前狠厉的模样,连笑容也变得轻柔温婉。她刚换了一身薄薄的纱衣,身段玲珑窈窕,春光若隐若现,从屏风里转了出来。双足未来得及汲鞋,赤脚走在地面上,莹白如玉,风景无限好。

     李如意纤纤玉手捏着长袖一角,另只手点了一支香,微微俯身在香案上,继而点燃了那里的香炉。很快寝殿里就飘散着甜腻的燃香气息。

     李如意摇曳腰肢,款款从叶宋身边走过,裙角拂过叶宋的手指,麻木的手指却能感觉到丝丝轻痒。李如意在梳妆台前坐下,铜镜里的那张脸精致可人,她拿起胭脂水粉,开始往自己的脸上淡淡涂抹,悠悠然开口道:“本宫是这后宫里的贵妃,荣宠无数,岂是你这区区将门贱女可以比拟得上的。你不过一个粗陋的女人,皇上就是一时觉得新鲜而已,这后宫里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等到玩腻了对你自然就失去了兴趣。你还想,可以飞上枝头变凤凰吗?莫说本宫不许,杀弟之仇迟早要你一命抵一命,你就是看看你现在的模样,站出来恐怕就要吓坏皇上了。”

     叶宋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也不知道苏若清见了会不会被吓退。可是,她就是她,任何人无法左右。

     李如意涂好了胭脂,小指勾了一点唇脂,对着镜子涂在自己的嘴唇上,唇色显得娇嫩欲滴,她抿了抿唇,继续若无其事地道:“本宫这尊贵的地位和数不尽的荣华富贵,你就是努力一辈子也赶不上,还妄图夺得皇上的爱,简直是笑话。”

     她涂好了唇脂,继而又取了桌上的眉笔,将双眉描得若远山青黛。整张脸看起来香艳,她用了一支金色长簪把长发挽起,云鬓轻垂,千娇百媚。她丹蔻指甲顺了顺自己的长发,再道:“本宫想过,任你再冥顽不宁,也有一击即破的缺口。本宫很是期待,看你生不欲死失声痛哭的样子。”她头也不回地对着嬷嬷道,“把这贱人,给本宫塞到床底下。”

     贵妃娘娘的床榻,四四方方十分宽敞,四周有玫色纱帐,里面真丝细软铺得十分讲究。叶宋来不及看一眼,便被太监和嬷嬷一起推进了床底下。叶宋抬眼间,只见床边垂下来的黄色的流苏在眼前轻轻晃动。

     下一刻,房门轻轻打开,宫女鱼贯而入,外面有太监在高声唱和:“皇上驾到——”

     顷刻间,叶宋浑身僵透。

     李如意柔柔上前,福了一个礼,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动听:“臣妾参见皇上。”

     “免礼。”苏若清走进了李如意的寝殿,明黄的锦靴落在床底人的眼里,刺眼极了。

     随后宫女们又纷纷退出,最后一位宫人为他们阖上了房门。

     李如意直起身,走到苏若清的面前,柔软如蛇的身子依偎进他怀里,半嗔半怨地玩笑着说:“皇上可有一段时间没来臣妾这儿了,看来其他的姐妹们很讨得皇上欢心,皇上就忘了臣妾了。”

     苏若清半搂着李如意,手上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爱妃多虑了。”

     李如意心满意足地靠着苏若清,善解人意道:“臣妾知道,是皇上国事繁忙,皇上不是留恋后宫的人。臣妾方才说玩笑话呢。”她站的这位置刚刚好,叶宋抬起眼帘,脸贴在地板上,恰恰能看见李如意和苏若清相拥的场景。李如意透过苏若清的肩,看着叶宋呆呆的眼神,终于露出得意的一抹笑容。

     原来,这样就能够轻易击垮她。

     苏若清性子寡淡,对于这样的投怀送抱不为所动,只微微蹙了蹙眉头,并没有第一时间把人推开。他半搂着李如意,坐在椅榻上,李如意在他怀中更是百般撩拨。

     后李如意美眸一转,赤脚轻盈地起身,跑去香案边抱了一架琴过来,伏地道:“皇上,臣妾想为皇上舞一曲,不知皇上可否为臣妾伴奏?”

     苏若清看了一眼那架琴,随手就接了过来,从椅榻上拂衣席地而坐,曲着双腿,将琴放在双膝上,素手拨了几下琴弦试音。

     这样,叶宋一眼看过去,视线能看见他膝盖上的琴和那一双手。她张着眼睛,死寂一般的眼神,眨也不眨一下。像是看着苏若清的手,又像是看着很遥远的地方。

     苏若清的手在琴弦上跳跃,指端流露出一串优美清泠的音符。

     李如意体态轻盈,纱衣纷飞,她轻挥长袖,在苏若清面前绕来绕去,翩翩起舞,诱人至极。

     苏若清只偶尔抬头,冷清的双眸里倒映着李如意的翩翩舞姿,对上那勾魂一般的笑眼。一切都宛若一首春夜缠绵的曲子。

     那长袖所至之处,撩起一道香风。直扫苏若清的面门,算是裸的挑逗。李如意舞了一会儿,呼吸渐渐加重,有些娇喘了起来,随后一个莲步轻移,若彩蝶一样起舞旋转,苏若清的眼睛一直放在她身上。

     直到她转完,脚下稍有不稳,便香软地朝苏若清倒来,径直倒在他怀里,柔弱无骨,还无辜道:“臣妾舞技不精,让皇上笑话了,这最后一式没有跳好,转得臣妾有些头晕……”

     苏若清低着双目,坚持着手上弹完最后一段。琴音渺渺,余音绕梁。

     李如意伸手大胆地搂住了苏若清的脖子,纱袖顺着滑下来,露出大截白皙滑嫩的藕臂,她指尖轻轻剥了剥苏若清的衣襟,声音娇媚:“皇上……臣妾,侍奉皇上更衣就寝吧……”

     苏若清把琴放在一边,一手搂了李如意,低垂着眼帘看着她的脸,另一手缓缓抬起她的下巴。虽他面上看不到任何情绪,半晌,终还是一点点俯下头去,亲吻住了李如意的唇。

     帝王之爱,叶宋老早就知道。可是亲眼所见的时候,她还是大脑一片空白。

     前一刻,口口声声说爱她要让她做皇后的男人,后一刻便会宿在别的女人怀里。她一直都知道,只不过,她以为只要看不见,就可以当做没发生过。

     不可能的。因为他是皇上。

     他在与多少女人缠绵的夜里,能够想得起她叶宋来呢?

     他是清心寡欲,他是心里装的有她,可那能左右这样残忍的现实吗?

     她还知道,他本就该这么做的。因为他是皇帝。

     那个吻缠绵悱恻,李如意不断蹭着自己的身子,送到苏若清面前,唇边溢出了喃喃低吟。苏若清一直吻得不咸不淡。

     李如意肩头的纱衣滑落了下来,纱灯里的烛火跳跃了一下,香艳极了。胸前的丰盈跳跃欲出,被苏若清一手可握,她整个身子都酥了一般,倒在苏若清怀中,一边情动地吟出声,一边对床底的叶宋又是挑衅一笑。

     随后,苏若清双眸也变得幽暗了起来,像是燃起了两团幽幽的火焰。他再不耽搁,打横抱起了李如意,便朝床榻走去。

     他把李如意放在床上,自己俯身就压了下去。因为上面躺了两个人,床榻又很软,微微凹陷,使得床下便有轮廓的凸起。叶宋极力瞠大了眼,一袭纱衣就径直被扔下了床,滑过她眼角的视线。

     “皇上……嗯……”

     女人的声音柔媚得仿佛能滴出水来,男人一声不吭,但喘息声渐渐厚重起来。只听见一声布帛撕裂的声音,李如意满是娇羞地吟道:“皇上你……你撕臣妾的亵裤……啊……”

     话未说完,冷不防变成了满足又舒服的尖叫。

     叶宋眼帘轻轻颤动,是的,她铁打不倒。可那一刻,眼角的泪,倏地从眼眶里溢出,没入到两边的鬓发里。她死死地盯着床下的凸起,听着男人的喘息和女人的尖叫,还有床榻被摇曳地吱吱作响的声音,心里一片死灰一样的白。

     记得曾经,她还在宁王府里的时候,对着镜子照自己那满身的伤痕。她说,她将来的男人不会嫌弃她的身子,那是个她认为最优秀的男人。

     她在冥冥之中认识了苏若清,并喜欢那样清浅淡然的他。

     可是,这一切,不过都是一场美丽的泡影。

     是她自己一直以来不愿意打破这场泡影。是她自己在知道苏若清还是皇上以后,不可自拔地越陷越深,爱上了一个最不可能给她完整人生的男人。

     是她自己,自作自受。

     自己作践自己。

     床上男女,以各种各样的姿势死死纠缠。那交欢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一把锐利的刀子,一下一下狠狠地刮在叶宋的心上,血肉模糊。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李如意说对了,这样的确让她生不如死,宛若凌迟。

     苏若清,也曾像现在这样对李如意的这般,对待自己。

     他狠狠压在李如意柔软的身躯上,眼里和脸上只剩下男女之欲,没有一点点的情和爱。他用力地揉捏着女人的身子,俯头重重地厮磨吮咬着,他几乎把身下的女人当成了叶宋,手握住她的纤腰,一下下没根全入地在她身体里大冲大撞,长驱直入、直捣花心最深处,身下李如意快意如潮水般汹涌而至,舒服得直哆嗦……

     她揪紧了身下的床单,指甲也断掉,心想,她爱惨了身上的这个男人,没有任何人能把他抢走。她就是要让床底下的女人彻底死心。

     由于床上的两人闹的动静太大,也都太忘情,叶宋一点也不用担心自己把手腕伸到床脚便试图磨断绑着的绳子时会被听见。

     等到好戏尽时,叶宋平躺在床底,抬手静静地取下塞口的布团,眼角残泪尚余,可她平静得没有丝毫情绪。

     苏若清在床上歇了一阵,便放开怀中赤身裸体的李如意,坐起身来道:“爱妃好好歇息,朕还有事要忙。”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