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7章 她是迷失了路的孩子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我要是你,”叶宋又淡淡开口道,“即使没能第一时间在宫外杀了我,这些天把我折磨下来也该尽兴了,杀了我抛尸宫外也能解你的恨。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Zhuaji.org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可是现在,风水轮流转,我从不跟你谈来日方长,只谈不留遗憾。”

     很快,大火不仅烧了床榻,顺着寝殿里垂着的纱缦帘子朝四处蔓延,桌椅几凳、椅榻窗棂,都起了火。浓烟和滚滚往上冒。

     在外面守夜的宫人才发现不对劲,着急大吼:“着火了——着火了——”

     这一吼,整个如意宫里乱作了一团。有宫人跑出去通报人救火,而其他的宫人四处外如意宫里的池塘跑去汲水,又跑回来灭火。

     房梁也燃了起来,屋顶的木头一块一块往下掉。一块焦木冷不防朝李如意砸来,她本就被烟熏得背过了气,那块焦木生生砸在她身上,她也没什么反应。

     紧接着还有更大的房梁横落下来,叶宋左躲右闪,避开要害。

     宫人知道贵妃娘娘还在这里面,想推门而入救火。结果发现门根本推不开,便联合起来,冒火想把大门给撞开。

     那堵门的桌也燃了起来,正被推得松动。想来没多几下,就会被推开。

     叶宋看了看窗,窗户已经烧得塌掉了,她见无处可逃,却不慌张,扬手撒开玄铁鞭套住一根最大的房梁,顺着柱子往上跳去,看准了想往屋顶逃生。

     好不容易爬上屋顶,屋梁已是摇摇欲坠,她回头再看了地上的李如意一眼,语气闲淡道:“你最好是在这场大火里葬身了,否则,我会让你更加难过。”

     说罢,在房梁坍塌地一瞬间,纵身往外跳去,直直落在了花丛里。

     她刚一爬起来准备走,怎奈四周涌来禁卫军。铁甲的声音在夜里被擦得尤为响亮。叶宋来不及闪躲,眼看着禁卫军越来越近,她偏生这个时候反应迟钝了一拍,直直站在原地。突然这时,从侧面扑过来一个侧影,手大力地拉住叶宋的手臂猛把她往一边拽去,隐藏在了树脚背后。

     禁卫军堪堪从旁边擦身而过,惊险至极。

     黑夜中,叶宋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身体贴着一个微冷的怀抱。她了然地叹了口气,道:“苏宸,你这个时候才来,不嫌太迟了么。”

     “不迟,不是正好救了你一命。”方才及时拉她一把的人正是苏宸,一身紧身黑衣,偷偷摸摸地翻进皇宫里来,好不容易躲开了层层侍卫,来到如意宫想救叶宋出来,却发现苏若清在如意宫里。他只好等苏若清走了以后再伺机而动。苏宸摸了摸叶宋的脸,还有她的手,发现她浑身都伤痕累累,心里倏地一扎痛,“你怎么样了?”

     叶宋对这个问题避而不答,而是云淡风轻地问:“你怎么发现我的?”

     苏宸道:“你大哥说你几日没回家,我找遍了京城都找不到你。路边有个卖汤圆的,路过的时候她报了案。”他看了看越来越多的人涌过来救火,便半搂了叶宋,“走,先出去再说。”

     如意宫遭了大火,宫中守卫难免有些混乱,苏宸见叶宋脚程不行,干脆一言不发地把她打横抱起来,双脚借着四周的树木屋檐,在夜色里起起伏伏,两人躲开守卫,逃出了皇宫。

     一跳出宫墙,苏宸跑了没几步,叶宋便道:“你放我下来吧。”

     他虽想就这么抱着她直到把她送回家,可叶宋这么说了,他还是在僻静处停下,把她放了下来,凝眉忧心道:“你身上的伤不少,走,我带你先去看大夫,再送你回去。”

     叶宋随手理了理衣摆,淡淡笑道:“不必了,多谢你今晚肯来救我。这点儿小伤,我回去会自己处理。告辞。”说罢转身就走。

     苏宸想也不想就拉住了她的手臂,道:“你自己回去定又是不声不响就马虎包扎了了事。不行,我带你去看大夫。”

     叶宋问道:“你见有哪家药堂这大半夜的还做生意的么。”

     “把刀架大夫脖子上,他总会做生意。”苏宸蛮横直接道。

     叶宋看了他一眼,笑意全失,扬臂拂开了他的手,“我说了不必了。”

     堪堪转身之际,苏宸在她身后道:“今晚皇上去了贵妃娘娘那里,所以你受了刺激,要这么折磨你自己?”

     叶宋垂着头,停住了步子,身影站在夜色中看起来孤单渺小,恍惚间竟是让人觉得有些垂头丧气一般,她双手紧成了拳头,平静道:“苏宸,你别以为你今晚帮助过我,就可以对我的事说三道四。你再多说一个字试试,看看我还会不会对你客气。”

     她的语气,没有起伏,但却像是暗夜里一头隐藏着满身暴戾的豹子。最终他一个字也没多说,眼睁睁看着叶宋越走越远,直到最后只剩下一抹飘渺得几近与夜色相融合的透明暗影。苏宸在心间道:“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你肯回来,我永远都在这里不会离开。”

     如是一想,又觉得可笑。苏宸无奈地摇头,觉得那根本不是自己,为了女人已经委曲求全到这种地步。从来都是没有他得不到的女人,而不是他去为了女人俯首帖耳。

     可是,这么久以来,他独独忘不了叶宋。

     不想看见她受伤,也不想她为别的男人难过。

     此时此刻,他深深地感觉到了一种无力感。

     苏宸心里幻想着,若是叶宋走着走着心里难过了,回头来找他也说不定。只有他能够给那个骄傲的女人依靠,也只有他能够抱着她安慰她心疼她。只是等了许久,除了等来寒凉的风以外,哪里有半个叶宋的影子。

     风把他吹得清醒了不少,他才失落地转头往另个方向回去了。

     叶宋回到自己的家,站在将军府的大门前,门前坐着两座英气威武的石狮子,写有“将军府”三个描金大字的两边,挂着明亮的灯笼,像是专门为了照亮她回家的路。

     大门紧闭。叶宋仰着头,看了看那灯笼,忽然觉得万分委屈湿了眼眶,眼泪就从她狼狈的脸颊淌了下来,越淌越不能止。

     她像一个走丢了的小孩,孤身一人,费尽千辛万苦才找到回家的路,在门前站了很久很久。哭得可怜又无辜,在没人能够听得见的深夜里,她颤抖着嘴唇,唇边溢出了压抑的哽咽。

     一个人,纵使拥有金刚不坏之身,可练就不出一颗金刚不坏之心。因为人有七情六欲,不比人畜草木,就算是再冷酷无情的人,心中也曾有一片最纯真的美好,也曾有过最珍惜的东西。

     叶宋才觉得,浑身都痛得叫嚣,可是都比不上心窝的地方,似生生被人剜了去一般,只剩下一个血淋淋的空洞。

     人的思想有种根深蒂固的虚伪的坚强。它能想象到世间一切可怕的事,都觉得没什么大不了的,可是当真正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身临其境的时候,脆弱得一溃千里。

     大抵是因为太在乎。

     哭完了以后,叶宋捏着袖子抹掉了眼角的泪,再抬头时,觉得心里好受了许多。她挪着疲惫的步子,没有去敲大门,而是轻车熟路地翻了墙回去。

     在某方面苏宸还算是了解她。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叶宋冲了一个凉水澡,随便把身上的伤口包扎一下,倒头就睡了。

     这一睡,睡得昏天黑地的。要不是苏宸派人来给将军府通了一声气儿,家里的人都不知道叶宋已经回来了。

     黄昏的时候,叶青提着裙子噔噔噔地跑来,推开叶宋的房门一看,见叶宋果真躺在床上,睡得正熟,不由松了一口气。可当她看见叶宋满身的伤痕时,心又揪了起来,跑到她床边轻轻摇晃着她,道:“二姐你醒醒,这满身伤到底怎么回事啊?”本文最快\无错到

     唤了半天,叶宋只懒洋洋地耷拉起一只眼皮,毫无焦距地看她一眼,又重新合上了,嘴角抽了抽道:“别吵……”

     叶青伸手去摸了摸叶宋的额头,额上还有大块的磕伤,红肿不堪,是心疼极了,入手触了触温度,紧张道:“有点烧热,这样下去怎么能行,二姐你别怕我这就去叫大夫来!”

     大夫是来了,叶宋的睡眠也强行被打断了,她神色恹恹,显得很不爽。大夫在旁把脉,她看在叶青着急去请大夫的面儿上还是很配合地伸出手去,大夫下结论确实有些烧热,连忙开了一副退烧热的方子,又道是叶宋身上的伤要尽快上药处理,不然捂久了容易感染。

     叶宋不耐烦地皱了一下眉头,但见大夫已经着手处理她手上腕上的伤势,这个地方伤势最重。然大夫才来得及上好药,还没包扎,叶宋便抬手一颗颗解了自己的纽扣,如若无事道:“大夫治病救人乃天职本分,本小姐胸前、后背均受了伤,大夫有本事给看看?”

     说着竟真是要宽衣解带的意思。

     不仅叶青吓了一跳,大夫更是吓了一跳,坐也坐不稳直接跪在了地上,目不斜视。

     叶宋住了手,冷冷道:“滚,这点小伤还轮不到大夫来管!”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