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69章 恶人先告状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青沉默片刻:“……真是我二姐干的?”苏宸没有再回答,她踟蹰了下,又问,“我二姐身上的伤,似乎没那么简单,人是王爷找到的,王爷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苏宸反问:“她是怎么跟你说的?”

     叶青道:“她说是听曲儿的时候跟人打架弄的。WwW.ZHuaJI.ORG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苏宸看她一眼,道:“那就是跟人打架弄的。”

     叶青似懂非懂。

     叶宋是被人半掺半扶着进殿的,当苏若清看见她的模样时,面上没有任何异样,心里却狠狠地痛了一下。叶宋醒是醒了,可连站也站不稳,一身的酒气。

     苏若清吩咐人送来一把椅子,赐她坐下,问:“叶爱卿这伤是怎么回事?”那手腕上的血红,触目惊心,可她自己却毫不在意。

     前一刻还一边楚楚可怜一边暗自愤恨的李如意,此刻一见到叶宋,神情就有些警惕起来,人也清醒了不少。她忘记了叶宋身上还有伤,而那伤就是自己弄的,这个时候让她对峙放火一事,万一她同时也指认自己该怎么办?

     李如意强自镇定,她也是受害者。况且如意宫都被一把大火烧干净了,就是再有蛛丝马迹也荡然无存。叶宋指认她,她只摇头否定,没有证据她要奈何不了自己。

     李如意顿时恶人先告状,指着混混沌沌的叶宋道:“皇上,就是她!她昨夜放火烧了臣妾的寝宫,还扬言要杀了臣妾!臣妾与她无冤无仇,她已然杀了臣妾的亲弟弟,臣妾自知愚弟有错在先无话可说,可她为何要对臣妾赶尽杀绝……”说着就流下伤心的泪水,在苏若清面前敛裙跪下,“求皇上为臣妾做主!”

     苏若清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苏宸,不语。

     苏宸揖道:“启禀皇上,二小姐的伤从何处来臣也不得而知,只今晚宣二小姐时,二小姐不在府上,臣随三小姐才找到二小姐的所在,彼时已然喝得酩酊大醉。”

     叶青不管这李如意是何人物,敢这样做作地陷害她二姐,定不是个好东西。她摆出这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叶青心里鄙视得吐口水。她也跟着敛裙跪下,道:“皇上,请原谅臣女陪同家姐前来,实在是因为家姐身体不适,需要人陪伴。方才这位娘娘所说,臣女不知她是何居心,竟诬陷家姐在宫里纵火。且莫说这皇宫戒备森严,家姐就只会些拳脚功夫,怎能出入皇宫而不被发现。其次,家姐都伤成这样了,不知这位娘娘如何狠得下心说她还有力气放火。实不相瞒,最近家姐的情绪不太好,时常外出买醉,因为个别原因心里一直不得舒坦,”说这话时叶青坦荡荡地直视苏若清,看来就是无声的控诉和埋怨,“昨天又在外面因为喝了酒被人打成了这样,回到家里就闷睡不醒,连大夫也不愿看,还起了烧热。臣女不是信口胡言的,皇上看看家姐这样子不就是了,这就是铁铮铮的证据,而这位娘娘信口所说,有本事拿出证据来!臣女和二姐虽一介女流,无才无德,但好歹是将军府的小姐,这样凭空诬陷,还请娘娘慎言!”

     叶青不卑不亢,听起来句句都有道理。一旁的归已只见她小嘴张张合合说个不停,视线根本无法从她小嘴挪开去。

     她本就是个爱絮絮叨叨的性子,如今让她一口气畅快地说出来,心里无比地舒坦。她想,还有她二姐深夜买醉的事情,虽不知具体是什么时,但能让她消沉成这样的,铁定跟面前的苏若清脱不了干系。

     李如意瞪着眼睛还想再说什么,叶青又打断道:“家姐醉得不省人事,可能说不出为自己辩解的话来,可臣女却清醒得很,所说句句属实,请皇上明鉴。上天庇佑,能够使贵妃娘娘死里逃生,娘娘一定是担惊受怕到了极点,有些激动混乱也不为过。臣女建议皇上再请太医为贵妃娘娘诊治一下她的精神状况。”

     “你!”李如意气得哆嗦,险些又背过了气去。

     这时苏宸看了看李如意,也不知为何,那眼神让李如意的心瞬时提起。苏宸道:“臣以为,贵妃娘娘仍旧坚持叶二小姐是纵火凶手的话,可以等到二小姐清醒了再细细审查,包括如意宫失火时二小姐身在何处,以及她这身伤究竟是从何处来的。臣身为大理寺卿,定不负圣望将此事查得明明白白。”

     话一说完,李如意双眼一翻,装作弱柳迎风一般虚弱地就要晕过去。苏若清及时扶了她一把,道:“宣太医。”

     苏宸心里不住冷笑,她这装晕倒是时候。

     苏若清往椅子上看了一眼,刚想将今晚的事情下一个决断时,冷不防身体震了震。他怀里尚还窝着李如意。

     可叶宋已经睁眼了双眼,整个人虽醉得不清,脸颊也绯红。只是那双眼睛,无比清醒明澈,直直静静地看着苏若清的眼睛,不含任何情绪。就像是无意识地半夜梦游睁眼一样。

     片刻,叶宋又缓缓阖上眼帘,再没有醒过。

     最终太医来为李如意诊断,苏若清压住心里翻涌而来的不安感觉,道:“今晚的事就到此为止,归已,送叶家小姐回去。”

     叶青埋怨苏若清,连带归已一起埋怨了,闻言送给归已一对白眼,轻哼一声,还是中规中矩道:“多谢皇上好意,只是不用麻烦大统领了,宫门停有马车,臣女和家姐坐马车回去就是。臣女告退。”

     说罢扶起叶宋摇摇晃晃地往外走。苏宸也说了一句“臣告退”,便上前来搭把手。归已知苏若清不放心,还是厚着脸皮跟到了殿门口,被叶青回头骂一句:“你出来做什么?回去跟着你主子啊!我和我二姐都不用你们管!你不知道,我二姐这段时间过的是什么日子,都是你主子害的!现在还好意思怀疑我二姐放火烧他的皇宫,要拉我二姐跟他的贵妃当面对质,这样做不就等于拿一把刀捅我二姐的心窝吗!”归已怔了怔,叶青气呼呼地对苏宸又问,“能不能麻烦三王爷让大理寺的官差护送我们回去?”

     估计要是苏宸说不能,也会被叶青当场骂一顿。只是苏宸巴不得,又岂有不应的道理。

     叶青声音不大也不小,就是故意让里面的苏若清听见的。苏若清也确实听见了,脑海里浮现的一直是方才椅子上叶宋看他的那毫无波澜的眼神。

     应是死寂的吧。

     叶青和苏宸一人扶一边,走得缓慢。苏宸也不管不顾了,道:“这般走回去,估计都天亮了。”

     叶青气喘吁吁道:“那你说怎么办?”话一说完,她惊呼一声,就见苏宸把叶宋揽进自己怀里,打横抱起大步流星地走了。

     她是替叶宋惊呼的。要是叶宋晓得自己喝醉了酒被苏宸抱着回去,定然会气得掀桌的。

     可眼下,叶宋睡得乖得很。头歪在苏宸的胸膛上,一声不吭。

     苏宸把人抱上了马车,连夜驾着马车将姐妹俩送回了将军府。

     叶宋又昏昏沉沉了两天,继续跟没事儿人一样。没心没肺的样子,一点儿也让人看不出来她心中的苦。太医被遣来将军府,依苏若清的命令帮叶宋治伤。

     叶宋以一副“圣明难违但我也乐意接受因为不要钱”的姿态应付,太医做得十分周到,只要她不再半夜爬墙出去喝酒,几天伤口结痂之后便没事了。她额头上的伤疤,太医特意留下一枚药膏,一天擦三顿,不留痕迹。

     江南的干旱,百年难得一见。若说今年京都尚且下了两场雨,一向雨水充足的江南却滴雨未下。百姓们都是靠天吃饭,如今作物收成只有往年的一成不到,百姓们处于饥荒当中。闻朝廷派钦差大臣南下来开仓放粮,江南的百姓都欢欣鼓舞

     昏城、姑苏属于江南北带。绕城的河流里的河水都快见底干涸。以往来往船只通过这河运送货物,繁华得很,如今只见得肃穆冷清。

     英姑娘带苏静走在昏城的街头巷陌,最终站在一座小桥上。桥下只投下阴暗的影子,还有浅得不过膝盖的水影。桥下已经没有一只乌篷船,他却指了指桥头,说:“那里平时是靠船的地方吧。”

     英姑娘喜笑颜开:“苏哥哥你怎么知道?”

     苏静想了想,又摇头有些无奈:“好像我在这里借过老人家的一只蓬船。”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街头拐角出,目光掠过河边栏杆那里的一棵柳,“那边,应该有老妪卖酸梅汤。”

     英姑娘眼馋地咂咂嘴,牵了苏静的衣袖就下桥往那边跑,道:“太好了,我正渴得慌,苏哥哥我们去喝酸梅汤吧!”

     结果两人走到那拐角处,巷子里延伸出来一处狭窄的过道口,过道里坐着一老妪,可是卖的却不是酸梅汤,而是白生生的小米虾。英姑娘虽然更想喝酸梅汤,但见小米虾里冒着清凉的甜气,还是要了一碗小米虾,混着红糖喝了一口,直凉爽到心坎里。

     英姑娘啧啧叹道:“真好喝,老婶婶,我苏哥哥说这里从前是卖酸梅汤的,为什么现在不卖酸梅汤改为卖小米虾了呢?”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