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0章 引诱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那老妪鬓间白发,眼角的皱纹堆了堆,笑起来温和慈蔼,道:“今年梅子没有收成啊,老妇人只会做点甜汤卖,就卖了小米虾。”

     英姑娘一喜,回头看着苏静笑得跳起来。苏静亦笑,那双桃花眼里明显地浸着愉快的味道,滟潋非凡。英姑娘道:“老婶婶,我们再要一碗小米虾!”她把小米虾递给苏静,“苏哥哥,你看,你又说对了。说明我以毒攻毒的法子对你恢复记忆有效果!这样下来,没多久你一定能全部记起来的!你快尝尝,这小米虾可好吃!”

     苏静看着碗里的小米虾,想起了叶宋。从前,他一直排斥着和叶宋的这段过去,可是他现在很想把过去曾失去的一点点找回来,每走过一个地方,就能感觉到仿佛他曾和叶宋在此地停留过。

     他想知道,他和叶宋究竟有怎样的过去。

     苏静尝了一口小米虾,甜甜糯糯的口感在嘴里蔓延开来。他低低抿唇笑道:“英姑娘,谢谢你。”

     英姑娘摆摆手道:“苏哥哥不用客气,我现在孤身一人什么都没有了,唯一有的就是认识你们。你放心,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和叶姐姐的。你脑子里有淤血,这个不容易排出来,等你恢复了记忆还可能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过苏哥哥不用担心,我虽然只会毒不会医,但你知道我爹是个老顽固,”说到这里时,眼神黯了黯,想起了过去难免有些心酸,“他又只有我这么一个女儿,他的医书秘笈早逼我记得倒背如流了。我是鬼医的女儿,一定会把鬼医的医术发扬光大,找到救你的办法。”顿了顿,英姑娘有些近乡情更怯的意味,“苏哥哥,你可以陪我去药王谷看看么?”

     从昏城到姑苏,也不能继续走水路了。有些河滩会搁浅船只,水浅得可怜。

     苏静和英姑娘趁着赈灾有余的时间,一起去了药王谷。只是时隔一年多,药王谷已经变成了一处无人居住的山谷,草深树绿,掩去了曾经这里发生过的血腥一幕。药王谷的水潭汇聚而成的河流,已经变成了一股随时都有可能断流的山泉。苏静顺着山泉,走在凸石嶙峋的干涸河床上,直往那下游去。

     他到了一处荒无人烟的孤岛。站在这边,久久矗立遥望。

     小河里的水清澈见底,他抬步便走在了水中,水打湿了他的鞋和衣角。直到他双脚踏上了那片贫瘠的土地,他脸上的表情都是怔忪的。

     边关塞外。暮色四合,山峦叠嶂。

     北夏的南面边防守得很紧,但也避免不了蝼蚁筑穴。

     一辆马车缓缓驶进边防大将的府邸。府里华灯初上,将四周照得朦朦胧胧。紫纱掩面的女子得人搀扶,缓缓从马车上下来,怀抱琵琶,步履生香一般款款进入到里面去。

     将军正于堂中上座,矮地长桌上放着果盘和酒壶。常年在这边塞之地,他习得一身军痞之气。

     美丽的女子走进来,微微弯身一福礼,便在一旁落座。

     将军道:“南枢姑娘今日又要为本将军弹什么曲子?”

     她低垂眼眸,眉梢弯弯含着笑意,看不尽的春情盎意,纤纤素手轻撩琵琶琴弦试音,柔柔道:“将军且听着便是。”

     不一会儿,堂中响起了袅袅绕梁的悦耳琴音。

     桌案上的香燃得正旺,堂中飘散着和她身上一般的香气,让人迷醉极了。她怀抱琵琶站起来,边弹边跳,纱衣抚过将军的面颊,身段妖娆简直就像个勾魂的小妖精。

     渐渐将军的眼神变得有些不再清明,像野兽寻得了自己的猎物一般。他亦站起来,缓缓走到南枢的面前。南枢撩琴的手指微动,刚想有下一步动作,这将军握了她的手,顺手一带带进了自己怀里,南枢眉头微皱,反而笑得更加媚眼含春,琴声蓦地加快,凿凿切切。衣纱翻舞之际,另一手微动,将军不知是警惕还是真忘我,又抓住了南枢的另一只手腕,猛地带着她柔软的身子贴着自己,琵琶琴无手可抱,径直落地,琴弦倏地断裂。

     “南枢姑娘好琴艺,但比起你的琴,本将军更对你的人感兴趣。”

     说罢将军双手抱了她,穿堂入室,直接进入到内间的床上。

     大堂里的香是催情迷香,男人一旦中了迷香,就会放松警惕。但这位将军是边防最关键的大将军,就算是中了迷香也同样警惕。

     南枢被他压在床上,三下五除二,衣衫便尽数被剥。她强颜欢笑,眉眼媚得简直能滴出水来,主动坐起,依偎进将军怀中,一边送上自己的香唇,一边双手如银蛇一般主动勾住了他的脖子,用那绕指柔为他宽衣解带,主动勾引。

     将军不再客气,搂住南枢便肆意玩弄。南枢仰着脖子,手抱着将军的头,任将军含着吮吸她胸前蓓蕾,唇角忍不住溢出了,可那双眼睛,全无旖旎风情,冰冷邃然。

     约莫是与人欢好多了,身体即使被男人粗鲁地对待,也很快有了反应。南枢的脸上渐渐爬上绯色的红晕。她微皱眉头,便被将军再度压下,顶开她的双腿,猛地冲进了里面。

     南枢“啊”地一声吟了出来,双手抱紧将军,双腿盘在他腰间,任他狂风暴雨般地肆虐。

     南枢发髻散乱,青丝铺枕,一副意乱情迷的模样,更加的诱人。将军俯下头咂着她的脖子,身下更加地狠力,一番猛烈撞击下来,已是强弩之末,正兴奋到了极点,往南枢身子里喷洒出灼热滚烫的时,周身防备霎时化作零,南枢双目一厉,倏地抬手抽出发间尖长的发簪,毫不留情地扬手往将军的脖颈血脉喷张的地方刺去。

     那股极致的快意,随着血液喷洒出来,将军只觉痛快极了。他伸长了脖子,脸色涨得通红,还不断在南枢身体里蠕动,血液飞快地流失,他的脸色又转为苍白,最终在南枢身上咽了气。

     血洒得床上、地上、还有南枢雪白的胴体上,到处都是。

     这时内间的窗户被人打开,一身材高挑的人从窗跳了进来,五官硬朗深邃,英气逼人,却又带着一股令人无法忽视的邪气。同时还有另一个人随后翻了进来,身材结实与床上死掉的将军相差无几,只不过一直垂着头不敢直视。

     南枢推开身上的块头,他埋在南枢身体里的还泛着余温,带出浑浊的乳白色。南枢起身,从男子身边走过,一言不发地走进内室,清洗自己的身体。

     等她洗漱好了出来,重新穿上那裙衫,男子抬手理了理她的长发,举手投足间满是爱怜,却又无情,柔声道:“南枢,你做得很好。杀了他,后面的那些都是乌合之众,只需稍稍引诱一下便可就范。”

     那个低着头的男人快速地把将军的尸体收好,搬了出去,房间也收拾得整整齐齐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男人坐在镜子前,南枢从水中取出一样薄如蝉翼的东西,往他脸上贴去,并轻轻按摩直至与脸完全融合。用毛巾擦干男人脸上的水之后,镜中照出来的模样竟与死去的将军别无二致。

     叶修难得休沐,在家里哪儿也没去。叶宋和他一起坐在回廊上,一句话不说,大眼瞪小眼。她发觉叶修总是若有若无地蹙着眉,好像心中一直纠结着,连说话都一刻没有舒展开来。

     叶宋看了片刻,然后抬手过去,抚平了叶修眉宇间微不可查的折皱。

     叶修问:“做什么?”

     叶宋似笑非笑道:“我倒想问你想做什么,浑天就像人欠了你钱一样。”她蹲着双膝,挽着手臂搁在膝盖上,一脸的玩味,“怎么,害相思病啦?”

     叶修撇开头去,脸上闪过可疑的尴尬,道:“别胡说。”

     “害了就害了,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叶宋道,“说来,确实好久没叫百里到我们家来了。”

     “行宫换了批人,她不可能还出得来。”叶修道

     叶宋摸摸鼻子,理所当然道:“她出不来,不等于你进不去啊。”

     叶修回头看她一眼,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深究,起身便走。叶宋看着他寂寞的背影,翘起嘴角悠长地吹了一声口哨。

     一到了晚上,一家人吃过晚饭以后,见天色黑尽,叶宋又背着手在叶修跟前乱晃。扰得叶修练剑也练得七七八八,心不在焉。

     叶修冷着一张脸正要回房时,叶宋在他背后冷不防踮着脚勾住了他的后领。叶修回过头来,叶宋就往院墙那边偏了偏头,笑意盎然道:“大哥,随我出去转转?”

     “我不去。”

     叶宋不给他挣脱的机会,直接拖着叶修爬墙出去了。

     这种非君子所为的事,他不仅做过一次,现在还要去做第二次。叶修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可是这些天来他想得最多的就是百里明姝了,哪怕是见她一面也好。那天早上百里明姝不辞而别,一直有一股火窝在叶修心里散不去,那种感觉就好似他是那个负心汉而百里明姝不要他负责一样。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