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74章 我不愿意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修看看叶青,再看看上座的大将军,终于明白了什么,皱了皱眉头就问:“阿宋呢?”

     阿青默了默,道:“二姐现在有事,不能来亲眼看着大哥成亲,吩咐过我务必仔细着,回头讲给她听。本文最快\无错到 抓 机阅 读.网---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嫂子是二姐给找的嫂子,她眼光好,大哥也一定会满意的。”她把百里明姝握住的红色花绸的另一头递给叶修,“大哥,吉时到了,等拜了堂,你们就是真正的夫妻了。”

     叶修低头看着那红花绸,心里五味陈杂,伸手接过时又问:“阿宋她人呢?”

     叶青道:“她没事。”

     将军府里的老管家在外面点了一串鞭炮,府里上下都欢欣鼓舞着,总算才有了一丝热闹的氛围。随后管家进来,站在大将军旁边,高声唱和着拜天地。

     叶修看着另一头那只白皙的手,手指间略有薄茧,可是修长匀称,是他所喜欢的那般模样;他再看了看喜帕下面那若有若无的轮廓,不知怎的一下子心里就笃定,面前站着的这位新娘子也是他所喜欢的那般模样。

     拜完了天地,叶修和百里明姝分别向大将军敬茶。

     大将军感慨,又很高兴。兴许以后,还有许多的路要走,可那是叶修和叶宋自己选择的,用不着他担心,于是舒舒服服地喝了媳妇茶。

     送入洞房之后,没人再来打扰他们。将军府上下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喜宴。

     新房外面闹成了一片,可里面却安静得很。

     叶修看着床边坐着的人,脚下顿了顿,还是一步步朝她走去,拿了旁边的称杆,勾住了喜帕的边缘,缓缓往上抬,渐渐露出了新娘一张完整的脸。

     略显深邃的五官,精致得无可挑剔。低垂着的眼帘轻轻颤了颤,掩住了一双宝石般的眼。

     叶修心中一动,这个时候显得沉闷无比,他一声不吭地在百里明姝身旁坐下,侧过身便把她搂入怀,紧紧抱着,头蹭在百里明姝的肩窝里,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大狗。

     腰间的手紧得她快要呼吸不过来,心里某个地方却仿佛被火烙了一下,滚烫得发痛。她反抱着他,轻声呢喃:“修,你的心有所属,是谁?”

     “是你”,叶修声音低哑,“是百里明姝。那天早上,你为什么不告而别?”

     百里明姝温柔地笑,笑容有些柔韧发涩,说:“我怕你后悔,我知道你是个负责的男人,才不想给你任何负担。是我主动引诱的你,不管你接受我还是不接受,我都不会后悔。”

     一个锐不可当的女人,愿意为了一个男人,收起满身尖锐的利刺,变得温柔有韧性,说明她是真的很爱这个男人。

     叶修手扶上百里明姝的脖子,侧头在她脖子上轻轻一吻,无限疼惜,道:“阿宋怎么办?她在宫里没问题?”

     百里明姝反问:“你不相信她?”

     “相信,我只是不想她为了我们,成为别的筹码。”

     百里明姝捧着叶修的头,与他额头抵额头,她深深地看他半晌,然后笑出了声来,道:“叶修将军,现在我们已经成了亲,你要是担心叶二,我现在就进宫去把她换回来。反正我知道了你的心意,我也嫁给了你,这辈子都是你的女人。”她说得坦荡荡,没有一丝迟疑造作,叶宋能帮她到这一步,她已经很知足。

     说着竟真是要起身去换下那嫁衣的样子。

     被叶修及时搂了腰,用力一带,带入怀中,坐在他的腿上。烛光在他眼里明暗不定,他道:“北夏的规矩,要夫妻喝了交杯酒,圆了房,你才算我叶修的女人。”

     百里明姝一愣,迷失在他的星眸里。

     叶修带她到桌前,抬手到了合卺酒,与她挽臂而饮。随后桌上的红烛浅浅一摇曳,叶修便抱起百里明姝往喜床走去。

     “喂,不去救叶二了?”

     床上想起窸窸窣窣的声音,叶修俯身压在百里明姝身上,唇落在她脖间,感受着她微微的颤栗,道:“我改变主意了,阿宋送我的大礼我先应受了。她自己能好好保护自己。”

     苏若清在宫宴上喝得有些多,人都散了去了,他一个人坐在池塘边的石桌旁,自斟自酌。看着池塘里的莲花逐渐败尽,清风送来,仍旧有些清淡的莲香,夹着浓郁的桂花味道。

     他端了酒杯,又是仰头而尽。闭眼睛,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些很久远画面。

     那别庄的池塘里,也有成片的莲。他喜静,常常在边上钓鱼。直到某天一个女子的到来,小船在水里晕开了涟漪,打破了一直以来的平静。

     叶宋悄无声息地走进了他的心里。

     他带她去到最高的一棵树上看日出日落,和她一起从高高的树上跌落下来,惊起了满地的落叶。那个时候,她美得不可方物,唇畔似有似无的笑容看得他心痒。

     她说出的话也直接:“你想吻我。”

     怎会有她这样大胆的女子。只不过从第一天认识她,就知道她很大胆。

     他低头下去吻了,情不自禁。

     从没有哪个女子让他有这样的心动,并带着微微的雀跃和欢喜。就像是陷入了爱河的平常男子。

     苏若清弯了眼,难掩眼中的落寞,轻轻地笑了起来。可是岁月变迁,一朝就已经变成了水火不相容的模样了。他若不把她抓得紧些,真害怕她会溜走得更快。

     “谁说朕对你只是棋走一步,没有半分真心?”

     归已落在苏若清身后,听见他这句话,心里不是滋味,道:“主子你喝醉了,属下送你回凤栖宫宿夜。”

     刚上前一步时,苏若清抬手止住,揉了揉发重的眉心,道:“不用,你忙了一晚退下吧,朕自己走过去。”

     归已闻言又无声地退下了。

     一壶酒一空,苏若清摇了摇酒壶,听不见里面液体的流动,随手一扔便将酒壶扔进了脚下的池塘里。他又坐了一会儿,出了表现出来有些醉醺醺的意味,面上基本没有什么起伏的表情,才缓缓撑着桌面站起来,信手拂了拂衣角,深一步浅一步地朝凤栖宫走去。

     宫人们都上前见礼,被苏若清挥手退下。

     凤栖宫很暗,他倒觉得这样的昏暗才更适合这座空置了许多年的宫殿。推门进去,步入中庭后殿,来到那寝宫门前。他在外面立了很久,身影显得无比寂寥,终还是一步步走上石阶,推开寝殿的大门走了进去。

     里面空荡荡的,只余下窗边站了一抹人影,似望着窗外的月亮静静出神。她身上的嫁衣绯红,若是穿在别人身上却穿不出那万分之一的神韵,只有她穿起来才好看。

     苏若清拿了火折子,亲手一盏一盏地点亮了纱灯。柔和的光线下,叶宋发髻高挽,没有戴那凤冠,凤冠正好好儿地摆放在妆台上。她拢袖转身,面无表情地看着神情细致的苏若清。

     苏若清点完了所有的灯,才正身转过来,看着她,清浅一笑:“阿宋,你来了。”

     叶宋觉得他的笑容有些恍惚,她不想去想太多,她也知道自己要的那份执着太简单可偏偏是这世上拥有着一切的眼前的这个男人没办法做到的。她开门见山道:“我把百里明姝换走了,她现在估计已经跟我大哥拜了天地入了洞房,你要怪罪就怪罪我,人是我弄走的,跟将军府没有关系。”

     苏若清看着她问:“你凭什么总是这样大胆?”

     叶宋道:“凭着有你。这是最后一次,我凭着有你,犯了以下乱上的大罪,你若罚我,是生是死我都无话可说。”

     苏若清走到叶宋面前站定,窗外幽幽的月光落入他的眼里,清晰寂冷。他的呼吸,洒在了叶宋的脸上,叶宋闻得出来他喝了不少酒。

     苏若清缓缓靠近,看着叶宋的眼睛,低低道:“朕不会怪你,朕要娶的皇后是阿宋,不是什么戎狄的长公主。只要你肯留下来,朕愿意成全他们在一起。”

     尽管叶宋知道,可话从他口里说出来,还是让她感觉到又痛又好笑。仿佛那夜残乱的男女纠缠的画面就在眼前,一遍遍清晰地回放。她摇摇头,道:“你不是我认识的苏若清了。”

     苏若清置若罔闻,道:“你做朕的皇后,和朕一起坐拥江山,同样可以替朕排忧解难。若是无聊了,朕得空的时候会陪你出宫去,回家看看……”

     “我不愿意。”

     “你若是嫌宫中无聊,京郊有很大的皇家猎场,朕陪你去打猎,”他每说一句,叶宋便会摇一下头,可尽管如此,苏若清还是要孜孜不倦地说,越来越逼近,把叶宋逼到墙角,身子抵着窗棂,却卸下满身王者之气,温柔地搂了她,一如从前,一厢情愿地与她交颈相拥,在她耳边继续道,“朕可以陪你去别庄住一阵子,钓鱼给你吃,带你去松林散步,下雪的时候去抓雪兔子……”

     叶宋还是摇头,眼泪湿润了眼眶,被她生生逼退回去,低低咬牙切齿道:“我说了我不愿意!不管你做什么我都不愿意!”

     ###第75章:一厢情愿

     “为什么不愿意?”苏若清停了下来,失神地问。他手用力地扶过叶宋的头,迫她看着自己的眼睛,“你还想要怎样?”

     不等叶宋回答,他很怕,很怕叶宋说出来的答案,凑过去呼吸一窒,便噙住了她的双唇。带着火烈的意味,不管叶宋如何拒绝,他都有办法撬开她的唇齿,舌头探入到她口中,疯狂激吻。

     叶宋慢慢放弃了挣扎,不反抗也不顺从,任苏若清吻她。苏若清在她唇上辗转良久,才恋恋不舍地停下,鼻尖抵着鼻尖,呼吸也旖旎。叶宋一字一顿地告诉他:“现在就算你为了我遣散后宫独留我一人,我也不愿意。我们可以相爱,但是注定不能相守。苏若清,你是个我不愿去琢磨的人,一旦琢磨透了,伤人伤己。你为什么非逼我要把你看清。”

     “阿宋,你能不能留下来陪我?”苏若清抱着她又问。

     叶宋微微往后仰了仰,脑后长发如瀑一样倾泻在窗棂上。许久她才抬手,轻轻抱上苏若清的后背,道:“好啊,但不是以爱的名义,也不会很久。你愿意吗?”

     可能,这是她最后一段时间与他相伴。认定了不是合适的人,就算对方怎么强求也没用。

     当天晚上,两张锦被一张床。

     苏若清睡外头,叶宋睡里头。一个闭着眼一个睁着眼,可谁也没睡着。所谓的同床异梦,大抵就是如此。

     天还没亮的时候,外面就响起了打更的声音。

     寝宫里的门被推开,宫女们鱼贯而入,手法熟稔地点灯,捧着洗漱用的东西,以及要穿的衣服。

     苏若清从床上坐起来,便有宫女上前伺候洗漱。他知道叶宋醒着,便问:“一会儿要同朕一起去上早朝么?”

     “不去了。”叶宋声音里浸着疲惫,随后也跟着坐了起来。

     宫人见这床上的娘娘分明不是昨天那位,但她们素来有涵养,只负责服侍主子,其余的一概不多好奇也不多问。

     叶宋赤脚从床上走下来,看了一眼宫女恭敬托着的苏若清的朝服,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过去捞起,抖了一下展开来。苏若清愣了一愣,站在原地未动,叶宋捧着朝服站在他面前,替他更衣张罗。恍惚间竟真像是他的妻子正帮他做这样的事情。

     叶宋做得仔细,眉目半垂着,抚平苏若清的双肩,有矮下身理了理他的衣摆,最后帮他系上指宽的腰带。

     同时,身边宫女还捧了一身牡丹凤纹朝服,那是专给叶宋准备的。

     苏若清神情暖了起来,手握住叶宋的肩头,道:“好了,天气有些凉了,你赶紧上床去睡吧。”

     叶宋瞥了一眼那牡丹凤纹朝服,抬脚跨上床铺,裹了被子就躺下,侧身朝里,道:“不要给我准备那种衣服,我不喜穿戴。”

     苏若清挥了挥手,宫女们便退下。苏若清道:“朕下了早朝再来看你。”等了一会儿,也等不到叶宋的回答,他还是转头走了。

     已经是不错了,起码她愿意起来为自己更衣。起码以后她愿意夜夜和自己躺在同一张床上。

     天蒙蒙亮的时候,叶修睁开仍有些疲惫的双眼,新房里的烛光快燃尽,烛台上滴满了烛泪,照映着满室的旖旎生香。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喜庆通红,床下折皱的床单还有枕边躺着的人,无一不填满他的心。

     他侧头看了看熟睡的百里明姝,被角从她肩头稍稍滑了些,露出圆润而沾满红痕的肩膀,他勾了勾唇,露出第一抹微笑,凑过去在百里明姝的额头上轻轻吻过,随后准备起身穿衣。

     百里明姝亦笑了起来,转头便搂住叶修的腰,蹭了蹭道:“修……”

     叶修心里柔软极了,可面上却要装得很正直,只不过声音泄露了他的心情,柔声道:“我要去上早朝。”

     百里明姝睁开眼睛,那双蓝色眼眸,与满室的红相得益彰,满含笑意,道:“我又不是不让你去。”

     叶修面上浮现出一丝极难得的尴尬和窘迫。

     百里明姝起身,见床边都是两人散乱的衣服,她也尴尬了一下,随后拾捡起一件看起来像叶修的衣裳套在身上,有些大,看起来却分外的。

     百里明姝站在叶修面前,叶修的视线便一直落在她身上舍不得移开。她帮叶修整理了衣裳,手指轻轻在那衣襟上抚过,从此便只他一个人展露眼里的温柔。

     百里明姝缓缓靠近叶修怀中,伸手抱了他的腰,深深地嗅着他身上的气息,闭着眼睛笑道:“修,我不是在做梦吧。”

     叶修手扶上她的肩头,似想到了什么,脸上竟闪过可疑的红,不敢把她搂得太紧又不甘就这么松了她,道:“不是做梦,你是我的妻子。你……多睡一会儿,等我回来。”

     百里明姝道:“你早朝过后,可以稍稍问宫里的人打探一下阿宋的消息,先确认她的安全。”

     “我知道。”叶修点点头。

     “不要担心,王上看起来是个有君子之风的人,不会难为她的。”百里明姝说着便放开他,对他笑着,“好了,你快去吧。”

     叶修喉头滑动了一下,道:“你近些日好好待在家里,哪里都不要去。”

     百里明姝点头:“嗯。”

     叶修又道:“要是出了什么事,立刻让家里人通知我。”

     百里明姝亦是点头。

     叶修转身走了,刚走到门口,回过头看着她还站在原地,轻声道:“委屈你了。”

     百里明姝嗤地笑出来,道:“以前觉得你果决英武,怎的才成亲一晚上就成这样了。”叶修面上浮现出些微懊恼的神色,可能是觉得自己这样婆婆妈妈的也挺烦的,结果百里明姝赤脚蹬过来,扑进叶修怀里,把他抱得紧紧地,踮起脚尖蹭了蹭他的鼻子,往他嘴唇上亲了一下,“可我喜欢你对我的这个样子。我要是觉得委屈,岂会嫁给你,笨蛋。”

     叶修心里舒了舒,微微弯起的唇角泄露了他的心绪。他还是尽力绷着,露出板正的姿态,道:“那我走了。”

     转身开门的一刹那,笑得满室阳光。

     百里明姝自己在床上躺了一会儿,身畔略有叶修的余温,她发现自己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伸手抚过身下的床单,抬眼环视了一下昨晚的新房,一股甜蜜的欢喜油然而生。身子虽然很累,可她精神头很好,索性不睡了,爬起来整理了一下床铺,一开门便见门口有丫鬟侍奉着,等待她起身。

     百里明姝心情极好,道:“我想沐浴。”

     丫鬟面露欣喜,嘴角的笑意怎么看怎么有种窃窃的味道,说道:“大少夫人,浴汤已经准备好了,很快就给您送来。”

     随后丫鬟又入内,帮忙换上新的床单被褥,百里明姝才有种脸上火辣辣的感觉。想她一个刚强的女汉子,居然也会遇到如此羞人的时候。

     沐浴过后神清气爽,大将军和叶修都去早朝了,家里就剩下她和叶青。叶青欢喜地跑来,对她便是先福一个礼,然后甜甜地叫一声:“大嫂!”

     百里明姝随了叶修的叫法,唤她一声“阿青”。

     叶青过去挽了她的手臂,道:“大嫂饿了吧,走,咱们吃早膳去。”随后对百里明姝露出天真的眼神,“昨晚你睡得好吗?”

     百里明姝抽搐了一下眼角,“很好。”

     “大哥上早朝通常都会临近中午的时候才回,有时候顾不上家里呢会直接去教练场,到傍晚时才回。不过现如今大哥有了大嫂,我猜他肯定会先回家,然后再去教练场的。”叶青和百里明姝走进膳厅,道,“要是大嫂闲得无聊,一会儿去我那儿坐吧,我的机弩完成了一半,正好给大嫂瞧瞧。”

     宫里的床比不上家里的,虽然大且柔软,可总也暖不起来。叶宋睡得很浅,外面稍有响动,便能让她半醒,因此磨磨蹭蹭地睡到了早朝以后还没起床。

     凤栖宫的宫人们得了皇上的命令,都不许去吵她

     苏若清下了早朝,连会见大臣的时辰都押后,第一时间回来凤栖宫,轻轻推开房门,见她把自己裹得结实,只余下青丝散乱在枕间。他在床畔轻轻坐下,静静地看着她。

     不多时,叶宋眼睛没有睁开,却皱了皱眉头,声音惺忪道:“早朝这么快就结束了?”

     苏若清“嗯”了一声,淡淡然笑道:“一般都差不多两个时辰,今天较平时早些。”

     “为什么今天早些?”叶宋随口问。

     苏若清笑意渐渐加深,道:“今天没什么要事处理。”他岂会说,自己一直惦念着她,才不在前朝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

     叶宋不再说话,还以为她又睡着了。苏若清伸手捋过她遮住脸颊的发丝,问:“卫将军想见你,你说朕让不让他见?”

     片刻,叶宋才睁开眼睛,揭开被子缓缓坐起来,尚还有些迷糊,垂着头打了个呵欠,若无其事道:“看不见我他会担心吧,我不想让他担心。”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