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80章 贱人!你不得好死!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在后走着,路过池塘边时,晨风习习,两边杨柳依依,也扬起了她的衣带。她袖中手指微动,抬袖时手指间便夹着一粒药,表情很是淡定地不着痕迹地张口含进了嘴里,就跟吃糖一样。没引起小宫女和前面公公的任何注意。

     叶宋动了动口嚼了两下,然后毫不犹豫地整个咽下。

     结果才没走多久,还没到御书房,只堪堪走过了御花园,叶宋脸色就变了,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额上布满了细密的冷汗。她再也走不动,扶着一棵临近的树微微气喘。

     宫女这才觉得不对劲,扶着叶宋大惧,问:“娘娘你怎么了!”

     叶宋捂着胸口,感觉自己浑身血气都倒流,脸色涨得通红。她喉咙抽搐了两下,鲜血就直直从口中溢了出来,艳烈至极。

     宫女吓得大叫一声。

     叶宋侧头笑眯眯地看着她,有些乏力地抬手拭了满手背的冷汗,身体靠着树干,微微仰着头喘息,那血色顺着下巴滴在了衣襟上,她还淡淡然然地说道:“你要是现在就跑去找太医来,我可能就不会有事。”

     宫女忙收敛起慌乱的心绪,提起裙角就飞快地转身跑掉,六神无主道:“奴婢、奴婢这就去叫太医!”

     那小公公岂会料到有这样的变故,亦是吓得脸色惨白。叶宋支撑不住,身子顺着树缓缓往下滑,小公公不知该如何是好,眼下四处又一个人影都没有,只好先一步过去扶,问道:“娘娘,娘娘你没事吧!怎么会这样!”

     叶宋坐在树脚下,树叶轻轻浮动,斑驳的光点在她身上摇曳。她声气渐渐弱了下去,头缓缓地垂下,嘴角那鲜红的血迹仿佛尚有余温,触目惊心。她缓缓勾起嘴角,露出一抹最初如阳光一样温暖的若有若无的笑,张了张口,更多的血溢了出来,似乎在念一个人的名字。

     “苏……”

     人都说,生死边缘的时候,才能想起心中最重要的那个人。一定不是那样。

     小公公只听见了这一个字,便再也耽搁不得,爬起来就道:“娘娘一定要撑着,奴才这就去找皇上来!您一定要撑着!”

     直到小公公的人影跑远了,叶宋才后知后觉,拖长了尾音:“静……”

     苏静……

     要是在从前,从前多好。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都会在面前,有心事可以跟他诉说,有坏事可以跟他一起干。

     很久没想他,可是现在想起来却一点也不觉得陌生。

     委屈么?心里觉得很委屈,她很委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在过去的这么长一段时间里,她都过得一点不快乐。一切任何的事,她都要自己一个人兜在心里,一切任何的选择,她都要咬牙承受着痛苦来毫不犹豫地做出决断。

     她就只能靠自己。

     别人带给她的痛,她要加倍奉还。只是每次,伸手摸自己的心窝的时候,还是感觉里面空荡荡的。

     谁能告诉她,她到底是得到的多还是失去的多?

     不知道答案。可是她能够笃定的是,就算到最后全部都失去了,她也还是会这么做。这么久以来,她还从没后悔过,除了一件事。那就是认识了苏静,让他因为自己受了诸多苦难。

     她混混沌沌地想,想笑,又想哭。

     她觉得浑身都很痛,每一根神经都绷紧了叫嚣。耳边响起了嘈杂的脚步声,有人如疾风劲草一般地扫来,停在她身边,把她紧紧地抱入怀。

     “阿宋……”

     叶宋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清醒和力气,听到这一声呼唤,突然伸手,死死地揪住了他的衣襟,衣襟上那五爪蟠龙的金绣格外的磕手,她倏地睁开了眼睛,墨色的瞳仁空洞地盯着他,清晰地映出了他的轮廓,一字一句道:“苏若清,是你先背叛了我。”

     叶宋醒来时还很虚弱,身上掩着锦被,躺在床上。她张开眼睛就看见头顶的床帐,轻飘飘的感觉。

     再一侧头,看见偌大的寝宫里不是她一个人,还有许多太医,似对边上的苏若清在详细交代着什么,然后得苏若清的准许恭敬有序地退了出去。

     苏若清端了一碗药,过来坐在她床边,亲手扶她起来,声音温柔疼惜,道:“来,把药先喝了。”

     叶宋唇色惨白,一碗温热的药汁也没能让她的双唇恢复一丝血色。

     外面有女人的哭声,还一遍一遍地哭喊着:“皇上!臣妾冤枉啊!”

     叶宋想也不用想就知道外面的人是谁。这寝宫里和外面明媚的天色相比,十分阴凉,叶宋好一会儿才道:“我睡了多久?”

     苏若清抬手,轻轻抚过叶宋的侧脸,缓缓靠过去,手从她的腰间搂过,把她扣入自己怀中,低低问:“阿宋,你恨我吗?”

     “啊,还好。”叶宋声音沙哑,平静地应道,几近呢喃,“多谢你,又救了我一命。与其说救了我,不如说多谢你赐予我这样的生活。”苏若清身体一僵,叶宋靠在他肩头,又道,“你让她进来吧,我想见见她。”

     苏若清便下令让外面跪着的李如意进来说话。

     李如意被太阳晒得头昏脑胀不清不楚,妆容也尽哭花了,看起来十分狼狈。她进来敛着裙角颤身跪下,卑微地伏在地上泣道:“皇上,求皇上相信臣妾,臣妾真的是被冤枉的!臣妾没有给叶宋下药害她!”

     苏若清搂着叶宋,声音冷清肃穆,道:“你说你没下药,她就只喝过你如意宫的半杯茶,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的清白?”

     李如意瑟缩着肩膀,吸了吸气垂泪道:“皇上,臣妾服侍皇上多年,多少知道这深宫里的规矩。臣妾就是再恨叶宋,也万不会在如意宫对她不利!求皇上明察!”

     “你恨我么?”叶宋倚在苏若清怀中,平静地看着李如意问,“恨我杀了你的弟弟,抢了你的丈夫,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这是你亲口对我说的。在如意宫的时候我没觉得有任何不适,出来走了一阵以后才渐渐发觉了不对。”

     “叶宋,你撒谎!”李如意当即反驳,“我没有这么说过!都是你瞎编捏造的!那药说不定也是你自己给自己下的,就是为了诬陷我!”

     “我为什么要诬陷你?”叶宋眼光沉了下去,直逼李如意双眼,“我不想来这宫里,不想和任何人争宠,我只是应我自己的一个承诺。你说,我为什么要诬陷你?你我有何深仇大怨?你若说得出来,我便自认是我自己给自己下药。”

     李如意张了张口,睁大了双眼,眼底里残余着泪花,可是她动了动喉咙,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能说什么?能告诉苏若清当初是她把叶宋绑进宫里来折磨,是她把叶宋放在床底亲眼看着她和苏若清纠缠?也是因为如此,叶宋才一把火烧了如意宫?

     她能说吗?

     要是说了,想必后果会比现在更加严重。

     叶宋柔和地勾唇笑笑,道:“你说不出来吧,心虚?你害怕让皇上知道你是一个多么狠毒的女人。”

     李如意瞬时被叶宋勾起了怒火,本也有些心虚,立刻便虚张声势地反驳:“一派胡言!我李如意一向光明磊落,一人做事一人当,做过的绝不否认,没有做过的别人也休想诬赖!”

     “那你想不想我死?”叶宋问。

     李如意面色一顿,那瞬间表情的变化又愤慨转为了怨恨,被苏若清一览无余地收进眼底。她还想反驳,苏若清便不耐道:“够了,来人,李贵妃张扬跋扈,毒害凤栖宫娘娘,其心如蛇蝎,撤去封号,暂押如意宫听候发落。”

     此话一出,李如意如遭晴天霹雳,面如土色,久久回不过神来。她缓缓抬头,看向苏若清的眼神,哀婉至极。

     叶宋赤脚从苏若清怀中下来,一步步走到她面前蹲下,细细审视着她的表情,然后淡淡笑道:“你哭得好绝望。”

     说罢还伸手去轻轻拭掉她脸上的泪水。

     李如意本能地反感,想躲开,可那凉凉的手指还是碰到了她的脸。叶宋对她露出了挑衅的笑容

     李如意心高气傲习惯了,岂会容得别人这个时候在她面前炫耀,她恨极,再也忍不住胸中翻涌而来的愤怒,扬手就猛地一巴掌扇在叶宋的脸上,力道之大,整个寝宫里都回响着那样清脆的掌掴声。李如意的指甲,就像第一次那般,直接从叶宋的面皮上扫过,霎时起了血痕。

     叶宋偏过头去,这时苍白的脸上总算才有了几道诡异的血色。

     李如意见了大快,酣畅淋漓地大笑道:“贱人!我就是看不惯你这小人得志的模样!我看你还敢不敢在我面前炫耀!你妖言惑众,蛊惑皇上,迟早不得好死!”

     叶宋丝毫不见恼怒,仿佛是她预料之中的,只冲李如意微微一笑。随之身后便响起苏若清满含怒意的声音:“将李如意打入废宫。”

     李如意挣扎着不甘地被拖下去了,临走前还咒骂道:“叶宋!贱人!你不得好死!我一定会向你讨回来的!”

     叶宋充耳未闻。这种事情,不是你下地狱就是我下地狱,丝毫犹豫不得。

     苏若清过来看叶宋的脸时,叶宋偏头躲开,道:“你放心,我没事。”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