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83章 酒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顿了顿,沉默着将口中的肉咽下,即使有些醉意,也笑得云淡风轻:“最难过的时候已经过去了。可能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遇到那么难过的事情。”

     苏静一怔,问:“你还有事瞒着我没说?”

     “当然有。”叶宋笑眯眯道。

     “那你说说。”

     “你不许告诉别人。”叶宋食指竖在唇上,嘘声道。

     苏静很认真地配合着点头:“好,我谁也不告诉。”

     叶宋便撑起桌面凑过去,在他耳边轻声地说:“胡乱打听别人的秘密,你知不知道这样很……”

     苏静抽了抽嘴角,哭笑不得。

     叶宋眯着眼睛注视了他的表情片刻,然后开怀大笑起来。笑到一半,脸上的笑容立刻又不见了,抱了酒坛倒了两碗酒,与苏静碰碗,道:“来,干了!”

     喝道后来,叶宋就只剩下一只脑袋,懒洋洋地搁在桌面上,苏静用手指剥了木签上的羊肉,细心地喂进她嘴里,她一边嚼着一边舒气道:“感觉好久,都没喝得这样痛快了啊。”

     苏静道:“你想喝多少,我都陪你。”

     叶宋闭着眼睛,嗅着苏静伸过来的手指,张口含住羊肉,满足地细细嚼咽,苏静怕他收回而抓住他的手腕,耳边是他舒心愉悦的笑声。

     叶宋抓着苏静的手,覆在自己的脸上,轻柔地蹭了蹭,只动了动口呢喃了一下,听不清说的是什么。苏静手心里是那微微发烫的绯红的脸颊,他静静地看了许久,烛光闪烁的时候,照亮他眼里一片永远无法撼动的坚定,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她的侧脸,道:“阿宋,我回来了。以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会帮你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一切。”

     叶宋唇边,依稀有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夜色流逝得特别快,不知不觉就月亮西斜。老板坐在角落里都已经打了好几个瞌睡。叶宋也醉得不省人事,苏静怕她着凉,放了酒钱在桌上就用自己的衣服把她裹住然后抱起来,大步走出小酒馆。

     外面的巷子里还很漆黑,苏静抱着叶宋走了一阵,叶宋觉得心里窝得慌,皱着眉头半睡半醒地推了推苏静的肩膀,苏静在墙边把她放了下来。

     叶宋有些发瘫地扶着墙壁,一下下拍着自己的胸口。

     苏静见了有些心疼,便也上前一步,轻轻拍着叶宋的后背,故作轻松地调笑道:“才这点儿就受不住了,不像你的作风啊。莫不是等会儿还要吐了吧?”

     叶宋“嘁”了一声,拂开苏静的手,摇摇晃晃往前走,道:“要吐也吐你一脸,要是不想遭殃的话,趁早走远一点。”

     “这么不近人情”,苏静说着就笑了起来,一直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边,刚想挽起手臂又见叶宋冷不防趔趄了一下,便伸手扶了她一把,这手便一直没舍得松开,若有若无地搂着她,“这倒又像你的作风了。”

     叶宋亦跟着嗤嗤地笑,一路上就那么歪歪倒倒地走着。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像栏杆一样护着她,她怎么样也不会摔倒,于是胆子就大了起来,往后仰着,身子大部分的重量都搭在苏静的手臂上。叶宋一抬头,就能看见天上稀疏但是却明亮的星子,一直以来抑郁在心头的所有不痛快都暂时被抛诸脑后,声音带着两分迷醉沙哑,一路上轻声地哼着调来。

     苏静安静地听了好一会儿,也听不出她哼的具体是什么曲子,以前从没有在哪个地方听到过,可是现在听起来却觉得十分的悦耳动听。叶宋的头几乎是靠在了他的肩头,他微微侧过脸鼻尖碰在了叶宋的皮肤上,呼吸带着热熏熏的酒香,问:“你唱的什么?”

     叶宋道:“最有名的民谣,你不是还没听过吧?”

     “民谣?”

     “你这个孤陋寡闻的家伙。”叶宋停下了脚步,忽而转身,与苏静面对面。苏静猝不及防,被她撞了胸膛,两人凑得极近,均是愣了一下。

     叶宋再仔细地看了他半晌,然后似陡然清醒了一般,抬手扶额,长叹一声:“苏静,原来是你,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等苏静回答,她转身就要走。

     苏静却是紧了紧搂着叶宋腰的手,又猛地把她扯了回来,瞬时将人堵在墙角,抿了抿唇,却笑语嫣然地问:“那不然,你以为现在陪着你的人会是谁?是苏若清么?”

     叶宋愣了愣,随即本能性地皱眉。她望着眼前这张脸,大脑一片混沌,却控制不住伸出手来,去轻抚那双世上最美丽的眼睛。

     苏静一震,动也不敢多动一下,生怕她下一刻就要把这份温柔尽数收回了。

     果真,叶宋抚上苏静的眉梢时,突然变得粗暴起来,手指径直拧上了苏静的眉毛,痛得他一点准备都没有,感觉眉毛都已经被她全部拔起来了。叶宋冷冷笑道:“为什么你会觉得是他,你吃错药了么?”

     “疼疼疼……”苏静叫了起来,“先松手成不成?喂你喝没喝醉都这样粗鲁吗!”

     “老子没醉,现在清醒得很,为什么松手,搞的就是你!”叶宋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媚,手上也下了狠劲儿。

     “没醉?那你还知道我是谁么?”苏静苦哈哈着一张好看的脸。

     “苏静……”叶宋轻声念出这个名字时,力道忽然松了。

     苏静见她如梦初醒的模样,反反复复,唇边的笑意很温柔,手指轻轻点了点叶宋的心口处,道:“记得我就好,这么久不见,你这里有没有想我?”

     叶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心口,有一种茫然得有些酸涩的情绪在浮动。当她再抬头时,整个人一动不动地僵掉。

     只见苏静俯下头来,嘴唇恰恰贴在了叶宋的唇上。连呼吸都有些小心翼翼的。

     叶宋微微仰着下巴,脖子的弧线优美极了。

     片刻,苏静低低道:“给了你足够的时间推开我,可是你没有,现在已经来不及了。”说罢他揽住叶宋就揉进自己的怀里。

     叶宋睁着眼,看清眼前吻住她的人。她看着苏静专注的模样,轻声呓念了一声他的名字,苏静趁势滑入她口中,越发地吻得深,像是要把她整个都吞下去一般。

     瞬时,苏静整个人就似打了鸡血一样亢奋无比。

     这像是一场力量与情感的较量角逐,叶宋被他渐渐勾起好胜心,竟也随之陷入了这个吻当中,睫毛轻颤直直看着苏静的眼睛,双手搂上了他的脖子,开始反攻他。

     苏静扶着叶宋的后颈抵着她的额头,闭眼深呼吸了好几回,才低哑道:“我送你回去。”

     叶宋也糊涂得很,全然不晓得自己干了些什么。只在被苏静打横抱起时,她眯着眼睛懒洋洋地看了一天卷白的天边,问:“回哪里?”

     “将军府。”

     叶宋歪了歪头,靠在苏静怀中,缓缓睡去,喃道:“回宫里。”

     “为什么要回宫里?”

     “我不喜欢一声不吭地就走,这样会让人以为我是个逃兵。”

     “你以前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看法,你只是不想他误会你罢了。”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或许是不想被他看低。”

     叶宋睡了一会儿,撑起脑袋看着苏静,他的侧脸在夜色中显得有些清寒,但神色却柔和,与自己这很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有关他拒人千里的一面大大相悖,不由问:“贤王,你脑子没问题么?”w≥ww∧bi∧ge|替换

     苏静:“我脑子比你好使。”

     叶宋默了默,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苏静:“……叶宋你也跟我玩儿失忆是吧?”

     苏静赶在天亮之前,把叶宋完好无损地送回了凤栖宫。她歪着脖子睡在床榻上,苏静给她扶了几次枕,她也还是照睡在苏静怀里时的那般姿势歪着,苏静无奈,站在床边看了她一会儿,才转身离开。

     彼时他回到贤王府,虽说整夜未睡,待换上一身朝服之后整个人神采奕奕。他站在人高的铜镜前,自己理了理衣襟,弯起嘴角微微笑,一双桃花眼比晨光还闪耀。

     外头管家道:“王爷,外面马车已经备好了。”

     苏静收起笑容,恢复了平时一副严谨的模样,掸了掸衣摆道:“知道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