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86章 应该不算过分吧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环视了周围的侍卫一眼,似笑非笑道:“不用叫他们回避么?”

     苏若清道:“若没有见不得人的事,为何要叫他们回避?”

     “既然如此,说清楚了也好。”叶宋嘴角的笑容完美得全无死角,让人以为她真的没心没肺,她对苏若清说道,“你知道我是因为某种原因才进这皇宫里来,不会待太久,也不会做你的皇后。不管你做什么,用什么法子留住我,我的心始终不在这里。这皇宫很大很漂亮,但不是我叶宋该待的地方,我觉得时机成熟了,你若真是为我好就放我走吧,若是不想让我走,今晚我也必定会走。”

     苏若清看了她许久,才淡淡开口道:“这是你的选择,朕让你走。”只是还不等叶宋松口气,苏若清的视线越过她直接落在身后的苏静身上,倏地变得清寒而凌厉,又道,“贤王你也闯皇宫企图诱拐后宫妃嫔,好大的胆子。来人,把贤王抓起来,暂押大理寺朕明日亲审此案!”

     苏静全然没有方才大敌当前的严肃感和紧迫感,反而束手就擒丝毫没有要反抗的样子,只道:“臣无话可说,任凭皇上处置。”

     只要他同意放叶宋出宫,这没什么大不了。

     “慢着!”叶宋一声喝道。

     苏若清微微垂下眸光,王者气势浑然天成,那一刻仿佛他已不是记忆中清浅如莲的苏若清。不,他早就已经不是了。

     苏若清道:“如若你留下,贤王便算不得是诱拐。你还有何话可说?”

     叶宋勾起一边嘴角,要比不择手段就看看谁更加的不择手段,他可以一次又一次得要挟她,那不代表她每次都会就范。她道:“请问贤王诱拐的妃嫔是谁?”她指着自己的鼻子,笑意越发加深,“我么,好像目前为止就我和他在一起,可我算得上是皇上的妃嫔?我只记得我是暂居皇宫,可连一个封号都还没有吧?我算不得是皇上的人,皇上这罪名扣得可大了。”

     苏若清很明显地皱了眉,他似乎一句话都不想跟叶宋多说,径直下令道:“抓起来!”

     “我看谁敢!”

     要是叶宋回头,定能看见苏静脸上挂着懒洋洋的笑意,笑得舒心极了。他喜欢看叶宋这般张狂大胆的样子。只是很快他就变了脸色。

     叶宋这一吼,侍卫便稍有迟疑。叶宋随手抽出挽发的金簪,冰凉地握进手心里,仰着下巴,用那尖端抵着自己的喉咙,对苏若清笑若夏花:“你抓他试试,他就是诱拐我又怎样,我就是跟他有私情又怎样,随便你好了,现在我告诉你苏若清,我要走,他也要走。”

     苏若清周身的空气似乎都被他冷冽的气势冻成了寒冰,他一瞬的惊愕之后,双目渐渐蓄起了怒意,双手在广袖中握成了拳头,道:“阿宋,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苏静见那尖端碰到的肌肤顿时被划破,沁出了一粒血珠,亦是气急败坏道:“你这个蠢女人,刚刚还说什么来着!不许你这样伤害你自己!他是我亲大哥,我就是再怎么样也死不了的!”

     叶宋看着苏若清,冷笑一声,道:“我怎么突然觉得贤王你比以前还要天真呢。”说罢手上便狠一用力,簪子划破脖颈上的皮肤,鲜血横流,她红了眼,还直直看着苏若清,“你早就不是我喜欢的那个模样了。”

     苏若清闭了眼,背过身去,背影冷清又孤寂。她所喜欢的模样,本就不是他真正的模样。他只不过是回到自己本来的样子,守护比儿女私情还要重要的东西。就好比第一次遇见叶宋的那一天晚上,看见她被欺负,如果不是碰巧看见苏宸的玉佩在叶宋身上落了下来,可能他会冷眼旁观到最后。那时出手救她,只是觉得她有价值。

     最终他淡淡道:“让他们走。”说罢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

     叶宋不再抬眼去看,只低头看了自己满手的鲜血,无谓地“嘁”了一声,随手丢掉了那枚被染成了血红色的金簪。结果一转身,冷不防就被苏静抱了个满怀,他打横抱起她就猛地往宫门外面冲,慌慌张张地去宫外就近的医馆踢门找大夫。

     叶宋脖子上缠了白色的绷带,伤口够深,血浸湿了一层又一层。从医馆出来的时候,叶宋失血过多,有些晕眩,还是由苏静抱着走,她甚至都懒得反抗,道:“今晚好歹我也是因为你受的伤,抱我回去不算你吃亏。”

     叶宋的头发没了发簪挽着,尽数散落在苏静的肩头,苏静低头看着她,觉得那一刻她漂亮极了。但他视线一碰到叶宋脖子上的伤时,还是觉得很不爽。

     叶宋问道:“听说你前两天进谏说要皇上选秀封后?”

     “是又如何?”

     叶宋缓缓道来:“你不给自己找麻烦是不是浑身不舒服?”

     苏静:“是。起码我也让他浑身不舒服了。”但见叶宋满脸狐疑地看着自己,心里稍稍好受了一点,正声正色道,“请问二小姐这样看着我做什么?我脸上有东西?”

     叶宋又有些打消了疑虑,道:“你是不是去赈灾途中受了什么刺激?”

     “为什么这么说?”

     “总觉得你有根筋不对。”

     “那你说说到底是哪根筋不对。”

     叶宋看了看苏静,有些紧张道:“你现在有没有觉得头痛?说不定一会儿会眼睛充血、胡言乱语什么的。”只有那个时候,他才会想起一点点,“那种情况还是越少发生为好,万一有什么危险……”

     “我那个样子很恐怖吗?”苏静问。

     叶宋道:“是,很可怕……”她不知道还会发生多少次,苏静就会有生命危险,说没就没了。

     不知不觉就到了将军府。苏静想要去正大门敲门,把叶宋好端端地送回去,叶宋拉了拉他的衣裳,指了指巷子里的这面墙。苏静会意,便没有去打搅将军府的人,直接翻墙把叶宋送进了她的院子。

     叶宋踢了鞋就滚到了自己的床上,虽然这床比宫里的又窄又短,可是来回滚两圈,觉得舒服到不行。她趴在床上抱着被子就哼哼,瞌睡虫似乎一下子就钻脑了,道:“嗯嗯多谢你,出门的时候记得随手关门,能不能帮我把窗扇也支开一点……”

     苏静摸黑在她房间里走动,去到窗边打开了一扇窗,凉凉的空气流进了房间里,他又怕叶宋着凉,只留下指宽的一条缝。然后又走回来,站在床边看了一会儿,弯身把被子从叶宋身下解救出来,盖在她身上,道:“明天见。”

     他转身走了两步,叶宋忽然出声道:“苏静……”

     “嗯?”苏静在原地站定,没有回头,等着她的下文。被她这样叫,有一种不管她说什么,自己都会答应她的冲动。可是等了好一会儿,等来的却是叶宋均匀的呼吸声,不由失笑。

     她只是在梦呓。只不过梦里也梦见他叫他的名字,似乎也很不错。

     只觉得好久没有睡一个安稳觉了,浑身都累得脱力,酸酸疼疼的,叶宋一伸展四肢,便是一阵痛快。她一觉睡到大天亮,又以为是自己产生了幻觉,坐在床上冷静了好一会儿,仔细看看是她的房间不错,她下得床来,推开窗户,清晨清新的空气钻了进来,外面院子里树上树叶飘黄落下,留下的是一簇青翠,篱笆那里又长了几株常青藤,一切都显得宁静而美好。

     窗棂上停靠着一只小鸟,耸着小脑袋不断地啄啊啄,因为叶宋突然打开窗而受到了惊吓,扑腾着翅膀在院子里飞,叽叽喳喳的,扰了树上的其他两只小鸟,不一会儿就飞出了院子。本书最快更新地址:【】

     叶宋眯着眼,在窗前站了好一会儿,勾唇笑了起来。

     她转身在房间里走动,赤脚踩着地板,地面上铺着的绒毯十分柔软,一边走一边就脱掉了自己身上这一身格格不入的群裳衣袍,随手丢在了角落里。

     叶宋站在衣柜前打开衣柜,随手用五指把自己的头发抓起来,用一根青色的发带束着,她取了一身自己惯常穿的衣服,从里到外慢条斯理地穿起来。

     怎知,里衣才穿到一半,突然外面就来了人,连敲门都不会,直接冲开房门走就进来。叶宋肩头裸露,心想着来的人不是阿青必然就是新进门的大嫂,面不改色地回头看去,果不其然,正是百里明姝站在门口,虽然逆着晨光,但她一副北夏已婚女子的打扮,倒非常好看。

     百里明姝挽着手臂倚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看叶宋穿衣服,笑了起来,道:“我就知道不会很快的。”

     叶宋头也不回,兀自整理着自己的衣裳,懒洋洋道:“就知道什么,我没有暴露狂的喜好,进来不敲门也就算了,起码关上房门应该不算过分吧,是吗大嫂?”

     百里明姝笑容明媚,随手关了门才走过来,站在叶宋身后,伸手帮她整理了一下后襟,道:“大家都在等你吃饭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