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3章 走着瞧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直到下早朝,叶宋都没提起什么兴致。本文最快\无错到 抓 机阅 读.网百官陆陆续续地退出,李相转身就朝叶宋走来,双目颇有些凌厉,李如意与他倒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不过李相不服老不行,他的眼神再凶狠对于叶宋来说也没有什么杀伤力。

     叶宋勾唇笑笑,道:“听闻相爷身子骨好些了,这就来上早朝,一天也不肯耽搁,如此为国为民,实乃社稷之福。只不过相爷千万保重身体,切莫再活活给气昏过去了,不然哪经得住几回死去活来的。”

     李相看着叶宋那笑脸,只觉得万分碍眼,恨不能亲手把她撕碎,一时气血上涌勉力站定,挥袖就毫不客气地往叶宋脸上打去,不等叶修上前帮忙,叶宋也不再会像上次任由李如意随意动手扇脸那般,而是轻巧灵活地侧头躲开,使得李相打了一个空,身体踉踉跄跄地往前倾。叶宋微微弯身,温文有礼地伸手扶了扶他,善意地提醒道:“相爷小心,若要是在这里摔了,就又是我的不对了。”

     李相嫌恶地拂开她,转身怒瞪着双眼,颤声道:“又是因为你!故儿的死是因为你,现在如意进冷宫还是因为你!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祸国殃民的妖精!为什么皇上屡次三番地被你迷惑!”

     他一醒来,就有门臣向他汇报近日朝中的情况,自然免不了叶宋入宫一事,以及李如意被打入冷宫究竟是何缘由,也是清清楚楚。

     叶宋温和地对李相笑说:“不管是叶家还是我叶宋,向来都是恩怨分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相爷对我叶家做过什么,你我都心知肚明,李故的死你还要旧事重提的话,恐怕你该怨的人不是我而是相爷自己。至于贵妃娘娘李如意,若非她投毒蓄意谋害我,会有如今的下场吗?”

     李相颜色变几变,愤恨地甩袖冷哼一声,道:“好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儿,既然如此,那就走着瞧!”

     叶宋负着手笑睨着李相离开,道:“不管你这老东西有何招数本事,尽管使出来,我要是怕你,现在就不会好生生地站在这里。”

     等到李相走出朝殿大门了,叶修才道:“阿宋,你不该惹怒他。”

     叶宋问道:“我不惹怒他,他就不会找上门来吗?”

     “你和李如意究竟怎么回事?”叶修一边走一边问。

     叶宋淡淡道:“就发生了一点不愉快,方才你也听到了。”

     “她投毒害你想要你的命,那只是一点不愉快?”

     叶宋前脚跨出门口,抬头对叶修笑了一下,道:“对于我来说,是。大哥用不着担心。”

     叶修抿了抿唇,道:“目前看样子,李如意在冷宫中必是已经待不长久。”

     叶宋没有再回答他,将将走出门口往前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转身回头看向朝殿门口的带刀侍卫,愣了愣:“陈明光?”

     眼前的侍卫,一身飞鱼锦服,脚踩黑靴,腰佩红带长剑,端端正正,英姿飒爽,可不就是陈明光。他这般穿戴,竟有种别的说不出的刚健英气。

     陈明光弯身行礼,道:“二小姐。”

     “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宋看着他问,且这飞鱼锦服不是一般的侍卫就能随便穿的。

     陈明光道:“大统领有令,先在这里适应一段时间。”

     “你不是禁卫军吗?”

     “现在成为受皇上直辖的大内侍卫了。”陈明光转而又道,“陈某在职不宜多言,二小姐请便。”

     回去的路上,叶宋问叶修:“是禁卫军好还是大内侍卫好?”

     叶修道:“官奉待遇及品阶的话,当然是大内侍卫好。且看陈大人那一身锦服便知。只是真正的大内侍卫训练十分严格,百里挑一。陈大人是个正直的人,看来皇上已经把他收归己用了,能得大统领亲自调教的话,前途不可限量。”

     “怎么个不可限量法?”叶宋挑挑眉。

     叶修看她一眼,道:“他会是下一任的大内侍卫大统领。”

     大内侍卫大统领,听起来是很光鲜,只不过他会为皇上鞠躬尽瘁,许多事都不能自主,如归已那样,连娶妻都做不到。可是这对于一个被贬职的人来说,未尝不是一个很大的机遇。

     出了皇宫,叶宋随叶修一道去教练场。她已经很久没有去那个地方了,身手有些生疏,就连赫尘也变得非常乖张,似乎在埋怨她很久不带它来马场酣畅淋漓地跑上两圈。一到终点,叶宋勒住马缰,赫尘蹄扬黄沙,嘶鸣不已,很是痛快。

     叶宋骑马回来,刘刖迎着阳光眯着双眼,斯文笑道道:“多日不见,二小姐的马技还是这么好啊。”

     她手里挽着长弓,扬臂一箭射出去,正中靶心,回头看了看刘刖,道:“我不仅马技还是这么好,其他的功夫也一样的好,你要不要试试?”

     刘刖刚说了一个“不”字,冷不防一条鞭子如银蛇从叶宋手上蜿蜒而来,直逼他面门,他腿一软就蹲了下去,堪堪躲过,惊道:“二小姐,说话就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易动手?”

     “刘刖你要不要脸,你他妈一次、两次,见一次就坑我一桌,你不欠揍谁欠揍?”

     众人一致点头:“对,这样太不要脸了,委实欠揍!”

     刘刖抽着嘴角道:“喂,你们才不要脸,难道你们没吃?吃得比我还多吧?”然后鞭子又来了,他一边躲一边劝,“二小姐别这样,大家很久没见面,高兴嘛……那天反正不是二小姐掏钱,二小姐这么着急作甚?难道替贤王心疼了钱不成?”

     只要叶宋想实抽,刘刖不管怎样躲都是躲不掉的。她鞭子末梢,十分灵活地往刘刖手背上打过,霎时出现一道红痕,刘刖痛得直抽气。她道:“我最烦欠人人情,你好意思让贤王请客,我都替你不好意思。”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反正又不是我们欠贤王人情……啊当我什么都没说!”

     傍晚时,叶宋骑着马往街上飞驰而过。稳稳当当地在素香楼门前停了下来。

     素香楼里今晚可算热闹,里里外外亮着红灯笼,姑娘们于门前揽客好不风情,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她也是从白玉口中听说今天晚上素香楼里要举办一个花魁大赛,为了与同行竞争,这样的花魁大赛次数是越来越频繁,但前来看热闹的客人们一点也不见减少。

     叶宋算是其中一个。她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况且今天晚上,大家伙一致被迫同意把叶修拖住,好让叶宋在素香楼里玩耍个痛快,权当是兄弟们对她的补偿。

     临走前,叶宋往他们身上一人摸了一把,将他们身上的零钱全部搜出来揣进了自己的兜儿里。

     季林就很心疼,因为他身上搜出来的最多,有近十两,哭丧着脸道:“二小姐,那可是我娶老婆的钱,你悠着点儿。”

     “娶老婆,等你有老婆了我加倍还你。”

     叶宋掂了掂手里的二十几两银钱,道:“说实话,就这点儿,想买个姑娘塞牙缝儿的都不够。只能听听小曲儿就罢了。”

     “呵、呵呵……二小姐去那种地方,也只能听听小曲儿,还想干点儿别的啥也没工具啊!”

     众人憋笑。

     眼下叶宋从马背上一跳下,便有小厮来帮她引马,另有两位姑娘争先恐后地上前揽着她进去,道:“这位公子今晚可算赶着好时候了,快快里面请,现在还能找个好位置坐下呢。”说着两位姑娘就各自上报了自己的名字,并央叶宋一会儿一定记得看她们的表演。

     这等于是变相地在给自己拉票么。

     只不过楼里真正的红牌是不会出来这般迎客拉票的

     楼下大堂里拥堵得座无虚席,楼上的空位倒是很多,只不过一个桌位需得花十两银子,没有多少人舍得。在二楼落座的都是一些便服达官显贵。叶宋上得二楼来,环视一周,视力颇好,就能认出几个大约眼熟的。

     叶宋也随意找了一个位置落座,将桌位钱放在小厮的托盘内,小厮就安静地退下了。这里的布置与梨园里的相差无几,桌位与桌位之间用纱帐隔起来。这纱又是用的粗纱,将视线隔得模模糊糊、朦朦胧胧。

     叶宋坐在椅子上,身子往后仰着,靠着椅背,双腿笔直交叠齐平地搁在另一张椅子上,不由歪了歪头看着隔壁。

     隔壁坐的什么人也不是很清楚,他身边依偎了一个姑娘,两人你欢我爱调情挑逗,眼看着就要收不住火了。男人的手掌在姑娘身上游来游去,衣衫半敞半落,难以抑制地低吟出声,欲拒还迎的模样,说着:“官人你好坏~”

     叶宋单手支着侧脸,眯了眯眼,看得兴味缭绕。

     她始忆起,仿佛很久很久以前,她也是这样,看见隔壁在上演着这样一出戏码。

     那男人实在太猴急,忍不住就把姑娘压椅子上埋头乱啃一通,姑娘哪里受得住,娇喘两声,一偏头,恰恰撞上叶宋饶有兴味的眸子,惊了一惊,忙推了推身上的男人,声音娇软得似能滴出水来一样,道:“官人别……别这样……有人在看呢……”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