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4章 不是什么人都能逛青楼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男人不情不愿地抬起头来看着叶宋,道:“看什么看,没见过男人快活吗!你要是憋得慌,也可拉个女人来快活。

     @手机端阅读请登陆M.Zhuaji.org”

     叶宋笑笑道:“我没有恶意,你们继续。”

     那姑娘不怎么愿意了,可男人正在兴头上,不顾姑娘软绵无力、有还胜无的挣扎,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就把姑娘摁在椅子上就地正法。

     叶宋没再看,视线落在楼下的台子上。可能是隔壁的两人知道她能看见也能听见,遂更加的兴奋敏感,叶宋耳边回荡的一直是那令人羞耻的喘息声。

     叶宋勾唇笑了一下,忽而开口道:“光天化日之下,你们这样,似乎不太好吧。”

     后来男人直接搂着那姑娘离座进房去快活了。

     叶宋支着下巴,眼睛看着台上已经开始在对看客们说话了,惹得下面一片哄闹声。她眼睛虽在那里,但思绪却飘得有些远。

     这样的场景未免太过熟悉。她想了一会儿,才想起第一次见到苏静的时候,也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合吧。

     那时她觉得苏静的确是一个烂得透透了的烂人,京城第一王爷的名号安在他身上简直是再合适不过。

     可是这样一个人,她也没想到后面会和他越走越近。只能说明,她也不是什么大好人,否则怎么可能会和一个烂人有那么多趣味相投的地方。

     人就是这样,内心里越是寂寥的时候,越是想要往人多的热闹的地方凑,越是想要努力地迎合这个世界,不管它有多么的糟乱。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感觉到自己还没有被抛弃。

     苏静的行为再放荡,可他的内心里永远有一片纯白的不是谁人都可以踏足的地方。

     现在再想想,叶宋依然觉得自己不是什么大好人,但苏静绝对不是什么烂人。叶宋想起有关他的过去的种种,时间过得飞快,短短就是几年的时间过去了,唇边不禁漾开一抹说不清苦涩也道不明欢喜的笑容。

     正逢第一位姑娘出台表演,她表现得就好像看着姑娘在微笑。

     这时,纱帐被打开,清秀端正的小姑娘端了两杯上好的茶,放在叶宋桌边,袅袅茶气瞬时将空气也浸染了那芬芳扑鼻的茶香。叶宋回过神来,不咸不淡地看了她一眼,似笑非笑地端起一杯吹了口气,小抿了一口道:“这茶也是免费送的?我不记得我有点过茶,只不过既然你已经送来了而我也已经喝了,你再告诉我你是送错了地方我也不会另付钱的。”

     小姑娘在这楼里磨得圆滑,每天接待来来往往的客人也算见惯了人情世故,但像叶宋这样穿着体体面面的但是说话却如此直接、摆明了耍无赖的人却是见之又少。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僵了僵,并没有慌乱,而是侧身指了指外面道:“外面的公子已经为这位公子付过茶钱了,公子请放心饮用。”

     “付过茶钱了?”叶宋眉梢一抬,随着小姑娘出去时也循着看出去,恰好纱帐被撩开,外面的公子缓缓走了进来。

     叶宋又愣了。

     苏若清这几日倒像是阴魂不散,叶宋感觉他闲得很蛋疼。他撩了撩绣着暗色云纹的精致的衣角,在叶宋旁边落座,随手拨了另一杯茶,语气闲淡道:“没来过这里,这茶如何,还能入口么?”

     叶宋道:“对于我们这些粗人来讲,这茶已经算是高雅。但对于有些高雅的人来讲,可能就是粗茶了。”

     苏若清还是用茶盖拂开上面漂浮的茶叶,端起来品尝了一下,道:“人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入乡随俗才最好。这茶也不算粗茶。”

     叶宋不想跟他拐弯抹角,径直道:“你来这里干什么?”不等苏若清回答,眼眸一转,眼底浸着惯常的笑意,只不过对着他时再也不如当初那么温暖,反而像是敷衍,“莫不是你也听说了今夜素香楼选花魁,来瞧热闹了?那可要好好看着,这楼里的姑娘有些相当不错,丝毫不比你后院里的那些差,若是看上了清伶,带回去安置在后院里也很好。听说,大臣们都在催你甄选皇后了,如果你想在这里……”

     苏若清打断她道:“我是来微服出巡的,碰巧撞上了就进来坐坐。在座的,有不少朝廷当职官员,还遇上了你。”

     叶宋云淡风险地笑着长吁一口气,手往后搭在椅背上,道:“是啊,每次都好巧。”

     随后叶宋没再和苏若清多说什么,两人静静地看着下面台子上不断更替出现表演的姑娘。楼子一片盖过一片的欢呼声和掌声,将两人的沉默驱赶到无人发现的角落里。好似这些热闹与他们没有一点关系。

     随后姑娘们全部出现在台子上,由看官出价,竞价最高者当晚可抱得美人归。许多姑娘的初夜都被人以不菲的价格买走了,一些红牌平日里甚少接客,因而今晚抢着要红牌的出价也不低。

     这里的出价都是以黄金计算的,当选花魁的姑娘最高价被抬高到了五百金。

     原以为五百金就算不错了,当年叶宋在这里时花魁最高才三百多金,不想这时有人淡淡道了一句:“六百两。”

     再无人往上抬价。

     叶宋左右张望,都不见叫价的人是谁。直到苏若清轻轻叩了两下桌面,叶宋侧头看着他,一口茶水险些没喷出来。

     这根本不是苏若清的作风。起码在叶宋的认知里,苏若清忙得从来没有时间逛青楼,他的后宫那么凋零,根本对这种事不感兴趣,现在苏若清来则来了,居然还出价买下花魁。

     叶宋也不晓得自己心里什么滋味,像是被一根尖尖的鱼刺卡着,强行挣扎不得,否则定是血肉模糊。苏若清低低笑道:“所谓一掷千金换佳人一笑,也不过如此了,只是这样,我会不会提早成为一个昏君?”

     叶宋点点头,道:“会的。”

     “但是我也想能够有一段时间拿来挥霍,让我觉得这世上除了阿宋的笑容,一切都觉得没所谓。”苏若清缓缓说道,“虽然我不知道这段时间长或是短。”

     叶宋怔住,那根鱼刺从心尖卡到了喉咙,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那花魁的确美艳不可方物,她上楼来朝苏若清走来,双瞳剪水尽是温柔笑意。那烈火般的红唇,白瓷般的皮肤,以及妖娆的身段,无不彰显着这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苏若清又是一位清俊公子,身上流露出来的冷清气质,非一般人所能比拟,花魁姑娘看样子在为苏若清买下她而感到庆幸。只不过要是把她放进后宫里,定然是不合适的,指不定要闹出多大的风波,在外面玩玩就好。

     叶宋把心中所想如实地告诉苏若清。

     苏若清起身,低垂着眼帘看着她,道:“走吧,去房间。替你买的。”

     叶宋:“……”

     花魁姑娘的房间无疑是整个素香楼最豪华的姑娘房,里面的一切都是崭新的,垂地帘帐、紫炉香烟、桃粉绣床,无一不彰显着一种的韵味。除此之外,房间里的琴棋书画,也一应俱全。的确是个与风雅并存的所在。叶宋和苏若清落座以后,花魁姑娘尽管有些诧异两位公子同时进房,但还是从善如流地亲手烹茶,红袖生香美不胜收。

     叶宋玩味道:“今夜我与这位公子都宿在姑娘房里,不知姑娘可否会介意?”

     花魁姑娘怔愣了一下,随即万种风情地笑道:“既然两位公子买下了我,今夜我便是两位公子的人。”

     叶宋捧着茶,笑眯眯地端视着面前美丽的女子。她在给苏若清斟茶时,身子若有若无地往苏若清身上靠去,衣襟下那两抹若隐若现的酥胸简直令人血脉喷张,只不过苏若清却不为所动。

     叶宋真有些怀疑,他是不是个正常的男人。

     刚这样一想,她便神色一暗,移开了眼去。他是个正常的男人,同样会和别的女人男欢女爱,只不过是她有些碍眼。

     苏若清适时道:“给她唱两首曲子吧

     花魁姑娘应了一声“是”,盈盈起身,手顺势搭在了叶宋的肩膀上,柔软得像棉絮,往叶宋肩上捏了捏,叶宋舒服地眯了眯眼,亦伸手往花魁姑娘的手背上摸了一把,触感柔滑细腻回味无穷,可花魁姑娘已然从叶宋身后绕过去,欲拒还迎地抽了手,掩嘴低笑两声。

     叶宋啧然道:“果然是个。你这般,不晓得有多少男人为你神魂颠倒。”

     “我今夜就只是公子的人。况且别的男人,又有几个堪比得上公子的气度的。”话语间,花魁已然在古琴前款款坐下,裙角铺地,像一朵盛开的牡丹花,雍容华贵。她轻拭琴弦,旋即调好了音,琴音从她指尖流淌,婉转歌喉轻轻唱和,曲调柔和,让人不自觉地放松,竟是难得的享受。

     花魁的琴和嗓,听起来并不如她人一样轻浮夸张,而是自有几分清丽。

     叶宋手指轻轻叩着桌面,不由自主地打起了拍子,也随之哼起了调子。

     苏若清则沉默着,面无表情地饮茶。

     兴到浓时,花魁起身水袖轻舞,形态曼至极。她转了几个圈儿,问苏若清:“不知公子可会抚琴?能否为我弹奏一曲?”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