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5章 又是可恶的老鼠夹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把琴拿了过来,坐在叶宋身边,琴放在那双膝上,就弹了一曲很适合跳舞的小调。

     叶宋笑看着花魁在房中翩翩起舞,眼底里的笑意温度陡然变凉。这曲子她还记得,纵使她不通音律,可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天晚上在如意宫里,他弹的也是这同样一首曲子。

     苏若清不经意间一瞥,看见了叶宋的表情,手指上的一个音符便错了。可眨眼间叶宋就已恢复了常态,捉住了花魁的长袖,轻轻把她往身边一带,手就在她腰间捏了一把,似笑非笑道:“腰肢好软,好香。”

     可是当花魁的长袖往苏若清的琴弦上滑过时,苏若清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如若无睹。

     花魁便笑趣道:“这位公子好不近风情。”

     叶宋亦是笑道:“天底下没有哪个男人不喜欢美丽的女人,也没有哪个男人能够完完全全克制住自己的。放宽心,他只是暂时看起来不懂风情而已,这漫漫长夜,还怕他不就范?”

     苏若清的琴音戛然而止,侧头看着叶宋。

     叶宋拍拍花魁的手,道:“这种时候不喝点酒怎能助兴,宝贝儿去拿点酒来,咱们边喝边划拳。”

     花魁依言去门外让人送酒。

     苏若清才轻声对叶宋道:“一会儿我们该回去了。”

     叶宋支着下巴闭着眼睛,仿佛还没喝酒就已经如痴如醉了,摆摆手道:“良辰美景,佳人相伴,就这样走掉了岂不可惜。况且后面还有春宵一刻值千金呢。这美人儿是你买给我的,甚得我意。”

     苏若清挑挑眉:“你还想和她春宵一刻值千金?”

     这时花魁美人儿拿了酒来,叶宋的注意力很快从苏若清身上移开,落在了酒上面,再没有回答苏若清。她没想到,花魁美人也会划拳,两人喝得不亦乐乎。

     叶宋道:“看不出来,你连市井这套也会。”

     花魁饮了一杯酒,饮酒的姿势也充满了诱人,她道:“在这素香楼里,是一个人流嘈杂的地方。要是不都会一点儿,迟早要被淘汰的。”说着便对叶宋笑了笑,“我要是不会的话,怎么能陪好公子让公子尽兴呢。”

     不知不觉就夜深了,最终花魁还是不胜酒力,被叶宋灌趴下。叶宋把她扶去床上躺下,眸色滟潋但十分清醒,伸手摸了摸花魁的脸蛋,抬头看着苏若清轻笑两声:“现在她是你的了。”苏若清皱了皱眉,叶宋站起来,走到门边打开房门,头也不回,又道,“祝你玩得高兴。”

     只是叶宋前脚刚走出素香楼的大门,迎面吹着冷风,苏若清后脚就出来了,手里牵着叶宋的马赫尘。现在叶宋不宜骑马,他便拍了拍马背,让赫尘自己跑回去。他扶着叶宋的手臂,道:“我送你回去,你喝多了。”

     叶宋抽了抽手,靠着墙,仰头闭着眼,月色洒在她宁静的微微含笑的脸上,混着素香楼里红色的灯笼火光,有种别样的妖娆。她张口,声音微哑,伸手比划了一下,道:“六百金呢,就陪弹弹琴唱唱曲儿,跳跳舞喝喝酒,连睡也不睡一下,就算完了,要挥霍也不是你这样挥霍的。那样一个大美人儿,谁见了都会蠢蠢欲动的吧。”

     苏若清坚持扶着她,道:“我没兴趣。”

     叶宋“嘁”了一声,道:“我不信。”

     苏若清问:“你见过我对谁有过兴趣?除了你。”

     叶宋又抽出自己的手臂,自己孤单地往前走着,良久才道:“不管你怎么说,在这种事上我都不会再信你。人真的很容易,就会被甜蜜的表象所迷惑。也很容易,一败涂地。”

     “阿宋。”苏若清在原地站定,深深地看着叶宋。

     叶宋的背影往前走了又走,才停下,缓缓转身,眼神带着迷茫:“嗯?”

     “你要我怎样,才能再信我?”苏若清问。他一步步朝叶宋靠近,踩碎了一地的月光,最后站在叶宋面前,半低着眼帘视线落在她的脸上,“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可以从头来过,可以从一开始就毫无保留地对你好,可以从一开始就不让你那么坚强那么勇敢那么辛苦,可以从一开始就让我疼你宠你而不是让你来为我付出。”

     “你做得到么?”叶宋沉默了很久,忽然问。不等苏若清回答,她又道,“你做不到,因为你是皇上。”

     “因为我是皇上,我可以做到天下人都做不到的许多事,更何况是爱我自己所爱的女人。”苏若清道,“我可以去努力,可以去尝试,我的身份不能成为我爱你的阻碍,我要把它变成我爱你最有力的武器。”

     不管这话是不是出自苏若清的真心,叶宋她想,那一定是出自苏若清的真心,不然她为什么还是会觉得如此心痛。她以为,认清了自己的位置之后,一定能够很成功地全身而退的。

     叶宋捂着心口,皱着眉头,缓缓蹲在了地上,大大地吸了两口气,道:“幸好你没有早前对我这样说,否则的话,可能我这辈子都只会在你这棵树上撞死。”

     苏若清也蹲了下来,将叶宋揽进自己怀中,下巴蹭着她的头发,说道:“现在,我这么说的时候,已经晚了么?你能不能原谅我?”

     叶宋拍拍自己的额头,从苏若清怀中挣脱出来,站起来继续往前走,走完了一条街才道:“实际上我已经原谅你了,但我想那与感情没有关系。”

     “没关系,我会等。”

     苏若清并肩与叶宋走着,片刻又道:“今日,李相在御书房门前跪了一天。”

     “嗯,”叶宋点点头,了然道,“他一定是求皇上放李如意出冷宫。”

     “阿宋你怎么看呢?”

     叶宋眯着眼睛看着前方浓浓的夜色,嗤笑一声道:“皇上能够这么对我说,想必心中早有决断,何必问我。有关江山社稷,皇上比谁都算得清楚,皇上要放李如意出来,我要是说不愿,你就不会那么做了么?”

     叶宋笑意盎然地回头看着苏若清。

     苏若清想了一会儿,道:“你若是不愿,可让李相多跪两日,也可等李如意出来以后我让她给你赔罪。李相是我的恩师,李如意是父皇还在时指婚给我的,我能坐上皇位,有李相很大的功劳。虽然李相倚老卖老,李如意张扬跋扈了些,但我不能忘本。”

     “不必什么赔罪,”叶宋平静道,“你能告诉我这件事,对我来说已经很不错了。我知道,你会放她出来的,你应该这么做。”

     可是知道应不应该是一回事,心里难不难过又是另一回事。

     “我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大度”,叶宋顿了顿,又道,“你不是傻子,不可能查不清楚,李如意并没有给我投毒,是我自己投毒诬陷的她。”

     苏若清身体震了震,低低地问:“为什么。”

     叶宋云淡风轻地笑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看不惯她罢了,后宫中不就是这样一个斗得你死我活的地方吗,我不过是进一个村守一个规矩罢了。”

     苏若清没有说话。

     叶宋又笑问:“苏若清,要是李如意是真的投毒害了我,你也会放她出来吗?”苏若清默然了一会儿,刚想说话,叶宋竖着食指在唇上,“嘘,你还是不要告诉我。”

     “你做的一切都是你所处的位置该做的,怪只怪我一直没看清我自己的位置。”到家时,叶宋悠闲地走上石梯,站在门口然后回头,对苏若清笑,“我不会怪你,因为那是我自己的错。我到了,你回去吧。”

     苏若清眼睁睁看着她从将军府的大门进去,那一抹柔和高挑的身影随着大门缓缓合拢而消失在了里边。苏若清想不明白的是,她口上说着原谅了他,到底是为什么还要把他推拒千里?

     叶宋回去自己的院子,摸黑在房间里坐了许久。她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时间不知不觉就流失,等到想搞清楚时才发现脑袋里空空的原来什么都想不起来。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比

     外头月色西斜,她起身关掉小窗。却在这时,冷不防听见了窗外的一声闷哼。叶宋一愣,打开了窗户,一张人脸从下面冒出来,凑得极近,几乎与她鼻尖抵鼻尖,那脸上的表情却是臭得皱成了一团。

     叶宋本能性地挥手就揍去。

     那张脸立刻往下缩去,苦哈哈道:“别打,是我!”

     这下子叶宋听清楚声音了,是苏静。她回身去点了灯,见窗台上半天没个头再冒出来,而是先伸出了一只手,手里拿着一只黄油纸袋,纸袋内装的是热腾腾的烤好的羊肉串。

     叶宋本来不觉得饿,可是看见了之后才发觉自己晚上都没有吃什么东西,立刻就有些饿了。

     苏静在外面的窗台下唏嘘道:“别误会,我只是来给你送零食的并没有什么恶意……可是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篱笆里会有老鼠夹……呲,好痛……”

     叶宋抽了抽嘴角,走到窗台便往外一看,一边从纸袋里抽出一根羊肉串叼进嘴里,见苏静蹲在外面,脚上的确是夹了一只老鼠夹,不禁眉梢笑意连连,道:“这老鼠夹不是跟你贤王府学的么,现在看来还挺有作用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