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7章 约你看烟花好不好?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李如意满怀希望地抬头问:“真的吗?”

     公公道:“可不是真的,相信不过两天皇上就会让娘娘出去的,娘娘且宽心等着吧。”

     公公和苏若清走远以后,李如意连忙爬起来,擦干了脸上的泪水,去找了那面蒙尘的铜镜,坐在铜镜前梳头发。

     今年的中秋来得格外的晚,正值深秋秋寒浓重的时节。皇宫里如往常一样,要开一场宫宴。不仅朝堂群臣要参加,后宫里为数不多的妃嫔们也要参加。这后宫之中往常都是李如意在做主,今年的中秋苏若清吩咐了另外一位比较德高望重的妃嫔来操持。

     但是苏若清却有了一个理由来大赦后宫,放李如意出冷宫,虽剥夺了她贵妃的封号,但也还是处于妃位。

     中秋节这天下午,宫女们手捧华服首饰,络绎不绝地出入冷宫,迎李如意回如意宫。她从前奢侈惯了,排场自然少不了,不可能寒酸地出冷宫,故而宫女们就在冷宫里给李如意梳妆打扮了一番,头挽高高雍容的发髻,步摇金簪插满了头发,耳戴剔透的翡翠耳珠,着了一身牡丹金纹袍服,在踏出冷宫宫门时宫人簇拥容光焕发。

     别宫的姐妹们都来相迎,但李如意颐指气使的性子有所收敛,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只与各宫妃嫔们寒暄几句以后就回去了自己的如意宫。

     一整个下午她都在清洗身上的污垢,回想起自己在冷宫里的每个日日夜夜,那简直是噩梦一般的存在,才觉眼下的锦衣玉食实在太难得。

     偌大的浴池里放了温热的浴汤,水面上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空气中也飘散着一股醉人的花香。李如意不断地搓洗自己身上的每一个地方,宫婢来到李如意身后,道:“娘娘,奴婢伺候娘娘沐浴吧。”

     李如意回头一看,见是一个面生的宫女,并不年轻,一举一动都透着一种成熟老道。不等李如意问,宫女就自顾自道:“奴婢是娘娘进宫后才入相府的丫鬟,这些年一直侍奉在相爷身边。相爷担心娘娘在宫里无人相助,遂打点奴婢进宫来服侍娘娘。”

     李如意听后心中一暖,道:“我爹身体怎么样了?”

     “娘娘无需担心,”那宫女道,“相爷身体已经痊愈得差不多了,相爷让奴婢带话给娘娘,娘娘现在要做的是尽快讨得皇上欢心,重拾往日恩宠。如有可能,尽快给皇上添一个龙嗣。”

     李如意苦笑一下,道:“说得容易。本宫进宫这么多年,时至今日才算彻底明白,不曾得动过皇上的半分真心,这么多年的陪伴于他而言也是毫无意义。每次侍寝之后他都会给本宫喝一碗避子汤,莫说现在难以近他的身,就是那碗避子汤也无法让本宫怀有龙嗣的。”

     宫女边帮李如意洗头发边道:“娘娘稍安勿躁,现在娘娘重回如意宫,一切总会有机会的。娘娘眼下要做的便是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入席今晚的宫宴,莫叫别宫的人占了头彩。”

     李如意“嗯”了一声,不再言语,闭上眼睛好好享受。她心里清楚得很,争不争结果都一样,但是以她的身份和所处的地位,又不得不争。

     这中秋宫宴,朝中大臣自然要入宫参加的,将军府里的大将军就有点苦恼。今年叶修打定主意在家陪媳妇不去,叶宋打定主意在家陪妹妹不去,将军府就只有大将军一人当代表前去。

     中秋节本来是一家团圆的时节,大将军却不能能家人一起过节,怎能不苦恼。关键是,将军府一吃过午饭,就开始热热闹闹地张罗晚上赏月吃点心的事情了,整个府上都充斥着浓浓的节日气氛,更甚者,几个姑娘家凑一堆开始研究月饼的做法,叶宋懂得比较多,就都进厨房做月饼去了。

     虽然有失败,但也有成功,时不时厨房就飘散出甜甜的月饼香气。

     叶宋来了这古代这么久,亲自下厨的次数屈指可数。做月饼这回事,她兴致浓厚,英姑娘和叶青嘴馋,专门负责试吃,一旦觉得味道还不错的都留着,继而准备做下一种口味。

     做完了果肉馅儿的又开始做荤馅儿的。

     北夏还没有哪家点心铺的月饼是像她这样做的,就连叶修说去宫里吃了那么多次也没吃到过这种。

     叶宋便笑眯眯道:“那是自然,这是叶氏牌独家秘制。”

     后来她做了一种牛肉口味,还没出炉时香气就已经异常浓烈,旁边英姑娘和叶青馋得直嚷嚷。可是眼看着快要出炉时叶宋忽觉自己耳根子清净了,她来不及多想,一边戴上隔热手套一边道:“相信我,这一炉的月饼一定是所有月饼中最赞的。”

     随后将木制烤箱一拉出,香气扑鼻,白色的热气蒸腾往上。烤箱中放着一只只被烤得金黄的小巧月饼,看起来可爱极了。她一边捏着耳朵把烫手的月饼拈进碟子里,一边就听身后有个声音满含笑意道:“真那么好吃,闻起来倒很香。”

     叶宋挑挑眉,顺口似笑非笑道:“叶氏独家秘制的牛肉馅儿月饼,不好吃不要钱,不信试试。”

     一只手便从叶宋的肩后伸到了她面前的碟子里,捞了一只月饼。叶宋看着那手指修美、指端干净整齐且均匀有力,不是英姑娘或者叶青的手,也不是叶修的手,不由回过头去一看。

     见苏静站在她背后咫尺,正将香喷喷热腾腾的月饼放到唇边,红润的唇轻轻一启,咬了一口。苏静闭着眼睛细细咀嚼,然赞不绝口地笑说:“果然不一般,很好吃。”

     苏静吃完一个还想捞一个,被叶宋移开碟子,问:“你怎么来了?”

     苏静凑着身子还想再接再厉捞一个,道:“这香味都已经飘到贤王府了,我是循着香味来的。二小姐,再给我吃一个。”

     叶宋嗤笑一声,偏不给他吃,道:“这嘴贫得随便哪个姑娘听了想必心里也跟灌了蜜似的,只不过我不吃这套,贤王说得再好听也没用。”

     “再给一个。”

     叶宋端着碟子转身就走,道:“不给,一会儿贤王还要入宫参加宫宴吧,去宫里吃,宫里的御厨做得比我的好吃多了。”

     “宫里的御厨做得才没你的好吃,最后一个。”

     两人三讲句话后,竟在厨房里你争我抢了起来。并不是叶宋吝啬这一碟刚出炉的月饼,只是她就是不想叫苏静得逞,苏静越想要的东西她越不给这样才显得有趣味。可这样的恶趣味,不晓得从什么时候开始培养起的,更不晓得为什么会在此时此刻流露出来。

     大抵,是苏静太死皮赖脸了。

     厨房本就不宽敞,叶宋的衣角在白色的蒸汽中飘拂,苏静也不客气,非得要吃到叶宋做的月饼不可。时不时一只水瓢或者一根长勺敲落在地,闹得呯呯砰砰的,叶宋一边躲一边尽量扶稳厨房里的各种用具,尽量避免落在地上,这样就叫苏静占了上风。

     叶宋不服气,堪堪一转身准备溜出厨房,岂料不慎碰到了旁边的碗柜。碗柜里摆放着各种碗具,被她这一躲一碰,晃荡了一下,随后竟有倒下来的趋势。

     叶宋躬身护着月饼,用后背去迎接倒下来的碗柜。

     “喂小心!”话音儿一落,苏静立刻移步至叶宋身后,一手揽住了她的腰,语气隐隐有些绷紧,道,“这种时候你第一时间不是躲却是要护住你的月饼,之前不见得你这样傻的。”

     叶宋直了直身道:“这月饼做失败了五次,这才是唯一成功的一次,当然珍贵。”她刚一回头就愣住了,只见苏静一手搂着她的腰把她护在自己怀里,一手撑着后面那倒下来的碗柜。

     只可是,碗柜没有倒,可里面放着的一叠一叠的碗因为碗柜倾斜,也都纷纷倾斜,全部朝苏静砸来。w≥ww∧bi∧ge|替换

     叶宋心里一沉,随手扔了手里的一碟月饼,连忙踮了踮脚尖,挽起手臂就抱住了苏静的头,摁进自己的肩胛窝里,紧紧护住。苏静的身体略有些僵硬,一动不动,任由那些碗从叶宋的手臂上砸过,然后纷纷落地摔得粉碎。

     苏静语气隐忍地问她:“痛不痛?”

     叶宋良久才动了动手臂,淡定道:“还好。”

     “你不是说做失败了五次才成功一次吗,说扔了扔了。”

     满地的瓷渣已经淹没了小巧的月饼,叶宋是觉得有些可惜,但那也是没有选择。苏静的头,比月饼重要得多,不能有一丁点的损失。

     她心里蔓延着起起伏伏的悸痛,淡淡吁了口气,道:“还好没砸到你,不然后果不堪设想。”早知道如此,还不如把月饼全给这家伙吃了算了,现在可算好,赔了夫人又折兵。

     苏静搂着叶宋的手收紧了些,头继续埋在她肩胛窝里没动,深深吸了两口气,忽然没头没脑地道:“时至今日我才发现,你不仅去得战场,上得厅堂,还下得厨房,真是宜室宜家的好女子一枚。”叶宋刚想动手推他,仿佛他有预兆一般,先一步把叶宋抱得更紧,在她耳边低低呢喃道,“我一会儿要去参加宫宴,在此之前就是想来看看你在干什么。晚上有烟花,等我回来,约你去看烟花会好不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