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09章 何其幸运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她今天穿了一身青衣,衣带束腰,长发高挽,发间佩戴着同色的小簪花以及青玉发钗,路人不难看出她是一个姑娘,只不过不是一个大家闺秀,而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姑娘。---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一枚面具遮住她的脸,仅是那一双眼和一张唇便别有一番的风韵。

     叶宋去了后街河边。那里同样不是一个适合看烟花的地方,相比之下显得十分冷清,只偶尔有稀疏的人影从后街匆匆走过,去到正面河岸看烟花。

     河边两排柳树,不知不觉已经落光了叶子,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仍保持着风的姿势,长一些的零零落落地伸进了流淌的河水里。

     树影被月色映照成似张牙舞爪的猛兽,叶宋走到一棵柳树下,站在那树影里。她挽着手臂,身体斜斜靠着树干,风撩了撩她肩后的长发,脸上的面具显得尤为清丽,眯着眼睛等着人来。

     不一会儿,便有人从昏暗的街角里转了出来,不紧不慢地朝叶宋走来。叶宋歪了歪头,看着人影越来越近,直到身形整个暴露在月色下,高大、英猛,一身紧身夜行衣,完全是一副生面孔。

     叶宋见他朝自己走来,最终在面前停下,不由暗暗提高了警惕,面上仍是懒洋洋的,只伸手扶了扶脸上的面具,自言自语叹道:“原来不是苏静邀我到这里会面的。”她抬了抬双眼,打量着面前的高大的男人,问:“你是谁?”

     男人道:“自有人邀二小姐到此处会面,只不过这个人不是我。”

     叶宋扬了扬眉梢,问:“那是谁?”

     “是阎王。”

     低沉阴煞的嗓音道出这句话,下一刻,黑衣男人突然出手,掌风如刀,直直朝叶宋劈来。叶宋早有防备,矮身一躲,那掌风劈在了柳树上,威力非凡,整棵柳树都应声而倒。

     叶宋来不及惊叹,一回身,甩袖扬出自己的铁鞭,与半空中与黑衣男人打上几招。只片刻的功夫,她便心里清楚得很,自己不是这人的对手,那鞭子也没有要与黑衣人硬碰硬的架势,只堪堪将黑衣人逼退一些,然后自己转身就跑。

     然,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叶宋刚跑了几步,铁鞭在地上拖出清脆的响声,她的脚步就慢了下来,最终停下。她站在空寂冷清的街面上,莹白微冷的月光将她的身影拖出许长。而街口对面,一排黑衣人悄无声息地站在那里,个个打扮均与身后的黑衣人相差无几,身量俱是高大、英猛。

     叶宋缓缓挽起手里的铁鞭,一圈一圈绕在手腕上。这空荡荡的街上连空气都陡然凝固了下来,路过街边的行人见到了这一步,傻愣在当场不知该如何反应时,黑衣人便低沉地道了一句:“不想死的话快滚!”路人立刻连滚带爬以最快的速度消失。

     叶宋沉下心,沉着冷静道:“对付我区区一个女人,何须用得了这么多杀手,只怕两三个我也应付不过来。既然我跑不掉了,死前总应该知道能请得动阎王的人到底是谁吧?”

     黑衣人之间只一个眼神交流,下一刻全部朝叶宋冲来。叶宋一鞭如疾风劲草一样扫去,黑衣人飞身而起,像是夜中展翅的蝙蝠,有着共同的目标。

     叶宋双拳难敌四手,连看都没来得及看清,就有一个黑衣人把她打落在地,她飞快地往地上滚两圈,堪堪躲过要害。黑衣人正要发动攻击时,只听身后同伴一声惨叫,回头去一看,只见数个黑衣人被打飞,来人身手十分矫健,招招直逼要害。

     叶宋坐在墙角,但凡有黑衣人还想攻击她,都第一时间被来人拦下,并毫不留情地打落在地。

     叶宋极力眯着双眼,见他似一朵暗夜里盛开的黑莲,冷清至极,耳边却似乎能够听见那黑莲绽放的声音。他乘着月色来,衣袍翻飞,那银白的月色把他墨黑的发丝也淬了一层淡淡柔和的光泽,在空气中扬起清浅的弧度。他留给叶宋一个轮廓,眼神肃杀阴鸷,鼻梁若起伏的峰峦。

     那个最先出现的黑衣男人见突然有人横出一脚,不想再耽搁,直接冲过来欲对叶宋下杀手。叶宋甚至都不用扬一下鞭子,那铁鞭的另一头冷不防被出现帮助她的男人抓住,叶宋本能性地松了手,铁鞭便在他的手上十分灵活,呼呼作响,一下子套住了黑衣男人的脚,将他拖了过去,与他打个满怀。黑衣男人不是他的对手,十数招后就败下阵来,被一拳击住胸口,忍不住呕出一口鲜血。

     未免事情败露,黑衣男人啐了一口血,见今晚计划失败了,当机立断立刻道了一句:“撤!”随后黑衣人尽数跳上屋顶,往四面八方逃窜消失。

     唯有地面上残留的星星点点的血迹,昭示着这里刚才发生了一场惨斗。

     叶宋眨了眨眼,仰着下巴看着月光下的人,他看看转身,朝叶宋走过来,露出了完整的清俊的面容。叶宋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似她从前认识的模样,又不似她所了解的那般。

     苏若清。

     或许,她从来都没有真正地了解过他。她是那井底之蛙,所看见的只是头顶那一小片明亮纯粹的天空,从而忽略了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其实是一片又一片的阴影。

     正如眼前这一个人。

     苏若清蹲在叶宋面前,深深地凝视着她的眼睛。伸手碰了碰叶宋戴在脸上的面具,微凉的指端轻轻抚过叶宋的鬓角发梢,随即不顾她稍显怔愣的眼神,兀自温柔地牵起了她的手,道:“阿宋,我们走。”

     叶宋便任由他牵着,走出这条僻静的后街。前面是十里灯笼散发出的光亮,热闹的街道人流穿梭,仿佛刚才那惊险的一幕根本不曾发生过一样。

     苏若清的手霸道地扣着叶宋的手指,与她十指交缠,不管叶宋怎么挣脱,他也半分力道不会松。他几乎是拖着叶宋往前走,那两只交缠的手被拢进苏若清的广袖中,看起来他俩就好像是一双情人。

     本该是情人的,只不过世事变迁。

     不会看眼色的小童,手里拿了一朵花,大胆地跑到苏若清面前拦住他的去路,亦是在人声鼎沸中天真无邪地扯着嗓子大声说道:“哥哥,给这位姐姐买支花吧!”

     苏若清停顿了脚步,低头看了看小童,又看了看他手里的鲜花,问:“你觉得这位姐姐会喜欢?”

     小童用力地点点头,说道:“美女姐姐都会喜欢花的!”

     话音儿一落,苏若清已经放了一块银子到小童白生生的手心里,继而取走了小童手里的鲜花,拉着叶宋继续往前走。

     烟花会已经开始了,一朵一朵的烟花在夜空中盛开,河道那边的欢呼声一片高过一片。叶宋僵着嘴角问:“你要带我到哪儿去?”

     前面有一个深巷子,叶宋乍看之下只觉得有两分熟悉,苏若清不由分说地就把她拉进了巷子里,欺身挡在了叶宋面前,呼吸如炽。

     “怎样?刚刚有没有事?哪里被伤到了?”苏若清此刻,语气才算有些慌乱了起来,动作轻柔,碰了碰叶宋的手臂,不敢多用半分力。

     叶宋低了低头,沉默了一会儿,道:“幸好你来得及时,没受伤,你不用担心。”

     “幸好,幸好。”苏若清一连说了两个“幸好”,头缓缓靠过来,眼看就要挨上叶宋的额头,被叶宋偏头轻轻躲开,他的头只能若有若无地依偎在叶宋的肩上,唇附在她耳边道,“幸好今天晚上我很想你,宫宴开始没多久就出来找你了。我知道,你不会像曾经那样,再在同一个地方等着我,起码还是被我幸运地碰上,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宋也没有想到,会在这样一个时间这样一个地方遇到苏若清。他那么说的时候,叶宋的心里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痛。像是一场春时雨,看起来温柔缠绵,但那雨丝却能够彻底地钻透泥土。

     苏若清的话就是那雨丝,凉幽幽地钻进她心里。

     叶宋动也不动,后背贴着冰冷的墙壁。胸前若有若无地贴着苏若清的怀抱,温度却也是凉凉的。她想,可能凉的不是面前这个怀抱,而是自己胸腔里的那颗心。

     要怎样,才能把它捂得暖呢

     头顶响起一声又一声烟花爆破的声音,一道一道五彩斑斓的光亮把幽幽小巷也照得一闪一闪的。叶宋微微往上抬了抬眼帘,看着苏若清轮廓也被照亮,眉目清浅,满含孤寂。

     苏若清的手指捧了她的面,指端拂过面上的梨花面具,轻轻取下,露出一张完美的脸,低低地问:“还记得第一个中秋夜吗,也是在这个地方,你跛着脚也要来找我的时候。”

     良久,叶宋才回答:“记得。”

     “你也曾为我义无反顾过。”

     “是的。”叶宋没有迟疑地承认了。

     “那你后悔过吗?”苏若清缓缓靠近,能嗅到叶宋的呼吸,像毒药一样,让他上瘾。

     叶宋道:“没有。”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