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0章 破镜能重圆吗?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苏若清低了低头,唇几乎碰上了叶宋的唇沿,若有若无地触碰着,问:“嫁人当嫁苏若清呢,忘记了么?”

     叶宋颤了颤眼帘,声音飘忽其飘:“没有。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

     最后一个话音儿,被苏若清忽然覆在叶宋的双唇上,咽进了喉咙里。他的吻很轻,像是一个温柔的梦,令人流连忘返。叶宋一直都沉浸在他的温柔里,却忽略了这样的温柔里也会有世间最锋利的刀子。

     叶宋往后仰着头,脑后是墙壁,她已不能再仰。苏若清的吻缠绵了上来,双手捧着她的头,渐渐深入,仿佛要触碰到她最深处的灵魂。

     叶宋伸手推苏若清的肩膀,奈何苏若清就是不动分毫。他厮磨着叶宋的唇瓣,低哑地满是迷茫地问:“阿宋后悔了是么?”

     不管她表现得多么的绝情,可后来,她还是不忍心听到苏若清难过的声音。叶宋轻轻摇了摇头,道:“没有后悔。”

     “那要是再重来一次呢,还会是我吗?”苏若清接连着问。

     这回,他没有给叶宋回答的机会,继而用力地亲吻着她,身体压了过来,把叶宋抵在墙壁上,双手紧紧扣着她的十指,要攻占她口中的每一个地方,吸走她浑身每一丝力气。

     巷子里渐渐起了男女的喘息。叶宋舌头发麻,脑中一团浆糊,浑然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最终,她做得还是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干脆,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深爱过的男人,想起他的时候还是会难过。

     谁说她就不贪恋他身上的味道。

     苏若清恋恋不舍地放开叶宋时,她的双唇被吻得异常红肿。叶宋不语,只是喘息着,平静地看着苏若清。苏若清吻过她的脸颊,便揽她入怀。她始才开口,声音沙哑道:“这中秋月夜,这烟花,这寂静小巷,一切都像是你设计好了的一样,一步步地引诱我重新走回你的圈套里。”

     “我有那么可恶吗。”苏若清抚过她的长发,安静地问。

     “亲眼见识过了,不由得我不怀疑。”叶宋头枕着他的肩,不悲不喜,“可最可悲的是,我明明怀疑着,最后却还是要不由自主地走进来。”

     “月夜,烟花,小巷,都不是圈套,我不会再给你设任何的圈套,也不会再舍得你盲目地往里跳。”苏若清道,“渺渺一浮生,相爱能几何。”

     “呵,渺渺一浮生,相爱能几何。”街口热闹繁华,小巷的另一头却无人声鼎沸。苏若清牵了叶宋的手,转身准备从另一头走掉时,反正街上的那些热闹都与他们没有关系,冷不防这样一道带着莫大嘲讽的声音响起。叶宋不由一愣,抬头看去,只见那头墙边斜斜倚着一人,一手拎着京城酒肆里最好的酒,一手拎着点心楼里最好的点心。

     叶宋一眼就认了出来,是苏静。她不知道苏静究竟何时出现的,又在那里站了多久。可是苏静说话那语气,却让她心中端地一沉。

     在叶宋想抽手之前,苏若清就已经紧了紧握着她的手,不容她挣脱和退缩。

     苏静的双眼,一直定定地看着叶宋。

     叶宋问:“你怎么会来这里?”

     “我要是不来,怎能见得这些听得这些。”苏静直了直身,缓缓走到两人面前,半低着头看着叶宋,与她道,“约好今晚一起看烟花,我买了酒肆里最好的酒和点心铺子里最好的点心,找了大半个街市,我也没想到抄近路的时候能在这里找到你,可算是巧。”

     说这话的时候,苏静眼里全无半点笑意。他的眼神落在两人握着的手上,又道:“更没想到你会在这里和他在一起。我原以为你是个骄傲的人,干脆,磊落,不走回头路,不吃回头草,现在看来,你又是和他破镜重圆了?”

     叶宋张口道:“我和皇上是在半路上偶然碰到的,出来的路上出了点意外,幸好皇上及时赶到……”才不至于丢了性命……一抬眼,便撞进苏静深深的漩涡眼波里,叶宋心口一紧,搞不明白苏静在期待什么,期待她的解释?她更搞不明白的是,自己为什么想要跟他解释?可事实就是他眼下看到的这样,其实不解释也没有什么差别吧,叶宋便改了口道,“我是什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路,做什么样的选择,好像都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貌似你紧张过了头了。”

     苏静眼神一滞,随即笑了,道:“我竟是头一遭见识,原来破镜也可以重圆,就连一丝一毫的裂痕都看不见。”

     苏若清不冷不淡道:“镜子不曾破过,何来的裂痕。阿宋说得不错,贤王委实有些紧张过头了。”

     苏静不信,伸手就抓住了叶宋的另只手臂,道:“是不是他又拿什么来强迫你?即使是这样的选择也不会是你心甘情愿的。我说过,我回来了,我会好好守护你,没有任何人能够伤害你委屈你,就算站在你面前的人是皇上,你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的,现在也完全不用害怕他!”

     叶宋仰了仰下巴,抽回了手臂,道:“贤王多虑了,我也还没柔弱到需要你来守护的地步。现在我也没有被强迫也没有受委屈,我不知道你究竟在在意个什么劲儿。”

     苏静深吸两口气,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便直截了当地问了一句:“还去看烟花么?”

     叶宋一怔,道:“这个时候烟花都快结束了吧,就不去了。”

     苏静退离了一步,微微笑着看着叶宋和苏若清,只是眼里空洞得没有任何情绪,道:“那好。”说完后转身便离开,手上拿着的酒被他随手扬臂往侧边墙壁上摔去,只听“砰”地一下,酒水四溅,支离破碎。还有那买来的点心,被他手指一松,就丢落在了地面上。

     叶宋皱着眉头,看着地上的酒渍和那包点心,说不出来心中什么感觉。苏若清注意到她神色的复杂,拉了拉叶宋道:“我们也走吧。”

     但叶宋却站在原地未动。她再一次挣了挣双手,见苏若清还没肯松开,便道:“放手,我可以自己走。”

     等到重新走回街道时,外面的烟花会的确是接近尾声了,河道那边看烟花的人渐渐散了。叶宋和苏若清一起,坐在高高的屋顶上,头顶繁星似乎触手可得。她支着下巴,眯着双眼久久凝视着夜空中易冷的烟花残沫,又低头看着下面人们载兴而归,一直沉默。

     直到行人都快走光了,叶宋才开口道:“苏若清,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眼睛看到的不是全部,耳朵听到的不是全部,你若有心隐藏,就连我用心感受到的也不是全部。什么是真实,什么又是完整?”

     “这世上,没有哪个人真实完整得只有单一一面的。有的黑,有的白。可是纯粹的白不能容纳一丝灰暗的杂质,纯粹的黑里却能融合白,能融合一切色彩。”苏若清迎风道,“我的身份和职责,注定我只能是纯粹的黑,只不过展示在你面前的只是那面白。”

     叶宋没有再问。因为她想她明白了。苏若清能够安然无恙且将北夏治理到今天,仅仅是靠她所了解的那面白,是远远不够的。政坛、朝堂这个波橘云诡的染缸,必然把他的人性染得五颜六色

     只是,倘若一开始,苏若清对她所展示的不仅仅那面白,而是一个完整的他,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样大的落差。然而那样,当时叶宋还会爱上苏若清吗?

     谁也不知道答案。

     当天晚上,叶宋很晚才回去。苏若清一直跟在她身边,直到亲眼看着她进家门了,才放心往回走,临走前不放心又回头叮嘱叶宋:“这段时间你尽量不要一个人出门,今晚的事我会查个水落石出。”叶宋回房,睁着眼睛躺在床上,一直到天明。既然苏若清要插手杀手的事,那就根本用不着她担心了,于是她也没多想杀手的事情,只眼前浮现的一会儿是苏若清救她于危难之中、在小巷里深吻她时的情景,一会儿又是厨房里她和苏静你躲我追闹得鸡飞狗跳时的情景,还有苏静在她耳边轻声呢喃,要约她去看烟花。

     苏若清回到宫里时,寝宫里的灯尚十分明亮。他沐浴之后,换了一身舒服的睡袍,招了归已入寝殿,抬手就递了一枚玉佩到归已手上,道:“派人去查,这玉佩的底细,究竟是何杀手组织。杀手成员、幕后主使,朕都要知道得清清楚楚。”

     归已领命下去。苏若清便坐在长桌旁简单处理一下白日里没有弄完的奏折,不一会儿就有公公上前送了一杯参茶,并道:“皇上,如意宫里的李妃娘娘过来了,是否要宣她觐见?”

     苏若清手执玉毫,指节有力

     公公道:“回皇上,听如意宫里的人说,今夜宫宴以后,李妃娘娘一直未曾歇息。今日始从冷宫出来,不得见过皇上一面,彻夜等着。”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