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6章 想得到,必然有牺牲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眯了眯惺忪的眼,点点头,亦是笑开。随之看了看天,道:“看起来是个晴天,昨晚也没有下过雨的痕迹。”

     苏若清抬步从窗边走过,道:“天色还很早,一会儿吃过早饭以后带你上山去。”

     后山上的那片松林,中年常青。

     苏若清牵着叶宋的手,带她走进了林子深处。地面铺了一层层松软湿润的落叶,一脚踩上去,全是露水。时不时有林间的小动物在眼前飞快地窜过,好似突然有了陌生人闯进,让它们觉得惊奇又不安。

     叶宋走的方向、地面的坡度,她都还记得。从前苏若清也是这样,牵着她的手在林子里走过。

     穿过了松林,后面不是参天古木齐立的深树林。苏若清和叶宋在一棵笔直高耸的大树下停了下来,她仰头一路看上去,就听苏若清道:“还记得这里吗?”

     “当然记得。”

     他曾带她在这里看过日出,曾陪她从这树顶高高坠落,一起跌在地上,惊起千层落叶。她也曾在这里第一发觉,她有些喜欢身边的男人。

     眼下苏若清搂住了她的腰,双脚往地面上蹬过,身体腾跃而起,不断在树干上借着力,往上攀飞而上。树干随着苏若清的动作,轻轻地颤动着,树叶的沙沙声听起来格外悦耳,无数被抖落的晨露像雨点一样落下来,滴在了叶宋的皮肤上泛起阵阵清凉,她不由弯了弯眼,往抱着她的苏若清脸上看了看,只见得他清俊非凡的半面轮廓,和挑起在唇边的一抹笑。

     苏若清带她飞到了树上最高的一处分枝处停了下来。他小心翼翼地把叶宋放在枝桠上坐着,自己在她身边也缓缓坐下。叶宋低头往下一看,高得感觉整棵树都在轻微地晃动。苏若清把叶宋揽进了怀,抱着她道:“不应该看下面,应该看前面。”

     叶宋抬头往前面一看,视野十分的开阔,眼前就好像身处巨大的山谷之中,出了别庄和前面的一面湖,周围全是山和树。中间凹陷的山谷中,白茫茫的雾气还没有散去,有些像一小片的雪白云海。

     叶宋心情也跟着开阔了起来。天边呈现出金色的霞光,渐渐把小片云海也镀金了。那云霞越来越亮越来越红,整个大地都有了一种喜气洋洋的光泽。

     叶宋和苏若清一句话没说,两人都是耐心地等待着。

     终于,有一束光冲破层层云雾,从远方遥不可及苍茫山坳中迸射出来,顿时让人眼前一亮,感觉世界都跟着明亮了起来。

     日出了。

     一轮朝阳缓缓升起,是最美丽最纯粹的光景。大自然的雄浑,在此时此刻,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比拟,人在这面前,只会显得渺小和黯然失色。

     树叶上晶莹的晨露,在晨光的映射下,于叶子上滚来滚去,最终无声摔落,折射出万丈光芒。一整片树林,才慢慢开始苏醒,虫鸣鸟语,伴随着草木的清香。

     叶宋眯着眼睛,金色的瞳仁美得非凡。只是,这日出与她所想象的还是有些差别。深秋比不得盛夏之时,朝阳没有那么绯红,而是整个金灿灿的夺目。

     她更喜欢宁静温柔的绯红夏日,然后像刚升起的火一样,慢慢燃烧,然后释放出灼人的温度。那个过程,堪称完美。

     苏若清好似知道叶宋心中所想一般,道:“这阳光看起来明媚,但照在人身上却没有多温暖。阿宋,等明年夏日,我再带你来看日出,好吗?”

     叶宋眯着眼睛笑,道:“好啊,如果有机会的话。”

     叶宋和苏若清在树上坐了很久,等到日出完完全全地蹦出来,等到叶宋伸出手指尖时,指尖渐渐凝聚起一丝难以捕捉的温度。树叶上的晨露都被蒸干了,山林里鸟儿的声音愈发欢快。

     “你能不能说说,在我认识你之前,你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说着叶宋就转头看着苏若清。

     苏若清微微挑了一下眉,想了一会儿才道:“说来话很长。”

     叶宋便道:“我想听听除了纯白、赋有其他色彩的你。”

     苏若清手支着额又是一会儿沉默,道:“或许你不会喜欢。在当皇帝之前,我是个不得势的太子,父皇觉得我太过心慈手软。五个兄弟中最优秀的是二弟,父皇母后最疼爱的人是七弟。要想走到我今天的这个位置,需要很多的权谋斗争和冷血无情的手腕。至高无上的权力,是改变一个人的处境的最佳手段,没有人不向往,尤其是处于低谷苦求翻身之日的人。”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叶宋几乎可以想象,在政治上尔虞我诈必须残忍,不然就会是别人砧板上的鱼肉。叶宋问道:“那你牺牲得多吗?”

     苏若清道:“多吧,上天对每个人都很公平,得到了什么,必然会失去等同价值的东西。”

     日头渐渐升高,周围都笼罩着薄薄的明媚的暖意,叶宋对苏若清说:“若清,我们回去吧。”

     苏若清手臂收紧了叶宋的腰,冷不防地就把她压在下面,两人直直从树顶跌落下来。眼角两边的风景流逝得特别快,叶宋睁大着眼睛,脑后的发丝纷纷往上飘飞,她静静地看着苏若清专注的脸,以及头顶一掠而过仿佛看热闹的林中鸟。

     苏若清张了张口,似说了一句话,但听不清说的是什么,他垂了垂眼帘,缓缓俯下头,在叶宋微凉的嘴唇上轻轻碰了一下。时间刚刚好,眼看就要到底,苏若清双脚在树干上踏过,几个翻腾以后,顺利落地,稳稳地把叶宋抱在怀中。

     第二天傍晚,苏若清亲自把叶宋送回了将军府。

     彼时暮色四合,巷中只余下最后一丝晚霞浅浅淡淡的余光,将两边的墙头映照得深邃有致,墙缝中生起的野草在风中轻轻摇曳。

     叶宋跳下马车,随手撩了撩钻进颈窝里的长发,负着手一步步往前走。苏若清便只半撩着车帘,静静地观望着她。

     这时府里的叶青和英姑娘听闻叶宋回来了,都纷纷跑到门口迎接。英姑娘一看见门口停着的那辆马车,脸瞬时就垮了下来,像霜打的茄子。

     叶宋走上台阶,随手往英姑娘额上弹了一下,英姑娘抱头嗷叫了两声。她便眯着眼睛云淡风轻地笑了起来,转头看着尚未离开的马车以及马车上坐着的苏若清,道:“我到了,你回去吧。”

     苏若清对她点了点头,方才缓缓放下帘子。马车在略有些狭窄的门前掉了个头,往来时的方向缓缓驶远。

     英姑娘问:“叶姐姐你们没什么吧,他仅仅是接你出去玩的吧?”

     叶宋“嗯”了一声,抬脚跨进门口,英姑娘又道:“那苏哥哥呢,他来找过你,你有看见他吗?怎么说也该是他送你回来呀,怎么不见他人呢?”

     叶宋脚下顿了顿,敛了神色,道:“我不曾见过他。”

     苏若清回到宫中时,天色已经黑尽。宫里檐角下的灯,一盏盏亮了起来,他脚下走的长廊,被灯火照亮至那尽头,华丽至极中带着一点点难以诉说的孤凉。

     他径直去了御书房,只是还没到,平日里身边侍奉的公公便迎了上来,唏嘘道:“唉哟皇上您可算是回来了。您不在的这一天一夜里,相爷知道了,如今已在御书房里候上了大半天了。请皇上恕罪,奴才擅做主张让相爷在御书房里坐着,不然他那副老骨头站个大半天怕是受不住……”

     苏若清步伐加快,不一会儿便在御书房的门前,道:“去给相爷上茶

     “是。”公公应声下去准备。

     苏若清推门而入,御书房内明亮的光恍若白日。香炉里的香因他一天没在御书房里也未点,但空气中尚残留着一丝冷香。他一眼便看见了李相,正坐在离书桌不远的地方。书桌上堆了几沓奏折,此刻李相全然没有料到苏若清会在这个时候一声不吭地突然回来,手里竟还拿着一张奏折,似乎看了一半的样子。

     苏若清不辨喜怒道:“老师为北夏江山社稷劳心竭力鞠躬尽瘁,如今身体年迈仍不能歇下肩上重任,令朕不甚欣慰。”

     在朝中面对文武百官,苏若清对李相一视同仁,只有在私底下的时候,苏若清才称呼李相一声“老师”。李相曾对他有过教导之恩,也是见证他坐上皇位宝座的顾命大臣。

     按理说,李相在朝中的地位是不可被撼动的。

     可是,当李相听到苏若清不咸不淡地如是说,以及抬头看见苏若清不悲不喜的表情时,心里还是忍不住剧烈地颤了一颤,手中的奏折险些没拿稳差点掉在了地上。他忙躬身道:“老臣参见皇上。方才这本奏折落了在地,老臣正为皇上拾捡而起。是老臣喧宾夺主逾矩了,请皇上责罚。”

     苏若清顺势就把李相托起,道:“老师言重了。既然事情如老师所说,朕不是应该感激老师吗?”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