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8章 一出苦肉计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瑞香不卑不亢道:“娘娘谬赞了,这些都是奴婢该做的。只要娘娘能好,奴婢就好。”

     李如意走出寝宫,外面天色亮开,却无一丝阳光,沉得有些闷人。她随手拨弄了一下廊檐的海棠花儿,道:“一会儿我去小厨房,再给皇上炖一碗补气宁神的汤,你会吗?”

     瑞香道:“在相府时,奴婢便时常为相爷炖汤,奴婢的手艺虽比不上宫中御厨,但滋补营养奴婢还是会调的。”

     “那一会儿你就随本宫一道去吧,可以从旁指导本宫一二。”

     李如意没有穿华服,只穿了一身简便的衣裳,就带着瑞香去了如意宫里的小厨房。把厨房里的厨子宫婢都唤了出来,就只李如意和瑞香两人在里面。

     瑞香只说不做,李如意事事亲力亲为,失败数次之后,终于成功地把汤煲放在炉子上,里面沸水翻滚,各种滋补的食材在里面散发出诱人的香气,又带着一点药膳的味道。

     接下来就是控制炉子的火,等待补汤成熟出锅。

     李如意弄花了脸,瑞香在一旁用巾子帮她擦拭,等了将近一个半时辰,瑞香才道:“娘娘,可以出锅了。”

     李如意便把炖好的补汤弄出来装进了有盖的碗里。正要端走的时候,李如意道:“等等。”

     瑞香问:“娘娘还有什么吩咐?”

     李如意在炉子前站了一会儿,然后弯身从炉子里取出一枚还没熄灭的柴火,竟毫不犹豫地往自己白皙的手背上戳去。

     “娘娘?!”瑞香见状一惊,急忙拂落。

     那柴火烫在李如意的手背上,瑞香眼疾手快,使得柴火没能把李如意的手背烫得破皮出血,只留下大片的红痕和碳木的黑色痕迹。

     瑞香忙用巾子沾了凉水给李如意敷手,道:“娘娘这是做什么?”

     手背上火辣辣的感觉让李如意皱着眉头,她垂着眼睑看了看自己的手背,有些不似她往日的骄纵跋扈,道:“不是只有叶宋那贱人一个人会使苦肉计,本宫也可以。这伤烫得刚刚好。”

     瑞香一听,霎时明白了过来,不再多说什么,只道:“娘娘辛苦了。”

     御书房平素是不容有后宫妃嫔进出的,侍奉苏若清的公公站在门外,与一众宫人侍卫一起值守,尽职尽责得很。李如意和瑞香去到那里的时候,自然是被拦在了外面。

     瑞香便上前一步,与公公软声软气地好说歹说,不禁磨得公公的耳根子发软了,公公才道:“娘娘且在此稍后片刻,奴才进去向皇上通报一声,不过皇上正繁忙事务,见不见娘娘就另当别论了。”

     瑞香福一福礼,微微笑道:“如此有劳公公了。”

     公公一进,苏若清便听见了外面的话语声,头也没抬,但见眉峰略微蹙起,显然是有人打扰了他。苏若清随口问:“外面何事喧哗?”

     公公道:“回皇上,是如意娘娘过来了,带着亲手给皇上炖的汤,想觐见皇上。奴才特进来通报一声……”

     苏若清不辨喜怒道:“你是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候吗?”

     公公岂会不了解苏若清这话的含义,于是躬身答道:“奴才知错,请皇上恕罪,奴才这便去回绝了娘娘,这个时辰皇上是谁也不见的。”

     哪知将将走到门口,苏若清放下手中笔,淡淡道:“罢了,让她进来。”

     李如意被特许这个时候进入御书房,难掩喜色,端了熬好的汤便进来,道:“皇上昨夜几乎未睡,今日又这般辛苦,臣妾才心想着为皇上熬一剂提神补气的汤来,念及皇上身子,不得已在这个时候求见,还请皇上见谅,莫要怪臣妾不识大体才是。”

     苏若清只简短地道了四个字:“有劳爱妃。”

     李如意便笑说:“这些都是臣妾应该做的。”说着就将碗和勺放在苏若清面前,解开了盖子,香气扑鼻,她翘着兰花指用勺子在汤碗里搅了搅,形态柔美,若不是手背上有那块明显的疤痕的话,嘴上却若无其事地道,“皇上快趁热喝了吧,这是臣妾第一次做,还望皇上不要嫌弃。”

     苏若清一眼便看见李如意手上的伤痕,握住了李如意的手,李如意缩了缩有些僵硬的样子。他问:“手怎么了?”

     李如意一边用手帕遮掩,一边道:“没什么,皇上快趁热喝汤吧。”

     “是给朕熬汤的时候烫着了?”苏若清问,见李如意不说话,便对外面的公公道,“宣太医来。”

     很快太医便来了,在御书房给李如意的手上了药,包扎了一下。回去的时候也是由瑞香小心翼翼地扶着回去。瑞香道:“娘娘这招好计谋,这样一来,皇上便会对娘娘心生愧疚和体恤。”

     时值深夜,苏若清在房内将将放下笔,指端还残留着点点墨香。只见黑影一闪,归已便已出现在房内,揖道:“皇上,今晚便是他们聚集的时候。属下可着人前去,一网打尽。”

     苏若清起身,走到屏风前,取下上面挂着的两条束袖的带子,把黑衣广袖扎了起来,墨发随意散落在衣襟上,襟前白色里衣叠得整整齐齐,看起来精神了两分。他道:“朕一起去,就叫上陈明光。”

     “他已经在外面等候了。”

     苏若清打开门,便见陈明光亦是一身黑色锦衣

     苏若清拂衣走在前面,黑色身影在夜色中显得极为冷清。今夜的风有些沉闷,微微吹动他的衣角。月色隐匿在云层中,举目望去,只觉沉甸甸一片。

     秋冬的雨,来得安静,细密。雨丝浸在皮肤上,凉得像冰丝一样。

     宫外,除了像素香楼那样的烟花之地是彻夜营业的以外,还有些地方也是连深夜都还在做生意的,且十分热闹——便是在街头巷尾极不起眼的小角落里运作的小赌坊。

     苏若清和归已、陈明光在一家赌坊门前停下,拾阶而上,站在屋檐下。雨下得更大了些,赌坊门前亮着两盏灯笼,把上方的一块牌匾照得水光斑驳,依稀可见“财源滚滚”四个大字。

     雨水顺着瓦檐往下滴落,汇聚成一股小流,淌在地面上稀里哗啦的。

     苏若清衣裳半湿,随手拂了拂衣服上的水珠。头发上也被打湿了,几缕发丝从额前落下,发梢滴着水。

     三人转身就进了赌坊。赌坊里可谓是乌烟瘴气,哄闹声连成一片,深更半夜还在这里赌的大多是夜不归家、抛弃妻子且又嗜赌成性的人。

     堂上掌柜的见三人气度不凡,忙过来招呼,道:“几位是头一次来?要不要开一桌先玩两把?”

     归已对掌柜的亮出了那枚黑玉佩,道:“我们找黑麒。”

     掌柜的一见,神情便是一凛,带着半信半疑的态度问:“几位是……”

     “客人,与他们有生意谈。”苏若清简短地道,他看掌柜的眼神很平静,但凭空生出一股迫人压抑的气势。

     掌柜的道:“几位随我来。”

     他带苏若清进了后院,看似平常普通的后院却有一条密道。雨浇在花木草丛里,发出沙沙沙的声音,石门轻轻转动,雨水顺着石门密道口直往下淌,地底下散发出微弱的昏黄的光。

     由掌柜的带路,他们进去了密道。

     走过长长的通道,里面豁然开朗,别有一番洞天。高大粗壮的柱子往上托着地面,地底下宽敞开阔,有比武的练台,各种兵器琳琅满目,还有十八把交椅,最中间的一把太师椅上铺着一块极为珍贵的纯白虎皮

     看来黑玉佩真是他们之间的信物,掌柜的起初有些怀疑,但既然把苏若清等人带来了这里,便是有两分怀疑也得打消疑虑,带他们来这样一个隐蔽的地方。

     掌柜的道:“人我已经带到,至于几位要谈什么声音,等会儿黑麒来了,你们自己跟他们说吧。”说罢以后就原路返回去了。

     不一会儿这地下密室里就有了动静,却不是从苏若清他们进来的这个出口传来的。极为清浅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却不知这底下究竟蔓延到了什么地方,烛光照不完的地方一片漆黑,乍看之下,人影重重。

     这便是一个名为“黑麒”的地下杀手组织,其成员一共十八名,十八名杀手各自的手下又有各自培养的杀手。上面的入不了台面的赌场只不过是他们一个掩人耳目的手段而已。

     那个为首的杀手,身材高大伟岸,背脊挺得笔直,走起路来虎虎生风,眼神深沉而锐利,一看便是过惯了在刀口上舔血的日子。他身后带领着一众黑衣人,一看见归已和陈明光正在兵器柜前挑选兵器,苏若清只两手空空地坐在一把椅子上,便道:“下是来谈生意的?”

     像这样的杀手组织,平日里需维持生计。赌场里的老板把有需要的客人带进这里,每做成一笔生意价格都不菲,毕竟买的大多数是人命。

     只不过黑衣男人正往苏若清那边走过去,当苏若清抬了抬头,清冷的视线落在黑衣男人的身上时,他猛然停住了脚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