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19章 没有人可以伤害你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不可能不认得苏若清。那天晚上一群黑衣人围攻叶宋的时候,便是苏若清及时出现帮她解了围,而这个黑衣杀手的首领与苏若清交过手,苏若清也把他的模样看得清清楚楚。

     外头的雨哗哗哗的,雨水顺着密室口淌了进来,全是浑浊的泥水。

     而密室中的气氛却陡然凝固。

     烛光照亮了苏若清的半边脸,冷凝得似冬日里的阳光照在雪白的冰面上一样。黑衣人暗暗提高了警惕,双眉渐渐拢起,看着苏若清道:“你究竟是谁,怎会找到这里来的?”

     苏若清没有回答。双方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随后,暗处忽然一道剑影闪烁着银白的光,像是一道强烈的讯号,众多黑衣人突然间全部围拢了上来,在黑衣男人一个精简的手势下,对三人大开杀戒。

     黑衣男人道:“既然你不说,那就让你再也开不了口。”

     归已和陈明光早已经蓄势待发,如放出牢笼的猛虎一般,飞快地窜入黑衣人当中去,出手快得让人眼花缭乱。黑衣杀手猝不及防,竟但凭对方两个人,就让他们败了头阵。

     陈明光的功夫本就厉害,加上归已亲自调教,进步神速,行动间有了两分像归已一样的麻木和冷酷。他那如狼如虎冷得发亮的眼神,仿佛他已经不是当初那个腼腆易害羞的老实人。

     苏若清站起身,一脚踢飞了身下的座椅,朝那黑衣男人砸去,边走过来,边道:“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来做一笔无本生意。”话音儿一落,黑衣男人飞地朝苏若清攻过来,两人空手打个满怀。

     刀光剑影,无处躲闪。

     这黑衣男人不是苏若清的对手,空手对招数十便显败势。况且他们十几个人,居然拿对方三个人没辙,对方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这时他拼尽全力击退苏若清的空隙,低沉的嗓音喝了一声“撤!”随后除了倒地不起的几个黑衣人以外,其余的全部往黑暗中闪身撤退。

     归已适时丢了一把剑给苏若清。苏若清眼神里渐渐浮现出嗜杀和莫名的兴奋,道:“追。”

     没想到,这样看起来宽敞的密室,还有另外一条通道。而这条通道极长,漆黑无比。他们只能通过平时训练起来的警觉,穿破这浓浓的黑暗,却不知这通道的出口是通往何方。

     出口外面,雨还在下,雨点落在树叶上打得沙沙作响。那是一片树林子,远离了城中宁静的繁华。一抬腿之间,泥水四溅。

     那刀剑砍在树干上,树影摇晃,雨水簌簌从树叶上滚落,像是突然间下起了滂沱大雨。其间伴随着黑衣人的闷哼声,黑衣人一个一个倒下,在血泊中抽搐,临死前也还握紧了手中的刀剑。

     雨水模糊了苏若清的双眼,空气中浓重的血腥味怎么也冲刷不去。他已经回想不起,多久没有经历过这样血腥厮杀的场面,但是双手双脚并没有因为他宫廷的生活而变得有丝毫的迟缓。他手中的剑,从前是为了保护自己,现在是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

     没多久,树林里的打斗声渐渐小了下来,能够有还击之力的黑衣人少之又少,全部躺在了地上变成了尸体。陈明光因为甚少见过这样的场面,下手难免迟缓,但归已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好几次陈明光露出了破绽叫黑衣人趁虚而入,都是他极其麻利狠辣地解决了黑衣人。

     最后一个黑衣人在归已的手上,被他轻轻抹断了脖子。一道浅浅的闷哼也消弭在了树林中,余下的只是几人的喘息。

     为首的那个黑衣男人,被苏若清打败,视死如归地跪在苏若清面前。苏若清黑衣湿透,头发紧紧地贴在肩背上,雨水淌过他的面部轮廓,顺着下巴落下。他手里的剑抵着黑衣男人的喉咙,剑锋没入男人脖子半寸不足,手劲儿掌握得非常好。

     黑衣男人喘息得剧烈,咳了两声,道:“成者为王败者寇,要杀要剐随你便。”

     苏若清的剑锋在他皮肉上转了转,所带来的疼痛微不足道,比不上他身上的伤严重。苏若清道:“怪就怪在你们找错了人下错了手。”

     黑衣男人一愣,道:“你是说叶家二小姐?”

     此时归已和陈明光处理了所有杀手,回到苏若清身边。苏若清收了剑,归已上前一步就要解决掉他,苏若清道:“放他走,留他一命。”

     黑衣男人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满身泥垢,沉沉看了苏若清一眼,道:“不要以为你放我一马我就会善罢甘休,你杀了我全部兄弟,迟早有一天我会全部讨回来。”

     苏若清没有答话。他便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离开了树林。苏若清随手丢掉了手里的剑,道:“归已,监视他。”

     “是。”

     一夜雨后,这片城郊的小树林树叶都快掉光了,苏若清脚踩在上面,绵绵无力。

     雨不知不觉地小了。当他走到树林边缘,抬头看见不远处雨夜下斑驳的城楼暗影,雨丝如蛛丝一样铺天盖地地落下来,罩住了他的头发,也罩住了他的衣服。他浑身湿透,一步步往城楼走去,足尖轻点,入城落脚,一个人孤寂冷清地走在青石小道上。

     小道上有积水,踩起来洼洼地响。

     他突然很想念叶宋,想见见她,看着她熟睡的模样。没有任何人能够在他眼皮子底下扰破那份安宁。他有些明白,亲自守护一个人,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他的阿宋肯定也有很多时候,受过伤,很狼狈,觉得很痛,可是心里却踏实。

     他有些明白了。

     于是苏若清就来了将军府,只站在府门外,没有往里踏足一步。他一个人围绕着高高的院墙,一直在外面走,院墙的里面就是叶宋居住的晴兮院。

     束着广袖的黑色缎带松了,不知落在了什么地方。袖子湿湿地黏在苏若清的手臂上,宽大的袖角不断地滴着水,雨水混杂着鲜血,顺着手指间滴落,倍显殷红。不知是敌人的还是他自己的。

     他的双眼,一直如一潭化不开的寒水,死寂沉沉的。

     站在院墙外,冷风泠然,许久苏若清才轻声地似自言自语地说道:“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谁敢,我就杀了谁。”

     叶宋做了一个梦,一个很可怕的噩梦。

     她梦见了苏若清,苏若清已经很久很久都没入过她的梦了。梦里到处都是鲜血,凶狠的厮杀和濒临绝望的吼叫,苏若清拿着剑,站在人群里,疯狂地把袭击他的敌人砍杀,剑上的鲜血染红里脚下的土地,也染红了他杀气腾腾的眼和脸颊。她从未见过他如此狠辣的模样,有些震惊,可是更多的……是心疼。他要踩着敌人的尸骨、喝着敌人的鲜血,才能站到那么高的位置上。可是突然,倒在了地上原本已经死去的一个人突然睁开了双眼,举着手上的剑就朝苏若清冲过去,苏若清还来不及回头,那剑只闻噗嗤一声,就没入贯穿了苏若清的身体。

     苏若清回头,仿佛看着很遥远的地方,对她说:“阿宋,别怕,有我在,没有人敢伤害你。我可以好好保护你

     叶宋惊呼一声,疼醒了。

     心好疼好疼,似被人扔进油锅里煎炸了一遍。

     她头发散乱,随意往脑后拢过,房间里的空隙沉闷得令人窒息。她坐在床上喘息平静了很久,才有气无力地下床,走到窗边推开了窗。

     不想外面湿冷的空气冷不防钻进,叶宋才知道夜晚里下雨了。叶宋倚在窗前,看着窗边的叶子湿润得油油发亮,空气一会儿就把她的脸冻得微微发红,她只穿了一身单衣,呼出的气息在廊外微弱的灯笼光泽下形成一团雾气。衣襟略有些敞开,一副精致得无可挑剔的锁骨在衣襟下半隐半现,随着她的呼吸而起伏不停。

     两人就只隔着一面墙,谁也不知道对方正因为自己而清醒着。叶宋手扶着自己的额头,似乎正因此而烦扰不堪,她不想再去想,可是每一个突然醒来的半夜,她都不可避免地想到过苏若清。

     苏若清转身走了,留下一路的狼狈。他觉得自己这样不堪的样子,怎见得她。

     雨停了,许久才汇聚成一滴的雨水无声地落在篱笆院里。叶宋最终缓缓关了窗,重新回到不怎么温暖的被窝,睁眼到天亮。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