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5章 准备收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这时,那名男人瞅准了时机,一把抓了赌桌上那些白花花的银子就想跑。那些银子属于一名赌赢了的赌徒的,那赌徒又怎会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银子流入他人之手,顿时就急了抓住那男人。结果两人就在赌坊大堂里起了争执,各自向对方拳打脚踢毫不留情。像这样的私仇赌坊里的打手通常不做理会,这种斗殴必会有一方被打得惨败,届时他们只需要把惨败的一方扔出去即可。

     然,那个男人就是死死抓着银子不放。面对赌徒穷凶极恶的踢打,他情急之下抽出身上藏好的匕首,奋起反击,那赌徒没有料到他会有刀,一时反应不及,被他连刺数刀惨叫不已地倒地。但男人不肯善罢甘休,直接骑在那赌徒的身上,对准赌徒的要害便又是一阵猛刺,鲜血四溅,溅红了男人的脸。

     赌坊里顿时乱作一团,赌徒们纷纷四处逃窜,惊惶地大声叫道:“出人命了!出人命了!”

     外面又是哗哗大雨。他们还没来得及跑入雨中,远远便有雄浑的马蹄声踏伐而来,士兵们的兵甲被雨水洗得冰冷发亮,有人大喝:“我看谁敢乱跑!今晚查夜!”

     那队士兵为首的便是一身正气凛然的卫将军,叶修。而他身后跟的是在军营里熟脸的兄弟们,方才出声大吼的便是浑身是力气的季林。

     叶修带人时不时在京中查扫各大青楼、赌坊,这是再平常不过的事情。今晚他带人恰好路过,听到了吼叫声,才发现原来这巷陌中别有洞天。

     等到叶修进到赌坊时,那名中刀的赌徒已经躺在血泊中抽搐着咽了气。

     第二天早朝时,除了商议北夏和周边小国的邦交大事以外,便是本国内的农闲、水利等问题,以及冬季来时有可能产生的雪灾防御。

     最后要散朝时,叶修才主动站出来,把昨晚发生的命案上报,并道:“深夜在街巷内的小赌坊胆大猖獗,定然不止这一家。他们祸害百姓,使得嗜赌的百姓深陷泥潭不可自拔,让百姓之家弃儿卖女、家破人亡的事情时有发生,乃深藏市井的祸根。臣请求,细查此类小赌坊,不能让他们继续留存于世。”

     苏若清思忖片刻,看向百官之首的李相,道:“李爱卿以为如何?”

     李相手微微一抖,面上不动声色,镇定道:“老臣以为,叶将军说得有理。”

     苏若清便点点头,道:“朕也以为叶爱卿说得有理,朕允,叶爱卿即刻着手处理此事,那些小赌坊一经发现全部查封,一个也不许漏过。”

     “臣遵旨。”

     看似平常不过的一次早朝。可李相从朝殿出来以后却面色凝重。一位大臣借着请教一些政事的借口靠近李相,用极低的声音问:“相爷,应该怎么办?”

     李相没有说话,而是加快步子往前走。

     李相的门客众多,可以说在朝廷里自成一脉,根基错综复杂、深不可测。他的相府每天来来往往的人众多,也早已是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

     李相着了一身便衣,与前来相府的几位同着便衣的官员聊天喝茶。这些官员在朝中身居要职,行事相当低调,来相府相聚自然是要小心又小心、谨慎又谨慎。

     一人道:“相爷,要是那叶修真去查封了京城里的大小赌坊,仅仅是查封倒没什么事,但要是顺藤摸瓜的话……”

     李相沉着脸饮了一口茶,随后手紧紧握住茶杯,抿唇道:“这命案刚好在昨夜叶修带人巡逻的时候发生,未免太过巧合了,像是有人故意这么做的。且今晨皇上问了老夫一句,分明是对老夫起了疑心。要是阻拦着不让叶修查,反而会更加容易败露。”

     几位官员都有些慌了,问:“那可怎么办?”

     要知道,市井上的方方面面如赌坊、青楼,看起来都是独立的,可私底下诸如此类的见不得人的勾当通常都是连成一片的。这要真刨根问底起来,定有一大批的朝廷官员脱不了身。

     谁也不知道苏若清怎么打算的。李相心底里更为惶恐的,就是怕苏若清要刨根问底。

     他身为宰相多年,说清正廉洁谈不上,说贪污腐败又不曾在官场上伸过黑手,很难叫人抓住把柄,可他为官多年,要是不懂人情世故官场黑暗,那又怎能在这个位置上一坐多年。

     李相道:“别的你们干了些什么老夫不问,就赌坊这一块儿,尽早抽身、弃车保帅吧,先一步断了线索,任那叶修有三头六臂也挖不到什么宝。”

     最近让李相烦心的还有一件事,那就是赌坊暗地里的黑麒一夜之间全没了,他也不知究竟是何人所为。要是这两件事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那情况就比想象中的还要糟糕。

     这时,有一位官员说道:“相爷不如让娘娘在后宫里通通气吧,让她给皇上吹吹枕边风,说不定……”

     李相顿时脸色就有些变了,很是不高兴,道:“这种时候再去找娘娘,不是叫皇上怀疑是怎样,他必然在娘娘身边安插了眼线。”李如意是他在宫里最宝贵的一步棋,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可使用。况且李如意现在的首要的任务便是尽快怀上龙嗣,其余的一切都不重要。

     官员们听后觉得有理,都不敢再往李如意这方面打主意了,李相又老奸巨猾道:“都放聪明点,多往那叶修身上下工夫,老夫不信他就没有把柄。叶家擅兵权多年,老夫就不信皇上不忌惮,扳倒叶家也是需要一个借口的事。”官员们茅塞顿开,点点头表示赞同,后再说了一会儿话,各自相继离去。

     苏若清在御书房内处理政事,同时宣了归已进房伺候。他一边飞快地批阅奏折,一边语气闲淡地问:“黑麒的首领,和谁在联系,都有眉目了么?”

     归已踟蹰了一下,道:“他近日都在一处地方养伤,并未联络任何人。但是他所养伤的地方是一处青楼。属下派人监视多日,他不曾出过房间,也不曾出过青楼,但进出青楼的众多,要想传递消息轻而易举。”

     “那就查查青楼是谁的。”苏若清淡淡道。

     “属下查了,幕后老板是礼部侍郎,而礼部侍郎又与李相走得颇近。”顿了顿又道,“李相虽有动机,但还没有确切证据,属下不敢妄下定论。”

     “去查他的证据,朕要让李相心服口服。”苏若清批好一张奏折放在旁边,手指间点点墨迹,他头也不抬继续吩咐,“把李相的门臣列个名单交给朕,每一个人的底细朕都要知道得一清二楚。”

     “是。”归已在旁站了一会儿。

     苏若清眉梢微挑,看起来温和,实际上清冷又无情:“还有事?”

     归已道:“皇上,此番牵连甚广,要是彻底清查,难免会折损大批官员。”

     “朕知道。”苏若清往椅背上靠了靠,脸色看起来有两分疲惫,抬手捏了捏鼻梁,道,“朕给过他们很多机会,尤其是朕的老师。”

     苏若清身边的公公也不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侍奉在苏若清身边。隔几个时辰他便要换值一次,让宫里其他经验较丰富的太监顶替一下,而自己回到住的地方稍作休息。

     这天下午,苏若清有归已从旁伺候,公公便得了一个偷懒的机会,腰酸背痛地回房,躺下准备小憩一会儿。身边的小太监都被他打发掉了,他只想图个清静。一嫁大叔桃花开地址:

     他常年都是站着,因而一歇下来时就腰酸背痛很是难受。因而睡着的时候也时不时轻哼几下。

     只是,今个下午,他睡得浑身舒坦。感觉有一双灵巧的小手在他身上揉来揉去,让他四肢都得到了放松。他梦到有个小宫女在帮他捏肩捶腿,他看清了小宫女的脸,认得,便是如意宫里那瑞香姑姑的脸。

     只不过瑞香是如意娘娘身边的红人,他也仅仅只是肖想罢了。

     这样一想,公公幽幽转醒,刚想叹口气,怎料睁开眼睛看见那眼前人时,那口气硬是生生堵在胸口,叹不出来也咽不下去。这眼前床边坐着的人可不就是瑞香。

     瑞香见公公醒来,双手在公公腿上轻缓揉捏,笑道:“公公觉得我手法还舒服吗?像公公这样伺候皇上的,定是每天要站很多个时辰,双腿僵硬得都不像是自己的了吧。”

     公公受惊,连忙惊坐起,躲开她的手,尖着嗓子道:“瑞香姑姑怎么来这里了呀,这可使不得使不得,姑姑这双手可是给如意娘娘揉肩捶腿的,这不是折煞咱家了嘛……”

     “公公实在太客气了。”瑞香扶过公公的双腿,继续帮他又揉又捶,道,“我也是给娘娘为奴为婢的,一辈子就是伺候人的命,伺候谁不是伺候,怕只怕公公嫌弃了我。要是公公嫌弃的话,我便不弄了,这就走。”说罢眨了眨一双明亮动人的大眼睛,直勾勾把公公盯着,愣是让他浑身都半酥了去。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