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28章 她还是以前的叶宋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便撩了撩婴孩的裤裆,又对掌柜的笑道:“刚说你有福气呢,生了这么个带把儿的儿子。”

     掌柜的眼珠子落在自己儿子身上,转也不转一下。

     叶宋去照顾了一下他的儿子,后来他什么都招了。叶修顺藤摸瓜,牵扯出一大批的在朝官员,不仅如此,从赌坊到青楼、贩盐到私运官银、以及宫廷特供的粮茶香料等,方方面面都有一只手在暗中操控并从中盈利。

     以前这些苏若清视而不见的诟病,如今全被拔了出来。

     一根藤,根茎深入泥土获取养分,一经拔起来,全是黑泥。

     朝中大批官员遭了殃。被抄的抄,被贬的贬,其中一大部分是李相的门臣,仿佛一夜之间李相便门庭凋零了。而他自己,却安然无恙,也不知是自己隐藏得深还是有人故意为之,他依旧稳坐丞相之位。

     但李相的心里,总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早朝以后,他去求见苏若清。苏若清也若无其事地在御书房里接见了他。

     李相便语重心长道:“皇上今日之举,震慑百官,老臣不得不服。只是这样一来,皇上若将他们全部撤出朝廷,很有可能会出现朝中无人可用的局面,朝中不可一日无官,还请皇上三思啊。”

     苏若清淡淡然地丢了一份帖子在李相的脚下,道:“老师看一看这个吧。”李相拾捡起来一看,脸色就变了,苏若清继续道,“这上面的名单,全是老师的门臣,而涉入这次事件的大臣也绝大多数在这名单之内,如此老师还要替他们求情吗?”说罢,抬起双眼,毫无波澜地看着李相。

     李相立刻跪下,道:“老臣不敢!他们今日犯下的过错全是老臣监督不严,求皇上责罚!”

     “你起来吧。”苏若清道,“至于朝中无人可用的局面,朕倒不担心。朕已经下了诏书,隔两天那些被朕外放数年的官员便会悉数抵京,各职各位,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李相心下一沉,已是面色苍白。苏若清这些年每年的科举有新的人才选拔,看似漠不关心,稍有不顺心就把那些人才贬斥在外当个微不足道的小官吏。表面上看起来是对李相和他门下众多门臣的维护,实则是暗自在培养自己的一套官僚体系。

     如今时机一成熟,就是到了以新换旧的时候了。

     李相站在一旁,额上不断地冒冷汗,但他还是冒着风险倚老卖老了一把,说道:“皇上思虑周全深远,老臣自愧不如。那些涉事的大臣虽是胆大包天,却一直以来辅佐皇上为朝廷尽心尽力,如今皇上要换下他们定有皇上的考量,老臣无话可说,皇上要真不念旧情,不如将老臣也一并换了吧,让老臣告老还乡卸甲归田。”

     苏若清淡淡一皱眉,其实浑然天成,睥睨着李相,道:“老师的意思是,朕做错了?”

     李相立刻垂首:“老臣不敢。”

     苏若清没再说话,也没叫李相平身,继续旁若无人地自己处理自己的事情。李相跪在地上,没有苏若清的命令他也不敢擅自起身,一把老骨头跪了不一会儿双膝便快要支撑不住。

     就在李相浑身都开始轻颤时,苏若清才缓缓开口,说道:“老师没什么事的话便退下吧。”

     李相如获大赦:“老臣遵旨。”

     他需得扶着一旁的椅子才能缓慢地站起来。这时外面守门的公公急匆匆跑进来,禀报道:“启禀皇上,方才如意宫传来消息,道是如意娘娘在宫里晕倒了!”

     苏若清不紧不慢地放下笔,才道:“哦?请太医了没有?”

     公公道:“已经着人去请太医了。”

     李相便有些紧张起来,问道:“如意娘娘身子可是有什么不适?怎会无缘无故突然晕倒了?”

     公公道:“这个,太医还在半路上,结果尚未可知。”

     李相对着苏若清就是一揖,道:“如此老臣便不打扰,皇上得空就去如意宫看看吧。”

     苏若清淡淡道:“来都来了,就都去看一看吧。摆驾如意宫。”

     如意宫里太医成群,苏若清去到的时候,见李如意正躺在床榻之上,悠悠转醒,伸出半截皓腕,旁有太医正用绢帛覆于手腕之上,为她诊脉。

     苏若清坐下,小半盏茶的功夫,见太医还在反复确诊,便问:“如何?”

     太医收手,来到他面前撩袍而跪,揖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如意娘娘这是有喜了!”

     苏若清捻着茶盏的手指一紧。身边李相和床上的李如意已是高兴得热泪盈眶,带着满殿的宫人都跪了下去,呼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苏若清脸上清淡的表情变也没变,垂目看着太医,道:“确定没诊错么,再诊。”

     于是又上前了另一位太医,去给李如意把脉诊断,所得到的结果是一样的——李如意怀孕了。

     苏若清又面无表情道:“再诊。”

     这下子,宫人不明所以,但李相和李如意的脸色便有些变了。李如意心里清楚得很,她是靠什么手段才怀上龙嗣的,苏若清每次事后都给她喝上一碗避子汤可见是多么不想她怀上龙嗣。

     再一位太医上前去诊断,最终结果还是一样的。

     所有人都等着苏若清发话。

     半晌他才缓缓起身,举步走到李如意床前,撩了撩床外的帘帐,坐到她床边去,一手握了李如意的手,一手抚上她略有些冰凉的额头,语气冷清道:“一群混账,如意娘娘有孕在身,你们还让她晕倒,该当何罪!”

     顿时如意宫里的宫人便一片求饶声:“奴才知罪,求皇上恕罪!”

     李如意转忧为喜,眼角垂泪,伸手握住了苏若清的手,哽咽道:“没事的,不关他们的事,是臣妾自己不小心,皇上就不要怪罪他们了。这是真的吗,臣妾……有了皇上的孩子,臣妾做梦都不敢想……”

     “既然有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此便把孩子生下来吧。”苏若清若有所思地说道。

     李如意简直欣喜若狂,立刻谢恩道:“臣妾谢过皇上!”

     当天,太医院里的太医着实紧张李如意的身子,毕竟这是皇上第一个龙子,是小心吩咐了又吩咐,开了不少安胎药,每日还有太医例行到如意宫为李如意做检查。

     这个消息,很快便由宫里传了出来。叶宋初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坐在廊檐下,怔愣了一会儿。她一身青衣似乎成为初冬时节里唯一一抹色彩,过腰的长发落在衣背上,安静恬然。

     天光非常的明亮,明亮得几近刺眼。

     这天,落了初冬的第一场雪。

     比小指指甲还小的雪花洋洋洒洒地落下,像是春风里扬落了满地的槐花。府里上下的丫鬟们,都为此欢呼雀跃不已。在院子里都能听见外面叶青和英姑娘的惊喜叫声。

     她仰着头眯着眼睛,看着廊檐外的天,脸上没有任何波澜。

     后来,有人来了晴兮院,仿佛周遭苍白的世界也因为他的到来而鲜活了两分。一袭紫衣在风中款款翻飞,苏静肩上披着白色狐裘,如墨一样的发染在那雪白的狐裘上,眉眼间漾开一抹暖意,风风火火的,却比女子还要美丽。

     他三两步跨上走廊,随手就解下肩上的狐裘,捞在外面抖了抖,积雪点点往下掉。他如家常闲话一样笑说道:“想要进二小姐的院子真是一次比一次不容易,一大群人拦着,早知道就翻墙进来了。”

     叶宋看着他问:“你来干什么?”

     苏静在她身旁坐下,笑眯眯地亦抬头看天,道:“来陪你看今年的第一场雪啊,感动么。”

     叶宋勾唇一笑,道:“有点。”

     “这样的天气不煮酒怎么行,光赏雪也会觉得冷的。”苏静呲了一声,就又爬起来,随手将自己的狐裘披在了叶宋的身上,弯身在她耳边云淡风轻道,“你在这等我。”说罢他就又跑出院子去了。分手妻约

     苏静还真把这将军府当成了他自个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回了来,一手拎着一只冒着烟的炉子,一手拎着一坛酒。叶宋靠坐在廊柱下什么都不用做,苏静亲手煮酒给她喝。

     空气里蔓延着清甜的酒香,恍若时光寂静流淌,只是如这雪一样苍白,且无力。

     苏静素白的手指分明又均匀,递了一盏酒给她,道:“尝尝。”

     叶宋端过来,谈不上品尝,一口就仰尽,颇有些辣喉,却觉得无比爽快。她呵呵笑了两声,口中呵出白气,双眼被白雪迷离,问:“你府上那么多白梅花,这个时候应该全开了吧。”

     苏静想了想,点头:“大抵是吧。”

     “大抵是?”

     苏静自己抿了一口酒,道:“我已经很久没注意过它们了。说来也奇,以往我素爱白梅的。可能是白梅再傲骨再暗香,始终不是眼前活生生的人,花谢了来年还会再开,周而复始,可人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所以珍惜白梅花,不如珍惜眼前人。”说着便看向叶宋,带着浅浅笑意。连廊外飘飞的雪,也因着他那抹笑,而有些黯然失色的意味。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