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0章 他不得不争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先皇愤怒非常,在二皇子昏迷不醒期间即刻下令封锁东宫,把苏若清关押起来。先皇亲自审问苏若清,苏若清抵死不承认他没有做过的事情,便被先皇一巴掌重重地打在地上,怒道:“朕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子!”

     一朝一夕,他成了一个可笑的废太子。因为皇族的兄弟姐妹竭力为苏若清求情,他才没有被先皇贬为庶民。他母妃来宫里看他,却不是来安慰他的,而是对他失望透顶,说道:“本宫原以为你会稳坐太子之位不给老二有可趁之机,不想你竟一败涂地。本宫想要仰仗你的将来,简直是天方夜谭。也罢,孺子不可教,你自己不思进取,才有了今天的结局,就当本宫没有生过你罢。”

     苏若清本不想做皇帝,可他生在皇家,即使不做皇帝也享受不了平常人家的兄友弟恭。二皇子曲着一只受伤的手臂,时常来看他,是看他的笑话,取笑他,为难他。那段废太子的光阴,让他消沉和孤独,一直到有一次用膳之时发现母妃的猫来了宫里,他神思一动,便喂了猫一点吃食,怎知那猫吃过以后当即倒地抽搐不已,最终在苏若清的眼皮子底下死去。

     他大为震惊,忙用银针试毒,发现膳食中被下了剧毒。

     一只猫救了他的一条命。天不亡他。

     今后究竟是一蹶不振还是一步登天,全凭他一念之间。

     有些东西他不去争即会死。只有他去争了,兴许天下太平之间,还有他的方寸祥和之地。谁说皇家不会有兄友弟恭,只要他做了皇上,他说有便会有。

     朝中除了支持二皇子的大臣,也不乏有反对二皇子的作风的。当时镇国大将军叶霆身为北夏第一武将,从不阿谀奉承,手握兵权雷厉风行,二皇子极力想要拉拢他都未果,于是便屡次挫败大将军的势力,可大将军的地位在朝中根深蒂固,岂是他一朝一夕能够挫败的。还有便是六部尚书之首的李淙、现如今的李相,虽没有明目张胆地不满二皇子,但就事论事从不给二皇子留情面。

     苏若清去拜访李淙的时候,李淙大为吃惊。他谦虚有礼,拜李淙为老师,李淙本就欣赏他的才华,没有二皇子的浮夸骄纵,做事沉稳镇定,缺少的只是一分心狠手辣。

     李淙很乐意收苏若清当学生,他清楚苏若清就是关在牢笼里的猛虎,而上锁的钥匙紧紧握在苏若清自己手里,只要苏若清愿意,随时都可以破开那牢笼。

     苏若清被限制参与朝政,但朝中大小事经李淙之口没有他不知晓的。二皇子殿下一派苦差给他,不管什么事,他都积极去做。

     往西北与各国建立邦交关系时,苏若清身为使臣来回奔波。途中他救下了一名女子,没有北夏江南女子那么柔婉,但五官生得精致非凡,浑身带着一股西域女人的妖娆和坚韧。

     那女子对苏若清死心塌地。苏若清把她带回了北夏,暗地里加以培养。

     某日二皇子殿下去城郊狩猎时,乱箭之中冷不防窜出了一名美艳非凡的女子来,女子衣衫褴褛,身段却玲珑剔透,他当下飞身落马把女子救起。

     北夏的京城繁华之至,西北各小国与北夏的邦交初初建立,那些小国的商人来北夏做生意的频繁得很,因而在北夏见到五官略微深邃的西域女子,实属稀疏平常。那女子只道是自己被卖进了京城的青楼,但不愿过那暗无天日的生活,所以便逃了出来。

     二皇子还是相当谨慎,派人去查女子的底细。但她的底细早已被安排得滴水不漏,岂会让二皇子找到任何蛛丝马迹。

     二皇子甚是喜爱那名西域女子,但他又想把那名女子送给先皇讨先皇欢心。一番纠结之后,他最终还是把那西域女子送进了宫中进献给先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先皇十分高兴。西域女子又极能讨皇上欢心,没多久便晋升为妃嫔,成为后宫之中有名有份的皇上的女人。

     这日二皇子在宫里走动,堪堪路过一方凉亭,见亭中坐着一名红衣女子,那群裳似火,教人眼前一亮的感觉。多日不见,他觉得那女子的轮廓有两分熟悉,待走近了一瞧,果不其然,正是前不久他送进宫的西域女子。

     女子面色愁容,对着亭外的荷花池连连叹气,几欲泫泪。

     二皇子心生疼惜,便与其交谈了几句。

     女子道:“世人都只知道这宫中锦衣玉食日子奢华,却不知道这其中诸多的身不由己。皇上虽疼我宠我,但始终年老体衰,又有宫中别的姐妹让他分不开身,新鲜我几日之后就淡忘了。”说到这里时,二皇子心中邪恶的念头陡然升起,女子又继续道,“况且,能入我心里的早有其他人,我永远也忘不掉那个救我于危险之中的男子,既然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我心甘情愿为了他做任何事情,哪怕是去死呢。”

     二皇子以为她说的是自己。殊不知真正救她于危险的,再他之前另有其人。

     二皇子胆大包天惯了,当天晚上就按捺不住,偷偷地潜进了后宫之中,如愿见到了那名西域女子。他觉得倘若之前抢了苏若清的女人,一半原因是因为那柳家小姐长得极美,一半原因是因为柳家小姐是苏若清的准太子妃,所以他一定要抢。可眼下,他看着那女子,一半刺激一半心动,他有可能是真的有些喜欢她。

     女子深闺寂寞曲意逢迎,两人干柴烈火,一见面便入了内室好一番巫山云雨。直到天将明时,二皇子才尽兴而归。

     于是尝到了甜头,二皇子隔三差五便要来与她私会一番。

     这夜,先皇忽然想起西域女子的好来,又听闻昨两日她身边的宫人来报,说是有些身子不适,忙完了国事之后便起驾去看看。

     因为她喜欢安静,先皇去时也没有大张旗鼓。结果去到内室,却见那床榻之上,一双男女赤身裸体,正抵死纠缠。

     西域女子被浑身有劲儿的男人压在身下,双腿分开到极致,裸露在外的身材火辣极了,随着男人喘着粗气的大力动作而前后松动,叫声销魂不已。

     先皇差点气昏过去。

     西域女子抬眼间瞥见先皇正站在门口,突然惊叫一声,二皇子循着她害怕的眼神看去,竟是吓得面无血色。

     先皇看清了二皇子的脸,一时间血气上涌,竟真的昏了过去。

     二皇子晓得自己这次犯了大错,连夜跪在先皇龙床前侍奉,先皇在太医的竭力救治下缓缓苏醒,第一眼看见二皇子,气得话都说不出来,抬脚就一脚把他踹开,顺了好半天才骂道:“逆子!”

     二皇子心急如焚,一边磕头一边认错道:“父皇,儿臣知错!都是她先勾引儿臣的!这一切,一定是个阴谋,一定是皇兄设计陷害的儿臣!”

     先皇对二皇子这个时候还要无赖旁人感到分外失望,当即道:“来人,把太子押往大理寺,听候发落!”

     当天晚上,那名西域女子留下一封言辞恳切的书信之后,便上吊自杀了。信中把她和二皇子相遇相识的经过,以及苟且之事的前因后果都说了个清清楚楚,字里行间带着委屈的被胁迫感,最终道是无颜面圣,只好自行了断。

     二皇子闹出了这么大的事,自然是难以独善其身。以李淙为首的文臣极力弹劾二皇子,一向刚正不阿的大将军也为二皇子不耻,反对这样的人继续做太子。

     二皇子为乱后宫的事也不知是由谁走漏了风声,可谓是坏事传千里,很快便流传到了市井坊间,成为人人乐道的话料。

     若要是他再继续当太子,恐怕举国人民都会反对。

     最终二皇子被废,他也仅仅是当了很短时间的太子。

     先皇这一气之下,身体大不如前。苏若清的努力和才能有目共睹,他凭着自己的努力,重新获得了先皇的信任。终于在驾崩之前拟了遗诏传位于苏若清。

     当时北夏的局势不是很稳当,西北小国因为贸易问题与北夏在边境发生了冲突,也是越演越烈,还有南瑱野心勃勃,主动发起战争。

     苏若清刚一即位,便面临着内忧外患的局面。朝中还有不少二皇子的余党,只要苏若清对付外面,他们便有了可趁之机重新扶持势力。

     最终苏若清决定御驾亲征,平西北之乱。而南边南瑱之患,由大将军和四王爷举兵抵御。

     这对于二皇子来说,是一个绝好的机会。然,他刚燃起一丝希望,苏若清便在上战场之前,来了他的府邸,将他打入地狱。

     苏若清一身龙袍,金冠挽发,王者气势浑然天成。他面容平静,但给人一种不容被蔑视的威严,就这样出现在了二皇子面前,恍若当日,二皇子抢了他的太子妃来向他炫耀一般。

     二皇子不是傻子,见此刻苏若清一来,便能预料到自己的结局了。他猖狂大笑,道:“我还以为你真能与世无争一辈子,没想到也是假仁假义之人,你以为你现在就赢了吗,现在来是让我对你跪服吗?不可能!我告诉你,迟早有一天你会败得比我还惨的!”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