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2章 风花雪月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太医顿了顿,随后战战兢兢道:“回皇上,娘娘的妊娠反应比平常人要强烈得多,是因为长期服用避子汤的缘故,导致她身体的根基受损,恕小臣直言,如今娘娘的胎儿脉象不稳,如若大意,就极有小产的危险。---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苏若清抬起眼帘,不辨喜怒地看着太医,道:“朕问的便是避子汤对她的身体如何,并没有问其他。”

     太医一颤,旋即伏地磕头,道:“皇上,那避子汤是太医院的数位太医联合配制,绝对是万无一失的啊!”

     苏若清问:“那她为何会有孕?”

     “这、这这……小臣也不得而知!求皇上恕罪,小臣知错!”

     半晌,苏若清也没有要处罚他的意思,而是道:“事到如今,好好照顾娘娘的身子。退下吧。”

     太医如获大赦,连忙应下。

     夜深一些的时候,苏若清暂未歇息,身边的公公便进到御书房来禀报:“皇上,方才如意宫的人来说,娘娘夜不能寐,娘娘有孕在身可不能如此,皇上要不要……”

     苏若清放下手里的笔,忽而抬眼看了他一眼,他止话不前。那一眼似能把公公看穿一样,公公心里端地一沉。

     苏若清道:“新近你似乎很关心如意宫的事。”

     公公唯唯诺诺应道:“娘娘是后宫里第一个怀有龙嗣的人,奴才这是为皇上关心。”

     “既是如此,从今天晚上起,你便去如意宫当差吧。”苏若清若无其事道。

     这段时间,李相称病不早朝,在家里是坐立难安。苏若清为表慰问,还赐了不少绫罗绸缎进相府里。他现如今唯一的心愿,便是盼望李如意能够平平安安诞下龙嗣,届时相府的势力才会更加稳固。

     只不过这么一想,他到底老谋深算多年,最担心的人不是后宫里的其他生妒的妃嫔,而是皇上苏若清。他这么多年都没让李如意怀上孩子,如今李如意靠自己的手段达到目的了,却不知他下一步的打算是何。

     思及此,李相连忙吩咐身边近亲,去和宫里通一通气儿,提醒李如意身边的瑞香,凡事都要小心又谨慎,不能有丝毫的差错。

     不一会儿,便有朝中的一位官员急匆匆地来了相府。朝中出了这么大的事,遭殃的不说,还没遭殃的看起来也岌岌可危,怎还敢再往相府走动。必是出了什么大事,一时间六神无主,才来相府找李相商议。

     果真,那位官员一看见李相,便不知是兴奋还是难过,颤声道:“相爷,大事!出大事了!”

     李相面色一沉,道:“何时如此慌张?”

     官员递了一张纸给李相,道:“相爷请自己过目。”

     李相拿来一看,顿时了脸色剧变,问道:“此事可当真?你从哪里知道的这消息?”

     官员颤颤巍巍地从怀里摸出一只极为普通的飞镖,道:“是这个送来下官书房的,下官发现的时候,它便钉着这信在书架上面,未曾看到有半个人影。”

     李相把信纸收了起来,沉吟道:“今晚便派人去一探真假。”

     当天晚上,子夜一过,便有几道黑影绕过将军府的守卫,潜进了里面去。不一会儿,府中某个角落,燃起了火光,惊醒了府里的下人。有下人惊慌大叫:“失火了——”

     这冬日,才下过雪,又并非天干物燥,岂会无缘无故失火。

     叶修一下子就醒来,摸黑穿衣,安抚床里侧的百里明姝道:“别急,我先出去看看。”

     怎料,他一穿上衣服打开门,迎面便跳下一个蒙面黑衣人来,瞬时和叶修交手。黑衣人武功不弱,能跟叶修对战十数招,百里明姝在里面听到了动静,便也迅速穿衣,出门帮助叶修。

     这时惊动了府里的守卫,守卫大声道:“有刺客——”旋即纷纷往叶修的院子里冲来。

     黑衣人深深看了百里明姝一眼,抬手洒出一道烟雾,趁机逃跑了。

     将军府这一夜是有惊无险,火势也不是很大,很快便被扑灭。而那个黑衣人跑得忒快,待叶修追出去时,已经不见了影子。

     重新躺回床上时,百里明姝见他心事重重的样子,便问是怎么了。叶修搂着她,轻轻顺着她的后背,道:“没什么事,睡吧。”

     黑衣人一口气钻进了相府,李相正负着手在书房里等着。见他回来,转身便问:“如何?”

     黑衣人道:“叶修却是与一女子同房。”

     “可看清了她的脸?”

     黑衣人想了想,道:“天色黑,她的瞳色属下没有看清,但观其轮廓,绝不是北夏的女子。”

     李相大喜,一掌拍在桌上,十分痛快,道:“叶修啊叶修,总算被老夫给抓住把柄了。”

     黑衣人没有在相府久留,办完了事情之后便趁着夜色飞窜出相府。可哪知,等待着他的却是另一个火坑。

     他一出来,前面不远处便站着一个人,与他同样一身黑衣。因而不得不飞身在那人三丈开外停了下来。

     黑衣人岂会认不出对方,便是上次在树林里杀他同伴的人。他知道对方身手极为厉害,他又伤势刚痊愈,不宜与他纠缠打斗,于是,转身就往另个方向跑。

     归已是早早便在此地等候,岂会轻易放他走,于是转脚就去追。最终数个回合的缠斗之下,归已成功地把黑衣人制服,拉下他的蒙面黑巾,正是那黑麒的首领。

     首领啐了一口血,道:“既然落在了你们手上,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归已面无表情道:“果然是李相派你去杀二小姐的。李相一高兴就得意忘形,总算露出了狐狸尾巴。我不杀你,我带你去见主子。”

     叶宋跟苏静离京去到有匪寇的下一个城镇,因为下雪天,路面积雪且湿滑,行程比平时满了一半不止,又加上剿匪这件事情并不是迫在眉睫,苏静跟着她就带了些散心的意味,一路上倒是实实在在的观赏着风花雪月,等到附近山头的时候就花了两天一夜的时间。

     时值夜晚。

     山路特别难行。

     叶宋等人在贼寇窝点的山脚下,观察了一下地势。苏静似知她所想,坐在马上,身上披的大毡盖住了整个马背,上面全是点点不融化的积雪,他说话时口鼻在月夜下呼出了白气,道:“看这地势,又有雪林做掩,就是想在这半夜杀上去,易守难攻,成功的可能性也不大。”

     叶宋带来的兄弟们晓得苏静久经沙场,因而对他还是很信服的,便问:“那贤王看应该怎么办?”

     苏静看了看这四面环山的,便道:“先找个地方,驻扎下来。等天亮了再从长计议。”

     于是一众人马在离这山头不远的背面挡风的山谷中驻扎了下来。尽管山坡可以遮挡大部分寒风,可要是在这山谷中露宿一个晚上,还是冷得够呛。就是这一群常年习武之人,怕是也受不住。

     幸好,他们在山谷的山脚处,找到了一个不深不浅的山洞,一群男人可以勉强将就一番,在山洞里生起了温暖的火,各自搓手取暖,看着外面的雪又开始下,颇有些意境。

     季林就咂道:“啐,老子怎么不是读书人,不然看这光景,定要赋诗三首让尔等大开眼界。”

     众人哄笑,然后斯斯文文的刘刖就成了众矢之的。有人提醒道:“啊呀刘军师不就是读书人么,什么都知道,肯定文采也不差,不如就赋个诗来给大伙儿解解闷?”

     叶宋和苏静下了马,走在众人后头。叶宋手里拿着马鞭,还没到洞口,便看见了山洞里的火光,以及听见了他们大嗓门的谈话,大家伙的笑声,始才觉得有了两分暖意。从山谷的平坦地面到山脚的那口山洞,需要往上走几步,路面都是枯草,且泥土又湿软,那些个男人大刀阔斧跨上去的时候踩下一个个深浅不一的脚印,叶宋便顺着那些脚印往上踩。一嫁大叔桃花开地址:

     怎想,一不留神,脚下就踩滑了。

     苏静在她后面及时扶稳了她,一边若无其事地取出一块令牌交给他的扈从,并吩咐道:“去邻近县城里找县令调一些帐篷和干粮过来。”顿了顿看着冰封的河面,又道,“再拿几副鱼竿吧。”那扈从拿着令牌领命而去,随后苏静又回过头,扶着叶宋的手没收,对叶宋浅浅笑着温声道,“路滑,二小姐小心些。”

     叶宋道了一句多谢,便稳住身形三两步跳了上去。

     她踩了满脚的泥,和苏静双双站在洞口前,火光照亮了两人的脸。大家的眼睛纷纷落在两人身上,竟不约而同地觉得,或许是经过了漫长的时间洗礼,这两人出奇地般配。一时间都忘记了谈笑风生,纷纷沉默。

     叶宋不太满意他们那带着满满深意的眼神,太过于直接,于是眉端一蹙,喝道:“都看着我们做什么,方才不是说得兴起么,继续说!”

     季林回过神来,道:“啊哈,对!刘刖,该你赋诗三首!”

     刘刖十分尴尬,故作谦虚地咳了两声,道:“刘某不才,什么都会,唯独不会赋诗。”他一瞥见旁边的苏静,坏水立刻就浸出眼底了,斯文地笑了笑,“贤王文武双全,经验也丰富,不如让贤王来给大家赋诗吧。”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