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33章 那些被困住的回忆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找了个地方坐下,随手解了肩上的大毡,把上面的积雪抖落,挽在臂弯里。她似笑非笑地看了苏静一眼,似乎也有了点兴趣,嘴上却道:“一帮粗人,贤王就是赋诗了,你们听得懂么?”

     苏静人非常随和,大家没少和他在沙场亦或是其他地方打照面,因而都有些熟了。季林一向口无遮拦惯了,大着胆子说道:“既然我们大家都是粗人,那贤王就来点儿粗诗,我们大家都能听得懂的那种。嘿嘿,就像楼里的娘们儿吟的那种简单通俗的。”

     此话一出,就遭了叶宋一记拍脑,骂道:“蠢货,那是淫诗!不是吟诗!”

     季林摸摸脑袋,道:“那有什么关系,大家伙都喜欢那种类型的嘛。贤王以前够,一首诗定然是讨了很多娘们儿欢心,也好叫我们大伙儿都学习学习不好嘛?”

     有人呸了一口,道:“就算你诗你学会了,可你能学会贤王的气度风雅吗,还有你有贤王那样的风姿绰约吗?哈哈哈哈笑死人了!”

     刘刖连连赞赏:“不错,连用了两个比较雅观的词。”

     季林爬起来就跟那说话的人按架,满口粗话。

     这时苏静亦坐了过来,摸摸鼻子也不恼,颇有些幽默笑趣道:“实际上我也不是尽能讨得女人欢心,要真像你们说的那么神奇,那为何,普天之下便有一女子不买账?”

     这普天之下的一女子,不言而喻了。大家的眼神都偷偷地瞄了瞄叶宋。

     跟兄弟正打得火热的季林,一巴掌拍了兄弟的后脑勺,蹭起头来问:“是谁?”

     那被拍的兄弟约莫是被拍痛了,奋起回应一句:“是你妈!”

     “奶奶个熊,是你妈!是你全家!”

     众人:“……”

     大约一个时辰以后,苏静派去的人便驾着马车回来了。马车里装了干粮和折叠好的帐篷。众人一见,欢喜不已。

     实际上他们忙着赶路,饥寒交迫,如今窝在这洞穴里靠着依偎取暖和说话来转移注意力,现在有了吃的那还客气什么。于是他们纷纷把帐篷和干粮搬了下来,先饱吃一顿再说。

     山洞不算宽敞,要搭帐篷,顶多只能搭两个。那扈从一共带来了五六个帐篷,撑开来看时硕大坚实,一个帐篷能挤三四个汉子。因而在山洞里搭了两个,剩下的都搭在了山谷之中。

     这山谷分外平坦,是因为原本山谷中有一条宽敞的河流,如今落了雪,这河面就结了厚厚的冰层,莫说人在这上面走没事,就是骑马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因而那些帐篷也不大意地搭在了冰面上。下面用木枝垫着隔潮,再铺上厚厚的棉褥,穿得厚实,在里面躺着一点也不觉得冷。

     起初大家都不客气地抢山洞里的那两顶帐篷。一群男人打成了一团。最后刘刖建议一顶留给叶宋,一顶留给苏静,大家全都去下面挤,这才没有了异议。

     可是叶宋勾一勾唇,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道:“我不睡这上面,你们继续打,打赢了的睡上面。”

     叶宋这一走,苏静自然也要跟着走。他笑眯眯道:“我把我那顶也留下来给你们,我去下面。”

     叶宋下来便径直进了一顶帐篷。她是这群男人当中唯一一个女的,因而大家自发要给她一个人一顶帐篷,她也不拒绝。

     只不过进去以后,兴许是感受不到这两天赶路的疲惫,也兴许是当静下来时烦闷的思绪便会疯长,叶宋侧卧在棉褥之上,却了无睡意。

     不一会儿,外面便响起了突突突的响声。她不由捞起帘子伸出头往外面看。却是苏静蹲在帐篷前不远,手里正拿着一支尖锐的木桩,握了一块石头,往冰面上打桩,要凿开冰面的样子。

     叶宋问:“你在干什么?”

     此时苏静已经把冰面凿破,随后的事情都变得十分简单,他把破出的洞弄得有碗口大,随后拿了一旁的鱼竿挂上饵便伸进了破洞里面的湖水里,回头看了看叶宋,道:“闲来无事,以作消遣罢了。”

     叶宋见状,觉得有些趣,原来钓鱼还可以这样钓的,便也蹲了过来,看着破洞下面流淌得极为缓慢的水,问:“这个时节这下面会有鱼么?”

     苏静笑道:“自然是有的。”

     叶宋便静静地在他身边等了一会儿,不多时,果真见苏静一收竿,就拉上来一尾湿淋淋、滑不溜秋的鱼。苏静把鱼竿递给叶宋,道:“你帮我看着,我得再弄一个洞打理这鱼。”

     遂叶宋从他手里接过鱼竿,就见他又去旁边凿破了一个洞,就着下面的水,去掉了鱼鳞和内脏。上方洞口的火光映在冰面上,把他的身影拉长,叶宋见他的手被冻得通红,便问:“冷么?”

     苏静抬头,侧着脸看着她,神情耐人寻味,说道:“实际上这下面的水比冰要暖和,不信你伸手去摸摸试试。”

     叶宋闻言,果真伸手去摸了摸。许是这样的天气太过寒冷,而她的手又实在冰冰凉,触碰到水流时竟真的有一丝微微的暖意。正待她手指要在水里游两下时,苏静忽然道:“鱼儿上钩了,二小姐应该赶快收竿。”

     叶宋一愣,照着他的话立刻收竿,结果真的拉起来一尾鱼,不由笑了出来,鼻尖被冰冷的空气冻得粉红似桃花,问:“隔了这么远吧,你怎么知道有鱼上钩了?”

     苏静道:“也没隔多远,况且我眼力也不算差。”说话间,一片雪花,寂静地飘落在了苏静的手背上。他仰头看了看漆黑的夜空,“又开始下雪了呢。”是以招来一个兄弟,把去鱼鳞内脏的活交给了他,自己拂衣走过来,对叶宋说道,“眼下横竖睡不着,你也去洞里烤烤火吧,一会儿把鱼弄去烤了吃。”

     原本还在山洞里争抢帐篷的大伙,听到一声吼有鱼,就纷纷奔腾着冲下来,别提多高兴。季林立刻就见风使舵道:“王爷,还是你厉害!居然让我们在这大冷天里也有肉吃!”他全然忘了,先前还为难苏静要他赋诗呢。

     于是苏静负责钓鱼,大家就负责争先恐后地清理鱼鳞内脏。叶宋始终蹲在原地,眯着眼睛笑。雪花落在她长长的睫毛上,她颤了颤眼帘。随后眼前倏地便是一暗,苏静在旁边抬手把她大毡的兜帽扶起来,盖在她的头上,声音温柔极了,像是在对待世上最稀奇的珍宝,道:“把帽子戴好,别着凉了。”

     她曾幻想的所有美好当中,一直以来主角都是苏若清一个人。她不觉得冷,可能是因为四肢早就已经冷麻木了。因为苏静的这一个动作、一句话,心底里漫起一股蓬松的悸动,带着绵绵酸涩。

     今晚这个夜晚同样美好,但主角不是苏若清,而是苏静。

     叶宋忽然想起,在江南药王谷的那个月夜。因为她上山去给叶青找药材时不得已吃错了药,短暂地失忆了好几天。月夜里,苏静牵着她的手,在郁郁生长的药田间缓步而行,两边都是及腰的藤蔓。不远处传来大黄狗的吠鸣。

     她一定是太糊涂太糊涂,不晓得自己在做什么,居然会抱着苏静,说喜欢他。

     想到这里,叶宋冷不防唇边溢出一声浅淡的笑,连自己都没有察觉,余韵的涟漪在心间漾开。苏静看着她的侧脸,亦挑了挑唇,问:“你笑什么?”

     叶宋的笑容陡然在嘴角僵住。那些回忆,仿佛已经很久远很久远,她把它们困在心底里的最深处,上了锁蒙了尘,绝不会去轻易想起,绝不会去回味个中滋味。因为她觉得那只是她一个人的回忆,根本就毫无意义。

     苏静不记得了。所以她再没去想过。

     一定是天太冷太冷了,冻坏了她的脑子。她才禁不住在这个时候去想起那些。

     是了,他们一起经历过的还有很多很多,比如古墓里的大石球,比如石桥下的乌篷船,比如船上的咸鱼粥。还比如,坠下悬崖时彼此同生同死的诺言。

     “没什么。”叶宋手扶着半边脸,缓缓闭上了眼睛,想把那些过去赶出脑海,神态有些懊恼的模样。奈何,一旦回忆冲了出来,冲垮了阀门,就如洪水猛兽一样不可停止,尽数往她的脑海里挤。她皱着眉,深吸两口气,声音轻轻地,似冰窟窿下的湖水一样清澈,低低道,“只是莫名想起了一些过去。”

     “哦?什么过去?”苏静不着痕迹地问。

     叶宋便是无奈一笑,张开了眼睛,回眸看了苏静一眼,笑意浅淡,随之又看向迷茫的远方山影,道:“那段在你记忆中空白了的过去。”

     苏静指尖微微一顿,随即掩饰得很完美,笑得有两分狡黠,道:“是什么样的过去,你可以给我说说么?”

     叶宋顿了半晌,忽而云淡风轻道:“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有一点交情,又带着些许感激,除此之外没有别的了。”

     苏静的眼神深了深,没有拆穿她,而是道:“啊,是吗,没有别的你还能笑出声音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