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3章 赌上你我所有的感情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进去找到了一位大夫,李如意便把药材送上前给大夫辨认,问:“大夫能否告知,这是什么药,有什么药效?”

     那大夫辨认了一番,又嗅了几下,道:“夫人,这是安胎药无疑。[zhua机书阅读网 wWw.Zhuaji.oRg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李如意松了一根神经,可是那大夫眉头一皱,似乎嗅出了不同,“夫人莫不是故意刁难老夫,这安胎药里怎么有一味活血行气的丹参?”

     李如意面上的笑容惨白:“那会怎样?”

     苏宸比起积极查案,更为频繁地往天牢里走动,隔三差五就带太医来瞧瞧叶宋的伤,是一丝也不肯松懈。他把宫里的事情说给叶宋听,包括李如意小产一事,但叶宋的反应都平平。

     没有悲天悯人,更没有幸灾乐祸。

     叶宋坐在石床边的枯草上,手里拈着一根稻草,在地上若无其事地画圈圈,道:“她小产,那是注定的吧。皇上怎会可能让她把孩子生下来。”

     牢房里的人都沉默,包括隔壁的叶修和百里明姝。大家都心如明镜,将军府和相府现在是何等处境。两派之争,正如楚河汉界,自有人悠然自得地下这盘棋。

     叶宋忽而松手,手里枯草落回了稻草堆里,她抬头看着苏宸,异常冷静道:“你能不能安排一下,让我见见皇上。”

     苏宸抿唇,终还是点了点头。

     晚上,在苏宸的帮助下,叶宋被带出了大牢。她身上的衣服有些淡薄,苏宸臂弯里挽着一件厚厚的披风,光是皮肤兜帽上的那匹雪狐毛,就知不是一般的披风。

     苏宸给她披上时,她似笑非笑道:“怎的,提审罪臣还有这等待遇?”

     苏宸随手理了理那锦团簇簇,道:“这未免太招摇,若是本王,不会给你披这样的披风。”

     叶宋自然知道,这是谁的意思。

     堪堪走过叶修的牢门前,叶修忽然出声道:“阿宋,不要胡来。不要为了我,什么条件都答应。”不然他会自责一辈子。

     叶宋停了停脚步,侧身看着叶修和百里明姝,即便是入了这天牢,气度风采依然不减,自有一番别人无法比拟的风骨,她道:“当初把大哥和嫂嫂硬撮合在一起,现在看来你们依然如此般配,若是再来一次,我也还是会那样做,问心无愧。但也是我这么做,才给叶家招来了祸患。”

     叶修双眉横飞入鬓,容颜冷俊,道:“就算不是你这么做,正如你所说,该注定的也还是会以其他的方式发生。”<divid="ad_250_lef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所以”,叶宋笑笑,给人的感觉坚韧、百折不挠,道,“我应该去跟他谈谈。大哥放心,我不会胡来,况且在你的认知里,我是那种百般委曲求全的人吗?”

     这场梦,是时候该醒了。

     走出天牢时,她这般对自己说。举头望了望漆黑的苍穹,外面果真冷得厉害,夜空却难得一见地晴着。很少能够在雪夜里见到月色,但今晚却有,映得瓦檐下的霜雪更加的惨白。

     大理寺有专供大理寺卿休息的地方,那是一间书房模样的房间,房间里的灯火明暖。叶宋推门进去时,有股暖香的气息扑鼻,整个人有短暂的放松,似乎浑身毛孔也轻微地打开了,吸取那一抹清淡的暖意。

     苏若清正坐在桌前看书,一身惯常的黑衣,黑色的头发落在肩上,目色柔和轮廓清俊,被烛光映在门扉上的影子也带着一中孤凉的温柔。

     叶宋站在门口看了他一会儿,他从书中收回了视线,抬起眼帘来。

     叶宋便转身关了房门,近前一丝不苟地跪下,道:“罪臣叶宋,参见皇上。”

     苏若清袖书的手微微一颤,然后沉静下来,把书放到一边,起身到叶宋身边,亲手把她扶起,声音倍加柔软,道:“我是不是说过,你在我面前不用下跪,不用行君臣之礼。”

     叶宋面色如常,道:“那是对苏若清,现在站在我面前的是皇上。”

     “可我就是苏若清。”苏若清失笑道,“我穿龙袍的时候才是皇上,自称‘朕’的时候才是皇上。现在,我就是苏若清。”他看着叶宋的脸,柔声低语,“阿宋,你还好么?这么多天没来看你,你是不是生我气了?还有身子好些了没有?”

     她看了看苏若清,道:“多谢皇上关心,有皇上时不时派太医来,我的伤早就好得差不多了。而皇上国务繁忙,未免遭人话柄,根本就不应该来探望罪臣,皇上能把我叶家兄妹和亲信关进大理寺,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苏若清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叶宋便伸出一根手指堵住了苏若清的嘴,声音亦放得低柔,似呢喃一般道,“别说,我知道。我都知道,所以根本没有资格怪你。”

     苏若清喉咙滑动了一下,终是把那些愧疚的话语咽了下去。叶宋缓缓松开了他的唇,又道:“难得皇上愿意深夜见我,我不会拐弯抹角,便直说了。”她看着苏若清的眼睛,一字一顿地问,“我想问你,会如何处置我大哥,会杀了他么?”

     苏若清瞳孔扩了扩,不语。

     叶宋勾唇一笑,道:“这个时候杀了他才最好吧。叶家后继无人,而大将军年迈,兵权可逐步收回。”

     苏若清一开始就清楚得很,叶宋要见他,绝对不是为了谈情说爱。他等了这么久,也终于等到叶宋提出要主动见他。苏若清轻轻地问:“那么,你找我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叶宋道:“我还是想再问一次,你会如何处置我大哥,会杀了他么?”苏若清缓缓皱起了眉头,叶宋又道,“呐,若清,尽管你说你不会再算计我,可我至今还是觉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对我的每一份真心实意都带着算计的味道。你并没有错,我也一点没有怪你,你我的立场不同罢了,若是换做我是你,可能我还会做得比你绝一点。所以想来,我根本没有资格怪你,你已经做得很留余地了。”说着眼里便染上点点笑意,带着释然的味道,“想必从我死活要把百里明姝抢来给我大哥开始,你一开始就没想过要彻底阻止,反倒是我被困其中,你的成全便是为的今天铺这一步棋吧,给我大哥留下一个足以杀掉他的把柄。而我,一直以来便是在一步步为你铺路。”

     “阿宋。”苏若清冷不防抱了她,闭上了眼。

     叶宋轻拍着他的背,道:“没关系,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是皇上。我也曾自私过,自私地想把你拉入我的阵营,站在我的立场上为我考虑,但是我再也不能那么做了。苏若清,我可以永无怨悔地守护你最想要守护的江山,即使是现在,你让我上阵杀敌、抛头颅洒热血,我也绝不会有半句怨言。”腰间的手臂收紧,紧得她有些窒息,“可是,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家人。”

     “我不想看见他们受苦,不想看见他们在我面前死去。”叶宋一点点推开苏若清的怀抱,“如果要杀的话,你可以杀了我。”

     苏若清脸色一白。

     下一刻,叶宋已然在他面前跪下,道:“如若不然,叶修就必须活着。”

     苏若清眼中难掩伤痛:“阿宋,你这是,用你自己的命威胁我?”

     叶宋垂着头,雪狐茸毛围绕着的脸坚定,道:“不,我只是在赌博。”

     “你拿什么在赌博?”

     叶宋抬起眼帘,深深地看着苏若清:“用这几年来你我的感情,即使最后什么也没剩下,我也要挥霍这一次,换我兄长一条命!”说着双手撑着地面,便缓缓伏下身子,“这辈子,我没给谁磕过头,就连我父亲也不曾有过。”她的额头已经抵在了地面上,闭上了眼睛,“我求你。”

     叶宋是在天蒙蒙亮的时候回到牢房的,带进来的冷气,让火盆里的火焰也凉了几分。叶修和百里明姝一直不敢睡,等着她回来。

     她带着疏懒的笑意,在牢门前又停下,笑睨着他俩道:“大哥,嫂嫂,莫不是为了担心我,一夜未合眼吧?”

     叶修开门见山地问:“你都说了些什么?”

     叶宋懒洋洋地抬手解了身上的披风,丢给送她回来的苏宸,似笑非笑道:“今晚多谢王爷安排,还有这披风,我在这牢里恐怕是用不上了,劳烦你给我收着。以后有机会还是要穿的。”

     苏宸也好奇地问:“你们都说了些什么?”

     叶宋直接进了牢房,坐在石床上,扯过棉被裹身,道:“这似乎跟你没有关系吧?”%co○m首发

     苏宸抿了抿唇,确实跟他没有关系,可他就是担心不行么。见叶宋丝毫没有要说的样子,他也懒得跟她耗了,只道:“本王走了,你好好休息。”

     苏宸是走了,但叶修和百里明姝却不肯罢休,又问:“阿宋,你给我起来,到底说了些什么?你可有答应了什么条件?”

     叶宋随口道:“什么条件都没有,就只是说了点无关紧要的。”

     “无关紧要的?比如呢?”

     叶宋翻地坐起来,盘着双腿,笑眯眯捏着嗓子娇滴滴道:“比如皇上你要是再不放我哥哥和嫂嫂出去的话我就死给你看!”

     “……”两人一脸黑线。

     叶宋嘴角笑意渐深,道:“爱信不信。我睡了。”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