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49章 旧事牵扯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ps:来晚了,希望大家继续支持小刁妃

     窗外的天色,昏沉了下来。--黑岩书屋 --不知不觉,这最后的一点闲暇时光就快要耗尽了。屋子里的取暖炉子也快要燃尽了,空气寸寸凉下,冻得彻骨。飞雪打湿了窗棂,连烟纱也似垂得厚重。

     苏若清垂着头,手里握紧了一粒棋子。他低低压抑道:“阿宋,能不能不要这样。”

     叶宋袖子轻轻往那棋盘上扫过,手里握紧了一颗苏若清拿过的棋子,道:“苏若清,我走了。你若得空,就忘了我吧。”

     “可是我一年四季都很忙。”

     就在叶宋转身的时候,苏若清如是说。叶宋脚步顿了顿,微微侧头,却倔强得不愿意回头多看他一眼,只看到窗下他落寞的黑色剪影,道:“那也正好,忙起来也容易忘。”

     最终,留下了满室死寂。仿佛她这一走,就带走了所有的生气。

     她现在棋馆外面的长青绿藤下,飞雪落在了她的头发上,她扬了扬头,望着漫无边际的灰蒙蒙的天空,终是没有再往上抬头,转身离去。

     明明只要她一抬头,就能看见苏若清现在那窗边,正低头看着她。

     这个时候,尽管天还没有尽黑,寻常百姓稍微宽裕一点的家里,都会点上盏盏微黄的灯。

     街上已经没有了什么行人,叶宋一个人走在空旷的大街上。她不觉得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是有知觉的,只知道机械地往前挪动着脚步。

     她的皮肤被这冰天雪地冻得透白,就鼻尖微红。不一会儿,头发覆盖了一层白雪,仿佛一朝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佝偻老人。

     后来转过街角时,叶宋愣了愣。她看见街边还有一个棚子,棚子里热气腾腾,是一个卖汤圆的街边小摊铺。里面一位中年发福的大娘正用长勺搅着锅里,见来来往往的客人十分稀少,约摸再晚就不会有客人了。因而最后一位客人吃完了热滚滚的汤圆以后,她便准备收拾着收摊了。怎想,偏偏又在这个时候再来了一位客人。

     这胖大娘热情道:“客官请随便坐,是要吃醪糟汤圆呢还是吃桂圆红枣汤圆……”她说着就转过身去,恰好看见叶宋进来,随手抖落肩上和头发里的落雪。

     叶宋若无其事地坐下,道:“来一碗醪糟汤圆吧。”

     “好、好……”大娘忙转身去张罗。<divid="ad_250_left"><scripttype="text/javascript">ad_250_left();</script>

     她岂会认不得叶宋。以前叶宋是她这里的常客。但那都是在她做了对不起叶宋的事情之前。

     大娘一边丢汤圆下锅,一边脸上就浮现出复杂的神色。她稳了稳心绪,道:“天这样冷,又这么晚了,姑娘为何还在街上游荡呢?”

     叶宋道:“啊,路过,正好准备回家。”她显然也是还记得这位胖胖的大娘的,回头看着她忙活的身影,问,“现在你冬天也在这里卖汤圆了吗?”

     大娘一顿,有些内敛地笑道:“是啊,日子不好过,想着能在这里卖汤圆多赚两个钱也是好的吧。虽然客人少,但也总比没有的好。”

     叶宋道:“你家里有孩子,开销难免要大点儿。”

     “姑娘我……”大娘把汤圆都放了进去。

     叶宋微微笑着打断她,道:“多放一点醪糟,有枸杞吗,也加点吧,不然吃了还是冷。”

     “好,好。”

     大娘便往小锅里放了两大勺的醪糟,又撒了枸杞。

     叶宋忽然问道:“你儿子多大?”

     大娘舀汤圆的手突然抖了抖,结果滚烫的汤汁烫了手他,她又连忙擦干净了,把满满一碗汤圆送到了叶宋桌前,道:“今年十五了,在书院里学习,预备参加明年开春的科举考试。”

     “哦?那成绩怎样?”

     “是书院里最好的,夫子说他将来必能有所作为。”

     叶宋拿了勺子,那热气扑腾起来,熏热了她的眼。她道:“难怪……”

     那大娘见状再也忍不住,扑通一下便在叶宋跟前跪下了,悔恨自责道:“姑娘,妇人我老老实实做人,从没有做过任何伤天害理的事情!可是……可是我却昧着良心坑害了姑娘,这心里没有哪一天是不煎熬的,我没想到竟还能再见到姑娘,确实是老天爷开眼给了我这个现世报,也好让我良心得安,姑娘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当时他们拿我儿子的命要挟,那就是我的命根子我不得不从,所以给姑娘下了蒙汗药使得姑娘被坏人给抓了去!”她如泣如诉倒是令人动容,事情都过去了这么久,叶宋是记得,但没有打算为难她,叶宋也已经找了李如意讨回,也根本没有必要为难她,只不过是想吃一碗暖和的汤圆罢了。可这大娘越发地哭得伤心大声,“请姑娘体谅,就是再次发生那样的事情,妇人也会毫不后悔地做同样的选择,为娘的怎么能看着自己的儿子受到伤害啊!”

     叶宋道:“你起来吧,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大娘道:“姑娘大恩大德,令妇人我实在羞愧!姑娘不肯原谅我的话,我就是跪死在这里也绝无二话!”

     叶宋喝了一口汤,吃了一只汤圆,往事一幕幕如走马观花一样不自觉地浮起在她心头,梨园里的偶然相遇,棋馆里的静静相处,还有她吃凉汤圆吃多了被人抱着去看大夫……那些就像是一汪活泉,在她快要枯竭的时候冷不防注入她的心田,和入口的汤圆一样,带着温暖的气息。

     那活泉沁出了温热的眼眶,滴答滴答,全部滚落进了装汤圆的碗里。她尝起来,咸咸甜甜。

     叶宋吸了一口气,道:“我根本就没有怪你,起来吧。若是觉得愧疚,就把各种口味的汤圆都给我煮一碗,今日这醪糟汤圆没有往日的可口,是加了盐吗怎么吃起来咸咸的?”

     大娘抬起头看向叶宋,见她不知何时起已是满脸泪痕,眼泪掉进了汤里,自然是咸的。但大娘见惯了人之常情是个有经验的,没有拆穿叶宋,只站起来应道:“好勒,只要姑娘愿意吃,都煮一碗!”

     夜色压了下来,整条长街一个人影都没有。就只剩下街角这边的汤圆铺子还冒着热气,铺子里点了一盏极为微弱的灯,放在叶宋所在的那桌上。叶宋一个人闷头吃汤圆,桌上还放了好几个空碗。

     可是每一碗她都吃出一个共同的味道,那就是咸咸的。

     大娘再也看不下去了,便道:“姑娘,妇人我不是心疼我的汤圆,只是姑娘这样吃,糯的不容易消化,回头当心姑娘受不住。”

     叶宋打了一个嗝,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才惊觉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她随手在桌上放了一锭银子,起身准备离开,道:“不碍事,我消化能力一向很强。只不过今日吃伤了,往后可能许多年都不会再吃汤圆。”

     大娘见她放了银子,连忙把银子塞回叶宋手里,道:“姑娘使不得,这些是我向姑娘赔罪的,怎还敢收姑娘的钱!”

     叶宋睨她一眼,却道:“你儿子不是要准备明年开春的科举考试么,你不让他吃饱穿暖?这个时候,你儿子应该是早已从学堂归家,正等着你回去吧,我偷了你的一段天伦之乐,算是补偿了。钱就收下吧。”说罢后叶宋就裹了裹身上的衣服,不给大娘再说话的机会径直走出了棚子,走进了漆黑夜色的风雪里。

     大娘看着她的背影,手里握着银子,觉得格外地烫手。

     随后,一转身之际,顿时又愣住了。只见另一位客人走进了棚里,像是在风雪中等待了很久很久,穿了一身黑衣却浑身都被覆了一层雪白,简直像是一个雪人,冒着寒气。

     他坐在了叶宋方才坐的那个位置,声音清寒低哑:“还有热汤圆么?”本文最快\无错到

     等他拂落了身上的雪,露出本来面目时,大娘就又是一惊,看了看外面的街道,叶宋早已淹没进了夜色中寻不到踪迹了,大娘还是指着叶宋离开的方向,道:“公子是跟方才那姑娘一起的吧,姑娘已经走了,你莫非是之前就一直在外面看着她,为什么又不进来,不跟她一起走呢?”

     这位公子她也还记得,正是当初提醒她不卖凉汤圆改卖热汤圆的公子。因为那时叶宋因为吃了两碗凉汤圆而消化不良。

     苏若清目色沉静,道:“煮汤圆吧。”

     对方不说,大娘也不好多问,只好转身去煮汤圆。苏若清未要求说吃什么口味的,她便煮了最常吃的醪糟汤圆,一边忙活一边说道:“方才那姑娘啊,老说这汤圆是咸的,实际上她自己没有注意,是她的眼泪滚进了汤里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一直在哭,眼泪一直在掉怎么都停不下来,应是经历了什么难过的事情吧……”

     苏若清开口,却是问:“我听到你说,有人拿你儿子的命威胁你给她在汤圆里下药,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

     大娘一震,道:“公子是想为那位姑娘报仇吗,如果是这样我也没有什么怨言。大概是在今年夏天还没完的时候,有人从书院里掳了我的儿子,好像是晓得姑娘经常会来我这里吃汤圆,就逼迫我给姑娘下蒙汗药。我也是迫不得已才那么做,后来姑娘就被他们抓走了。”

     苏若清脸色跟雪一样寒,道:“可知道他们是何人?”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