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7章 为什么不告诉我?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只好直起身,道:“臣女多谢皇上。--黑岩书屋 --”

     苏若清皱了一下眉头,视线带着深深的落寞,放在叶宋的脸上,想从她的表情和举止中发现一丝一毫的冠冕堂皇的裂痕,只可惜都未果,道:“就算是到此为止,你也一定要这样么?”

     叶宋道:“君臣礼数不可废,请皇上恕罪。以往是臣女太不知天高地厚。不知皇上今日前来有何圣意?”

     “既然如此,那就请我进去喝杯茶吧。”说着他便负着双手径直从叶宋旁边走过,抬脚走进了将军府的大门口。

     叶宋有些怔愣,回头看着他清冷的背影。

     叶宋在暖里招待的苏若清,家里太冷清,可以用的下人又很少,因而她自己生炉子,自己煮茶。虽然手艺很生疏,但茶不过就是这么个样子,将好茶叶洒进沸腾的滚水里,没什么讲究。若是苏若清太过于讲究的话,他完全可以不喝。

     叶宋上了一杯热茶放到苏若清的手边,道:“家里没什么人,皇上如还能将就便将就一下吧。”

     苏若清连喝了半杯茶,没开口说话。

     叶宋便问道:“皇上莫不只是来喝茶的?”

     他将茶杯放下,用盖子轻轻温柔地拂开水面上的茶叶尖儿,半晌说了第一句话:“你过得好么?”

     叶宋挑了挑眉,亦是一口气灌了半杯茶道:“挺好。”

     苏若清修长削瘦的手指抚着茶杯上的花纹纹路,良久又道:“你被李如意抓进皇宫的事情,我知道了。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告诉我这些,若是我这次没有知道,你打算就这样瞒着我一辈子么?”他似叹息一般,不晓得是叹息自己还是在叹息她,“你从来都不告诉我你受了多少委屈又有多么痛苦。”

     叶宋眼神一动,低着头淡淡笑了,那笑容不纯粹也不温暖,反而夹杂了太多沉甸甸的东西,又有两分释然的感觉,道:“都是过去很久的事情了,没有必要再旧事重提吧。我只是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没有必要让你知道。”

     “为什么没有必要?”苏若清执着地问。

     叶宋看了他一眼,道:“你今天来,就是想来和我纠结这件事的么?是不是说明白了,你心里就会好受一些?”

     “是。”

     叶宋叹了口气,道:“你这又是何必。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让你去责怪李如意还是责怪你自己?你能当着我的面杀了李如意么?当时我的确是恨她恨得想亲手杀了她,因为是她亲手毁掉了我的美梦。”说着叶宋便扬唇轻轻笑,“可是我清楚地知道,你不会杀了她,我告诉了你只会让你更加为难罢了。我从来不告诉你我受了多少委屈又有多么痛苦,那是因为我以为你懂,就算不懂也应该会理解,爱上你身处这个位置的男人都会是一件辛苦的事情。只是,我要求你来懂我理解我,但却一直没有认真地去理解你。”

     苏若清手紧着茶杯,没有说话。

     叶宋便拎了茶壶,给他重新添了一杯热茶,云淡风轻又道:“‘嫁人当嫁苏若清’,是我最初时候的梦想。后来没办法实现,我便只想单纯地帮你守护重要的东西,我想当军人,我宁愿战死沙场。我以为我不求回报,后来我错了,就算我什么都不求,起码我要求个心安理得。”

     一壶茶尽,叶宋问他:“你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我可以一并告诉你。”

     “的确,”苏若清淡淡笑了一下,说不出悲喜意味,道,“后宫中那种暗无天日的生活,的确不适合你,是我要求得太苛刻,对感情太贪婪。好不容易爱上一个女人,便想一辈子把她捆绑在身边,却从未想过那样或许对她太残忍。”

     “阿宋,你说得对,或许你真的跟我进宫,就不会是我最初爱上的那个阿宋。或许我对你的爱会渐渐消弭在高墙深宫里,到最后我依旧是拥有着天下,而你却已经一无所有。是我太自私。”叶宋的手平坦地搁在桌面上,双手交握,指尖凉透。苏若清对她说,“只有放你自由,你才是叶宋。你有足够的魅力让男子为你倾心,你有足够的决心去大胆地做你想要做的事情,你有足够的勇气去勇敢保护自己所在乎的人。”

     叶宋笑了两声,道:“苏若清,说真的,你这样让我很不习惯。”

     苏若清道:“你若是真的习惯了我,早就愿意跟我走了。”不等叶宋回答,便又道,“阿宋,因为身份和责任,我不能给你全心全意的爱与呵护,我宁愿相信一次,你离开了我才是最好的。我只是希望,你过得好。”

     叶宋道:“我现在挺好的。”

     两人俱是半晌沉默。随后苏若清又开口道:“还有一个问题。我听说苏静常来缠着你,你说过我想知道什么你都会告诉我,那我想知道你对他是什么感觉?若是厌烦他,我可以让他再也不会来缠着你。”

     叶宋莞尔道:“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苏若清想了想,道:“假话。”

     叶宋便道:“比朋友多一点比情人少一点。”

     随后苏若清再也没问什么。天空又稀稀疏疏地下起了雪,叶宋撑了一把伞,一直把苏若清送到了大门口。苏若清身量较高,半边肩膀晾在伞外,被雪花染白。他回过头,对叶宋说:“就送到这里吧,我回去了。”

     叶宋把伞递给他,道:“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苏若清接过伞,便转身一步步走下石阶。那里归已正一丝不苟地等候着,马车停靠在边上。走下台阶以后,苏若清复转身过来,清冷的眼眸里倒映着雪影,他问叶宋,“将来,等你我都老了,还能够一起下棋或者江边垂钓么?”

     叶宋依靠在门边,似笑非笑道:“你是皇上,日理万机,如果偶尔偷闲硬要人陪的话,我会带着我丈夫一起。”

     “那好。”

     最终,苏若清头也没回地离开。

     不管他是不是真的放下,起码两人之间都留了很大的余地。

     也就是在这个大年初一,戎狄可汗心血来潮,组织了朝中武将把一座大草原周围都围了起来,预备对山谷里的狼群进行一次猎杀。因为春天即将到来,届时狼群又会繁衍一番。

     可汗穿了一身华服,身披厚厚的披风,披风上的毛全是从狼身上剥下来的狼皮毛,看起来温暖又奢侈。他驱马立于草原最高的地方,身后是一大群人。其中包括百里明姝和大病初愈的叶修。

     叶修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他体内沉栗的毒性得到了暂时的压制,但要压制沉栗需得以毒攻毒,因为毒发的时候异常的难受,太医便用更多的沉栗吸收到他的体内,一来遏制毒发二来可以麻痹他的痛感,只是他不能动用任何武功,就是伸展一下拳脚也有催动毒性的危险。

     叶修完完全全成了一个受制于人的病人。

     这一天寒风呼啸,冷得彻骨。许是狼天生的警觉性,让它们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危险,大白天便有狼嚎此起彼伏,似在召唤同伴团结起来。

     可汗一声令下,戎狄的将士便背着弓箭、刀枪等武器,纷纷朝山谷缓缓进发。他们身手都不弱,俨然一副即将与狼厮杀的冷血残酷的猎人模样。

     不一会儿,外围便有了打斗,以及狼的咆哮低吼。它们是群居动物,一来便是一大群,只是跑在前面的狼被人用弓箭射死,后面的狼群见状便后退隐匿进树林里。

     猎人们分开行动,狼群也渐渐分开行动,不断有狼被杀死,血淋淋的尸体被抬了出来,堆在同一个地方。同时也有猎人被狼咬伤咬死,时不时传来惨叫声;而那些被狼咬死的,尸体也被抬了出来,堆在另外一个地方。

     可汗坐在马上,手指着山谷的两处血色分明,道:“不知最终死的是狼多,还是人多。”一嫁大叔桃花开

     后来,猎人们的做法,终于彻底地惹怒了狼群。狼群之中有一个狼王,浑身通透的白色毛皮,可汗一见便坐直了身体,想要那匹充满了野性的狼臣妇在自己脚下。猎人们也有弓箭用尽的时候,他们来不及补给,狼群便从树林里冲了出来,那些猎人有的逃跑不及被群狼攻击咬死,有的骑上马一路往前飞奔,可狼身姿矫健,跑得比马还快,它们扑上去就一口咬住了马腹,把上面的人拖下来。

     山谷之中,一片厮杀,到处都是血色,惨不忍睹。

     草原上的马匹受惊,有人上前劝说可汗及时撤退,可汗纹丝不动,他就像是在旁观一个杀人游戏一样。那秉性和眼神,简直比狼还要冷酷。

     直至最后,下去的人,一个没能上来。

     一群凶狠的狼,浑身浴血,是一个团结的团体,站在山谷中对草原上的可汗呲牙,狼嚎声不绝于耳。那为首的白狼,毛皮被鲜血打湿,气势浑然天成。

     它是大自然的王者。它的叫嚣,是对可汗发起的。

     这时,可汗不慌不忙,声音冷幽幽道:“姐夫,前几日孤让你考虑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今日无论如何也该给孤一个答复了吧?”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