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59章 紫衣女子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他随时随地都带着身边的一个女孩,女孩也是小乞丐,但相比自己的衣衫褴褛,他就给女孩穿得特别的厚特别的照顾。[zhua机书阅读网 wWw.Zhuaji.oRg他很能察言观色,遇到街上面善的夫人或者小姐,便让女孩过去卖可怜乞讨,因而女孩也没受过什么欺凌。

     那位面纱的姑娘路过之时,包子正准备带着女孩收拾收拾破碗回庙里吃午饭。将将站起来,姑娘便从他的面前款款走过。他瞪了瞪澄澈分明的双眼,沉浸在姑娘轻轻掠起的那道香风之中,有些不可置信。

     包子动了动鼻子,怀疑是自己的鼻子闻错了。

     他连忙把乞讨的道具塞给女孩,小跑了过去便匍匐在姑娘的脚下,伸出脏脏的手抱住了姑娘的脚。姑娘挪不动步子,只好停住,缓缓回头来看,那双美眸盈盈剪水十分漂亮。

     包子便可怜兮兮地泣道:“这位小姐行行好吧,赏点儿吧,我几天几夜没吃东西了,快要饿死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努力动着鼻子嗅着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异香。

     只要姑娘不给钱,他就不会撒手。

     最终这姑娘丢了两个铜板在地上,包子立刻就撒手去捡铜板,连连谢道:“谢谢小姐!谢谢小姐!小姐真是好人,好人会有好报的!”

     等他捡好铜板抬头时,那姑娘已经走出很远。

     女孩小跑上前,一把揪住了包子的耳朵,气呼呼道:“好你个小,你是见她长得漂亮才这么厚脸皮地扑上去的吧!”

     包子吃痛叫道:“我哪有,她戴着面纱,怎么能看出漂不漂亮!”

     女孩便道:“你还狡辩,看她那穿着打扮,还有露在外面的那双眼睛,就知道是一个大美人!你比我还会看人,甭想否认!”

     包子歪着头呲牙咧嘴道:“快快别闹,我有正经事!”他好不容易挣脱,揉着自己可怜的通红的耳朵,幽怨地瞪了女孩一眼,道“你先回去吃午饭,我还有要紧事要做!”

     他爬起来就开跑。小女孩问:“喂你要去哪儿啊!”

     包子道:“找叶姐姐!”

     叶宋常与包子这帮小乞丐往来,逢年过节也都会送一些吃的穿的去庙里。她有跟府门守卫叮嘱过,但凡要找她的人,先不论来者何人都要向她通报。

     这小乞丐一来二往,已经跟府门守卫混得有些熟了。

     叶宋一出来,就看见包子左右猴急的模样,不由左右探头看看,似笑非笑玩味道:“咦,今怎的不带你的小女朋友?”

     包子跺了跺脚,道:“叶姐姐你快别开玩笑了,来了来了她来了!”

     叶宋眉头一挑,道:“谁来了?”

     “就是那个身上有异香的女人!”叶宋一听,半挑的眉头就是一抖。包子详细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了,几年前你给我闻了一张手绢,还有,还有你和苏哥哥带我去挖坟,我都闻到了那股香味。好像那个女人叫南什么来着……”

     叶宋再也没有心情开玩笑了,脸色缓缓沉了下来,看着包子道:“你确定是同一种味道你没有闻错?是同一个人身上散发出来的?”

     包子胸有成竹道:“怎么可能闻错,我鼻子很灵从来不会出差错的!刚开始我也以为是出现了错觉,可能是味道相似而已,我还特地扑上前去闻了,确定没错。她就是当初那个女人!”

     “那你在哪里见到她的?”叶宋问。

     “南街!她从南城门那边进城的!”

     叶宋摸摸包子的头,道:“好了,你赶紧回去。胆子真是够大的,敢去找她要钱,没毒死你就不错了。”说罢叶宋扭头就往南街跑去。

     包子愣在原地,不由自主地抖了一下肩膀。他看了看手心里的两个同伴,回想起叶宋的话,觉得有些后怕,丢了舍不得,不丢又怕有毒,呐呐道:“她真的会毒死人吗?”捏着袖子把两个铜板擦了又擦,最终还是塞进了衣兜里。

     叶宋一路往南街那边跑去,只是等她到时,街上行人稀稀疏疏,都已经午时了,哪里有什么可疑的姑娘。她想了想,觉得南枢若是回来的,第一个想要找的人必然是苏宸,她转身又往苏宸的王府跑去。

     苏宸平日里都会在大理寺,大理寺没有什么案子要办,但他也不会闲得天天待在王府里。将近午时的时候,苏宸才从大理寺出来,打算回王府用午膳。

     他穿了平日里长穿的银灰色衣袍,衬得他身长玉立、丰神俊朗。随着他走路的动作,衣摆盈风款款而动,冰冷的空气蕴得他的轮廓更加的冷俊沉魅。

     街上没有什么人,而他也是步行。双脚踩在地面上十分稳实。

     然就在他转过街角时,一名紫衣女子正不紧不慢地迎面朝他走来。那双美眸一眼不眨地定定地看着苏宸,里面包含了太多的东西,沉甸甸的就似眼泪一般快要掉下来。

     只可惜,苏宸或低头走路,或抬头看着前方的路以及实现略抬高看了看街道两边的屋舍以及藏青色的天空。他的视线从没在路过的女子身边流连半许。

     可能是因为心中有人,所以看谁都觉得不及。

     紫衣女子和苏宸越走越近,就在错身的那一刹那,她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眼神,缓缓垂下眼帘。柔柔弱弱的肩膀似有似无地从苏宸肩边擦过,一枚淡紫色的丝帕从她身上落下,随着风缓缓飘到了身后。

     那股香味,送进了苏宸的鼻子里,让他的脚步顿了顿。他只觉得有些熟悉,却忘记了在什么地方闻到过。他根本没有想过,往日里他每天都痴迷于这样的香味。

     苏宸蹙了蹙眉,回头淡淡扫了一眼。女子也刚刚好回过身来,对着他浅浅一笑,并大方得体地福了福身,柔柔弱弱道:“这位公子,妾身的手帕掉了,能否劳烦公子拾捡一下?”

     苏宸低头看了看那丝帕,迟疑了一下,还是神情淡漠地弯身捡了起来,递给她,道:“本王不喜欢这种故意掉了手帕央人拾捡的戏码,下次你小心一点。”说罢便转身离开。

     紫衣女子愣了愣,把丝帕绞在柔荑间,道:“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苏宸头也没回。他走了很远,那丝丝熟悉的但另他莫名其反感的感觉一直萦绕在他心头。他心中一动,瞠了瞠双目,眸中沉沉,转身一看,街上空旷如斯,哪里还有一个人影。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正准备转身继续往前走时,那街头赫然跑出一个人来,像是后面有人追她一样,跑得飞快。他眯了眯眼,渐渐看清来人的面容,嘴角便也跟着挑了起来。

     叶宋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看见苏宸站在前面,于两丈开外停了下来,双手插着腰直弯身喘气。她呼出的气息萦绕在鼻尖,脸颊被冻得有丝丝红晕。

     叶宋累极,看了看苏宸,问道:“你刚从大理寺回来?”

     苏宸心情极好,道:“嗯,看这样子,你是专程来找我的?”

     叶宋开门见山地问:“有没有见过南枢,她是不是回来了?”

     “南枢?”苏宸对这个名字也熟悉,但就是很久都没法对号入座,他根本已经忘记了南枢长什么模样,但是南枢对他做过的事情他却还记得清清楚楚,思及方才街上碰到的紫衣女子,脸色霎时变得难看,“就算见过了我也不一定认识,若是认识,一定会亲手杀了她。”

     “那就是见过了。”叶宋笃定道,“她对你说了什么做了什么?”

     苏宸抿唇道:“还能说什么做身边,我都没认出来,难道她还能对我投怀送抱不成?她让我帮她捡了手帕。”

     “那你捡了?”

     “你好似很关心我这件事,怎么,是吃醋了?”苏宸转而温沉地笑着反问。

     叶宋便揉着眉心,有些伤神道:“为什么她会这个时候回来,她是南瑱人,身份不简单。回来第一时间找你,真说不清是想和你再续前缘还是想杀你。”

     苏宸愣了愣,道:“叶宋,你那么害怕我被她杀死吗?”

     叶宋道:“怕啊,怕你就这样被杀死了就不好玩了,我更喜欢看你们相爱相杀。”

     苏宸脸又沉了下来,道:“叶宋,本王不曾爱过她。”

     “谁管你,你们之间的过去那些破事儿早已经和我没有关系。”说着叶宋又转身回去,边走边道,“你没死就好,回头吃饭前记得好好洗手,说不定那手帕上又有什么蛊虫。这事儿不可大意,当初南枢来京迷惑你的目的本来就是想要控制你,谁知道她又想要干什么,你最好和皇上或者贤王知会一下这件事。”

     当叶宋回到将军府时,一朝天翻地覆。

     北夏的天,终究还是变了。

     将军府里一片哭天抢地,好不惨烈。她才将将踏进门口,迎面叶青便扑上来,在她怀里哭得梨花带雨。

     叶宋心里没来由地跟着慌了起来,很强烈的不感觉汹涌地翻滚着,她拍着叶青的肩,低声地问:“这都是怎么了?咱爹呢?”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