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64章 流言蜚语如潮水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可是,那些家中有儿子或者兄弟在战场上杀敌的百姓们,不能理解叶宋这样的做法。因为指不定她亲手杀掉的那些同伴,就有他们的亲人。一时间,有关叶宋的流言蜚语以及痛骂斥责,在北夏境内传得纷纷扬扬。

     每天早朝,李相都会借此话题好好弹劾叶宋一番。

     苏若清忙着看战报,压根懒得回应一声。他看得最多的,便是戎狄的战报。

     与戎狄的战争,北夏节节胜利。叶宋也安然无恙。这对于苏若清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这天早朝,李相在朝堂上又是大放厥词地痛斥了叶宋一番。彼时苏若清刚刚看完最后一份战报,脸色倏地就变了,越发冷清,双眉似结了一层冻人的寒霜,眸子亦似万年都化不开的冰潭。他把战报重重地拍在桌案上,把李相都吓了一跳,面色一顿然后垂头不吭声了。

     苏若清一把拂袖将桌案上的文件尽数扫落在殿中,道:“是不是她战死沙场你们就满意了?!举国危难之际,尔等非但不出谋划策支援前线,却在这里勾心斗角,是不是武将们奔赴战场的时候就跟你们这群文官没有关系,李相你回答朕!”李丞相被苏若清的气势压住,瞬时哑口无言,苏若清手臂搁在膝盖上,坐在龙椅上身体微微向前倾,“朕只看结果,不问过程。如果你觉得叶宋不行,那朕就换你去战场,你赢一场仗给朕看看。”

     下早朝以后,苏若清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吩咐归已:“传令下去,让太医院即刻备好军需药材,将太医院一半的太医拨去三王爷那里,务必保全阿宋的安危。备好便启程,不得耽搁。”

     归已领命下去准备。同时关于早上苏若清为什么会当朝发那么大火,他心里也猜到了一个大概。

     西部战场。

     叶宋他们已经攻进了戎狄的边境,占领了沿途几座城池。戎狄可汗终于慌张了,从北方撤回了联军的一部分,全力阻挡北夏将士继续进攻的步伐。

     两军开战之际,叶宋便成为了戎狄士兵最大的目标。结果战争的号角一吹响,便疯了似的朝叶宋涌来。她便是在戎狄士兵的围攻中不慎用手臂挡了一记,结果手臂被砍了一刀,霎时就鲜血四溢。当时叶宋来不及在意手臂上的伤,趁着有同伴来接济,让她有了喘息的机会,便草草撕下一根布条死死缠住手臂暂时止血,随后继续奋力杀敌。

     她感觉不到痛,也不知道这满身的鲜血是自己的还是敌人的。待到休战以后,精疲力竭,叶宋因为失血过多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军医给她检查伤口时才发现伤口深可见骨。但军营里能够用的药材越来越稀少。为此苏宸才把这情况混在战报当中汇报给苏若清。

     叶宋醒来之后,只做了简短的休息,尽管军医说她失血过多应该卧床休养,她脸色比平时苍白了两分,还是若无其事地爬起来,挑眉看了看自己的手臂,吩咐外面站哨的小兵道:“去把军医给我叫来。”

     很快,军医就小跑着进来了。叶宋又道:“把这跟粽子一样的绷带给我拆了,行动起来不方便。”

     军医道:“可是二小姐的伤口很深,若不仔细包扎,很容易使伤口裂开的。二小姐还是好生休养为佳。”

     叶宋面不改色道:“让你拆你就拆,我自己会小心一点的。”

     军医几经劝说无效,叶宋也执拗得很,见军医迟迟不肯动,自己随手操起床边的小匕首反手就要割掉绷带。这精致的匕首上镶宝石,还是叶修当初送给叶青的,叶青太担心叶宋,所以才把这匕首给叶宋防身用。军医见状,连连呼道:“二小姐万万不可,如果二小姐执意要拆,还是让我来吧!”

     叶宋这才放下匕首,懒洋洋地把手臂横了出去,似笑非笑道:“你早说不就好了。”

     军医颤颤巍巍地上前来帮叶宋拆掉了绷带重新包扎,一条深深血红的伤口蜿蜒在她白皙的手臂间,像极了蛇吐出来的鲜红的信子。军医正要重新上药时,叶宋忽然想起,从枕头底下摸出来几只瓶子丢给军医,又道:“你辨认一下,里面有一瓶金疮药。”

     大抵大夫对药材都是很敏感的,那军医只闻了一下便分辨出了各个瓶子里装的是什么药,更是能够闻出来这其中一瓶金疮药绝非凡品。军医一边上药一边问:“恕我斗胆问一句,不知这药是何等高人所配制?”

     叶宋想了想,道:“一个江湖大夫,怎的了。”

     军医便道:“有了这药,二小姐的伤一定会很快就愈合的。”

     等上药包扎以后,叶宋握着手肘伸缩了几下,看得军医心肝是一抽一抽的,生怕叶宋又把伤口给弄破了。结果叶宋满意道:“果然是好药,不怎么疼了。”随后她不再耽搁,起身就出了营帐,转而去了苏宸的帅营。

     苏宸和一干副将及军师正在帅营里研究下一步作战计划,见得叶宋来,一下子脸就沉了下来,道:“你怎么来了,不是应该好好休息吗?”

     叶宋道:“休息够了。”

     刘刖带着忧心道:“二小姐脸色不太好,我看还是多休息两天,这两天我们和戎狄暂时休战,不急。”

     “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叶宋道,“这次我们损失了多少人,戎狄损失了多少人?”

     季林道:“我们顶多损失两千,戎狄至少损失三千兵。”

     刘刖则道:“虽说戎狄比我们损失的兵力多,但我们的人数有限,且越战越少。戎狄似乎把他们西北部的联军撤回来了,人数大大高于我们。我们只有靠迂回战术。”

     叶宋沉吟道:“这样也好,起码能够减少北方大将军的压力。”

     是夜,叶宋和刘刖、苏宸商量到很晚都没去休息。苏宸再也沉不住气,接近尾声时,但还没交代到最后,他忽而蹭地站起来,伸手拉住叶宋的手腕就把她拖着往外面走,道:“好了,今晚就说到这里,你该回去休息了。”

     叶宋边挣边道:“还没完,休息个屁!”

     “本王说完了那就是完了”,苏宸头也不回道,只顾着握紧叶宋的手腕拽着她往前走,“你别忘了你是本王的副将,皇上允许你可以保留自己的意见,但本王的命令就是军令,军令如山你懂不懂。”

     他径直把叶宋拉去了她自己的营帐。天寒地冻,但不知谁那么贴心,已经在营帐里放了好几只燃着的炉子,把里面的空气都烤得暖熏薰的。苏宸高大的身体立在门口,他身后是黑色幕布一样的夜空,山原上的风吹得呼呼作响,偶尔几朵细白的雪花落在他的头发上。明暖的烛光却衬得他的脸有几分温和,仿佛他的背后是冰原万丈,而眼前是无限春光。

     苏宸的五官轮廓很是俊朗,有种沉魅的味道。在外行军打仗自然比不得在京中府门,许多事情都只能将就而不能讲究,不几日他的下巴便会长出青青的胡茬,尤其是在熬夜以后,显得别有另番风味。

     苏宸声音放得轻柔,道:“别把自己的身体不当身体,你以为你是金刚不坏之身么。若是不好好养身体,怎么上阵杀敌,怎么狠狠打击戎狄让将士们大快人心。”

     叶宋坐到了桌案前,只看了看他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那你就不要做出让人担心的事情来。”苏宸抿唇道,“下次,你要么就守在军营里,要么就留在我身边吧,不要一个人不要命地往前冲。我怕太远,我保护不了你。”现在想起白天叶宋被戎狄人疯狂地围攻时的场景,他仍心有余悸,“我知道你心急,可若是不好好保护你自己,你怎么留着性命去找叶修?”

     叶宋眼神暗了暗,没有说话。

     苏宸便又道:“时候不早了,一会儿就该休息了。”说着他侧身朝外,对外面的人招了招手。立刻有士兵上前,送上一只托盘。托盘里有两只碗,苏宸亲自送到叶宋面前。

     叶宋一愣,其中一碗是汤药她闻得出来,另一碗她也努力地闻了闻,只觉香气扑鼻,瞬间让她感觉到自己似乎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还真有点饿了。她抬头看着苏宸,失笑道:“哪里来的鸡炖汤?”

     苏宸轻松地一语带过:“命人去山里捉的。”

     继上次苏若清当朝发火之后,李相再没敢在朝堂上说叶宋乃至叶家的半句不是。可坊间,斥责叶宋的流言蜚语却越来越厉害。甚至都有人自发地组织起来,要求朝廷撤掉叶宋的副将一职。像她那样的蛇蝎女人,不配当将军,不配领兵上阵。

     可是在军营时,全然不是流言所传的那样。北夏的军队上下齐心,越是关系国家存亡的危急时刻越是能够团结一致。叶宋带着他们战无不胜,北夏的将士们没有不服的。尽管她是一介女流之辈,都甘心听她的指挥。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