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5章 军中来信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叶宋很无语地看着百里明姝掉头往回走了。抓机书阅读网,海量小说免费阅读/下载她根本没把百里明姝的话放在心上,见时候已经不早了,于是带着刘刖和白玉奔向北夏的大军。只是,若不是百里明姝提起,她不会这么突然地想起苏静这个人来。而一旦想起,才惊觉已经很久没有想过京城里的是是非非了。她不知道苏若清在京城冷清的皇宫里面对各方压力,过得好不好;也不知道苏静在南方与南瑱的战场上,过得好不好,有没有受伤。

     她脑子里,浮现出苏静那袭紫衣,浮现出他曾经拥有的战神身姿,应是英勇无双、丰神俊朗,令敌国三军退避。

     叶宋甩了甩头,试图把那些突然闯进脑海的景象抛出脑外,骑马跑到苏宸面前,见火光之下苏宸的脸色还有两分病态的苍白,不由道:“你的伤不要紧吧?这样长途跋涉没问题么?要不要你先在这里暂歇两天再来追我们?”

     “不用了。”苏宸道,“我没什么大碍。”

     “我是见你脸色不太好”,叶宋道,随后吩咐身边一位副官,“去给王爷备一顶轿子来。”

     苏宸硬生生地拒绝了:“本王不需要轿子,就骑马。”

     叶宋蹙了蹙眉,道:“日夜兼程奔波,怕你身体会受不住,你伤还没完全好,还是注意一些比较妥当。”

     苏宸挑了挑眉,“本王的身体本王自己知道,这点儿程度还不能把本王怎么样,本王没有那么娇贵非要坐轿子,况且贤王那边不能耽搁,还是赶路重要,轿子太慢了。”不等叶宋再多说,他便让人传令下去,即刻启程。

     叶宋大破戎狄、叶修奇迹生还,两兄妹并肩作战的事情被说成了一段佳话,传回北夏国内时,举国欢腾。卫将军生还,对于他们来说疆土就又多了一份保障。同时,那些之前还小看叶宋一介女流不能带军打仗的观点都在悄然发生着改变。

     苏若清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内心里带着喜悦,并实实在在地松了一口气。但叶宋和苏宸在戎狄的战事一了,又马不停蹄地开往南方战场,他接下来还是会继续为她担心。

     战场上刀剑无眼,他知道。他只希望,叶宋能够平安,最终带着胜利平安归来。

     叶宋打了胜仗,他很开心。当初,他并没有看错人。苏若清一道圣旨下去,封叶宋为常胜将军。

     而这个消息同时也不可避免地传到了北方大将军那里。彼时他正休战,受了点伤,听到这个消息以后立刻就变得生龙活虎起来,没有什么比叶修平安归来并且北上支援他老爹更令大将军振奋的了,只不过振奋之后,大将军不由又想起了叶宋,心里有点愧疚和暗悔。

     那日打了她之后,实际上大将军就已经后悔了,他不应该把失子之痛发泄到叶宋的身上,他说的那些也纯粹是气话。他知道,叶宋表面上看起来无比坚强,实际上内力很细腻敏感。

     等这一切结束了,他回去要好好看看他的闺女。

     叶修带领的叶家军几天过后就抵达了北漠。北夏与北方小国的边境十分荒凉,加上战争,仿佛斜阳都被渲染了浓浓的血色。叶修抵达的时候正值黄昏,当时大将军正带兵与北方众国联军激战,敌众我寡眼看就要挡不住了,叶家军的到来仿佛如一股活泉瞬间注入到军队之中,令将士们无不欢欣鼓舞。在叶修的指挥下,叶家军迅速加入战斗,从战败存亡的紧要关头挽回了战局。

     叶宋在和苏宸领军南下的过程中,离上京最近的时候写了一封信送回了将军府。一路上都有不尽的难民如乞丐一样,衣衫褴褛地往北赶,他们都是受到南瑱和北夏之间的战争迫害的北夏子民,因为战争而流离失所、家破人亡。

     各郡县的太守为了避免过多的难民涌入影响到本郡县的百姓生活,有的甚至紧闭城门,将难民关在城门外任他们自生自灭的。难民在城门聚集太多,面对死亡的恐惧他们不得不奋起反抗,因而在城门发生暴乱的不在少数。北夏因为内忧外患,满目疮痍。

     苏若清下诏多次,让各郡县不得放任难民不管,可是兵荒马乱之际,这并没能起多大的效果。朝廷有派钦差大臣前去安抚难民、责难郡县太守,但这都只能控制一时,且不能控制每一个有难民涌入的郡县。

     英姑娘难得安分下来,自从叶宋去戎狄打仗以后,她就甚少出门去逛了,而是和叶青一起待在家里。叶宋写信来的时候,两人都高兴坏了,英姑娘忙打开看了一眼,丢了信件起身就飞快地跑回自己的院子收拾东西。

     叶青再捡起信仔细看了一遍,原来叶宋是要英姑娘和一干人等去川州与叶宋会合。叶宋从西转南,其中离京城最近的便是川州,再往南便是昏城、姑苏、柳州和益州、以及两国的边境明撒。

     明撒是北夏的咽喉之地,地势险峻易守难攻,在战前又是两国贸易往来频繁、金银矿石丰富之地,是历代以来两国必争的一块肥肉。这本是南瑱的一座城,只可是,数年前南瑱战败,便把这座城分割给了北夏,以求两国之和平。

     而今战争一旦开始,南瑱最是熟悉明撒的地形以及军队的部署,又事先派有内应打入北夏的边境防军,使得攻破明撒这座城并没有花费什么力气。南瑱的大部分军队都盘踞在明撒,支援南瑱继续往北入侵。

     苏静南下时,南瑱以及占领了益州,北夏的军队便驻扎在柳州,苏静在军中威望不减当年,他率军镇守柳州,南瑱迟迟猛攻不下,愣是没让南瑱的军队再北上占领一寸土地。

     苏静是令南瑱最头疼的一个人物。

     叶宋时间估算得将将好,他们还有四五天的时间到达川州时,信就送回了将军府。英姑娘和大家还有一定的时间准备和赶路,估计等叶宋到了川州,英姑娘他们也便差不多了。

     叶青看完了信,也是将信随手一丢,就吩咐府中的守卫道:“去宫门口传信叫大内侍卫统领归已来,就说我二姐来信了,有很重要的事情要他帮忙。”

     守卫匆匆去了。叶青也回房收拾了东西,两个细软包袱,再一口大大的箱子,嘿咻嘿咻地拖出来。

     英姑娘也装了一口箱子,嘿咻嘿咻地拖出来,两人前花园里打了个照面,英姑娘直起腰直喘气,道:“叶青,你收拾东西做什么,叶姐姐信上明确说了,不能带你去,所以你不能跟着一起去的。那里在打仗欸,又不是去旅游,你一个娇滴滴的姑娘去到那里没人照顾会很惨的!”

     叶青不服气,道:“谁说我需要人照顾了,那你不也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吗,为什么你可以去我就不可以去啊?”

     英姑娘道:“我不一样啊,要是没经过我的同意谁敢接触我,我让他生便生我让他死便死,我很厉害的。但你就不一样了,手无缚鸡之力,遇到坏人了怎么办?”

     叶青埋头就往箱子里找出一把小巧的袖箭,藏在袖子里,道:“谁说我就不能保护我自己了,谁敢欺负我我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英姑娘:“可是……家里杀鸡的时候你都害怕得不敢直视吧?怎么还能杀人呢?”

     叶青:“……鸡和人不一样。”

     英姑娘:“有什么不一样,一鸡不杀,何以杀天下?”

     英姑娘牢记叶宋的叮嘱,千万不能让叶青跟着去,而且她也觉得太麻烦了。叶青懒得跟英姑娘争辩,出门左拐就去找到街上的乞丐,一句话传出去,很快包子就风风火火地赶来。叶青简单明了道:“我二姐带兵去和贤王苏静会合打仗了,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跟我回将军府,然后即刻启程去跟二姐会合吧。”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此情此景下,就是连包子这样的小乞丐也充满了豪情壮志,一听闻自己有派得上用场的地方,当即二话不说一口答应。再者若不是叶宋当初的恩惠,他也难有今日的造化,他一直都很想找个机会能够报答叶宋的知遇之恩,而今这个机会总算是来了。

     但就是跟在包子身边的女童很是舍不得他,但是南边兵荒马乱,他不可能带着女童一起去,便只好把女童托付给自己身边最信任的同龄小乞丐。那小乞丐拍着胸脯给包子保证一定照顾好女童,他才稍稍放了放心。

     包子要去将军府时,女童紧紧拉着他的手,问:“包子哥哥,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

     包子也有些舍不得她,道:“放心吧,很快的,等到北夏打了胜仗的那一天我就会回来了。”

     两人回到将军府时,归已有事没能来,来的是大内侍卫的二把手陈明光。此人从前当御林军那会子,常和叶宋接触,是个腼腆而年少有为的青年。然后来跟着苏若清之后,也不知是不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整个人也开始渲染着淡淡的木讷之气。一身黑衣,沉默寡言,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成熟稳重。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