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79章 原来这么想她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敌军欢呼,发出兴奋的胜利的呐喊。然后举兵冲了进去。

     然,他们万万没想到,下一刻,有更加猛烈的呐喊声从城内传出来,谱成一曲雄浑的军曲。

     叶宋端坐马上,一手执机弩一手挽长鞭,敌人猝不及防,便被她连射几箭,每一箭都射中了敌方将领,因距离不远,那强劲的力道愣是把敌方将领射下了马,并拖出丈余的距离,当场毙命。

     敌军瞬时群龙无首。叶宋长鞭狠狠往敌军扇去,骑马猛攻,高声喝道:“把这群杂种全部给我宰了——”

     敌军不管是体力还是士气,都被耗费得差不多。可叶宋带来的支援军队才将将开始。要比人数,北夏将士现在远远胜过了南瑱,各方面都优于南瑱。

     他们轻而易举地把南瑱士兵打退出城,更围而攻之。

     火光之下,叶宋的玄铁鞭挥出呼呼的风声,青衣戎马,风姿绰约。

     苏静缓缓抬起头,向城楼下面看去。见北夏正以压倒性的优势围剿南瑱,南瑱势如强弩之末,每每欲杀出一条血路,都被北夏的将士把路堵得死死。

     叶宋是个修罗般的女人。曾在狨狄的战场令狨狄的士兵闻风而丧胆,如今转战来了这里,又将绽放怎样的风华。

     苏静嘴角一点点勾起,布满血丝的冷清桃花眼,漾开丝丝如涟漪一样的笑意,仿佛刹那间,冰雪消融、春回大地,那满山谷的桃花又开始酝酿起疙瘩般的花苞。

     久违了。

     若不是她这般及时地出现,他还不知道原来自己这么想她。

     叶宋遭到南瑱士兵的围攻,她长鞭一落,一排士兵纷纷倒于地上,赫尘在战场上表现得相当的勇敢而兴奋,与叶宋心有灵犀,撒着四蹄便毫不客气地往敌人身上踩踏,恨不能将敌人踏成肉酱。

     马蹄纷乱,但凡倒下去的敌人都很有可能葬身马蹄之下。

     不少南瑱的士兵开始挥刀砍马蹄。叶宋左右难顾双全,双腿紧夹马腹,赫尘扬起前蹄便扑倒一众人等,叶宋鞭子落过,一回身便扣动机弩,利箭连连射出。

     然,却有士兵朝叶宋的侧面攻来。

     当是时,苏静飞身而起,足尖点过竖在城墙上的云梯,所至之处,云梯寸断,而他却翩若惊鸿,直奔叶宋身边。在那些士兵对叶宋挥刀之时,从后方剑气横扫,血肉模糊。

     叶宋一惊,偏头来一眼便看见了苏静,撞进了他那双深邃的眼眸之中,层层卷浪瞬息万变,最终归于宁静。

     她与苏静并肩作战,一人近攻一人远攻,配合得天衣无缝。恍若多年的故人,举手投足默契十足,心有灵犀。

     也对,从前他们就是这样过来的,在那些放在心底从未被遗忘的旧时光里。

     叶宋内心里觉得,在最后一刻终于赶到,在最后一刻看到苏静没事,真是太好了。打了胜仗不足以令她开心,她开心的是自己身边的人没事。就好像在狨狄的那天夜里,发现叶修没事一样。

     叶宋回头看着苏静,忽而对他扬鞭甩来。苏静身后是做最后挣扎的南瑱士兵,他很合时宜地往后仰身,那鞭子直扫他身后的南瑱士兵。

     这场硝烟,渐渐散了。南瑱的三万将士,全军覆没,无一人生还。北夏的将士们兴冲冲地在地上搜罗可以用的兵器,然后将那些死去的南瑱士兵扔进了万人坑里掩埋。

     叶宋看了看斑驳的城墙,城墙上乌烟弥漫,再回过神来看看苏静,他手里的剑尚且还滴着血,盔甲上也正是血污,苏静对她相视而笑。随后身体猝不及防地往前跪倒。

     他杀了那么多敌人,自己又没有三头六臂,不可能安然无恙的。盔甲上是敌人的鲜血,可盔甲下面的内衫上的鲜血却是自己的。叶宋见状,心绪一漏,上前便扶住他。他成功地倒在了叶宋的身上,头靠着她的肩膀,深深地嗅了嗅。叶宋往后踉跄两步,语气里透着紧张,道:“你有没有事?是我来得晚了些。军医在哪里,军医!快传军医!”

     有了英姑娘在,英姑娘就是最好的军医。苏静被抬回了柳州城里,经英姑娘仔细检查之后,把他浑身的伤都处理了,然后吁口气道:“幸好都是些皮外伤,并没有什么大碍但是!苏哥哥你是不是忘记自己不能受伤啦,一旦受伤就很容易引起并发症,要是牵连到你脑子里的旧伤,那你这一辈子也就极有可能玩儿完了!”

     苏静乖乖在床上躺着,几天几夜没合眼,他昏昏沉沉地睡了一觉,连英姑娘几时给他包扎的他都不知道,醒来便睡眼惺忪地听英姑娘唠叨,只好无奈道:“将在外,生死由天。能保住性命就不错了,受点伤是无可避免的。”见英姑娘又要开始说教了,苏静急忙又道,“但是,这次是事态紧急,下次我一定会注意的。”

     柳州是彻底保住了。战况传到南习容耳朵里时,他抿唇听完探子战战兢兢地汇报整个战况,手里握着茶杯,听到最后手里的茶杯直接碎成了一片片,被他扬臂扔了出去。

     探子的话语声戛然而止,只见他的喉咙插着一块锐利的瓷片,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而他侧下方坐着的南枢,正调琴弦,也被那瓷片殃及。铮地一声割断了琴弦,也割破了南枢的手指。她手指颤了颤,沁出了殷红的血珠。

     苏静做到了,他最后让南习容吃了一个大亏,白白损失了三万兵马,到最后却没能夺下柳州城。南习容勃然大怒之后,很快又平静下来,起身走了过去,立于南枢身前,面色不定,轮廓深邃喜怒不明。

     他弯身挑起南枢的下巴,用凉凉的口吻缓缓说道:“枢枢,你仔细告诉本宫,那叶宋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

     天色黑尽,叶宋鸣金收兵,柳州城外的很大一片空地,满目疮痍,空气中蔓延着令人恶心的腥臭。她回到城中,饭来不及吃,只洗净了手换了一身衣服,便匆匆去苏静的房间看他。

     叶宋踏进房门口时,英姑娘正在房间里陪着苏静,一个劲儿不停地说话。苏静半靠在床上,唇畔带着笑,目色掩映着烛光溢出十分柔和的流光。在叶宋前脚甫一踏进屋门的那一刻,苏静眼尾的斜光便看见了她,注意力全副放在了她的身上。

     英姑娘见叶宋来,也是由衷一喜,忙站起身来,道:“苏哥哥,你不听我的话可以,但总有人能够治得了你。”

     苏静低咳了一声,叶宋只淡淡看了他一眼,便问:“他的伤势怎么样?”

     英姑娘实话实说道:“没有什么严重的,都是外伤,叶姐姐放心吧,我观察了近半个时辰,也不见苏哥哥有牵动脑伤的迹象,应该是没有大碍的,至于外伤嘛,敷了我的药,一会儿再喝一帖汤药,睡一觉等明天早上醒来就差不多了。”叶宋点了点头,英姑娘便又道,“叶姐姐你来了就太好了,你好好说说苏哥哥,这里就没我什么事啦,我先出去吃饭了,都快饿死我了!”

     叶宋对英姑娘似笑非笑道:“也不知道满城的血腥味会不会影响你的胃口,快去吃吧。”

     英姑娘道:“人饿了就要吃嘛,这是不能被外界所影响的。”说着就走出了房间。叶宋勾脚拉过椅凳坐在苏静床边,英姑娘又从门边探出半个头来,“对了,叶姐姐还没吃吧,一会儿我让他们把饭菜送来这里,叶姐姐和苏哥哥一起吃哦。”

     房间里只剩下苏静和叶宋两人。苏静的眼神灼亮,一眼不眨地看着她,两人便是一阵沉默。不见的时候没有时间去想念,现在见了他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可能觉得,只要眼下对方完好无损地坐在自己面前,就已经是最好的事情了。

     半晌,还是苏静先开了口,没头没脑地说道:“你没有来迟,来得刚刚好,早来一步便没法让敌军全军覆没,晚来一步我军便全军覆没了。”他是在回答晕过去前叶宋说的那句话。

     “我没想到你在那么短的时间内就打垮了狨狄。”

     叶宋眯了眯眼,道:“不然你以为我会花多久的时间?”

     苏静低低地笑了,声音带着薄薄的沙哑,很是悦耳动听,道:“那不是重点,重点是,阿宋你干得好。”

     叶宋似笑非笑地勾了勾嘴角,道:“怎样,在这边一切还顺利吗?”她知道问这句话等于没问,苏静只带了这么少的兵力,可南瑱那边养有十数万大军,他坚守至此一定艰难非常。受伤绝对不是一次两次,生死存亡也绝对不是一次两次。

     打从冲出柳州城门,在城楼之下回头望着城楼上的苏静时,她就愣了,苏静身量修长而高大,似乎依旧结实,但是却实实在在地清瘦了一圈。

     苏静唇畔的笑意不减道:“能守住柳州,不让南瑱再进犯一步,就已是很顺利了。你呢,”他看着叶宋,“你那边顺利么?”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