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85章 漫长的等待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不得不说,这南习容还真的是一个非常谨慎之人。本书同步更新百度搜抓机小说网。---手机端阅读请登陆 M.ZHUAJI.ORG---

     白玉愣了愣,一时间答不上话来。刘刖心中一沉,亦是颇感不妙。

     短暂的诡异的沉默之后,那将领忽然意识过来这其中果然有诈,一抬头已是面露狠色,张口就欲高声呐喊:“有——”然他只来得及说出一个字,另外一个北夏将士则更加凶狠,直接上前捂住他的嘴,掏出匕首快很准地一举割了他的咽喉。剩下的话也就没能喊得出来。

     新近没有雨,天气一直非常晴朗。南瑱的粮草虽然算不上干燥易燃,但一经明火引燃,在夜风的导向下,还是燃得飞快。滚滚浓烟和熊熊大火一下子就烧成了一片,南瑱的士兵们都没有反应得过来。

     白玉和刘刖等人一身灰地从粮草营里走出来,另两个紧随的北夏将士还有板有眼地对南瑱士兵们呼来喝去,让他们赶快去救火。而几人趁着混乱之际逃之夭夭。

     今天晚上风大,那火势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被控制的,而且粮草营附近都没有大的湖或者河,灭火极为困难。只怕大火不仅仅会烧掉他们的粮草,还会把后方的整片军营也烧掉了。

     军营里的传话哨兵快马加鞭地赶来时,叶宋他们正和南瑱士兵激战,看见了远处的火光冲天,而南习容的脸色更加是可怕到了极点。南习容看过来,看见叶宋似笑非笑的表情时,才知道自己的上了调虎离山之计。怎知下一刻,他对着叶宋残忍地笑了起来,却道:“烧了就烧了,现在去救也救不回来了,就让它烧吧,本宫损失数万粮草擒得北夏这排名第一的女将军,谁知道值还是不值。来啊,谁若是抓住了她,本宫赏他黄金百两!”

     此话一出,所有人就都冲着叶宋杀来。叶宋也不是傻的,见目的达成,知难而退,此时她和北夏将士们已经再度被逼至城楼边缘了,城墙上插着一根根袖箭银钩,将士们纷纷顺着那钩锁飞下高高的城墙。

     陈明光护在叶宋左右,两人被围攻得十分惨烈,因而也使得其他人得以顺利逃脱。到最后陈明光长枪扫落众人,不等叶宋反应便先一步搂了她的腰肢,飞身而起,径直朝城门外飞去。

     身后的南习容岂会罢休,捡起脚边的一把弓,拉满了弦,眯了眯鹰眸,对准叶宋咻地射出。

     破空之声传来。叶宋本能地把陈明光推开一边,回头去看,就在千钧一发之际矮身躲过。

     “砰”地一下。

     “二小姐!”陈明光手勾住了城墙上面的铁索,大声呼道。

     那支箭射穿了叶宋的一束长发,顷刻间三千青丝如瀑布一样飞泻而下。她草草侧目看了南习容一眼,随后身子一歪便整个人跌下了城楼。于那半空之中,被陈明光奋起一跃接住了去,两人旋转落下。

     赫尘十分敏捷地跑过来,使得陈明光和叶宋顺利落于它的马背上,一群人飞驰着离开。

     当南习容站在城楼上往下看时,城楼下叶宋他们已经跑出很远,掠起一骑飞尘。他脸色绷得有些难看,身边将领问:“太子殿下,可否派人去追?”

     南习容挥了挥手,回头看着不远处的大火有一旺再旺的趋势,怒声道:“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回去救火!”

     粮草着火时,就已经有部分士兵赶去救火了,现在南习容命令一下,所有人都赶着去救火了。这夜黑风高的,派人去追叶宋也有可能会遭了他们的伏击。况且数万大军的粮草,说烧没了就没了,南习容还是心有不甘。

     南枢站在他身边,陪着他立于茫茫夜色之中。待各方命令传达下去之后,聚集在城楼上的人都散了,满地都是残肢断臂、血污狼藉,南枢柔婉的身影与周遭的环境格格不入。但她显得异常的安静,因为被陈明光和叶宋联合攻击,她的琵琶琴坏了,琴弦也割破了手指,纤纤手指鲜血淋漓,顺着指尖一滴一滴往下淌。

     良久,南习容才转身回来,半低着头看着身边的南枢,声音虽滴柔但不带丝毫感情,执起南枢染血的手,轻轻吹了两口气道:“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弄破了手,这么好看的一双手若是留下的疤痕该多可惜。幸好,我那里有去疤痕的药,一会儿给你涂上。”

     南枢眸色动了动,福一福礼,道:“多谢太子殿下。”

     叶宋他们往前跑了几里路,有人问:“将军,现在该怎么办,刘军师他们在益州城里还没有出来。”

     恰逢前面有一片茂密的林子,叶宋便指了指那林子,道:“先进去躲一下,顺便等他们。”

     “将军,你说他们会不会被抓住?”等了一会儿,见杳无音讯,就又有人问。

     这要是被抓住,麻烦就大了。刘刖和白玉都是叶宋身边最得力的人。但叶宋浑然不慌,对他们抱有绝对的信任,道:“放心,他们一定会安全归来的。”

     陈明光适时道:“怕就怕那南瑱太子不开城门,那刘军师他们就不能顺利出城。”

     叶宋道:“他们三两个人出城不一定非得经过城门。”

     陈明光抿唇,看着远方冲天的火光,神色平静而坚定,道:“二小姐说得极是,只是不晓得今夜我们此举有没有达到想要的效果。方才我看那南瑱太子十分果断,万一他不会受火灾的影响,不但不派人通知柳州攻城的军队,反而让他们全力以赴呢,届时王爷那边肯定会更加的危险。”

     叶宋倒是不慌,沉稳地笑了笑,道:“依那南瑱太子的性格,的确有可能做得出那样的事情。只不过柳州与益州相隔数十里远的距离,还不等南习容下令全力攻城,在柳州的南瑱军队一回头就能看见自己的后营起了火。你猜他们会怎样呢,太子殿下尚在益州,又有无数粮草囤积在益州,他们一定会第一时间撤军转而回城护驾的吧。”

     陈明光眼睛一亮,道:“对,不一定要南瑱的太子下令他们回城,他们自己也会回去。”

     柳州城的情况十分紧急。虽然南瑱军迟迟攻不下来,但他们有的是前赴后继的军队,这样持续下去对柳州城内的北夏将士们很是不利。

     苏静一边率领众部英勇抗敌,一边心里紧张不安着,担心叶宋的安危。叶宋那边迟迟没有传来消息,他心里边似一直悬着一块大石头,不禁有些后悔起来,果然不应该让她去冒险的。

     因着分了神,一个不小心便被登上城门的敌兵给划了一刀,他反手一剑杀死了对方。但他来不及觉得痛,这时便有同伴欣喜若狂地指着益州城的方向,呼道:“起火了!益州起火了!他们成功了!”

     苏静定睛一看,那光亮恍若黎明之火,能够照亮一切黑暗和污浊,指引着前进的方向。没有什么比看见这希望之火更加令人觉得振奋的了。那火光越来越亮,城楼下的南瑱士兵见状瞬时乱了阵脚,苏静带着满身的血气和杀伐,脸上露出了由衷的笑容。可眨眼间,他又化作地狱的修罗,戾气冲天,振臂高扬北夏战旗,高声道:“杀——”

     北夏战士无不热血沸腾:“杀——”

     叶宋他们在树林子里蹲了小半夜,蹲得腿麻。幸好现在不是夏季,树林里没有什么蚊子,否则有的受的。马儿们被栓在树脚下静静地埋头吃草,兄弟们也没有多少话说,顶多只偶尔耳语两句,各自都耐心地等。

     陈明光看了看天,道:“二小姐,再过不久,天就要亮了。天亮前如果他们还没回来,我们就必须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不宜久留。”

     叶宋靠着一棵树蹲坐着,曲着双膝,下巴搁在膝盖上,淡定道:“急什么,起码也得等到南瑱的军队撤回以后我们才能回去,况且”,她眸色如初笃定,“我相信刘刖和白玉一定会回来的。”

     所有人都这么相信着。尽管益州城里出了这样的大事以后一定会严密封锁,刘刖和白玉以及另两个北夏将士势单力薄,但他们有刘刖的头脑又有白玉傲人的轻功和易容术,再有两个北夏将士的利索身手,只要通力合作,一定能够顺利出城的。

     树林里伴随着浅浅的虫鸣,以及马儿吃饱了草时不时粗哼两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这种诡异的安静始终让人觉得有些透不过气。

     不知如此过了多久,天空中的星子渐渐隐去了光亮,天边开始散开淡淡的清灰色。快要天亮了。

     忽然,哒哒的马蹄声响起在环绕的山间,似一首迎接黎明的曲子,若有若无,如梦初醒一般,带着怔忪的睡意,稀稀疏疏,由远及近。

     树林里的所有人都瞬间清醒,没人吭声,无不竖起了耳朵听那马蹄声。

     后来有人站起来,声音里带着兴奋的意味,道:“是不是他们回来了!”

     叶宋眼角微弯,盈着些许如最后一抹月光般柔和的笑意。她撑着膝盖站起来,示意其他人都不要轻举妄动,自己去到树林的边缘准备迎接。这时不宜闹出过大的动静,万一来的不是刘刖和白玉他们呢,反倒容易暴露身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