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98章 劫杀太子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隔天,益州城南瑱支援的粮草还未到,城中便出现了突发状况。南瑱的士兵们在值守时突然发生浑身无力、发痒发痛以及口吐白沫的症状,军医还不及发现是什么病灶时,士兵们便有大片惨死。

     这病情蔓延得极快,军医更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研制出控制病情的药,结果一时间益州城内死伤无数。

     这是南习容无法预料到的。他大发雷霆,第一时间想到水源问题,便将镇守附近的士兵仔细提审,结果发现了端倪,果真是有人在水里动了手脚。但现在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再来预防也是无济于事,南习容气得把值守的士兵统统斩杀。

     益州城里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南瑱的军营不得已往后撤。偏生这个时候,苏静和叶宋率领着镇守柳州城的北夏将士,并肩作战,奋勇杀敌,突然进攻益州城。

     南瑱的士兵已经没有一点攻击力,结果被北夏军轻而易举地攻破城门。益州失守,南瑱仅剩的敌军往后方逃窜,撤回到名撒。

     往南出城数十里,南习容回头看着那高高的益州城墙上重新插上北夏的旗帜,只眯了眯眼,邪气逼人,脸色却异常苍白,不服输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好戏还在后头。”

     北夏夺回益州,一举大胜。

     而城里死伤无数的南瑱士兵,被像他们当初残忍地对待益州的平民百姓一样,扔进了万人坑。只不过,为了避免病情再度传染,一把火将他们的尸体全部烧了。

     火燃了三天三夜。空气中飘散着一股焦糊的气味,令人作呕。

     只不过,只要有战争,每天都是如此,北夏的将士们早已经习惯了。但有那么几个人不太习惯,比如刚努力适应下来的包子,一闻到人被烧焦的味道,就会吐半个时辰。

     包子的嗅觉十分敏感。英姑娘为了减缓他的症状,暂时用药封住了他的嗅觉,让他再也闻不到任何味道。只是英姑娘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她的胃口和之前相比是大大地减小了,偏生她自己不能封住自己的嗅觉,她需要闻药材,需要给白玉治病。

     而进入益州城首要该做的事情就是,英姑娘要去水源处往水里投下解药,如此北夏的将士们才能放心饮水。

     苏静和叶宋抵达益州之后,只做了草草安顿,便带人从城南飞驰而去。按照计划,他们此刻要去追南瑱的太子,南瑱的士兵大部分惨死,剩下的一定不多,而且除非他们没喝水,一旦喝水了必定身体虚弱,就连南习容也一样。若是能够在这时劫杀南习容,对于北夏来说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否则等到南习容回到名撒之后,无异于放虎归山。

     苏静叶宋两人并驾齐驱,风扬起了两人的发,和马上红缨鬃毛。身后飞骑更是严谨跟上,队伍十分井然。他们匆匆往山间跑过时,飞扬的尘土像是一条黄褐色的绸带。

     索性他们往南没追几十里,果真就追上了南瑱回撤的士兵。一路上都不断有士兵死去,到最后活下来的十分少众。士兵们中间,护送着一顶华丽非凡的轿子,仿佛那就是一个活靶,等着叶宋他们瞄准目标。

     结果双方陷入混战之中。南瑱士兵犹如强弩之末,碰一下便倒一个,明显不敌,很快便被打得七零八落。有人惊惶道:“快快护送太子殿下离开!”

     叶宋瞅准了那顶轿子,几只利箭射过去之后,又挽起铁鞭,一鞭扇过去一下子就把轿子扇成了几大块。

     怎知,那轿子里没有南习容的身影,里面空空如也。

     但南瑱的士兵却相当卖力,尽管他们命在旦夕,反正横竖是一死,七零八落地很快又聚拢起来,前赴后继地冲上来。北夏这边就是将他们一个个砍杀,也须得花费时间和力气。

     苏静始终挡在叶宋的前面,素手剑起剑落,鲜血飞溅,不染他半点眸色清寒。仿佛只要有他在前面,血雨腥风他都会为叶宋当下,岿然如山一般令人安心。

     这时,叶宋正四下张望,试图搜寻到南习容的影子。既然轿子里面没有人,那他也不可能跑这么快的,一定还隐迹在这混乱的人群中。只不过刀光剑影、打打杀杀,实在太混杂,每一个人只要穿上军装长得都差不多是一个模子,着实令人很难分辨。

     突然,一枚暗器破空飞来,趁叶宋毫无防备的时候。

     苏静生性十分警觉,前一刻他还斩杀敌兵于手下,下一刻猛地抬起头,桃花眼中一片肃杀之色,朝叶宋的侧面看来。那枚暗器倒映在他深邃的瞳孔之中,影像越放越大。

     “阿宋小心!”话一出口,叶宋还不及反应,苏静冷不防拉住了她的手腕,力道之大,竟凌空将她拉起,从赫尘的马背上翻转一周,落与自己的马背上。

     而那枚暗器堪堪擦过叶宋的另一只手臂,射了一个空,却转而落在赫尘的马腹之上。

     赫尘扬蹄吃痛地嘶鸣,当即踢死数个南瑱敌兵。

     叶宋手臂顿感火辣辣的,看了一眼赫尘的马腹,见那上面插着的赫然是一枚以琴弦做引的飞刀。叶宋循着方向再望过去,见那边缘处,两个南瑱士兵模样打扮的人,其中一个是刚刚对她发暗器的南枢,而另一个可不就是乔庄之后的南习容。此刻的他,嘴角噙着一抹挑衅的笑容,仿佛永远不能被打败。

     他和南枢正混迹在混乱士兵当中,一点点往前离开。

     叶宋岂会让他们得逞,苏静一边驱马一边斩杀临近的南瑱士兵,而叶宋则长鞭呼啸,一鞭下去犹如闪电呼啸。可是南瑱的士兵户主心切,一门心思用血肉之躯将他们阻挡,而叶宋眼睁睁看着南习容和南枢各自乘上一匹马,准备奔驰离去。

     叶宋顺手把鞭子扔给了苏静,当即端起手上的机弩,眯了眯冷厉的眸子,瞄准了南习容的背心。本是万无一失的,可就在她准备放出箭的刹那,突然手臂上的痛感加剧,朝四肢百骸蔓延,她胸中更像是被什么堵住了一样,忽然垂头便是一呕,竟呕出了一口鲜血。

     而那箭也偏离了原先该有的轨道,没能射准南习容的背心,仅仅是击中了他的发髻,顷刻发丝散乱。他只匆匆回眸一眼,随后一夹马肚匆匆逃离。

     与此同时,苏静熟稔地将叶宋的鞭子抛出,南枢的动作慢了一步,却被鞭子套住了马脚。他手臂一收,南枢所骑的那匹马便翻倒了去。

     苏静回头,眼神落在叶宋的手臂上,语气中渗出丝丝凉意:“飞刀有毒。”

     叶宋喘息了两下,不由回头看了一眼中了飞刀的赫尘,无力地仰倒在苏静胸前。幸好赫尘无事,令她松了口气。可能是因为赫尘中了飞刀还没有剧烈奔跑运动,导致毒性暂时还没有扩散。

     整个场面很快便控制了下来,而南枢也被制住,从马上逮了下来,跪倒在地上。她所戴的头盔落地,及腰的青丝长发随之流泻,十分美丽。她微微仰着头,不悲不喜地看着苏静抱着叶宋跳下马,一步步朝她走来。

     起初叶宋挣了挣,她很不习惯苏静这样抱着她。血腥之中,让她嗅到了那一方淡雅到了极致的梅香。叶宋皱了皱眉头,推拒着苏静的胸膛,只是苏静强硬得不容被拒绝,握着她腰际的手又紧了两分。

     “解药拿来。”苏静站在南枢面前,面对这张久违的熟悉的脸孔,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也没有任何一句寒暄,径直就垂着眼帘居高临下地睥睨着她道。

     那是命令的语气,没有往日的笑语春风,也没有一丁点商量的余地。

     苏静给所有人的印象就是,他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

     事实上,却不是如此。他好说话,是因为旁人还没有触碰到他的底线。而如今,他的底线便是叶宋,谁也无法更改,更谁也无法伤害。

     北夏的将士都是血气方刚的汉子,跟随着苏静叶宋出生入死,因而即便南枢是一个看起来娇滴滴柔弱的女人,但只要一穿上军服那就是军人,他们也不会对她有丝毫的怜香惜玉。挟制着南枢的将士先是踢了她的膝盖迫使她吃痛跪在地上,随后手不客气地拉扯着南枢的头发,迫使她仰头看向苏静。

     南枢的眼睛不可避免地落在苏静怀里抱着的叶宋身上。几年不见,似乎彼此都没有什么变化,但是不管叶宋怎么变,她永远都记得。就算叶宋化作累累白骨亦或是一捧灰,她也认得出来。

     那眼神,死寂当中带着滔天彻骨的恨意,即便是岁月磨洗,也未能减退半分。

     她的眼神不言而喻,为什么全天下最优秀的男人,都会围绕着叶宋团团转。当年的苏宸,苏若清,现在的苏静。而她想要的唯一,却是被这眼前的叶宋给生生夺走。

     苏静的表情让她不寒而栗,最终南枢只好垂下头,道:“我没有解药,既然落入你们之手,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