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199章 解药换你的命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你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了吗?”苏静道,“你若乖乖交出解药,尚有一线生机,若执迷不悟,想死也不是那么容易。本王会让你比死痛苦千百倍。本王再问你一次,解药呢?!”

     南枢道:“我没有解药。”

     “来人!此乃南瑱太子的宠姬,今日得幸擒获,便赏给兄弟们玩乐!事后带回军营,做北夏的军妓!”此话一出,南枢顿时面色煞白,而苏静的话一点也不是开玩笑的,当即就有男人上前欲把南枢拖下去。南枢抬眼恨恨地看着苏静,苏静缓缓开口道,“当年在上京的时候,你便是青楼出身,这种事情对于你来说,应该是轻车熟路。你放心,没有解药,叶宋一样不会死。”说着他便吩咐身边一位副将,立刻快马加鞭去请英姑娘来。

     南枢被拉去了一边,七八个男人上前,剥掉了她身上的军装。一头青丝散乱,里面穿的是柔软细纱料子的衣服,亦是被扯得凌乱不堪。她终于有些心慌了,知道苏静不是跟她开玩笑的,遂道:“等等!”

     苏静一个手势,大家都停下了动作。

     南枢强自镇定道:“要给她解药也可以,我有一个条件。”

     “说。”

     “放我走。”她侧目看着叶宋靠着苏静的怀抱,脸色已经渐渐灰白,意识也陷入了涣散,本应该是相当痛快解恨的,只是这种痛快却持续不了多久,“她已经撑不了半刻,若是没有我的解药,即便是你派人去请人来,也来不及了。要么放我走她活,要么……”

     话没说完,便被苏静冷冷地打断:“好,本王答应你。”

     南枢抬手抽出挽发的小花簪,扭开了里面的一颗小珍珠,珍珠里面躺着些许的白色药粉,拿给叶宋服下。

     叶宋整个人陷入了昏昏沉沉的黑暗之中,但她听得见南枢跟苏静的对话,只是不管怎么努力都没法睁开眼睛。后来苦涩的药粉倒入口中,她又配合地努力咽下,只是嘴巴干,药粉又呛喉咙,咽不下去。便听人道:“叶将军需要喝水。”

     另一人道:“可是这里荒郊野岭的,哪里有水。”

     话音儿一落,便听众人疾呼:“将军!”

     他们所喊的将军,就是贤王苏静。但是在这军中,他不是一位皇亲贵胄的王爷,而是皇上亲封的镇南大将军。

     随后,微凉的手指钳住了叶宋的下巴,稍稍使了一点力,便使得她唇齿微张。叶宋心头一跳,淡不可察地皱了一下眉头。她刚嗅到了丝丝泛在空气中的甜腥气时,温热的液体就落入了她的口中,顺着喉咙往下流。

     叶宋大惊,只是对方力道强硬,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阿宋,咽下去,你给我全部咽下去。”苏静的话反复地回响在她耳边,“不许吐出来。”

     她的身体渐渐找回了知觉,口中的味觉被无限倍放大,那股血腥气震得她的脑子空荡荡的。睁开眼睛时,第一眼看见的是面露喜色的兄弟们,以及他们钳制着的南枢,随后才渐渐意识了过来,抱着她的人是谁。

     苏静似重重松了一口气,当着众人的面毫不避讳地把叶宋紧紧抱着,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道:“没事了,没事了。”

     叶宋伸手便想推开他,只是她发现自己暂时还提不起一丝力气,手放在苏静的胸膛上跟软绵绵的棉花似的。她口中是挥之不去的血腥味,问:“刚刚你给我喝了什么?”

     苏静没有回答,便有旁边的将士替他回答:“叶将军服解药的时候没有水,大将军就用自己的血给叶将军服!如此重情重义,兄弟们都感动了!”

     叶宋脸颊贴着苏静的脖子,嘴角的血滴在他脖子上印下殷红的痕迹。叶宋闭了闭眼,低低道:“苏静,你是不是疯了。”

     苏静回答道:“是么,可为什么我觉得我自己从来没这么理智过。”

     这时南枢开口道:“既然她已经没事了,那就请王爷信守承诺,让我离开。”

     苏静下令道:“放了她吧。”

     众将士迟疑,劝道:“将军,好不容易抓到这娘们儿,说不定她还有点用,说放就放是不是太草率了?”

     苏静道:“南习容能够抛下她独自逃了,说明她对南习容也没有多大的用处。”此话让南枢面容一寂,“留着她也无济于事。”

     于是众将士只好放了她,道:“今日大将军饶你不死,你且好自为之,走吧!”

     南枢再看了叶宋一眼,转身离开。

     恰好叶宋与她视线相对,道:“站住,赫尘的毒还没解。”

     南枢脚下一顿,道:“解药只此一副,没有多余的了,信不信由你。他的马,死了倒干净。”

     叶宋回头看了看赫尘,已经没有先前的张狂霸气了,而是安安静静地站着,时不时眯了眯眼,应是很虚弱了。她却道:“之前在上京,你去找过苏宸了是不是?”

     南枢哼笑一声,道:“是又怎样,关你什么事?”

     “在狨狄的时候他受了重伤”,叶宋忽然说起这个,南枢面色便是一变,但背着身没人能看见,叶宋十分细心,却看见了她的肩膀极其轻微地颤抖了一下,又道,“不过应该没什么大碍,很快就会痊愈了,届时他一定会南下来这里,你便能如愿见到他。只是不知道你还下不下得了手去杀他。”

     南枢没说话,继续往前走。叶宋在她身后再道:“我也有些好奇,你们再相见,是何模样。”

     “叶宋,你别得意。”

     南枢看起来柔柔弱弱,但是身轻如燕,轻功底子却很好。她看似跟平常一样走路,但不一会儿就走了很远很远,就是这群汉子去追也不一定能追得上,她的背影在天青色映衬下,渐渐淡得就似一抹随时都有可能会消散的烟雾。

     叶宋笑了笑,道:“我很得意吗,时隔几年,我只不过是很想看这场戏罢了。”

     北夏将士们开始各自整顿队伍。苏静抱了叶宋一会儿,声音温柔极了,道:“感觉好些了吗?”

     叶宋努力撑着身子从他怀里坐起来,和他面对面坐着,低头一眼便看见了他手臂上的血迹,不由分说地捞起他的衣袖,里面一道深深的伤口赫然呈现在眼前,眼神冷如霜地瞧着苏静。

     苏静轻松自在地淡淡然眯着眼睛笑说道:“你不用在意,这是先前不小心被敌人割破的,我不过是顺道挤了几滴血。”

     叶宋撕下自己腕间的衣服布帛,将他的手臂紧紧缠上,垂眸道:“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苏静看着她认真的表情,认真地给自己包扎,无不满足道:“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叶宋手上动作一顿,随即一点也不温柔地收紧布条打了一个结。

     很快,后面响起了马蹄声,英姑娘一身火红裙子,十分显眼。她跑在前头,一到地方就兀自跳下马来,奔上前查看叶宋的伤势,问:“叶姐姐你没事吧,听人说你中毒了?”

     叶宋道:“我没事。”

     苏静却是不太放心,道:“英子你再给你叶姐姐检查一下,看看毒是否清了。”

     英姑娘摸了一下她的脉象,道:“叶姐姐你看着我,能看清我吗?能看清苏哥哥吗?还有,这是几?”

     叶宋拂开英姑娘的手,抽着嘴角道:“我都看得很清楚。”

     英姑娘松了口气道:“那就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我看叶姐姐的脉象也正回归正常,只不过似乎气血被那毒性亏损得厉害,是不是觉得现在浑身乏力?”

     叶宋抿唇,点了点头。

     英姑娘道:“那就对了,多歇一阵就好了。”

     叶宋指着步伐已经混乱的赫尘,道:“你看看赫尘,暗器还插在它的肚子上,有没有办法给它解毒?”

     英姑娘瞪大着双眼,道:“我是救人的大夫,不是兽医。”

     “可是这里除了你还有别的大夫吗?”叶宋盘腿坐在地上,正努力恢复力气,道,“你权且活马当做死马医吧,总比眼睁睁看着它死好。”

     于是英姑娘只好上前去给赫尘瞧一瞧情况。赫尘是一匹非常有灵性的马,约莫知道英姑娘是大夫,见她一过来,自己就努力地把肚皮上的伤口露给她看,两只眼睛亮晶晶的好不可怜。

     赫尘一边往她身上蹭,她一边躲,最后受不了了,道:“好啦好啦,我已经看见了,你不用再给我看了好吗,我正想办法救你,你不要着急!”

     赫尘似听懂了一样,终于乖顺了下来,眯了眯眼。

     英姑娘伸手去摸了摸那把小飞刀,随后干脆利落地把刀拔了下来,看了看那上面的血色,道:“毒不是非常深,叶姐姐和赫尘都是被这同一把飞刀所伤吗?”

     叶宋点点头,英姑娘便又道:“那就是了,这上面的毒估计都被叶姐姐蹭得七七八八了,赫尘的情况并不十分严重,待我给它包扎一下,用点解百毒的解毒粉试试。”

     赫尘的身躯实在太庞大了,英姑娘给它包扎忒费力,白色的布条需得在它身上缠个好几圈才行。叶宋回头去看时,下巴都掉在了地上,英姑娘摸摸额角的汗,吁了一口气,问:“叶姐姐你看它这样好不好?”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