爪机书屋 > 言情小说 > 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 > 正文

爪机书屋手机版:https://m.zhuaji.org

第203章 一场毒雨

作者:叶宋所属:言情小说书名: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直达底部↓
(←快捷键)<<上一章回目录下一章>>(快捷键→)
之后英姑娘感到自己背心阵阵发凉,无心睡眠,索性换了一身干衣服,摸黑跑去了叶宋的门前,敲了叶宋的房门。

     叶宋开门时,正见英姑娘眼巴巴地站在外面,眉间疏懒,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里衣,胸前衣襟有些许凌乱,隐约可见下面颇有些饱满的肌肤,叶宋淡淡挑眉道:“睡不着?”

     英姑娘巴巴点头。

     叶宋又问:“想来和我一起睡?”

     英姑娘还是巴巴点头。

     于是叶宋便侧了侧身让开了门口,道:“那还不快进来。”

     英姑娘躺下之后,心有余悸地说道:“我感觉刚刚有人进了我的房间,但我醒来时没有看见有人,感觉不太安全。”

     叶宋醒了醒神,思忖着道:“这里一向戒备森严,不会有任何外人进出,住在太守府里的都是军中大将,且不少人你都熟识。你可知是谁进了你的房间?”

     “不知”,英姑娘回忆,那种生人中透着熟悉的带给她的气息仍旧让她不寒而栗,“可能不是住在这个院子里的任何人……”

     “那会是谁?”

     英姑娘只是摇摇头。

     过了一会儿,叶宋道:“你确定你不是在做梦?”

     英姑娘还是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可能是在做梦吧,白天里想起了那个女人,所以连晚上也做噩梦……真是太可怕了……”

     这时,连晴月余的天空,忽然响起了一声闷雷。声音不大,轰地一声,一下子雷声就蔓延了开。这还不是夏季,能听见打雷的声音都是罕见的。而这天气也灰蒙蒙了好几天,看样子是憋坏了。

     果真不一会儿,外面便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雨点落在树叶和草木间,发出沙沙沙的声音。倘若这里不是边防战争之地,倘若这里没有杀戮和征战,这应该是一个无比宁静而美好的雨夜。

     微凉的空气从窗户里钻了进来,带着淡淡的湿气,在房间里流淌。

     英姑娘蜷缩近叶宋身边,挨得紧紧的。叶宋拍拍她的肩膀,低声说道:“别怕,睡吧。等明天,我派人好好查一下。”

     这雨下起来没玩没了,从晚上一直下到了天明,仿佛要洗净这世间的一切污浊。树叶被洗得油油发亮,院子的篱笆里,泥浆纷纷;抬头看天时,天色仍旧是沉沉的青灰色,澄澈透亮的雨水顺着瓦檐往下淌,形成一串串琉璃珠一样的水线,落在了石板地面。长期的雨水作用,让石板地面呈现出青黑色的腐蚀痕迹,还有一个一个的雨槽。

     包子起得早,叶宋开门时,就见他撑着伞从外面小跑来。而这间主院里,还住了另外几个人。其中便有苏静,自从上次叶宋夜遇刺客一事之后,搬来了益州他也坚持选择住在叶宋的隔壁。

     包子才在屋檐外站定,隔壁的房门便应声而开。苏静一袭紫色软袍出现在隔壁门口,未穿盔甲,如温润如雨的浊世佳公子一般,脸色纯净,一双桃花眼中雨落纷纷,天光水色、碧叶连连,映入他的眼帘仿佛被淬了一层流玉斐彩的光泽,让他眼中的世界也变得有资有色起来。苏静长发未高束,许是慵懒随意,他素手在脑后将头发松松垮垮地挽了一个发髻,而固定发髻的是一支再普通不过的楠竹毛笔。

     尽管是这样随意的衣着打扮,给人的感觉却是别有一番风味。包子和英姑娘直接看愣在当场。叶宋只用眼尾的余光淡淡扫了一眼便目不斜视。

     苏静眼里本来还蕴着淡淡迷蒙的睡意,但看见这一天,一偏头又看见同样出门来的叶宋,眼神便缓缓亮开。他的笑容温和似这春雨,对叶宋笑说道:“早啊,阿宋。”

     英姑娘轻轻扯了扯叶宋的袖子,低声赞叹道:“叶姐姐,苏哥哥这副祸水模样得勾引多少无知少女啊,简直就是祸国殃民,你快收了他这妖孽吧!”

     一滴雨水,渗透了屋顶上的青瓦,从上面滴落了下来。冷不防滴在叶宋的眉骨上,她颤了颤眼帘,淡然地身手拂去,对英姑娘的话避而不答,而是看向包子,声音同样温和,褪去了张狂傲气,完全似一个邻家大姐姐,道:“你傻站在雨里干什么,撑着伞也难免湿了裤腿,一会儿当心着凉。”

     包子回过神来,“哦”了一声,道:“我是来叫哥哥姐姐吃早饭的!膳厅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苏静转身便回去屋中,片刻之后又出来,手上多了一把伞。他递给叶宋,道:“只有一把伞,你和英子撑着去,我跟包子撑一把。”

     叶宋不客气地接下,打开,又搂了英子的肩膀,动作一气呵成,两人便走进雨中,她还不忘道一句:“多谢。”

     苏静撑伞和包子走在后面。

     将将走出院子时,包子仰着头看着雨水顺着油纸伞的伞骨躺下时,动了动鼻子,说道:“英子姐姐,好像你给我的封住嗅觉的药,药效又快要过了。”

     英姑娘便随口道:“是嘛,那一会儿我再重新给你弄一副。你能闻到味道啦,闻到什么味道?”

     包子又动了动鼻子,才道:“这雨下得好生奇怪,怎么雨水里有股淡淡的腥锈味?”

     英姑娘道:“那有什么奇怪的,这里血气重,雨水冲刷了血气,有腥锈味很正常啊。”

     可包子又觉得,这种腥锈味跟血腥味又有点不大一样。但既然英姑娘这么说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这样,故而没再多说什么。

     吃完早饭以后,英姑娘照例去给白玉换药。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路面湿滑,泥浆满地。英姑娘才将将一弄好,怎知外面突然起了很大的动静,惨叫声、奔跑声不绝于耳,英姑娘和白玉均是一惊,以为是敌军突袭,可是这样大的雨敌军不大可能会突袭,又是白天,就算是突袭,城楼上的哨兵也不可能不发现。

     英姑娘站起来就想跑出去看,白玉道:“英子,你别出去!”说着他自己倒努力从床上下来,想走去门口一看究竟。

     英姑娘赶紧转身去扶他。这时有人突然冲开房门,从外面闯了进来。

     英姑娘和白玉都同时吓了一跳。

     对方说:“先别出去!这雨下得实在太诡异!”

     英姑娘动了动鼻子嗅了嗅,终于嗅到了早上包子所说的,雨水里带着一股腥锈气,这味道早上的时候她尚未闻得出来,眼下味道浓郁了一些。而来人,但凡身上露在外面能够被雨水淋湿的地方,都起了一个个的水泡,严重一些的已经被腐蚀,呈现出几块血疤。

     英姑娘仔细看了两眼,才认出了他,道:“你是刘刖!”她急忙上前,给刘刖检查伤势,表示十分凝重,“你不要告诉我,你身上这伤,全是外面的雨水给伤的!”

     刘刖抿唇,点了点头。

     然后英姑娘便跑出房间,站在屋檐下,看着院子里的光景。只见那些雨水落在树叶草木上,就像是毒虫一样拼命蚕食,树叶上出现一个个的破洞,很快朝四周蔓延,草木竟全部枯萎,连一丝一毫的绿意也不剩下。而满树的树叶,不多时也全部化作污水,形容枯槁,似寒冬降临了一般。

     英姑娘白了白脸色,仰头看着这场大雨。明明是润泽万物的春雨,一下子却变成了毒雨。

     那雨水呈微微透明的浅黄色。雨水滴在青石地面上,打出一个个深深的洞,那残沫溅到了英姑娘的鞋上,英姑娘便觉得自己的脚尖有一种轻微的灼痛感。如此巨大的杀伤力,连地板都能水滴石穿,更何况肉身凡体,岂能经受得住这样的摧残。

     英姑娘伸手出去,想去碰一碰那雨水,被白玉和刘刖出来同时拉住。白玉道:“你这是干什么,不想要自己的手了?”

     英姑娘挣脱开,道:“没事,我得试试,才能知道这究竟是什么雨。”

     刘刖对白玉递过去一个眼神,白玉虽是舍不得,但顾全大局不得不松手,让英姑娘的手指往外伸去。忽而一滴雨落在她的指尖上,青烟直冒,皮肉立刻被灼开,痛得英姑娘差点抽搐。她煞白着小脸,凑近鼻端闻了闻,颤声道:“究竟要怎么才能往雨里下毒……其他的人怎么样了!”

     刘刖脸色也好不到哪儿去,血疤将他斯文的脸映衬得有两分可怖,他道:“城门那边死伤无数,但凡露天在外的,皆不得幸免。”

     “你快带我出去看看!”英姑娘着急对刘刖道。

     白玉阻止道:“不行,太危险了!”

     英姑娘回头看了看房间的门扉,伸手就去扒,边道:“这门够厚,应该可以支撑一阵子,快把它拔下来,顶着走就没事了!”她回头看着白玉,像一个小大人一样命令道,“你就在房间里养伤,哪里也不许去!”

     白玉按住她的手,道:“你也哪里都不许去!”

     英姑娘道:“我是大夫!叶姐姐说我是这军中的第一军医!这种时候要是我不去,谁去?但是你不行,你身上的伤还没好,不能再添新伤!”

     “英子……”妖孽王爷小刁妃百镀一下“凤还朝,妖孽王爷请让道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